陈启宗与复星 恒隆地产陈启宗:我是CPO 做地产要赚“开心”的钱

2019-01-05 - 陈启宗

他随即反问,"要是你是Prada,Chanel,你到一个二线城市去,真的可以下手租的有几个商场?我说了,最多两三个,更可能只有一两个,所以我的直接竞争对手只有一两个。因为有水平的商场少之又少。地点要好,够大又不能太大,建筑用料和设计必须是世界级的。"更多的时候,陈启宗(专题阅读)不谈与同行的竞争,而是和自己较劲,与自己竞争。

陈启宗与复星 恒隆地产陈启宗:我是CPO 做地产要赚“开心”的钱
陈启宗与复星 恒隆地产陈启宗:我是CPO 做地产要赚“开心”的钱

陈启宗在接受采访时称,"你在建筑和设计里不花钱不花时间去研究,那你的产品一定是持久不了的,长远是没有竞争力的。这点我们早就看出来了,所以我们要么不盖,要盖就盖最好的。你现在问我,整个浦西最漂亮的还是恒隆广场,毕竟上海80%的人口还住在浦西。"

陈启宗与复星 恒隆地产陈启宗:我是CPO 做地产要赚“开心”的钱
陈启宗与复星 恒隆地产陈启宗:我是CPO 做地产要赚“开心”的钱

他1992年来上海时,率先遇到的是同淮海路商圈的竞争,不少上海人告诉他,外地人才去南京路购物,上海人会去淮海路。而他看到南京西路从陕西南路这段起变得开阔,比淮海路更适合造大型五星级商场,"否则在狭窄道路上造高楼会视觉上感到压抑。

陈启宗与复星 恒隆地产陈启宗:我是CPO 做地产要赚“开心”的钱
陈启宗与复星 恒隆地产陈启宗:我是CPO 做地产要赚“开心”的钱

" 后来,陈启宗拍板拿港汇广场5.2公顷的地,动土仪式的时候,港汇门口两个交响乐团奏乐。当时别人以为他疯了,买那么大的地,哪有那么大的市场?实践证明,5.2公顷并不算大,只是当时内地的开发商没有财力和经验去做大型的商业项目。

陈启宗与复星 恒隆地产陈启宗:我是CPO 做地产要赚“开心”的钱

陈启宗说不用担忧房地产的泡沫,房地产市场总是有波动的,没波动的就不是房地产。不懂得应对市场波动的话,大概就不大适合做房地产。你去搞基础设施建设,也可以赚钱,市场波动不大。市场有波动才有赚大钱的机会。同时,反过来陈启宗也表示:没有熊市,何来英雄?英雄就是别人都死掉,你活下来。

只有在熊市来临时,才能买到便宜的土地。这样下来,才会成功。做生意要心如止水,安静得像睡着了,但内心是灵敏的。该动的时候,要动若脱兔,重拳出击。

四、不传财富:把钱留给孩子是最傻的事,给孩子道德认知和教育机会就够了

陈启宗在接受中新社采访时说,"钱不留给后代,都用于做公益、做慈善,除了养我妈妈以外。"去年9月8日,陈启宗、陈乐宗兄弟的家族基金晨兴基金(The Morningside Foundation)宣布,向美国哈佛大学捐赠3.

5亿美元,支持该校的公共卫生学院。这笔捐款是哈佛大学1636年创校以来获得金额最大的单笔捐赠。去年9月16日,英国《金融时报》报道称,晨兴基金计划向南加州大学进行捐赠,陈启宗曾在南加大获得MBA学位。

他曾说,在内地行善,有时会自讨麻烦。对此,他在采访中三缄其口。他在当日演讲中表示,"在香港,有十个八个大学都来找我捐款,我很懂得怎么说不,我说你敲错了,应该跑到内地,因为内地的钱比我多,而且他们刚开始做慈善事业。"根据福布斯的统计,陈氏两兄弟经营恒隆集团和恒隆地产(专题阅读)(相关干货),净资产合计高达30亿美元,在香港富豪榜上排名17位。

从父辈开始,陈氏家族有不成文家规,家族财富不传承。他甚至在财新传媒采访时称,把钱留给孩子是最傻的事情,给孩子道德认知和教育机会就够了。陈启宗的一个儿子在恒隆工作,而谈及儿子是否会拥有一些优先权,他强调:"那当然有,否认也没用。管理给你机会,钱不一定给你机会。"

五、去英雄化:搞个人崇拜的老板非常危险

在很多中国企业里,创始人、领导者的威权甚至个人崇拜都很常见。陈启宗对此表示:搞个人崇拜是很傻的事情,一定没有第二代。这样的人往往很短视,个人威风了二三十年,却不一定有企业的未来。凡是有一个英雄式人物的大企业,一定要极度小心,因为很可能无以为继,最终失败概率很大。企业没有好的制度,只有一个"英雄",一定是不行。

今天的商业世界,不可能一个人什么都懂,真正英明的人是把更英明的人聚在身边;只能用庸才的人,自己就是最大的庸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