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连达院士研究熊胆 专访中医院士李连达:别用老眼光看待中医

2019-01-15 - 李连达

《中国经济周刊》:中药主要分为植物药、动物药和矿物药三种,但随着公众动物保护意识的提高,动物用药备受质疑,如归真堂活熊取胆事件,您怎么看待动物药的发展?

李连达:按照国家政策,属于一类保护动物绝对不可以用,属于二类保护动物允许在保护的前提下合理使用,就像熊。所以在中药领域,虎骨和麝香不会用,没得商量,但是熊胆使用是允许的。

李连达院士研究熊胆 专访中医院士李连达:别用老眼光看待中医
李连达院士研究熊胆 专访中医院士李连达:别用老眼光看待中医

动物用药的关键在于发展人工养殖,扩大种群数量,如近年来孔雀、梅花鹿、蛇、蝎子、蜈蚣等动物养殖非常普遍,这为动物用药打下了坚实基础,当很多动物种群可以发展得像鸡鸭鹅一样多时,用药就不是难点了,根据国家政策规定,只要达到三代繁殖以上,数量在几万头以上,都可以用来合理利用。

李连达院士研究熊胆 专访中医院士李连达:别用老眼光看待中医
李连达院士研究熊胆 专访中医院士李连达:别用老眼光看待中医

谈中药出口难

出口主要是政治影响,经济效益不大

《中国经济周刊》:中药出口一直被视作中医药走向世界的重要步骤,但多年来难有突破,您怎么看待中药出口难的问题?

李连达:首先,中药标准难以建立。因为植物用药和化学用药不同,不同产地、不同年份、不同气候、不同季节都会使药性产生巨大差异,质量标准化讲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二是中成药加工环节难以控制,如复方丹参片,全国700家厂家生产,每一家都不一样,因为药材不同,加工工艺不同,即使同一厂家不同批次的药品质量也有差异。

李连达院士研究熊胆 专访中医院士李连达:别用老眼光看待中医
李连达院士研究熊胆 专访中医院士李连达:别用老眼光看待中医

所以我们在原料药生产环节就用GAP(良好农业规范)控制,要求原料药的质量,控制波动范围,但实际上操作难度依然很大,因为中药有12800多种,每一种都要制定标准,工作量有多大?

另外,文化差异导致医学理论不同,中药在世界各国并没有取得合法地位,在100多个国家,中药都是以食品、保健品身份进入的,没有一个是以处方药的合法地位进去的,包括中医诊所,在国外并不被认可是诊疗机构、大夫身份,而是当做理发店、按摩店之类的服务行业对待的,所以中医药取得合法身份和地位是根本。

李连达院士研究熊胆 专访中医院士李连达:别用老眼光看待中医

《中国经济周刊》:您认为,中药出口难是否会不利于中药发展?

李连达:其实,中药出口主要是政治影响,没有太大的经济效益。中药真正的使用者还是在中国。在其他国家,使用中药的人也主要是华人,所以一年的出口需求量并不大,主要是政治影响比较大,说明中药可以达到国际水平,走向世界。

我认为,现阶段,中药以保健品的身份进入其他国家是比较合适的,门槛低,利润高,还可以普及中医药常识,让其他国家的人民逐步接受中医药。什么时候中药真正以合法药品的身份出口了,那才标志着中药已经完全达到了国际水平。当然,这个过程会很漫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