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联帮陈启礼 黑帮大佬陈启礼和竹联帮的传奇故事

2019-01-20 - 陈启礼

为了避免帮派串联,台湾警方在台北市大直地区布署大批荷实弹的警力。 IC

艺人蔡头一早前往祭拜。

台湾最大黑帮,有“天下第一帮”之称的竹联帮前帮主、精神领袖陈启礼的巨幅遗照,摆放在厅堂正中,四周簇拥了数以千计的白色兰花。这场近年来台湾帮会规模最大的葬礼,甚至被视为华人社会有史以来最重要的一场黑道帮派大戏。

竹联帮陈启礼 黑帮大佬陈启礼和竹联帮的传奇故事
竹联帮陈启礼 黑帮大佬陈启礼和竹联帮的传奇故事

“启节秉乎天,人从侠道知忠荩;礼失求诸野,路断关河望竹林。”

11月8日,台北大直公祭会场。这幅由台湾知名作家、眷村长大的张大春所题、文坛才子亮轩以厚重笔法书写的挽联,高挂在惨白的厅堂两侧。

台湾最大黑帮,有“天下第一帮”之称的竹联帮前帮主、精神领袖陈启礼的巨幅遗照,摆放在厅堂正中,四周簇拥了数以千计的白色兰花。三十年黑道大哥生涯,台湾情报局秘密特工,震惊全球的作家江南血案主凶,政治漩涡的牺牲品,客死他乡的流亡者……这一切似乎都难以与相片中那个慈眉善目露齿微笑的老人联系起来。

竹联帮陈启礼 黑帮大佬陈启礼和竹联帮的传奇故事
竹联帮陈启礼 黑帮大佬陈启礼和竹联帮的传奇故事

而公祭会场里近万名穿着清一色黑色西装、白色衬衣、沉默肃立的汉子,则清楚地显示着死者生前的显赫与威风。厅外挤不进来的,还有三四百人整齐列队而立。这场近年来台湾帮会规模最大的葬礼,甚至被视为华人社会有史以来最重要的一场黑道帮派大戏。台湾各大帮派以及香港新义安、日本山口组等知名帮会,均派出大哥级人物前来致祭。

竹联帮陈启礼 黑帮大佬陈启礼和竹联帮的传奇故事
竹联帮陈启礼 黑帮大佬陈启礼和竹联帮的传奇故事

然而只有一部11分钟,由陈生前好友、当年参与江南案的电影制片人吴敦所摄的纪录片,才真正道出了这位流亡11年,最终客死他乡的黑帮大佬的最后心愿。这部片子的名字,叫做《终于要回家了》。

丧礼小档案

竹联帮陈启礼 黑帮大佬陈启礼和竹联帮的传奇故事

丧礼经费:2000元台币(约人民币500万)

筹备时间:22天(10月17日治丧委员会成立之日起算,至11月7日完成)

动员警力:约900人

到场人数:台湾媒体现场估计8000至10000人,警方估约5000人

资料来源:治丧委员会、台湾警方、记者采访整理

眷村的少年

家,对于陈启礼而言并非是一段甜蜜的回忆。

时光倒回到58年前,国民党军队随着蒋家败退到台湾,在一片兵荒马乱之中,六岁的陈启礼与法官父亲陈钟一同来到台北市,定居在南门一带地区的眷村。

眷村是从大陆败退到台湾的国民党军队及其眷属所聚居的房舍,被视为外省人的象征。在台湾数十年不断扩大的族群对立冲突的背景下,眷村的出身则富有复杂而特殊的内涵。

“小表!你给我出来,又去打架惹事了!”带着江苏口音的陈钟每次到下班回家,沿路不断被邻居拦下告状,气得一进家门就喊着陈启礼的小名“小表”,抡起家法便一阵痛打。

1943年4月27日,祖籍江苏高淳的陈启礼生于四川广安。因为父亲单名钟字,“老钟生小表”的趣谈而得小名“小表”,也成为另一个少为人知的秘密。血液里流着法官父亲一丝不苟的秉性,少时的陈启礼虽然好惹是生非,却也成绩优良,初中毕业后,他考入台湾第一名校台北“建国中学”就读高中。

当时,他所在的全班近六十个同学,仅有三名“外省人”,在国民党治台初期的“二二八事件”(台籍与外省籍间的冲突,演变成国民党军武力镇压台籍人民的重大历史事件)之后,三人全然不同于班上的外省口音,被当成省籍冲突的敌我识别符号,打架冲突不断,矮小而不服输的陈启礼,更成为众矢之的。

“那时每次下课都有台籍同学围在教室外挑衅,另两个同学根本就被打到举双手投降,只剩我一个人,每天打!”陈启礼生前曾与记者眉飞色舞地谈到此事。打架打到出名,中和、永和一带的外省帮派“中和帮”将17岁的他与其余眷村十来岁的年轻人领入帮,从此打架不再单独一人,每天冲突的情况才渐渐改善。

也许正是因为少年时的这段经历,陈启礼对国民党政权一直怀有一种近似“愚忠”的情感,这也为他后来接受台湾情报局派遣,卷入“江南案”埋下了伏笔。

帮主大位

大直灵堂。

这个花费了1000多万台币(折合人民币250万元)的灵堂,白花翠竹,3000盆兰花,800盆桂竹,隐喻着死者生前与“竹联帮”的深厚渊源。

竹联帮于1953年在台北中和发迹,据台湾警方统计资料,至今被查出确有其名的共有63个堂口,帮众约10万人,分布在中国台湾中北部、大陆、香港,美国纽约、旧金山,加拿大、新加坡、日本等地,几乎有黄种人的地区就有竹联帮的踪影。台湾警方指出,日本著名黑帮山口组成员约4万人,外国人视为世界最大帮派,“其实组织较为松散的竹联帮才是世界最大黑帮,只是竹联一向行事低调,不太引人注意罢了。”

“XX企业赵董事长及全体同仁向家属行礼,一鞠躬!”

在现场礼宾小姐利落手势带领下,前代理帮主赵尔文挺着腰杆,身后站了黑压压一片的两百多人,整齐地向灵堂鞠躬,再向左侧转四十五度,向家属行礼。

赵尔文在竹联帮中辈分仅次于绰号“鸭霸子”的陈启礼,虽然竹林联盟草创时,他并不在其列,但却能在陈启礼两度坐牢期间,短暂代理过帮主职位。

帮内知情人士指出,老家在台湾中部苗栗县的赵,黑道资历说来只能算“半路出家”。他早年在台北西门町附近的华都舞厅工作,在竹联的地盘上与帮派分子气味相投,后来改开征信社,在道上兄弟力挺下,累积了不少财富,加上照顾兄弟出手十分大方,很快掳获人心。

在陈启礼坐牢、群龙无首的那段时间,绰号“赵霸子”的赵尔文在全然没有“战功”(打架围事)的情况下,凭着财力与手腕,取得帮内人心。

两度代理帮主使其帮内地位达到巅峰,却也屡屡引起“争夺帮主角力”的争议。陈启礼10月4日因胰腺癌病逝香港之后,先是在台湾黑帮要角草拟治丧委员会名单时,赵尔文榜上缺席,接着10月18日遗体搭专机返台时,“迎灵”仪式上赵尔文也缺席。

在对帮派有几分了解的媒体记者与警方眼里,这似乎是某种不祥之兆,“迎灵”仪式当天现场便耳语纷纷:“到底现在是谁当帮主?竹联的精神领袖陈启礼病逝返台这么大的事,赵霸子能不来?”

负责扫黑的警官指出:“连十名护棺人员都要开十八次会才能决定,赵霸子竟然缺席,这恐怕是个超级未爆弹!”但也有知道内情的人透露,赵霸子年纪大了,百病缠身,治丧名单缺席,一半是出于他自己养病的意愿,“另一半也是为了他并非‘官校正期生’出身(意指年轻便参加帮派)”,至于此说真假,不得而知。

长久被外界视为正式帮主,却一直未获当事人承认的,是绰号“么么”、现年58岁的黄少岑。9年前黄被陈启礼钦点,正式接下帮主的位子,此项任命甚至直接通过陈启礼一手创办的八开本杂志《美华报导》发出,将帮主照片登在该期杂志的封面。这种另类的帮派传位仪式,也成为当年台湾社会炙手可热的话题。

但黄少岑对外从来没正式承认过帮主一职,而原本就组织松散的竹联帮,也从未因缺了帮主而“群龙无首”,帮主一事便闲置至今,直到陈启礼病逝香港,帮主悬缺之事才又被外界提起。

赵尔文赶在家祭之后、公开告别式之前,抢先到达会场行礼致意,颇有破除外界“拒不出席”传言的意味,消弭了几分帮主争议;接着赶在公祭前离开,也有“不与正期生争风头”的味道,在重视辈分与排场的黑帮分子眼里,如此细腻的行程安排,可谓十分得体,也让担心社会治安再掀波澜的警方稍稍松一口气。

“黄少岑先生率全体义兄弟行三鞠躬礼!”花白头发短如髭的么么,带着上百名黑西装中年男子列队向灵堂鞠躬致意,排在行礼行列的最后压轴名单上。

礼成,黄少岑昂起头,大步迈出灵堂,灵堂大厅内陷入片刻宁静,似乎象征帮主争议到此告一段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