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佩孚书法 吴佩孚的诗情画意 一位“文艺军阀”的功底

2019-01-31

在北洋史上,“蓬莱吴子玉”绝对是响当当的存在,这位新直系军阀的扛纛人,依附者也为能叫上一声“玉帅”而沾沾自喜,毕竟这位北洋军阀中为数不多的文化人,在其帐下效力也算顺理成章地攀文附雅。这位北洋时期的“文艺军阀”,堪称是“军阀中的文人”或是“文人中的军阀”,二者结合的气质,在吴佩孚的诗情画意中表现尤为深刻。

吴佩孚书法 吴佩孚的诗情画意 一位“文艺军阀”的功底
吴佩孚书法 吴佩孚的诗情画意 一位“文艺军阀”的功底

吴佩孚的诗词特点,是以情至上,直抒胸臆,大气磅礴,颇具豪言壮语的风格。书法则以颜体为宗,草书汲取篆隶笔法,楷书更具鲁公方正饱满之态。吴佩孚还善画竹梅,有相当数量流传于世,可以说在诗、书、画等文艺方面的造诣上,使之迥异于其他军阀,堪称凤毛麟角。

吴佩孚书法 吴佩孚的诗情画意 一位“文艺军阀”的功底
吴佩孚书法 吴佩孚的诗情画意 一位“文艺军阀”的功底

但是,吴佩孚身上武夫刚烈果断的气质,又有别于闲适的文人,可以说“诗词有锐气、书画有骨力”,这正是吴佩孚诗情画意的鲜明特色。从“吴佩孚诗抄”的内容看,这位及第秀才自幼深受儒家思想的影响,崇拜关羽、岳飞等英雄人物,一生恪守“孝悌忠信礼义廉耻”,而且这位文艺军阀和戚继光同为蓬莱老乡,那种为国尽忠的感情深入吴佩孚内心,如在诗作中“何日奉命提锐旅,一战恢复旧山河”,词句造诣上看气势磅礴,义薄云天,可圈可点。

吴佩孚书法 吴佩孚的诗情画意 一位“文艺军阀”的功底
吴佩孚书法 吴佩孚的诗情画意 一位“文艺军阀”的功底

此外,吴佩孚在赠给河南乡绅的一首七律诗中曾写到:“民国军人皆紫袍,为何不与民分劳。玉杯饮尽千家血,红烛烧残万姓膏。”

其中“天泪落时人泪落,歌声高处哭声高”一句,在艺术手法上,他追求杜甫的诗风,沉郁凝重,忧国忧民。吴佩孚“文艺军阀”的功底,还体现在诗句中对仗工整。例如“七贤人谓非凡品,六逸天生不世才”,即显示出他秀才出身的不俗笔杆子功力。

吴佩孚书法 吴佩孚的诗情画意 一位“文艺军阀”的功底

不过吴佩孚的书法造诣同样不俗,其中以颜体为宗,受康有为“尊碑抑帖”的影响,尊崇“北碑”。据说吴佩孚“上马写诗,下马写字”,这一偏好也让吴佩孚于久经沙场的军阀形象之中,平添了儒雅风流的文化魅力,文艺军阀的门面担当,被称为“一代儒帅”。在文艺特长上,这位文人中的大军阀,兼善于画竹梅。

最终,像文人士大夫一样,吴佩孚仍有“兰竹情结”,堪称是一位内心追求“芝兰君子性,松柏古人心”的军阀书生。吴佩孚的诗情画意,在诗书画方面的造诣,丰富了他作为一个“旧军阀”的精神世界,使他迥异于混沌中的草莽武夫,而他的文艺气息,因他武夫的气质和铿锵的豪迈性格,又让他的作品不同于闲情逸致、远离尘世的文人特征。

毕竟文人只能在笔尖直抒胸臆,而真正横刀立马,征战沙场,则是武夫刀口舔血的营生。吴佩孚的诗情画意,则是两者的兼容并蓄,毕竟在这位“文艺军阀”心中,诗和远方即是家国情怀。

参考资料:《北洋军阀统治时期史话》、《菜根谭》、《吴佩孚诗书画艺初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