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8年高考试题 那年高考|1978年高考 语文作文题是缩写

2019-02-02 - 1978年高考

直到现在,我依然认为,1978年我能考上山东大学,完全是命运的眷顾。

小时候,在我们那一带,我算是启蒙早的,得益于祖父。他有老私塾底子,教我识字,下棋。五六岁时就认得不少汉字,看连环画,小学一二年级课本都能读,什么“小河流过我门前,我请小河玩一玩”等,倒背如流。在那个时候,这很不容易,像是神童。

1978年高考试题

假如从此能够得到系统教育,也许能成个什么人物。可惜赶上了文革,整整十年,就没正经上课。小学没课本,老师用革命口号教认字。到了中学,就批林批孔批宋江,后来又反击右倾翻案风,一直折腾到毕业。

1978年高考试题

中学时常见到这样的场面:上课铃响了,没人进教室,学生们依然在教室外的走廊里打打闹闹,把准备上课的老师推来搡去,甚至把他的帽子抢下来扔来扔去,老师尴尬地去和学生抢帽子。突然,有人喊:“济南民兵来了”,大家才作鸟兽散,赶紧躲进教室。

1978年高考试题

因为“济南民兵”可了不起,都是从工厂里抽出来的闲散人员,叼着烟卷,提着木棍子,常到学校转悠,帮着维持秩序,碰上不听话的真揍,揍了也白揍,所以学生别人不怕,就怕他们。“济南民兵”逛一圈走了,大家又放了羊。老师无可奈何,有的见怪不怪,念完讲义走人,爱听不听。有认真的,常生闷气。有一天历史课,老师实在受不了,愤而在黑板上写了一行大字:

“千佛山的庙会,五花八门” 拂袖而去。

中学毕了业,就去农村接受再教育,耪地推小车子。

所以,当恢复高考的消息传来,有一种傻了眼的感觉。文革后有一部电影叫《噩梦醒来是早晨》,就是我们当时的感受。直到大学毕业后我仍然做过噩梦:单位要考数理化,考不过去就得重上中学,我嘛也不会,急得一身汗。醒来,回到现实中,想起我已经是大学毕业了,这才松一口气,心还突突跳半天。

我但仍然想试试高考,毕竟上大学是理想,上山下乡也从没打算扎根一辈子,而是想好好表现,争取有机会被作为工农兵“推荐”上大学。恢复了高考,不用等推荐了,更得拼一拼。虽然数理化不怎么懂,但还看了不少闲书,并且常写小评论、大字报,也颇有名气,考文科还有些希望。于是找来一些地理历史书背了背就匆匆上阵。

记得77年冬天高考,很冷。考点离我们村很远,我提前住到附近的知青点上,和几个知青挤在一间小屋里。晚上,没有电灯,借 着煤油灯盖着被子背书,正昏昏欲睡,却看到一知青哥们不睡觉,在灯下奋笔疾书,我以为也是在备考,好奇地凑过去一看,是在抄一部小说《少女之心》,曼娜的故事---——现在网上还有。

没看几行竟上了瘾,竟放不下手,一口气读完。真没想到世界上还有这么惊心动魄的东西,不亚于后来看《金瓶梅》《肉蒲团》。如果有个女人在身边,把持不住,说不定得弄出点事来。一夜胡思乱想,辗转反侧。第二天晕晕乎乎就上了考场。两天应付下来,一塌糊涂。数学一个题都不会,其他的也不知考了些什么。

当然是名落孙山之后,至于“后”到什么地方,当时并不公布的分数,无从可知。于是乎充满挫败感,觉得这大学离得太远,好梦难圆,不如赶快办个“顶替”回城当个工人,将来在工厂当个宣传员,戴一副套袖,办个宣传栏写个黑板报,也挺体面。

正在打退堂鼓之际,北京姑父来信了,他老人家是工人中的文化人,对上大学看得很重。并认定我是那块材料,便三番五次鼓励甚至逼迫我不能放弃。被“逼”无奈,只好再辛苦一回,好在78年改为夏天招生,相隔只有半年,咬咬牙能够坚持。

在知青点,我是组长,不上工怕攀比,有时就躲在宿舍里把自己反锁在里面复习。别的还好说,重点是突击数学。没有老师辅导只靠自学。我姐借来一套数理化自学丛书。那真是一套好书,讲得很细,把一般课本的课后难题当例题讲,着实开窍。

高考将临,请假回家,赶上山师办复习班。那时高校办培训班不为挣钱,是为帮助青年人把被“四人帮”耽误的时间补回来。所以不收费,但要有听课证,一证难求。发小老李不知从哪搞到一张,还差一张,我们就找个大小差不多的卡片仿制,好在都是晚上上课,山师礼堂门口灯光昏暗,进门时给看门的一比划,还真糊弄进去了。

只见大礼堂人山人海,座无虚席,窗台上都是人,很多人都席地而坐,但都聚精会神。满屋子充满着渴望和激情。这种景象此生难忘,而且再也没有遇到过。虽然只听了两次课,却有茅塞顿开之感。

终于到了考试那天,好运开始了。照例住在就近的知青点上,但没再有《少女之心》打扰,一夜睡得踏实。第一天考语文,让我喜出望外。那作文题出得太学问了,简直就是扬我之长,避我之短。给一篇千把字的文章,题目叫《速度问题是政治问题》,说的是如何大干快上,快速实现现代化。

要求“缩写”至五百字之内。从那以后的几十年,好像再也没有过这样的高考作文题!说实在的,我还是怕写文章,特别是什么记叙文,因为根本没有基本训练。我只写过大字报小评论,下了乡连这个也很少写。

这次偏偏不用我“亲自”写,而是把别人写好的压一压,考的是阅读能力,这个我有把握。我读过不少书,有时一晚上读一本长篇,专拣有意思的地方读,哪是重点能抓住。因此很快完成。

下一门是数学,最没底儿。拿到卷子心头一松。文科和理科有差别,最难的题文科不做,减轻了压力。剩下的一个大题竟然让我转弯抹角地给悟出了,半年的时间没白费,实现了从零分到60分的跨越。自此我认为还有点数学天分,否则如今“够级”、“手把一”不会打得如此精到。其他的政治历史地理也都答满了卷子,没出什么意外。

但因为上次高考的挫折,我很低调。谁问都说考得一般。以至于家人担心,埋怨我,说谁谁考得挺好,你怎么搞得不如人家。我听着、忍着,就不放声。终于一天从公社里传回消息,说我们大队有一个人考上了,心里预感到就是我,跑不了。

急忙赶到公社,见门口贴着一张信笺,用钢笔写着一串人名和成绩,我的名字赫然在列。而且还过了重点线,五门课358分。全公社只有两个过重点线的,文科是我,理科也是一位济南知青,两个知青给公社长了脸。

下一步就是报志愿,什么都不懂,全部报的山东大学,只是专业不同。也许山大招生的看我这么虔诚,深受感动,实在不好意思不录取,于是便第一志愿被录到山大中文。拿通知书的那天,我和另一位知青相约从济南回公社,下了火车还有20多公里,我们一边走,一边等着蹭拖拉机。八月天太阳正毒,汗流浃背,见路旁有个大水坑,不管深浅,脱了光屁股就下去,幸而没出意外。

于是我就靠勤奋和这点运气,进了山大,没有顶替到工厂去写黑板报。后来,本要顶替去的那家厂子倒闭了,厂长都去摆摊卖羊肉串,别说是宣传干事了。真悬。

相关阅读
1978年高考数学试题1978年高考数学试题 刘源上将感谈1978年高考:邓小平批准我参加高考

1978年初的一天,北京起重机厂铆焊工刘源收到一封印着“北京师范学院”字样的信。从这一天起,国家前任主席、“文化大革命”中“最大的走资派”刘少奇之子刘源,确定将迈入大学的门槛此时,距离刘源的父亲刘少奇辞世。

1978年高考作文题1978年高考作文题长啥样儿?

长江商报消息武汉市民捐赠1978年全套高考试卷本报讯(记者刘迅通讯员罗婷)1978年的高考试卷长啥样?昨日,武汉市民王汗吾先生向武汉市档案馆捐赠珍藏多年的全套高考试卷原件,包括语文、数学、政治、英语等。

1978年高考试卷完整版1978年高考试卷完整版 柳红:我告诉你1978年高考是怎么回事儿

恢复高考的消息似乎比较确实了。各个学校纷纷开始行动,进行高考辅导。1977年9月10日,学校也开始让我们报名参加提高班考试,要从高二的4个班里选拔出一个提高班来,所用题目是1963年初中生统考高中的题。

1978年高考试卷1978年高考试卷 1978年高考考什么? 数学只考17.5分仍上了大学

1978年的高考考什么?按照教育部相关规定,高考试卷一般会被统一收回销毁。因此,恢复高考头两年亦即1977年和1978年的高考试卷就显得格外珍贵。昨天,记者在武汉市档案馆看到了王汗吾(曾用名王捍无)于2015年7月6日捐赠的1978年高考全套试卷。

1978年高考人数1978年高考人数 40年对比:从1978年高考 到2018年高考

当年录取百分比只有个位数,在很大程度上是精英选拔如今高考则成为大众成才重要途径之一今天,首批“00后”考生走进考场中国江苏网6月7日讯历年来,高考都牵动着无数人的心。1978年,本报刊登由记者虞晓棠、龚钟南采写的通讯《新的招生制度大得人心》。

推荐阅读
1978年高考人数1978年高考人数 40年对比:从1978年高考 到2018年高考
1978年高考作文题1978年高考作文题长啥样儿?
硬笔书法考级硬笔书法考级 第一次书法考级400字
戏曲电影五女拜寿【戏曲电影五女拜寿】五女拜寿[1984年陆建华、于中效执导戏曲片]
王学仲的学生都有谁王学仲的学生都有谁 王学仲:一代大家在眼前
谢师宴菜单谢师宴菜单 不办“谢师宴”渐成新风尚
陈若仪可怜陈若仪可怜 林志颖老婆陈若仪家庭背景 陈若仪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