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百鸣和大鹏是父子吗 黄子桓黄百鸣父子:以前你是老板 以后希望搭档

2018-10-20 - 黄百鸣

《叶问2》票房至今已达2.3亿元人民币,稳坐上半年华语片票房冠军之位。台前叶伟信(在线看影视作品)、甄子丹(博客)(在线看影视作品)大受追捧,幕后班底也被夸赞,开始有人称黄子桓为“金牌编剧”。但彼时介绍他是“黄百鸣儿子”,相信更容易让普通观众加深印象。

黄百鸣和大鹏是父子吗 黄子桓黄百鸣父子:以前你是老板 以后希望搭档
黄百鸣和大鹏是父子吗 黄子桓黄百鸣父子:以前你是老板 以后希望搭档

对这个儿子,黄百鸣最早拒绝他步自己后尘加入电影圈,即便黄子桓“曲线”进入东方电影公司从低做起,也不闻不问;直到《叶问》口碑票房双赢之后,黄百鸣对儿子态度大变,去年开设新的电影公司“天马”,声言是开给黄子桓的。

黄百鸣和大鹏是父子吗 黄子桓黄百鸣父子:以前你是老板 以后希望搭档
黄百鸣和大鹏是父子吗 黄子桓黄百鸣父子:以前你是老板 以后希望搭档

从小就低调处理这段父子关系的黄子桓,提到黄百鸣都是一句“老板”,听说新公司是开给自己的,黄子桓心水清地回了一句:“其实话事人还是老板!”他从不掩饰对“老板”的崇拜,说最喜欢黄百鸣的“开心鬼”系列电影,自己的梦想也是拍鬼片,只是每次提及,都被“老板”否决。

黄百鸣和大鹏是父子吗 黄子桓黄百鸣父子:以前你是老板 以后希望搭档
黄百鸣和大鹏是父子吗 黄子桓黄百鸣父子:以前你是老板 以后希望搭档

黄百鸣就总结说,这段寓父子关系于工作的拍档,最重要还是站好自己的岗位。但黄子桓野心更大,他的说法是:“我一直觉得像朋友多过父子,现在当然希望是更上一层楼做拍档。”专题撰文 信息时报记者 陈慧

黄氏父子“博弈期”

儿子17岁想入行 被勒令先读完大学

61岁的黄百鸣最近3年又活跃起来,《家有囍事2009》、《花田囍事2010》,以及《叶问》系列电影接连大卖,让他的“金漆招牌”再度亮了起来。其实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香港电影黄金时期,黄百鸣就是指标性人物。他有份参与的“新艺城”、“东方电影”等公司,贡献了多部至今都让人印象深刻的经典港片,能写能导的黄百鸣还热衷演戏,参与主演的《家有囍事》系列、《开心鬼》系列电影,现今还在不少电视台回放,看得人哈哈笑。

对这一切威水史了然于胸的除了媒体,还有黄百鸣现如今的事业拍档——任电影编剧一职的儿子黄子桓。不过这段名人父子关系,黄子桓说从小就很注意保护不让别人知道,“我不愿意让别人知道我是黄百鸣的儿子,因为我不知道你是真心想跟我交朋友,还是因为我爸是黄百鸣的关系。

”爸爸是电影圈红人,但黄子桓印象中很少有跟着黄百鸣去片场的记忆,只是受其影响,从小就热爱电影。然后17岁中四毕业之后,他理所当然觉得,跟父亲说想进入电影圈工作是没有任何问题的。“还没去到他那里,只是跟妈妈说,就被拒绝了!”黄子桓笑着说。

中国人传统观念里,子承父业是很正常的,黄百鸣为何拒绝儿子?他这样解释当年一番苦心:“他说想做电影时,正好是香港电影的黑暗期,那时大家都不知道明天是否会更好,我做了那么久就说要坚持啊,但不想自己的小孩对着一个不知道前景怎么样的行业。

不过我也不会逼他做自己不喜欢做的事,所以希望他先读完大学,再决定要做什么。”被拒绝的黄子桓乖乖地在加拿大读了四年大学,但不论他还是远在香港的黄百鸣夫妇,都知道他在打混。黄子桓说起当年的大学生活:“读书就是读给父母看的,他们想我有一张毕业证书,这方面我是理解的,那就去读咯。

那期间我一半读书一半看电影,每天租好多碟回来看。”看到儿子遂了自己心愿升读大学,黄百鸣对黄子桓打混也不甚在意了,“我觉得起码你读到大学毕业再说,这是最基本的。或者在读书期间改变自己的想法。(始终不想他走电影这条路?)不是不希望,而是希望他想清楚自己的想法。”

黄氏父子观望期

做剪接不靠父荫 《七剑》花絮获父赞赏

奈何黄子桓在加拿大混了四年,回港后一颗做电影的心不死。但黄百鸣态度未见软化,没有召唤儿子进当时的“东方电影”,黄子桓只好先在姐姐黄漪钧开设的公关公司做办公室跑腿小弟,月薪6000港元。最感慨的是“东方电影”就在楼上办公,黄子桓只能在楼下望电梯兴叹,“只差一层,上不去就是上不去”。

在姑姑的帮助下,不消几个月,黄子桓还是进了“东方电影”,开始了拍现场花絮和做剪接的道路。一步步熬到编剧的黄子桓,当年苦楚已经不想说,因为“太子爷”身份有时并不是好事。问他当年从低做起时,有没有想过回家之后越级跟大老板父亲哭诉,或者是让妈妈转述,黄子桓说从来没这样想过,“因为一开始只是拍制作花絮,但已经很开心,因为终于可以做电影了。

不过那时确实很辛苦,一切都得从头学起,要看很多的英文资料书。现在就觉得很好,我觉得自己的剪片很不错。”

看似在公司对儿子不闻不问的黄百鸣,坦言一路过来都有关注儿子,但不敢太出面。“我当然有关注他,但最想他自己去摸索,凭自己的实力让其他人愿意跟他合作,好过靠我给他树立威信。(知道他当时的艰苦吗?)这个东西我不理了,我出道也是很艰苦。年轻人就是要从艰苦里起步。我不是那种很宠小孩的人,如果要骄纵他,小时候就可以给他拿着手机上学,还安排司机接送,但我不会这样做,也从来没跟公司的人说,照顾一下我儿子。”

2002年起,东方电影出品的电影全由黄子桓拍摄花絮,他说自己事业转折点多亏了施南生帮忙。2005年,《七剑》赶着参加戛纳影展,施南生让黄子桓救急从100多盒的素材里剪花絮,结果《七剑》在欧洲卖得很好。黄百鸣知道后很难得地夸了儿子一句“几好啊(挺好)”。

“他就是这样一个人,顶多说句‘几好’,从不主动赞我。不过自此之后,机会真的多了。”黄子桓笑言。第二年(2006年)他就担正《龙虎门》编剧一职,当年更被提名第43届金马奖“最佳改编剧本”,可是这位名人第二代依旧神秘,至多圈中人知道他是黄百鸣儿子,到底有没有真本事,还是靠父荫混日子,黄子桓需要更有实力的作品来证明自己。

黄子桓

年龄:31岁

学历:加拿大McMaster University经济系毕业

职位:现为天马电影创作总监

编写剧本:《非典人生》、《终极格斗》、《龙虎门》、《花田囍事 2010》、《叶问》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