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卫平妻子王静 王静离开聂卫平后的好姻缘

2018-04-11 - 聂卫平

1999年7月,因性格不合,“棋圣”聂卫平与歌唱家王静结束了长达8年的婚姻生活,儿子判给了王静。

正如当初与聂卫平结婚一样,王静离婚一事又被闹得沸沸扬扬。那时,王静万念俱灰,连死的念头都有,但她舍不得乖巧可爱的儿子。于牵蹙舶讶烤υ俅瓮度氲礁杈缡乱抵小?999年底,总政歌剧团排练歌剧《人间四月天》,王静扮演林徽音。《人间四月天》先后有电影、电视剧版本,观众对林徽音这个人物太熟悉,演不好观众就不会认可。王静感到压力很大。团里便派指挥李玉宁帮助她分析人物性格,理解歌词,理解音乐。

聂卫平妻子王静 王静离开聂卫平后的好姻缘
聂卫平妻子王静 王静离开聂卫平后的好姻缘

有一天,排练结束时已是晚上10点,李玉宁和王静一同走出歌剧团。一阵风吹来,王静不禁颤抖了一下,李玉宁忙脱下外衣披在她身上,这一小小的举动令王静感动不已。

1999年11月8日那天,《人间四月天》彩排,四天后就要公开演出。王静唱着唱着,嗓子突然失声,急得泪流满面。李玉宁安慰她:“别着急,越急嗓子越不出声。多喝水。”排练结束后,李玉宁要同王静一道去医院,王静推辞说:“我一个人去就行了。我一个离婚女人,你一个单身男人,我们一块走,别人会说闲话的。”李玉宁说:“别人爱怎么说随他便,我不在乎。”“可我在乎!”

聂卫平妻子王静 王静离开聂卫平后的好姻缘
聂卫平妻子王静 王静离开聂卫平后的好姻缘

王静独自去了医院。第二天上班,李玉宁还是交给她两瓶治嗓子的药,王静百感交集。

那时候,不少朋友劝王静出去找个老外或华侨,安安稳稳过一生。2000年3月,有个朋友果真为王静介绍了一个华侨,通知她去见面。李玉宁得知消息后,找到王静说:“王静,你难道还不明白我的心吗?我今年已39岁,谈过不少女朋友,从没遇见像你这样温顺、善良、有事业心的女性,你彻底征服了我。”

聂卫平妻子王静 王静离开聂卫平后的好姻缘
聂卫平妻子王静 王静离开聂卫平后的好姻缘

事实上,王静对李玉宁印象也不错,可以说,李玉宁是她事业上的老师。1996年她成功地举办个人歌剧音乐演唱会,1999年3月因在《屈原》中扮演婵娟一角而荣获16届梅花奖,李玉宁这个指挥功不可没。多少次,他为了帮她赶写人物分析,晚上只睡4个小时。王静喜欢李玉宁,但她带个“拖油瓶”,李玉宁没结过婚,般配吗?再说,他会把她的孩子当成自己的孩子吗?

聂卫平妻子王静 王静离开聂卫平后的好姻缘

这年5月,王静要去山西演出,李玉宁主动要求为她接送儿子。那几天,李玉宁与孩子同吃同睡,讲故事给他听,陪他下棋、打电子游戏机,玩得挺开心。几天后,王静回来时,发现孩子已离不开李玉宁了。

当他们的恋情公开时,各种流言蜚语蜂拥而至。李玉宁出身艺术世家,父亲是山西有名的作曲家,母亲是歌唱演员。二老千里迢迢从太原赶到北京,对儿子说:“婚姻大事,你要慎重呀!”李玉宁说:“爸爸妈妈,我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你们放心,我会生活得很幸福。”

聂卫平妻子王静 王静离开聂卫平后的好姻缘

李玉宁的爱像雨露甘霖,渐渐抚平了王静心灵的创伤。过去,王静只是一味地付出爱,很少得到爱的回报,因此,李玉宁的一句问候,一束花,接孩子上学这些小事都令她感动不已。

2000年9月,王静在湖南演出。一天下午,王静的哥哥王刚家保姆打电话给李玉宁,说王静的母亲在平地上摔倒,左腿痛得站不起来。李玉宁急忙赶到王刚家。当时王刚正在外面拍戏,夫人成方圆也去外地演出,李玉宁背起老太太就往医院走。医生拍片后,说老太太左腿骨折,需住院治疗。李玉宁拿了自己的积蓄办理了住院手续。

老太太出院后,李玉宁隔三差五地去看她,为她买一大堆治骨折的药丸,陪她说话解闷,并定期带她上医院检查。喜得老太太合不拢嘴,连声说老来有福,摊上这么个好女婿。

王静和李玉宁都认为,爱情就像支票,不能光想着取钱,也要想方设法存钱,否则,支票用尽了,爱情也就走到了尽头。李玉宁胃不好,偶尔受到风寒就胃胀,吃不下东西。王静时时提醒他要注意养胃,家里的胃药有好几种,都是王静挑的。王静在他的台板底下压上一张字条,上面写着:早上8点,吃药;中午11点30分,吃药;晚上8点,吃药。爱惜你身体,就是爱我。

伴随着温馨甜蜜的爱情,王静的事业又上了一个台阶。2001年2月,团里排演歌剧《红灯笼》,当时报名竞争女主角的达12人。王静也想演,但考虑到与一帮二十几岁的小姑娘相比,自己年纪大了,信心不足。李玉宁劝她说:“你是梅花奖得主,是个实力派,很有希望。”在李玉宁的鼓励下,王静报了名。

那段时间,王静和李玉宁废寝忘食地研究剧本,分析人物,理解音乐。结果,王静击败众多对手,争得了出演女主角的机会。在李玉宁的指点下,《红灯笼》非常成功,王静一举获得全国歌剧优秀演员奖。

在短短的一年时间里,王静从离婚到恋爱,从苦闷到快乐,经历了难以言传的心路历程,感慨万千。她知道,在爱的心路上,挫折并不可怕,怕的是迷失了前行的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