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电影明星栗原小卷 栗原小卷│“惊艳”了远去时光 孤单一生又如何

2019-04-12

1978年,作为“文革”后第一批引进中国的外国电影,日本电影《追捕》《望乡》《血疑》《人证》,引发了巨大轰动。

1978 年和1979 年,栗原小卷主演的《望乡》和《生死恋》先后在中国公映,“栗原小卷热”立刻席卷而来。在那个时代,没有炒作,无需宣传,她很快家喻户晓,是无数人心中的梦中偶像。

日本电影明星栗原小卷 栗原小卷│“惊艳”了远去时光 孤单一生又如何
日本电影明星栗原小卷 栗原小卷│“惊艳”了远去时光 孤单一生又如何

对于当时的中国观众来说,银幕色彩还是“灰蓝绿”居多。如果说《追捕》中“真由美”带来活泼的野性之美,栗原小卷在《生死恋》中的“夏子”则是带来浪漫之美。尤其是她身着白色网球裙,飞奔跳跃的场面,更是风姿绰约,青春时尚,“惊醒”了人们对美与爱的无限向往。

日本电影明星栗原小卷 栗原小卷│“惊艳”了远去时光 孤单一生又如何
日本电影明星栗原小卷 栗原小卷│“惊艳”了远去时光 孤单一生又如何

相比获奖无数的《望乡》,现在看来,《生死恋》只能算是一部靓丽的一般商业片,也像是一部栗原小卷的“个人秀”。甚至有人说,“栗原小卷热”影响了中国年轻人80年代的审美观和生活方式,比如网球裙、大波浪发型、中长风衣、球场上的潇洒挥拍等……

日本电影明星栗原小卷 栗原小卷│“惊艳”了远去时光 孤单一生又如何
日本电影明星栗原小卷 栗原小卷│“惊艳”了远去时光 孤单一生又如何

有点颇为八卦的题外话。导演中村登曾对副导演说:“这部片女主角一定要是栗原小卷,你去找两个男演员来配,随便是谁都无所谓,只要女主角是栗原就可以。”据悉,多年以后,有媒体记者采访新克利和横内正,两人一听要谈这部电影,二话不说便拒绝了。(下图为该片剧照)

日本电影明星栗原小卷 栗原小卷│“惊艳”了远去时光 孤单一生又如何

不过,栗原小卷的与众不同之处,在于她有足够的资本,又根本不愿“靠美貌吃饭一辈子”。当很多导演排队等她参加时尚偶像类影片的时候。她的目光,已经转向新审视。

美人,也不愿意走寻常路。

29岁那一年,她参演了主题厚重深刻的现实题材影片《望乡》。影片讲述了被骗卖到南洋当妓女的日本贫苦妇女阿崎一生的悲惨遭遇。

该片绝非为栗原小卷量身定做。片中饰演老年阿崎婆的 ,是日本“老戏骨”巨星田中绢代。新人高桥洋子饰演的少女阿崎也是戏份很足。然而,栗原小卷将原本“串场”的记者角色,同样演得过目不忘。

《望乡》不仅获得第25届柏林国际电影节金熊奖,田中绢代还擒获最佳女演员银熊奖。

该片在中国引发的一段佳话是,巴金晚年最重要的作品《随想录》由《望乡》之感而起。

当年《望乡》热映带来的争议,也引起了巴老深层次的思考。1978年底,巴金在香港《大公报》开辟《随想录》专栏,第一篇就是《谈〈望乡〉》。第二篇《再谈〈望乡〉》还提及了栗原小卷扮演的形象,“不讲一句漂亮的话,用朴实的言行打动对方的心”。

巴金曾经赞叹:“多好的影片,多好的人!”在《随想录合订本新记》中,他这样写道:“去年我在家中接待来访的日本演员栗原小卷,对她说,我看了她和田中绢代主演的《望乡》,一连写了两篇辩护文章,以后就在《大公报》副刊上开辟了《随想录》专栏,八年中发表了一百五十篇‘随想’。我还说,要是没有看到《望乡》,我可能不会写出五卷《随想录》。” 

2015年6月,来沪参加上海国际电影节的栗原小卷,专门重访了巴金寓所,在当年与巴老畅谈的书房内回忆过往,思绪万千。

多年来,栗原小卷热心于中日文化交流。1980年,她参与了合拍剧《望乡之星》。1991年,她与濮存昕合作,出演谢晋执导的电影《清凉寺钟声》。她表示:“我的职业是演员,主要是通过这样的作品来展示对战争的反思,来祈望世界和平。”

栗原小卷1945年3月14日生于日本东京。1963年,她18岁时毕业于东京芭蕾舞学院,并就读于俳优座演员培训所。

她的柔美恭谦,是相貌和待人。骨子里却是很有主见,甚至有些倔强。能成为表演艺术家,从她早年的艺术志向和专业训练中,个性可见一斑。

她从小学习小提琴数年。后来因为她爱上了芭蕾舞,希望能当一个专职芭蕾演员,她在15岁“高龄”时,突然放弃了小提琴。而其他芭蕾舞者一般从9岁左右就开始专业训练了。

东京芭蕾学院毕业那年,她又再次改变了事业方向。她和怀揣梦想的漂亮女孩一样,期待有一个更大的成长空间。一个偶然的机会,她发现了一个演员学校,便打定了主意。由于报名要钱,学费要钱,她还是将新选择先只是悄悄告诉了母亲。她的爸爸栗原一登是个戏剧作家和儿童作家。家庭特有的先天优势,使得栗原小卷从小在艺术的熏陶下长大。

芭蕾训练,培养了栗原小卷极好的艺术气质。举手投足间的优雅,抬起下巴时的高贵气质,从练习芭蕾的时候就打下了基础。东西方艺术美感浑然一体,让她成为魅力美貌俱佳的女演员。

因为挚爱,希望你享有完美的归宿。80时代,一个理想而纯真的年代,当年的粉丝们对于心仪的偶像,只有遥远的默默祝福。

在和中国近40年的文化交流接触中,无论媒体还是观众,因为她一直未婚,至今单身,似乎成为大家的一个“心病”。

栗原小卷曾把工作喻为“自己的爱人”。被媒体问及人生是否有遗憾时,她说,因为电影和很多优秀的作品,结识了很多好朋友,这让她感受到十分幸福。自己的人生的每个阶段都过得很充实,自己没有什么遗憾。

她淡然平静地表示,当年在日本,像她那样工作强度的女性,男人是无法接受的,所以只好选择独身。但是这么多年来,有这么多美好记忆,觉得非常好。

对于被一再追问,甚至不礼貌地打探,她的回答始终得体温和:“至于孩子,我觉得不是必须拥有了才会觉得好,孩子应该是人类共有的宝贝,我只要能够对孩子们付出爱心,我就很满足了。”

什么是最值得珍惜的呢?栗原小卷曾说:“生活中、生命中遇到的那些人,在接触交往中建立起的那种真诚感情和友情,都会令我感动和难忘。可以让我感动的东西很多,包括很多美丽的景物。还有四季、山川、河流、植物、动物、天空、阳光等等,自然界中的一切都是值得去赞美,去珍惜的。”

是的。栗原小卷是无数影迷“生命历程中的美好记忆”,相比这种刻骨铭心的时代印记,一个年代的美丽符号,她个人选择单身又算得了什么呢?

 拥有一段婚姻,可谓稀松平常有,栗原小卷之美则不常有。(文/沃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