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昕宇梁红侣行 在路上之力量篇:张昕宇、梁红 一场骑士的侣行

2018-03-16 - 张昕宇

张昕宇和梁红。是一对携手闯天涯的伴侣。他们去过索马里、切尔诺贝利、马鲁姆火山口和奥伊米亚康,目前他们驾驶着一艘帆船在环游世界。他们在路上的故事被拍摄成首个网络自制户外真人秀节目《侣行》。因为这档节目,他们逐渐为人所知,成为新一代的互联网偶像。

张昕宇梁红侣行 在路上之力量篇:张昕宇、梁红 一场骑士的侣行
张昕宇梁红侣行 在路上之力量篇:张昕宇、梁红 一场骑士的侣行

虽然是个名人,张昕宇总爱谦虚说:“我没读过大学,没什么文化,读万卷书就算了,行万里路吧。”谁曾想,为了行万里路,他一发狠心,也“读”了万卷“书”。十年的探险计划,前4年时间,他一直在学习,考了开直升机、驾帆船、潜水、滑翔等各种证书。“还有些知识、技能没有什么执照可拿的,比如怎么拍摄野生动物,拍熊的话怎么防止熊的进攻,拍企鹅的话如何表现它们的家庭关系等等,就是看书、看片子,慢慢学习、了解。”

张昕宇梁红侣行 在路上之力量篇:张昕宇、梁红 一场骑士的侣行
张昕宇梁红侣行 在路上之力量篇:张昕宇、梁红 一场骑士的侣行

张昕宇最胖的时候有270斤,作为一个人高马大的特大号胖子,难免给人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错觉,那绝对是一个错觉。行走在探险的路上,张昕宇依靠的可不仅仅是一身蛮劲、一个北方男人的血性和胆量,他更相信知识就是力量。

张昕宇梁红侣行 在路上之力量篇:张昕宇、梁红 一场骑士的侣行
张昕宇梁红侣行 在路上之力量篇:张昕宇、梁红 一场骑士的侣行

从北极到南极的两年环球之旅,他带上路的资料就有好几摞,“详细到每一天的行程。出行之前我们都做了最坏的打算,所以有万全的准备,去索马里要应对哪些情况,在极地露营要吃什么食物让身体储备足够的热量,都是经过严格计算的。我们试图掌握各种知识。”

张昕宇梁红侣行 在路上之力量篇:张昕宇、梁红 一场骑士的侣行

“侣行”第一季的最后一站是马鲁姆火山口,张昕宇试图从山顶下降400米到火山口,近距离接触、拍摄火山滚烫的岩浆。未曾想,他们到达的几天,遇到了恶劣的台风、暴雨天气。当地向导告诉张昕宇,没有人能在这样的气候条件下接近火山口。张昕宇不甘心,微笑着说:“我不是疯子,我不是傻子。我有能力下去,就一定有能力上来。”

张昕宇梁红侣行 在路上之力量篇:张昕宇、梁红 一场骑士的侣行

“我有能力。”对于一个在路上的“新骑士”来说,有能力比有堂吉诃德般的理想更重要。张昕宇迷恋火山,他说火山喷发,这种充满雄性力量的壮观景色是每个男人都渴望近距离“接触”的,而这样的亲密“接触”不是靠一拍脑袋就达到的。

为了这座火山,他了解火山知识、学攀岩技能、火山生存技巧;准备登山、拍摄器材,前前后后,准备了足足两年。要知道攀岩绳子的定制,攀岩的上升器和下降器,以及所有装备都需要仔细琢磨改造,这不是体力活,而是个考验人的技术活:比如从山顶向火山口下降的过程中要有摄像机来记录,于是他自制了一个固定摄像机的固定支架;比如火山之行之所以能成功,取决于一件装备,就是一个机械的游动绞盘,最终他只能满世界寻觅、比较,找辅助装备。

张昕宇和梁红在马鲁姆火山背景前留下难忘的合影。

上火山了,他们租了四架飞机,飞机飞了23架次才把队员和1吨重的装备运到火山顶上。一吨的装备究竟包括什么?包括一行人露营装备、食物,和各种测量仪器、拍摄器材。上山扎营后,他们用激光测距望远镜测了火山的直径、熔岩湖的深度、还有下降地点的坡度等,完成了火山全部物理数据测量以后,才能选择一条既有利于下降又有利于拍摄的最佳下降线路。

当他们发现他们选择下降的锚点,与之前拍摄火山20年的新西兰专业探险队的选择不谋而合时,老张特别欣慰,他觉得这是自己与专业探险人士的一次默契交汇,自己太牛了。而这样的选择是由精密的技术和计算完成的。

最终,张昕宇在火山口带回了号称“佩雷之发”的火山标本并交给中国地震局火山研究中心。此前,中国所有关于活火山的资料都是购买他国的,张昕宇希望他们的到来让一切由此开始改变。置身于嘈杂拥挤的现代社会,是沉迷在茫茫人海庸碌一生,还是以骑士精神出发,活出令人敬仰的模样,张昕宇显然愿意选择后者。

他愿意贡献自己微薄的力量让中国变得更强大,让世界变得更好,为此他可以克服一切艰险,追随荣耀的光芒,踏上征途。而秉承了“骑士精神”的奔驰SUV家族,亦然有着深刻的共鸣。从旁观到承担,肩负责任,才懂得人生原来如此厚重。这点,张昕宇同样深有体会。

《侣行》第一季,张昕宇和小伙伴一起去了4个地方,包括世界寒极奥伊米亚康、索马里、切尔诺贝利和马鲁姆火山口,历经千辛万苦。而这一切在他的计划中,只是一场热身运动,他们的更大目标是开着帆船环游世界。现代帆船赛起源荷兰, 1662年,荷兰和英国举行了世界上首次跨国帆船赛,使得帆船这项运动从荷兰王公贵族的休闲娱乐变得风靡欧洲,逐步走向世界。

2004年时,中国玩帆船的人并不多。当年深圳浪骑俱乐部的几个会员决定合资从法国定购一艘双体帆船,并亲自把船从法国开回来。

这次历时半年的洲际远航,可谓九死一生。而活着回来,所有九死一生的冒险经历都成为了这些玩家的谈资,在中国帆船史上留下了重要一笔。那艘双体帆船被取名为“骑士号”,用意不言而喻。大家有共识:帆船上的领航者是英雄,他们手中没有佩剑,依靠头脑和双手,他们却有乘风破浪的能力,他们是这个大航海时代的新骑士。

从旁观到承担,肩负责任,才懂得人生原来如此厚重。这点,张昕宇、梁红夫妇与倡导“骑士精神”的奔驰SUV家族有着深刻的共鸣。

我们的哥们儿“270”,不关心中国帆船界的风云八卦,当然不了解这一茬。他只知道自己有领航者的气质,有冒险远行的豪情。他和媳妇梁红一起学帆船驾驶,学成后,在荷兰花180万欧元购得一艘二手帆船。这艘型号为X-yachts的机械辅助动力帆船,2001年建造于法国,长17.

23米、最大宽度4.84米、吨位19.5吨。为了让帆船达到环球航行的标准,张昕宇又花了半年对帆船进行了大规模的改装。“我跑去学造船,欧洲的船厂我跑遍了。

最终在香港,我的船按照我设计出来的样子完成了大部分改装。如今船上有6万多米电线、4000-5000个接口、4台发电机、6部卫星电话等等,它们的位置、工作原理我都烂熟于心。”“造”一艘属于自己的船,然后做一个领航勇者,带着爱人和兄弟,遨游四方,这是张昕宇的骑士梦。

他没有佩剑拿刀,可是他自信地知道自己拥有一切驾驭梦想的力量,他的“刀剑”就是他可以化腐朽为神奇的头脑和双手。优酷副总裁李黎是最初在人群中打捞出“侣行”故事的伯乐,她说:“张昕宇和梁红的故事最打动我的一点,就是张昕宇是个科技控,他用自己的双手和头脑,去完成自己的小梦想。

”最终,“270”给帆船起了一个最不梦想的名字:北京号。改装后的“北京号”在香港游艇会的评估价是1280万港币。

骑士走天涯,浪漫么?曾有一个文艺的极限摄影师王恒做客“北京号”,他说一切一点都不浪漫。他在船上呆的十几天里,发现船不断在出故障,每次出现故障,他一听就近乎崩溃了,而张昕宇和他的伙伴却都能镇定地化险为夷。

“我觉得船长的大脑是特殊材质构成的,是由机油、油管、电路,各种机械零件、齿轮……构成。”张昕宇动手能力很强:初三时,他买了一堆报废零件,攒了一个汽车底盘,然后绑上一把从音乐教室偷出来的椅子当驾驶座,就制造了自己的第一辆“车”,这辆车时速达到每小时40公里。

长大一点,他又和父亲一起联手改装制造出北京第一台民用水陆两用车,成为当时《中国青年报》的新闻人物。张昕宇自学的本领很强,尤其是对自己感兴趣的机械技术,领悟性非常好,以至于之前已经对张昕宇非常了解的梁红经常发出“神奇老张”的惊叹——“在路上,我最大的认识就是,老张解决问题的能力太强大了。

”《侣行》中,在美军荒废的军事基地捡到了一辆报废的汽车,老张顺手修了就能开;在荷兰岛上,捡了个洗衣机,老张随手改成了“钢铁战士”,吭哧吭哧在那洗衣服;在墨西哥潜水时,买现成的水下拍摄用灯要十几万美元,老张自制了几盏灯,不到10万元人民币就搞定一切,让老外们一愣一愣的……

打猎捕食、冲锋陷阵、保护家人,解决一切可能出现的问题和“敌人”,从古至今,所有的男人都怀揣着一腔真刀真枪的“英雄梦”,而所有的女人都渴望身边的男人就是这样的英雄。梁红是幸运的,她身边的爱人“神奇老张”有力量为她挡风遮雨、解决一切,她百分百相信这点。

至于张昕宇,他当然不仅仅满足于做一个这样的英雄,他有更广阔的胸怀和征途。他渴望为自己、为爱人、为朋友,为这个国家,甚至为全世界的美好和荣耀的骑士梦想,变得更有力量,在精神上带领更多的人,走得更远。他相信从小我到大我,胸怀宽广,才能领略生命的豁达壮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