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一龙公子景 演员朱一龙的发展前景如何?

2019-01-24 - 朱一龙

所谓粉,是“因你有所长,故我有所好”;所谓亲妈,是爆发了与理智相悖的爱意。这俩事本来就矛盾,组合在一起十分维违和。

粉了朱一龙后,比起理解了“亲妈粉”,我更理解了“亲妈”。

精分式的看法。

亲妈的心态,就是看自己的孩子,怎么看怎么可怜。

理智告诉你,他赚得不算少,你干一年可能干不出他一块表,但你还是觉得他好可怜,哪怕他穿的都是限量款,但你一看他穿同一件衣服,就会立刻觉得他节俭,又可怜;

理智告诉你,他从小学钢琴,拥有顶配的九年义务教育,一定是优质家境宠出来的小孩,这种孩子一敢爱,二不怕输,三有避风港湾,可你还是觉得他好可怜,资源不好好可怜,年过30好可怜,演不到好剧好可怜,片酬那么少好可怜,被人溜粉好可怜,没有靠山好可怜;

理智告诉你,他而立之年,三观稳定,品味高级,待人接物应对得体,不然不会十年内挖不出一个路人差评,可你还是觉得他好可怜,这世间都是险恶,他能这么温润一定是因为受尽了委屈,看惯了跟红顶白,郁郁所以谨慎,黑暗中坚持,无助地摸索前行,他好可怜;

理智告诉你,他思维之严谨,表达之得体,那么多年那么多采访,说错的话不超过五句,不想说的话从来没人能撬出一句,对那些重复又略无聊的采访习惯了看破不说破,走心不叫真,可你一旦看有人给他挖坑,你就觉得他好可怜,那些人为什么不做功课,为什么让他难堪,为什么工作人员不对敏感的问题叫停,他好可怜;

理智告诉你,他兴趣广泛,能从各种“莫名其妙”的事情里攫取快乐,他有朋友,既惺惺相惜又真心祝福,他有同窗,人远情仍不疏。而你平时死宅,上不了山下不了水,吉他学了仨月,举铁进度停留在办卡,损友多,挚友少,可你还是觉得他可怜,好可怜,怎么没人慧眼识金让他出歌,怎么感觉他背影显得那么单薄又可怜。

理智告诉你,啃指甲只是个小毛病,微微驼背是因为有伤,说话犹豫是因为想对每句话负责,可你还是拿着心理学的书给他下药,觉得这是自卑,他压抑太久,他好可怜,好可怜。甚至你知道,任何人的自卑都对应着自负,因为目标决定了完成度,他敢让自己崇拜姜文,就注定永远对自己不满,可你还是觉得他好可怜,好可怜。

理智告诉你,其实直播于他,只是因为他不想,如果有个角色让他演个性感主播,他照样分分钟在高速上飙得你眼珠子飞出去。但你还是觉得他好可怜,为什么工作人员不给他好好打光化妆梳头,为什么要这么逼他营业,为什么要这样打击他对自己魅力的自信,他好可怜啊,好可怜。

理智告诉你,他的公司就像你毕业后的第一家单位,它像个草台班子,提供不了什么资源,你受了那么多委屈,走的时候一秒都不想多待,但也是这个地方,庇护了刚刚落进真实世界的你。你可以理智评判,可以事后分析,唯独不能憎恨。可你还是觉得这公司负了他,初红的时候搞事情,关键的时点不营业,所有管理人员都面目可憎,所有股东都对他敲骨吸髓,不是蠢就是坏,他却一直不离不弃,仁至义尽,他好可怜,好可怜。

理智告诉你,《镇魂》是在天不时地不利之际幸运出生的奇迹,他对这部剧和对其他所有剧都一样,既全力以赴,又不强求结果。可你想痛斥所有配不上他演技的东西,你觉得他本能成就一部青史留名的网剧,可一切都被那些不走心的人毁了,他好可怜,好可怜。

理智告诉你,他的心思是那种成分稳定后的清澈又很难见底,他见得比你多,想得比你远,他深深知道今夏的意义,他也知道如何抓住机会,全世界那么多彷徨和挣扎,有人终其一生都在做准备,能获得命运眷顾,拼上最后一块叫幸运的拼图的人寥寥无几。可你还是觉得他可怜,演了毛猴可怜,演了那么多不能善终的男二可怜,好不容易当了男主还是不能圆满,好可怜。

理智告诉你,他习惯了他的团队,在漫长的没有选择的岁月里,反而是最日久见人心的时候,那是他最不受影响的状态下做的选择,大红之日哪那么好寻得真心。你还是觉得这团队太差,成长跟不上他,服务也像闹着玩,营业技能欠缺,隔壁家哥哥团队好专业,营业好准确,你的龙龙好可怜,好可怜。

理智告诉你,他是专业的敬业的演员,一秒能入戏,也能一秒变回自己,共情能力强导致抽离能力差,这是演员合理背负的压力,新鲜的表演是他的追求,你还是觉得这样“上身式”的表演好伤身体,伤心,他十天半个月才能出戏,他反复用角色折磨自己,他好可怜,好可怜。

理智告诉你,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任何人一飞冲天都绝不是只靠运气,而是他已经做好了大部分的准备,所有人在经得起赞美之前,都要学会经得起诋毁。可你还是恨不得把那些黑子千刀万剐,心情激动地去举报,反黑,去撕得不像自己,甚至疑惑为什么有一部分人就是这样的三观,为什么会有人想伤害他,哪怕其实对他的影响没有那么大,你也觉得他好可怜,好可怜。

你觉得他的笑都是苦笑,你觉得他的快乐都不是真正的快乐。

可其实你心里又清楚,他很优秀,你想象不出但依旧相信的优秀。

真心穿过层层滤镜,透过若干轮的转述,被产业链层层盘剥,真正能作用在他身上的力量万里无一,那你就集结出无数的“万”,去在那“一”里体会自己的存在。

可我还是心疼他,真心实意地心疼他。

亲妈心态告诉我,他已拨云见日,他已未来可期,他有机会能选到好剧本了,假以时日他一定能拍到“那部戏”。可理智又告诉我,前路险恶,一口仙气能吹他上天堂,一步踏错也能拉他入地狱,他固然君子坦荡,但怎么才能保证不受颠簸,远离坎坷。

亲妈心态告诉我,男演员三十出头,是最好的时候,演技和颜值达到最均衡,已有一定积累,又仍有斗志,明确知道自己要什么,眼光已练成而少年心仍在,玉成于汝,气若天人。可理智又告诉我,他的骨相没那么扛老,他浪费了若干年,颜值巅峰没用在刀刃上。他留下的东西还不足以称道,留给他从美貌到气质的时间不多了,他迫切需要正确的角色和剧本,去洗刷多年苦情男二留下的后遗症。他一定能么?命运会不会再辜负一次美人?

亲妈心态告诉我,他一人三角,演技炸裂,只要被人看见,何愁无优质好戏。可理智又告诉我,他这种“上身式”的演法,人物能达到怎么样的高度,很大程度取决于这个人物本身的质量。“那部戏”,“那个人物”,真到需要他徒手平地起高楼的时候,他能不能承担?过去那些都在他射程内的角色,在此时能供给的营养又能有多少?他还有时间一部戏一部戏地去成长么,他的节奏会不会被这个不怀好意的市场所影响?

亲妈心态告诉我,800万小笼包都是以心换心的真粉,她们真心实意,热泪盈眶,表示不会因为剧集结束就各回各家。可理智又告诉我,《镇魂》现象不可复制,一群受主流文化压抑的个体集体狂欢,未得到应有评价的演员其实是这部分个体的一员。这种逻辑有多少能传达到注定走向主流的他?我见过多少烈火烹油的盛夏,就见过多少人去楼空的深秋;见过多少逆风翻盘的奇迹,就见过多少时也命也的喟叹。

亲妈心态告诉我,去搞热度,去吃安利,去打榜,去举报,去艹数据,去买买买,粉身不恤何等光荣,千山万重,何妨一路相送。可理智又告诉我,我只是洪流里的一滴水,于资本,于产业链,我只是被收割的一茬韭菜,我能把自己一截一截地长起来,在他登高一呼时贡献点真金白银就已经很不容易。大部分人终将度过蜜月期,成为他说的那种“剧播即来,剧完即走”的路人粉。

亲妈心态告诉我,举事在他,成事在他,败事也在他;理智告诉我,举世在我,成事在我,败事也在我。

和我妈一模一样。

她于我已经什么都不能做,她不了解我真实的生活,她不懂我的欲望和恐惧,但她爱我。

她的爱创造过奇迹,可未来的路得我自己走,她只能远远祝福、担忧、深深地思念,一如现在的我们。

最终我想通了一个道理,亲妈,哪有理智的呢。

我是何妨,你可以字知乎和微博找到我。

相关阅读
朱一龙受伤 朱一龙受伤 朱一龙《知否》齐小公爷陷绝望 感情受创终无果

由正午阳光出品,赵丽颖、冯绍峰、朱一龙等人倾力主演的古代社会家庭题材大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正在持续热播中。该剧自播出以来,口碑收视持续攀升,昨晚酷云实时收视强势破二,实时直播关注度峰值高达2.1011。

朱一龙家境 朱一龙家境 朱一龙亲王刚老师 重现《家宴》父子情深

在2018年《国剧盛典》舞台上,王刚老师摇身一变,从2017年的主持人变成了讲述人,讲述的便是自己的儿子朱一龙的蜕变。两人结缘于一部名为《家宴》的电视剧,朱一龙在这部剧中饰演的是王刚的小儿子冯豆子,剧中的父子二人可谓是吵闹摩擦不断。

朱一龙徐子瑄机场 朱一龙徐子瑄机场 朱一龙亲王刚老师 这是要现场认“爸”的节奏?

导读近日网曝朱一龙亲王刚老师,甚至还喊王刚老师“爸”,难道朱一龙来颁奖典礼认爸爸了吗?那么现场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呢?一起来关注一下。朱一龙在没火之前,曾经与王刚老师..近日网曝朱一龙亲王刚老师,甚至还喊王刚老师“爸”。

朱一龙杨蓉凤囚凰定妆 朱一龙杨蓉凤囚凰定妆 朱一龙杨蓉公开恋情了吗 两人是炒作还是真爱

朱一龙近来势头可是非常的猛,自从电视剧《新边城浪子》火了之后,其个人感情生活也是受到不少人的关注。据悉,朱一龙和不少女星因拍戏传出过绯闻,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是朱一龙和杨蓉的绯闻。据了解,两人因戏生情,在现实中成为了情侣。

朱一龙杨蓉公开恋情 朱一龙杨蓉公开恋情 二人是怎么走到一起的

朱一龙和杨蓉是因为拍戏而结缘的,据说两人剧中是扮演情侣。私下也被网友拍到亲密合影照,那么朱一龙和杨蓉是什么关系呢?朱一龙真的和杨蓉是情侣关系吗?一起来了解下。 在热播剧《芈月传》中,朱一龙饰演帅气的嬴稷。

推荐阅读
朱一龙白宇 朱一龙白宇关系怎么样?
朱一龙代言价值曝光 朱一龙代言价值曝光 各种代言拿到手软
关咏荷比张家辉大多少 关咏荷比张家辉大多少 关咏荷张家辉
whoo洗面奶成分表 whoo洗面奶成分表
张春军身高 张春军身高 张春军一战成名引热议 决赛后或身价暴涨
牛萌萌都经历了什么 牛萌萌都经历了什么 牛萌萌爆新照 牛萌萌为什么叫小张曼玉
李念个人资料老公 李念个人资料老公 李念老公林平和个人资料及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