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与可画竹胸有成竹 文与可画竹 胸有成竹;郑板桥画竹 胸无成竹。

2019-07-14

说起郑板桥其人,大部分人第一反应就是郑板桥的画作竹子。郑板桥的艺术境界,主要由他画的竹子来品味。郑板桥曾题道:

“吾之竹清俗雅脱乎,

书法有行款,竹更要行款,

书法有浓淡,竹更要有浓淡,

书法有疏密,竹更要有疏密。”

文与可画竹胸有成竹 文与可画竹 胸有成竹;郑板桥画竹 胸无成竹。
文与可画竹胸有成竹 文与可画竹 胸有成竹;郑板桥画竹 胸无成竹。

郑板桥擅画竹,更将款题于竹石间,以竹之“介于否,坚多节”来表达自我孤高的情操。

郑板桥画墨竹,多为写意之作。一气呵成.生活气息十分浓厚,一枝一叶.不论枯竹新篁,丛竹单枝,还是风中之竹。雨中之竹.都极富变化之妙.如竹之高低错落,浓淡枯荣.点染挥毫,无不精妙。画风清劲秀美,超尘脱俗,给人一种与众不同之感。

文与可画竹胸有成竹 文与可画竹 胸有成竹;郑板桥画竹 胸无成竹。
文与可画竹胸有成竹 文与可画竹 胸有成竹;郑板桥画竹 胸无成竹。

郑板桥画竹神似坡公,多不乱,少不疏,脱尽时习,秀劲绝伦。但我们看到郑板桥画的竹子之时,总能体会到那种不卑不亢的平淡但不平凡。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竹子于天地是多么的渺小,但是郑板桥的笔下的竹并没有一丝自卑,傲然挺立,给人一种顽强的感觉。 郑板桥的竹子画中的每一片叶子颜色有浓有浅,每一幅中都不乏这种特点。浓淡不一竹叶的排列,给人一种动态的生命之美。他的竹子看上去总有一种在风雪中茁壮成长的感觉。仔细欣赏了他的几幅竹子作品,或无根,或坚挺于嶙峋怪岩之中,竹子的孤寂虚怀,傲风之骨跃然纸上,不争百花之艳,不夺松柏之劲,却又风骨依存。

文与可画竹胸有成竹 文与可画竹 胸有成竹;郑板桥画竹 胸无成竹。
文与可画竹胸有成竹 文与可画竹 胸有成竹;郑板桥画竹 胸无成竹。

板桥画竹,“神似坡公,多不乱,少不疏,脱尽时习,秀劲绝伦”。《清代学者像传》他一生的三分之二岁月都在为竹传神写影,他曾有诗写道:“四十年来画竹枝,日间挥写夜间思,冗繁削尽留清瘦,画到生时是熟时”。少年时,屋旁有一片竹,他于是在窗上糊上白纸,白天的日光和夜晚的月色将竹影投射到窗纸上,他觉得零乱的竹影就是天然图画。

文与可画竹胸有成竹 文与可画竹 胸有成竹;郑板桥画竹 胸无成竹。

后来他说:“凡吾画竹,无所师承,多得于纸窗粉壁日光月影中耳”。他通过观察和艺术创作的实践,提炼出“眼中之竹”、“胸中之竹”、“手中之竹”的理论。

“眼中之竹”是自然实景,是对自然的观察和从中体验画意;“胸中之竹”是艺术创作时的构思;“手中之竹”是艺术创作的实现。他把主观与客观、现象与想象、真实与艺术有机地融为一体,创造了师承自然,而又高于自然的境界。

郑板桥画墨竹,多为写意之作。一气呵成.生活气息十分浓厚,一枝一叶.不论枯竹新篁,丛竹单枝,还是风中之竹。雨中之竹.都极富变化之妙.如竹之高低错落,浓淡枯荣.点染挥毫,无不精妙。画风清劲秀美,超尘脱俗,给人一种与众不同之感。

他自题《墨竹图》:“在纸中者,有在纸外者。此番竹竿多于竹叶其摇风弄雨,含霜吐露者,皆隐跃于纸外平!他又说:“文与可画竹,胸有成竹;郑板桥画竹,胸无成竹。与可之有成竹.所谓渭川千亩在胸中也;板桥之无成竹,如雷霆霹雳,草木怒生,有莫如其然而然者,盖大化之流行.其道如是,与可之有,板桥之无,是一是二解人会之。

”实际上,板桥“胸无成竹”与文与可“胸有成竹”在根本上是不矛盾的,郑板桥注意的是在创作之前,构思要与熟练的技巧相结台,但这种写意画与文与可高度写实墨竹画在技法上又是有区别的,即有写意与写实、抽象与具象、神似与形似的不同。

特别引人注目的是郑板桥画竹还讲究书与画的有机结台,“以草书之中竖长撇法运之”,他说:“书法有行款,竹更要有行款,书法有浓淡,竹更要有浓淡,书,去有疏密,竹更要有疏密。”为此,人们都能从他的字画中体味到。

郑板桥画的怪石,先勾石约轮廓,再作少许横皴或淡擦,但从不点苔,造型如石笋,方劲挺峭,直入云端,往往竹石相交,出奇制胜,给人一种“强悍”“不羁”“天趣淋漓,烟云满幅”之感《竹石图》。郊板桥画的兰花,多为山野之兰,以重墨草书之笔,尽写兰之烂漫天性,花叶一笔点画,画花朵如蝴蝶纷飞,笔法洒脱秀逸,十分有趣,画风取法石涛而又有创新。

郑板桥画以有题而名贵,题亦以有画而妙趣横生。题诗跋文布局灵活变化:或以画为主,题诗为辅;或字画各半;或一反常规,题多于画,甚至一幅画中,画只占一角,而题跋倒占主导地位,被誉为著名的“郑长题”。

在郑板桥的名作《题画竹》中,郑板桥总结自己的画竹之法:故板桥画竹,不特为竹写神,亦为竹写生,瘦劲孤高,是其神也;豪迈凌云,是其生也;依于石而不囿于石,是其节也;落于色相而不滞于梗概,是其品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