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亦兵妻子】朱亦兵分享最美的情感

2020-03-01 - 朱亦兵

“超级大提琴2016”的演出阵容堪称奢华。音乐家由中国大提琴家朱亦兵,邀约法国大提琴双骑士菲利普·穆勒和马克·库贝,“新世纪天才演奏家”克劳迪奥·波霍盖兹、“以色列鬼才大师”加弗利尔·利普金德、“德国老牌音乐家、大提琴的先知”尤利乌斯·贝尔格5位大提琴大师领军,由德国克隆伯格音乐学院的3位青年演奏家奥尔连·帕斯卡尔、安娜斯塔霞·科贝金娜、崔浩英,以及俞明青、杜泰航、盛原、林朝阳、李飚等国内音乐家翘楚,会同国家大剧院八重奏、琥珀四重奏、中央音乐学院名家室内乐团,加上欧阳娜娜等少年英才共同组成强大的演出阵容。

朱亦兵妻子

近百位中外名家群星闪耀,6场大师音乐会首尾相连,每一场都是各具特色异彩纷呈。

周六的开幕仪式别具一格,在国图音乐厅的大堂一侧,一个简陋的临时小舞台,朱亦兵携妻子及一众学生,在人生嘈杂的喧闹中,以大提琴版约翰·施特劳斯歌剧《蝙蝠》序曲吸引观众举杯驻足,曲终时伴随着一声中国大锣的巨响,24小时大提琴狂欢节揭开了帷幕。没有桃李满天下、一代宗师式的“摆谱“和“架势“,朱亦兵既是主人,又是个主持人,还是个跑堂伙计,台上台下风风火火,满场的音乐,满场的妙语连珠。

朱亦兵妻子

国图音乐厅没有地铁隔音设计,每一曲的开始总会赶上一列4号线风驰电掣通过,舞台上低沉的隆隆声更像是一种特殊的音效,每一位登台演奏的外国大师都要在这种低频震荡中,让自己的大提琴声音凸显出来,煞是有趣。音乐会不设年龄门槛,记者甚至看到了两三岁的孩子在观众席间,竟然没有一声哭闹。

朱亦兵妻子

顶级大师毫无距离感

周日的演出,每场只有一个小时,中间休息的一个小时则是趣味性极强的专家讲座及儿童音乐形体课,有亲子动作课、趣味动作课、大提琴与舞蹈课、感官动作课、体能训练、舞蹈课。音乐厅大堂还有大提琴制作展示台和小小舞台,几位十岁上下的孩子轮流在那里展示自己的琴艺。音乐厅内外,仿佛只是整个狂欢节的各个部分而已,没有主次之分。

朱亦兵妻子

走进音乐厅,音乐会也没有我们通常的那种正襟危坐,台上的世界级大师坐在三位中央音乐学院附小的孩子中间,四把大提琴在一起的巴赫《G弦上的咏叹调》就像是这个大沙龙里四个人的聊天聚会,两个侃侃而谈。

24小时大提琴狂欢节在昨晚以朱亦兵和他的海外朋友们组成的八把大提琴与室内乐团演奏的,由米弗内专为朱亦兵50岁生日改编的列库奥纳的《月·亮了》的音乐中欢乐落幕,就像朱亦兵所说,很多人还来不及多想,也许第二天早晨起来才发现这真的是一个丰富多彩的音乐狂欢和分享。

对话主角

朱亦兵:我相信人唯美的本能

周日上午,国图音乐厅的第一场“早餐巴赫“正在上演,伴随着巴赫无伴奏大提琴六首组曲的第一首那美妙的旋律,国图音乐厅二楼走廊的休息座位里,朱亦兵一个人沐浴在阳光下享受着片刻的安静与闲适的惬意……

北京晨报:这个狂欢节是怎么搞起来的?

朱亦兵:首先我特别感动,第二我花了50万块钱,第三我没有求任何人。我这个人不会去求领导给我开介绍信,不会去求着经纪人给我介绍舞台,但是我心里是有把握的,我相信人性的、唯美的本能。我们总说音乐、艺术、文化产业化的,这些概念在我脑子里不存在的,真正美的东西谁都向往,我就信这一点,我的一切都是围绕着这一点在做。

北京晨报:听说这个狂欢节已经挣到钱了。

朱亦兵:这不是我的目的!对于合作方,如果相信我,听我的,跟着我,谁也不会亏。这次是这样,下次还会是这样。但是我的做事方式是不会变的。这个想法其实就来自我在欧洲几十年,参加欧洲的各大国际大提琴节的一个感受、经历、记忆和渴望。我渴望把美好的东西,像一朵我们看不见的花一样,也移植到我们这里来,因为“文化“在拉丁语中是“植物“的意思。所以,文化需要移植。它能不能生存,看天意。我相信这种美是可以分享的。

北京晨报:这些大提琴名家是怎么邀请来的?

朱亦兵:大提琴人是一点就着的!和其他的乐器不太一样,演奏大提琴的人都拥有“拥抱式的性格“,这跟演奏大提琴时的姿态有关系。国际上最大的音乐节就是大提琴音乐节。就像国际上最大的体育赛事是足球世界杯一样。

北京晨报:你是如何来创意这个狂欢节的呢?

朱亦兵:我是个毫无创意的人,我只不过是一个很敏感的人。我觉得我们身边有很多美的东西,你不用跋山涉水去探究什么真理,天涯海角去寻找一朵美丽的花朵,最美好的事物永远在我们身边。我就是一个见到什么好的东西就喜欢跟别人说,我是到了什么好东西喜欢发个帖子告诉大家,有什么好的音乐,因为你没法送给别人,塞进别人兜里,灌到别人耳朵里,所以音乐是人间最伟大的即时情感分享。

所以,这样的事情一定要这样做才能达到我的目的。就让我们的中国同胞来到这里,坐在这里,坐一天,感受文化。

北京晨报:对这两天演出有什么感受?

朱亦兵:我的感受就是很感慨很感恩!这是中国音乐文化的一个事件。电影票我们已经习惯买了,中国人买花送礼不计代价的,但买张票听音乐会是很困难的事情。这些,在我这里忽然就都没了。因为我相信,唯美的人性本能。说一个孩子不听讲,只能说是因为你做老师的讲得不够美。

为什么他走神儿听窗外的小鸟?因为小鸟唱得更美!谁爱看什么,爱听什么,不由任何人做主。作为老师,我用事实,用音乐的事实说明我们中国同胞是唯美的!我办音乐节,从台上下来,走出音乐厅,我就是让同胞们来过节的。

北京晨报:这次音乐会只有楼上楼下两个票价?

朱亦兵:这种不分高低贵贱,先来者为贵,是我的准则,最起码的底线,红线!这是人性文明社会的根本标志!如果非要因为合同,非要因为传统,非要因为习俗留几十张票,那么我们中国传统文化里有一个传统就是过生日的孩子有权放肆,我就是那个过生日的孩子!

在我过生日的时候,那些领导嘉宾全都坐在楼上最后一排。我是一个中国人,我永远用中国人的思维方式去理解、通融、包括运用不同的文化。我真的就过生日放肆一把,我相信没有人会真的恨我。

北京晨报:那昨天王次炤院长坐在了哪里?

朱亦兵:王院长坐在楼下,是我自己买的票。我回到音乐学院教书12年整,从没有邀请他来听过我的音乐会。这是第一次。我给他的邀请函上写到:世间万物都在变……但人心不能变,感恩不能变。

相关阅读
朱亦兵离婚【朱亦兵离婚】朱亦兵前妻 张嘉佳前妻是谁?张嘉佳前妻资料

张嘉佳曾在《欢喜冤家》节目中向老婆薛婧求婚,感动了很多人,可是结婚1年就离婚了,那么,张嘉佳为什么离婚呢,网上传闻张嘉佳与老婆薛婧离婚原因是,张嘉佳有了外遇,还有传言说离婚后的张嘉佳一蹶不振,除了不工作。

朱亦兵的两个孩子【朱亦兵的两个孩子】聆听大提琴家朱亦兵倾情演奏

本报讯(见习记者王晓丁)16日,记者从伏尔加庄园获悉,21日,中央音乐学院大提琴家、著名音乐人朱亦兵教授及其乐团将在伏尔加庄园凡塔吉娅俱乐部内举行“2011年朱亦兵中央音乐学院大提琴乐团高校巡演”哈尔滨站的演出。

朱亦兵大提琴红楼梦【朱亦兵大提琴红楼梦】“叛逆大提琴家”朱亦兵:不要拼命拉琴 要拼命倾听

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张丛博实习生武梦瑶文记者吴国强摄影或许是因为言语和行动,总是不走寻常路,朱亦兵先生近年来多了个称呼“最叛逆的大提琴家”。即使你不是古典音乐爱好者,也可能会听过朱亦兵的琴音。他是电影《山楂树之恋》《金陵十三钗》《归来》《匆匆那年》等大提琴主题曲的演奏者。

朱亦兵简介【朱亦兵简介】中央音乐学院博士生导师朱亦兵教授简介

中央音乐学院博士生导师朱亦兵教授简介发表时间20190605作者211大学网???朱亦兵,一九六六年生于北京,父亲朱永宁、母亲王耀玲均为中央音乐学院教授。???一九七八到一九八三年在中央音乐学院附中随父学琴。

朱亦兵超级大提琴【朱亦兵超级大提琴】朱亦兵的“超级大提琴”

2016年初,大提琴家朱亦兵曾以“超级大提琴2016”为名,创立了国内首个大提琴音乐狂欢节,在音乐圈内外引发各种话题。今年“五一”前后,“超级大提琴2017”将升级归来,来自14个国家的21位大提琴演奏家要将音乐“疯狂”到底。

推荐阅读
朱亦兵董潇【朱亦兵董潇】大剧院公益表演:朱亦兵大提琴乐团“打卡”中轴线
大提琴家朱亦兵大提琴家朱亦兵:中国的音乐文化缺少“交响思维”
陈家沟电影【陈家沟电影】电影《功守道》热映 太极发源地焦作陈家沟走红
四妙散治疗痛风四妙散治疗痛风 四妙散加减治疗痛风
泰国虎牌万金油的功效泰国虎牌万金油的功效 泰国虎标万金油有什么功效
105岁老奶奶长寿秘诀105岁老奶奶长寿秘诀 105岁杨保珍老太长寿秘诀 生活规律爱劳动
当代最杰出的教育家【当代最杰出的教育家】对我影响最大的一位教育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