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界婚姻哪集有床戏 李木玲不满意电视剧《临界婚姻》床戏太多

2018-10-30 - 临界婚姻

最近,一部名为《临界婚姻》电视连续剧正在山东电视台热播,它的小说作者李木玲也引起了人们的关注。李木玲是沈阳一所高校的副教授,闲暇之余喜欢上了写作,现在已成为当红的新锐作家。在写出关注现代无性婚姻的小说《临界婚姻》之后,她的又一部婚姻题材小说《爱情本命年》(春风文艺出版社)一部解析普通人婚姻问题的小说,写了三个不同性格命运的女人和她们的家庭。

临界婚姻哪集有床戏 李木玲不满意电视剧《临界婚姻》床戏太多
临界婚姻哪集有床戏 李木玲不满意电视剧《临界婚姻》床戏太多

李木玲说,女人在婚姻中应当有所收获,那就是直面婚姻的残缺,因为残缺的才是真实的。

《爱情本命年》内容梗概:三个女人三台戏

女公务员柳玎刚刚被提拔了地区办事处党委副书记,按说应该春风得意,但她此时却焦头烂额。一是因为她的顶头上司贾正良对她不怀好意,经常动手动脚,她言辞拒绝后,贾正良便在工作上对她百般刁难。而更令柳玎心焦的是,她从门缝看见一对男女躺在了她的床上,虽然没看清男人的脸,但除了她丈夫陈全又能有谁呢?正当柳玎犹豫着要不要跟陈全离婚的时候,她妹妹柳玥的孩子也就是她的外甥晓融打来电话,说她爸爸妈妈吵架了。

临界婚姻哪集有床戏 李木玲不满意电视剧《临界婚姻》床戏太多
临界婚姻哪集有床戏 李木玲不满意电视剧《临界婚姻》床戏太多

柳玥是一个普通工人,心地善良,对丈夫死心塌地,但她的丈夫李辉却游手好闲,徒有外表,没有灵魂,有一个40多岁的富婆和一个20多岁的女孩两个情人,他穿梭在两个情人中间,完全不顾家庭和孩子,即使这样,软弱的柳玥也不愿意和他离婚,只是孩子晓融在畸形的家庭生活中,渐渐沉默下去,经常说,如果父母离婚,她就跳楼。

临界婚姻哪集有床戏 李木玲不满意电视剧《临界婚姻》床戏太多
临界婚姻哪集有床戏 李木玲不满意电视剧《临界婚姻》床戏太多

香茗是柳玎无话不谈的闺中密友,也是大学同学,在一家报社当编辑。香茗风情万种,是一个有小资情调、对爱情充满幻想的女人,她对丈夫赵大庆只知道赚钱不懂情调而心怀不满。每当这时,赵大庆就用大额的消费卡来哄香茗开心。香茗不满足,偷偷喜欢上了一个在酒吧唱歌的年轻小伙子,但也只是心里想想而已,没有实际进展。

柳玎的丈夫陈全死活不承认带别的女人回家,柳玎和丈夫陈全闹起了冷战,陈全也终于决定到海南去发展,直到登上了飞机,夫妻的矛盾还是没有解开。

柳玥对丈夫的行为采取了激进的做法,她跟踪李辉,李辉发现后,几次对柳玥拳打脚踢,几次差点将她打死。终于,女儿晓融在一次目睹爸爸对妈妈的暴力后,跳楼自杀,虽然保住了生命,但一生只能坐在轮椅上。柳玥和丈夫也终于离婚了。

柳玎被工作和家庭弄得憔悴不堪,她不仅要照顾自己的家庭,双方的老人、妹妹柳玥都需要她操心,她是家里的主心骨。陈全在海南工作一段时间后,虽然表面上还与柳玎闹着矛盾,但他很想念柳玎和孩子,就辞职回了家。陈全仍然没有解释清楚那天躺在自家床上的男人和女人是谁,柳玎埋怨丈夫是个闷葫芦。商人赵大庆因行贿而坐牢,香茗终于冷静下来,她和丈夫、儿子是一体的,永远不能分开。

因为家庭矛盾,陈全和他后妈的儿子平峰吵了起来,从监狱释放回来的平峰扬言要杀了陈全。平峰真的这样做了。一天晚上,平峰出现在陈全和柳玎跟前,一刀扎进了陈全的肚子,平峰还要杀柳玎,陈全在昏迷中猛地跳起来,挡住了尖刀。陈全没有死,他命大,在病床上,他向柳玎解释,那次在床上的男人确实不是他,是赵大庆和他的情人缠绵,而陈全一诺千金答应给赵大庆保密。柳玎了解真相后,夫妻俩的心贴得更近了。 本报记者 秦绪芳

爱上池莉的小说开始自己的创作

记者:《爱情本命年》是您的最新小说,也是您创作的“女性成长三部曲”的第三部,其余两部是《胸若桃花》和《临界婚姻》,看得出您很喜欢婚姻家庭这一类题材的创作。

李木玲:是的,这可能也是我以后一直的创作方向。从2001年开始创作,我最想写的就是这方面。原因嘛,我想一方面与我结婚生子,从婚姻中有了体会有关。我是特别在乎家的人,我晚上从来不出去应酬,就是陪老公和孩子,老公是公务员,工作也不是特别忙,也特别顾家,孩子12岁,可以说我的家庭生活特别幸福,但是周围还有许多不幸福的朋友,他们的遭遇触动了我,我就特别想写写他们。

另外,与我的学生时代也有很大关系,我上大学的时候,特别喜欢池莉的作品,写实的语言朴实无华但非常打动人,因为小说中的故事就发生在你的身边。所以我也喜欢写家庭中琐碎的事,而不是香车美女、富豪千金。

对电视剧版《临界婚姻》不满意

记者:由您的小说改编的电视剧《临界婚姻》目前正在多家电视台热播,如何看电视剧版的《临界婚姻》?

李木玲:《临界婚姻》是一部涉及现代无性婚姻的小说,王小理和杨革文这一对平凡夫妻,小心翼翼地维护着日复一日的平庸生活。由于工作和生活的压力,他们的婚姻陷入了责任、爱却没有性的尴尬境地。一次致命的邂逅,女主人公王小理内心的欲望之火被点燃,被迫在两个男人之间周旋、挣扎、徘徊。最后,她领悟到了婚姻的真谛,走向回归。

对电视剧版的《临界婚姻》说实话,我真的不满意,它违背了小说原作的初衷,风格、格调全变了,而且床戏特别多,弄得我都不好意思。电视剧我只看了3集,看过小说的朋友也说看不下去。

认识到婚姻有残缺女人才真正成熟

记者:婚姻家庭是大家都熟悉的话题,婚姻家庭题材的小说要想赢得读者,必须真实,您如何做到小说的真实?

李木玲:细节真实是最打动人的。我很注重积累,我兜里经常揣一个小本,有了感兴趣的东西随时记下来。比如在《临街婚姻》中,王小理的公公有前列腺炎,就是到朋友家串门,看到朋友的父亲很长时间在厕所不出来才知道的。在《爱情本命年》中,最后一幕,陈全在昏迷中突然跳起来,保护自己的妻子是来自报纸上的报道。柳玎的形象来自一个朋友介绍的朋友,她就是个公务员,受到上司的骚扰,非常痛苦,都快得抑郁症了。

记者:《爱情本命年》是您的三部曲的“爱情之收获篇”,对于小说的中的三个不同性格的女人———柳玎、香茗、柳玥,她们在婚姻中的收获分别是什么呢?

李木玲:她们的收获从本质说都是一样的,那就是认识到幸福是虚构的,残缺是真实的,生活中没有完美的婚姻,正视婚姻中的残缺,就有能力把握生活,就像小说中的陈全,他不善言谈,很倔,但在危机时刻,他宁可自己死也要保护柳玎,如果那时柳玎还不能认清自己的丈夫,她就不能把握住家庭和幸福。

写作是业余爱好就像别人喜欢打麻将

记者:从小说中看出您比较欣赏像陈全这样的男人,不会表达却心怀炽热的爱?

李木玲:深沉的男人还是不错的,但陈全也不完美,他倔,虽然内心火热,但他不说,让妻子读不懂他,两人在摩擦中白白浪费了很多本该很幸福的时光。

记者:您长得很漂亮,如果有人称您美女作家,您接受吗?

李木玲:这个称号肯定是不能接受呀,首先,我本人不漂亮,照片上那是化妆出来的效果,涂脂抹粉厚厚的一层,再者,作家是很神圣的称号,不能说我写了两三部小说就成了作家。写书是我的爱好,当老师才是我的主业。就像朋友说的,哎呀,最近打麻将都得了肩周炎了,我说我也得了,整天打电脑打的,写小说和打麻将都是爱好,是一样的。(秦绪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