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德馨传人 深切缅怀国医大师:颜德馨

2019-01-12 - 颜德馨

我的家乡江苏丹阳是一个中医之乡,毗邻的常州武进更是著名的孟河医派诞生地。在我出生的那一年,我的父亲正式成为一名开业中医,同时他也为刚刚出生的我选定了从医的人生道路。从1920年到现在,长达九十多年的光阴里,我浸润在千年中医的书香和药香里,耳濡目染,孜孜问道,也结识了很多杰出的中医同道。我亲眼所见、亲手所为,中医中药挽救了很多人的生命,减缓了许多病患的痛苦。

颜德馨传人

我想,现在可能很少有人知道国医节——我们中医人的节日。1929年3月17日,为了反抗国民党政府卫生工作委员会通过的“废止旧医(中医)案”,全国17个省市、47个社会团体、281名代表云集上海,随后推举谢利恒、隋翰英、蒋文芳、陈存仁、张梅庵五位中医界人士组成请愿团,赴南京陈情请愿。

颜德馨传人

最后,国民党政府不得不撤除取消旧医药的决定。为了纪念这次抗争的胜利,并希望中医能在中国乃至全世界弘扬光大,造福人类,中医学界人士将3月17日定为“中国国医节”。

这是一个向死而生的节日。但是这个节日并没有赐予中医吉运。水深火热的20世纪30~40年代,中医依然多次面临被取缔的境地,它前途未卜,生死难料。而我的父亲出于对中医的了解与热爱,仍然苦心竭力让我接受了成为一名中医必备的基础教育。

颜德馨传人

1936年我来到上海,考进由中医界有识之士王一仁、秦伯未、严苍山、章次公等人自办的中国医学院。1937年,“八·一三”的炮火,摧毁了我们的新校,在民族危亡、中医危亡的双重打击之下,却催生了更加强烈的自强济世之志。

颜德馨传人

毕业后在乱世的上海,我一个人打天下,靠做医生为生。那时候行医很艰难,求诊也很困难,我们全班四十余名毕业生,最后从医的只有三四个。为了提高医技,我经常熬夜,多看书,多揣摩,多请教师长。为了多看点病人,我曾经设法进入西医医院为病人诊脉,被洋医生认出来,讥为“末代中医”,这样的羞辱,没齿难忘。

1946年,国民党政府举行过一次中医考试,全称为“三十五年度特种考试中医师考试”,此次考卷之多,实为其他各科考试所未有。后来全国及格人员仅362名。四万万同胞,只有这区区三百余名中医师可以合法执业,为他们服务。

随即,全国的中医药学校被勒令停办,中医的前途就是等待这362位中医师消失后,自然灭亡。尽管如此,我从未想过改行易辙。和父亲的信念一样:因为中医对老百姓是有用的,我坚信它不会灭亡。

新中国成立后,中医获得新生。我于1956年调入国有医院,从此开始近半个世纪的现代医院体系中的中医执业生涯。凡有大小杂病,必要望闻问切,寻根究本,力求对症下药;又医疗、科研、行政任务一肩挑,把中医科做成了上海铁路医院最有名的科室,直到后来成立铁道部铁路中医技术中心,继而创立衡法理论,到国际传统医学大会上宣读论文,与全球的中医同道切磋学术。

我看病很慢,喜欢探索,人家看不好的病,我总不服气,一定想方设法“抢”到病人,转到中医科,坚持用中医药治疗。我打过很多硬仗,很多疑难杂症都被我拿下,有些顽症,即使不能治好,我也会有精密的分析,告诉病家这病的来龙去脉,并设法减少他们的痛苦。中医是善术,妙手仁心、大医精诚是祖宗留下的训诫,不可忘记。

以中医行世,要得到承认,真真不容易。坚持,勇于前进,勇于承担一切责任,什么事情都敢走在前面。有病人,就要“抢”过来用中医方法治疗;有杂志,就要写稿;有科研任务,就去接。做事情,不是为别人做,而是为自己做,为中医做。

同行中,有很多改行的,也有很多变成西医的。我忠于中医,没有西化,没有去打针,即使在最艰苦的日子里,也没有放弃。越是苦,越是坚持,越是能得到锻炼。

我们这一代人,经历过国破家亡,经历过战争和内乱,经历过反右整风运动和十年浩劫,看到过各种各样的变故,各种各样的人情,再加上我自己的这么一个大家庭,由家而国而中医,多少苦,从来不提。

我很怀念南京傅厚岗1号。父亲在1956年调往南京后,一直住在城北中央路上的傅厚岗1号。中央路是鼓楼附近的一条小路,非常幽静,通往山坡的路两旁都是依地势建造的别墅,傅厚岗35号就曾是李宗仁的官邸。傅厚岗1号也曾是国民党要员的公馆,院子里有一棵大树,屋内木门、木窗、木地板,我们和另外一户人家各住一层楼,冬暖夏凉,感觉很舒适。

那时候,傅厚岗一带是许多南京市名人、文化人集中居住的地方。傅抱石就住在前面的一栋独立小楼中,据说是他卖了80幅画而买下的。有一次,我到南京去探望父母,爸爸跟我说:“走吧,我们一起去看看傅伯伯。”就这样我们相识了,跟着傅伯伯,我看了很多名家作品。

中医界有很多人是诗书画俱佳。我的老师程门雪、秦伯未等就是其中翘楚。中国书画怡情、养心,从某个角度来说,都是健康疗疾手段之一。

林散之,我认为是中国怀素和尚之后狂草第一人,当然,中间有个张旭。我和林散之先生结为忘年交,我请他吃饭,他教我写字,叫我先练魏碑,再练习颜体,他当时耳朵聋了,我们就用笔来交谈。

中医界的老前辈也经常聚会,或是到汤山温泉洗澡,或是到栖霞山看枫叶染红,有时候还一起吃饭。马培之的重孙马泽人也在,他的儿子又成为我爸爸的学生。当时我爸爸有粮票,他都攒下来,等我去了,就请大家一起去南京最有名的马祥兴饭店吃饭,这个饭店有国民党元老于右任题写的匾额。

这是一生难忘的闲适时光,也是中医人最适宜的生态环境。

但是我这一辈子,大部分时光是在斗争中度过的。我斗了一辈子——与疾病斗、与西医斗、与要把中医灭亡的无形的有形的障碍斗争。我一直梦想,中医有一天能真正扬眉吐气,能真正获得社会的尊重,能让中医按照中医本来的样子去治病救人,发挥它应有的作用。

我守望了一辈子。但我看到的是,真正合格的中医越来越少了,假中医大行其道,他们不仅没能完全掌握中医看病的方法,甚至改变了中医看病的方法。这是真正让人忧虑的。而社会上很多人对中医缺乏最基本的了解,甚至有很深的误解和偏见,正因为不了解,被误解,中医被一些人所排斥,这是我们的大悲哀。

中医是古代君子六艺之外的一艺,与历法、农事、建筑、戏曲、武术、军事等共享同样的哲学本源,它教人养身、养心、养神,与天地和谐共处,扶正祛邪致中和。我即便学了一辈子,现在每天还是要看看医书,每每还有更深的理解。

现代医学有其先进的一面,我并不排斥,但是作为中医,必须确保中医的主体地位不能丢,必须确保用中医的思维来看病,我们应该把包括现代医学在内的一切先进科技成果拿来,为我所用,拓展中医的内涵和外延。作为现代中医人应该有这样的胸怀和视野。

这些年,我得到了很多荣誉。但是我最珍视的一个评价是:颜德馨是一个好医生。无论什么样的病人来找我,我总是诚心诚意为他们服务。经常有几十年前的老病人辗转找到我说,我的病是你看好的,我来看看你,谢谢你。叫我感动。

我想生命的意义也许就在这里吧。一定要有热爱人民的一颗心,人民最后才会记得你。

相关阅读
颜德馨学生颜德馨学生 国医大师颜德馨逝世 曾将膏方绝学传到广东

17日,国医大师颜德馨教授在上海病逝,享年97岁。20日,广东省中医院召开追思会,追忆颜老传奇一生。颜德馨与广东渊源深远。他打破门户之见,为广东带徒,指导广东弟子抗击非典他还将膏方绝学倾囊相授,使这一原本只在江浙地区流行的传统中医保健妙方传入寻常岭南人家。

颜德馨膏方精华pdf颜德馨膏方精华pdf 国医大师颜德馨谈中医传承

中医的传承,应该包括术、理、道三个层次。“道”是自然界万事万物之规律,也是人体生老病死之规律。“术”是病人对中医治疗最直观的体验。“理”是“道”在调整人体生理病理过程中的表现,名老中医的治法治则、学术理论是中医“道”在临床上最鲜活、最具生命力的东西。

国医大师颜德馨国医大师颜德馨 一味川芎 国医大师颜德馨妙用化神奇!

川芎,一个带有诗情画意的名字,为何这么说?传言,药王孙思邈发现川芎时,随口吟诗道“青城天下幽,川西第一洞。仙鹤过往处,良药降苍穹。”于是,川芎的名字就由此而诞生了。川芎本有活血通经、祛风止痛的作用,尤其在配合其他中药运用时。

颜德馨去世颜德馨去世 国医大师颜德馨逝世

本报讯(记者姚玮莉)近80年致力于中医传承创新,矢志以中医守护民众健康的国医大师颜德馨教授,于4月17日在上海逝世,享年98岁。颜德馨是我国著名中医药专家,颜氏内科第二代传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统医药项目代表性传承人。

颜德馨化瘀赞育汤颜德馨化瘀赞育汤 男科:男性病——化瘀赞育汤(颜德馨方)

【组成】柴胡9g,熟地黄30g,紫石英30g,红花9g,桃仁9g,赤芍9g,川芎9g,当归9g,枳壳5g,桔梗5g,牛膝5g。【用法】水煎服,每日1剂,分早、晚服。【功效主治】疏肝益肾,活血化瘀。

推荐阅读
颜德馨学生颜德馨学生 国医大师颜德馨逝世 曾将膏方绝学传到广东
养生堂颜德馨养生堂颜德馨 国医大师颜德馨冬令进补 最重要的是固本清源
节能减排的重要意义节能减排的重要意义 聊城推动节能减排工作取得重大进展
苏打绿我好想你苏打绿我好想你 乐团界曝苏打绿解散风波内幕:家凯技术跟不上
高保利天蓝蓝高保利天蓝蓝 高保利大同天籁放歌
唐君毅国学大师唐君毅国学大师 国学人物之大师唐君毅
美甲贴钻步骤【美甲贴钻步骤】如何将美甲贴钻粘的更牢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