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治中授衔 连载(15) | 傅建文:张治中再次领衔血战上海滩

2019-01-29 - 张治中

文学副刊评论区留言,将综合留言质量和热度,每月评选2位读者,分别赠送名家作品集2册。

阅读是一种心灵的享受。一起阅读,让文学温润的光照亮心灵。

2018年1月最佳留言读者:]article_adlist-->

风雪人田东风

北斗星的眼睛

张治中授衔 连载(15) | 傅建文:张治中再次领衔血战上海滩
张治中授衔 连载(15) | 傅建文:张治中再次领衔血战上海滩

请两位读者尽快将个人联系方式(地址 姓名 手机号码)发至后台,以便小编及时奉上赠书。

作者:傅建文

事实奇妙的是,蒋介石最终算是部分实现了他的诺言。不过,这已经是五年半之后,在抗日战争全国爆发的第二次淞沪抗战中!

张治中授衔 连载(15) | 傅建文:张治中再次领衔血战上海滩
张治中授衔 连载(15) | 傅建文:张治中再次领衔血战上海滩

那么,这五年半在中国究竟发生了那些大事呢?首先,蒋介石倾尽全国军事力量,对中央红军及红军2、4方面军进行了多次围剿,最终迫使他们离开根据地,开始了史无前例的二万五千里长征,完成了一个人类史上惊人的壮举,并成功在黄土高原扎下根来;蒋介石呢,则调兵遣将追了一路,红军跑到哪儿,他派部队追到哪儿,却始终未能剿灭他的心腹大敌。

张治中授衔 连载(15) | 傅建文:张治中再次领衔血战上海滩
张治中授衔 连载(15) | 傅建文:张治中再次领衔血战上海滩

期间,还发生了第19路军因不满蒋介石不抵抗政策,由蒋光鼐、蔡廷锴、陈铭枢、李济深、陈友仁、黄琪翔等领衔脱离蒋介石政府,成立“中华共和国人民革命政府”的福建事变。

虽然最终这个短命的“中华共和国人民革命政府”只存在了五十三天,但无异于向蒋介石敲响了一记警钟。其次,日军在完成东北的占领后,又把他们的触角伸到了华北,热河几乎不战而失,东、西北军部队渴望在长城一线与日军一决高下,但得不到蒋介石的有力支持,最终又以十分悲壮的结局收场……国破山河在,凡有良知的中国人,无不欲哭无泪!

张治中授衔 连载(15) | 傅建文:张治中再次领衔血战上海滩

在这五年半的时间里,日本人又干了些什么呢?首先,他们完成了对东北义勇军的清剿。“九·一八”事变后,有几十万东北军、地方民众武装留在故土,组成抗日义勇军部队,自觉或不自觉在武装抵抗日本人的统治,日本人利用这段时间,或将他们剿灭,或将他们收编,除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民主联军顽强的坚持下来外,其余的已荡然无存。

其次,在剿灭抗日力量的同时,日本人还开始了对东北资源的大举掠夺:钢铁、铝锡、煤炭、棉纱……这些战略物资一船船源源不断运往日本,又在日本制造成飞机、大炮和各种军用物资运回中国,用来打中国人!

此外,在完成了东北的统治后,他们马不停蹄地占领了热河,越过长城一线,将大批军队调入关内,占领冀东,包围平津,策动香河暴动,继而策动“华北五省自治运动”,在冀东成立了以殷汝耕为首的傀儡政权。

当然,这些只是日本人在中国的动作,而在他们国内呢,则开始了疯狂扩军,他们在1936年5月出笼的《帝国国防方针》和《帝国军队用兵纲领》中明确规定,陆军步兵扩充为五十个师团,航空兵扩充为一百四十二个中队,海军主力舰增扩十二艘、航空母舰十二艘,其他舰艇增加到一九四艘,海军航空兵达六十五个中队。

其中,仅陆军的规模就扩大了一倍多,达到了近五十万人!

此消彼长,抗日战争的艰巨性可想而知了。

如果不是张学良、杨虎城毅然发动“西安事变”,抗日战争全面展开可能还要一段时日,但张学良和杨虎城已被蒋介石逼到墙角,扣蒋之举几乎是没有选择的选择!说来,东、西北军是中国最窝火的两支地方部队,尤其东北军,简直是窝火到了极点。

当初,张学良毅然率领东北军易帜,接受国民政府领导,其目的就是摆脱日本人的纠缠,既报杀父之仇,又捍卫民族团结和国家统一。孰料,“九·一八”事变发生后,蒋介石竟给他们下了一道不许抵抗的命令,他们就在自已的家门口,活生生看着日本人攻城掠地、肆意妄为,看着父老乡亲、兄弟姐妹饱受蹂躏,手中的家伙竟连吹火筒都不如,心中究竟是何等滋味?不仅如此,“不抵抗”的骂名也毫不客气地让他们背上了。

但是,噩梦还仅仅是开始,紧接着,又相继丢失热河,丢失长城屏障,部队则像鸭子一样被人赶来赶去,那种委屈,确实有天大。

更加要命的是,身负冤屈,却似乎没有洗白的尽头。张学良身为全国的最高军事次帅,却在他的那位蒋大哥(结拜兄弟)那儿说不上话儿,多次苦苦相劝,不独没有效果,反而被骂得狗血喷头。反般无奈之下,才有张学良和杨虎城毅然决然的行动,最终以个人的牺牲换来了全面抗战的大局!

和日军全面接战,几乎是南北同时展开的。在北面,日军是顺平绥路展开的攻击,其目的进攻张家口、占领察洽尔,分兵晋绥。蒋介石组建了第7集团军防卫,任命傅作义为总司令,部队主要由西北军、东北军及晋军组成,中央军也派了汤恩伯的第13军参战,其手下的第89师师长王仲廉是黄埔一期生。

中日双方在南口展开了一场恶战,拉锯攻防达近半个月。客观说,此仗最后虽然失败,但参战部队打得很艰苦,也打得很不错,王仲廉等黄埔出身的将领也有上佳表现。不过,相对北面的战场而言,再次在上海爆发的“八·一三”抗战,则几乎是由清一色的黄埔将领领军和日军的大角触。

“八·一三”淞沪抗战爆发前十余日,张治中还在青岛养病,是蒋介石一纸电令把他招回来的。事实上,蒋介石一直是视张治中为“自己人”的,话也就不绕圈子:文白,上海的仗要打起来了,你说怎么打?张治中显然胸有成竹:我认为打小日本,有三种不同打法。

第一种呢,是他打我,我不还手;第二种呢,是他打我,我才还手;第三种呢,我判断他要打我,我即打他,这叫“先发制人”,又叫做“先下手为强”。目前,我军应迅速集结淞沪,出其不意,主动进攻,一举将敌主力击溃,把上海一下拿下来。

当然,要打好这场战争,空、海军都要动,打立体战。蒋介石是听明白了,但他仍担心:击溃上海日军,有没有把握?如不能击溃,能不能坚持?张治中信心满满的:我空军和炮兵如能给敌据点予以毁灭性打击,则步兵有把握;如果空军炮兵未能奏效,则我可采取主动守据点,掩护一部攻击,稳打稳扎之战术,可以站得住!

蒋介石的信心被鼓动起来了:好,那请你出任淞沪警备区司令,全面负责淞沪战事,立马上任!

张治中二话没说,连夜乘车赶往苏州,这种时节,他有些紧张,但更多的终于可以放手一搏的兴奋。在苏州经过短暂的准备后,张治中在8月11日晚9时接到了蒋介石的命令:立即将上海附近各军向前推至近郊!

张治中顿时热血沸腾,当即下达作战命令!是夜,乌云掩月,大地一片朦胧,蜿蜒的铁道线上,一列列军列排成了长蛇阵,隆隆向上海进发。翌日清晨,上海市民一觉醒来开门,发觉满街都是国民党中央军,他们不禁惊喜交加:这些当兵的是从哪儿冒出来的?难道阿拉人不怕日军小赤佬了?也难怪市民们惊讶,张治中指挥的算是中央军中精锐的精锐,辖五个嫡系师、一个中央军校教导总队,并配置野炮和重炮部队。

而这五个师中,第36师师长宋希濂、第67师师长李树森、第87师师长王敬久、第88师师长孙元良、第98师师长夏楚中均为黄埔一期生,教导总队总队长桂永清也是黄埔一期生!而且,这些部队装备的都是清一色的德式装备!

“八·一三”淞沪会战日本资料图

按照张治中的作战计划,部队抵上海后,是要立即发动进攻的。但是,蒋介石犹疑不决且好干预的特性充分体现出来了,他让张治中等等,且一等就是两天。结果就在这两天时间里,日军在上海各路口构筑了坚固障碍物,并以战车为活动堡垒,构成了一套攻防结合的防御体系。

张治中急得跳脚,有什么比把握战机更金贵?就是这两天,将士们要多付出多大的代价?战斗于8月13日下午打响,张治中令所部对虹口、杨树浦两个方向之敌发动猛攻,日军以炮火及空军为掩护,进行顽强抵抗。

双方你争我夺,几乎每一个据点都是来回拉锯,生生表演着德国式的城市堡垒攻防战。日军被打懵了,从哪里窜出来一支如此训练有素、装备精良、能打能防的中国军队?头几天,中国军队虽未取得大的战果,但还是攻克了五洲公墓、爱国女学、粤东中学等几个据点。

正当张治中想加大攻击力度、扩充战果时,蒋介石好干预的毛病又一犯再犯!8月14晚,他来电:今晚不可进攻,另候后命;8月15日,他发报下令:星期二早晨,有英国陆军到沪,应准其入口登陆,我军不可误会阻碍,与英国当局接洽办理。张治中急得连连跌足,良机就这么一次一次错失了!

8月16日,张治中盼星星盼月亮样终于等到了蒋介石的命令。他立即下达了全线总攻令,所有部队向虹口、杨树铺等敌主要据点发动了猛攻。接连两天,直打得山河变色,日月无光。张治中亲自上阵督战,所有士兵勇猛拼杀,所有军官身先士卒。在进攻持志大学敌据点时,黄埔一期毕业生、第88师264旅旅长黄梅兴冲锋在前,壮烈牺牲!这也是黄埔毕业生在抗日战场牺牲的第一位将官!

黄梅兴是广东平远人,字敬中,时年34岁,少将军衔。

黄梅兴

正当张治中想再接再厉、继续扩大战果时,竟再度接到了蒋介石暂缓进攻的命令。张治中气得拍桌大骂:他娘的,这仗还怎么打?依常理,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但张治中跟随蒋介石多年,熟知他的品性,若是得罪他一次,是必遭报复的,不能不有所顾忌。

此际,进攻部队已推进至闸北、虹口、杨树铺一线,形成了进攻有利态势,现在却不得不停下来,其代价就是大批日军援军增至。8月19日,部队才又继续进攻,官兵们按德式步兵操典和训练模式拼打,颇见正规攻坚战的章法。

不久,一个个胜利消息相继传到了张治中这儿,第87师突破杨树铺租界,推进至岳州路附近;紧接着,第36师攻破敌坚固工事,占领了汇山码头。其余部队也全面推进。至20日拂晓,进攻部队突破敌防线,西至欧嘉路、东至大湾路、南至昆明路,取得了阶段性胜利!

日军加快调兵遣将,8月22日,松井石根大将率第3、第11、第14等三个师团增援部队抵上海附近海面,随之在炮艇掩护下,从吴淞铁路码头、川沙镇北面川沙口等地区强行登陆。蒋介石也调整了作战部署,将淞沪地区参战部队重新编制并划分作战区域。

具体说,在第3战区下设了第9和第15两个集团军,分别负责淞沪左右两翼作战。其中,第9集团军下辖第11、第36、第87、第88、第98等五个精锐师,由张治中担任集团军总司令,同时兼任上海前线总司令。张治中心里明白,随着日军援兵源源不断而至,战场形势恶战是很难避免了,惟一的办法就是恶战了!

张治中

果然,从8月23日起,大批日军飞机呼啸而至,猛烈投弹轰炸,第9集团军司令部与前方各部联系的电话线均被炸断,张治中只得拦了一个传令兵的自行车赶往前线,抵江湾叶家花园第87师师部后,立即电令第11师师长彭善赶往罗店增援——在这里,国民党部队内部派系山头林立的弊病充分暴露出来了,彭善竟不想听令,还顶嘴:现在日军飞机炸得这么厉害,怎么走啊?彭善是黄埔一期生,隶属罗卓英有第18军,第18军又隶属第15集团军,而第15集团军的总司令陈诚也是出身黄埔。

按理说,同在一个锅里吃过饭,都是“天子”门生,指挥协调上应不成问题,且陈诚的资历相对张治中而言,差了好几个等级,张治中任桂军师长时,陈诚还只不过是个军校中尉特别官佐,张治中到军校虽比陈诚晚了几个月,但一来就是学生总队长,衔至上校,于情于理,陈诚都要尊重三份。

可此时的陈诚远不是当年那个谦卑的小中尉了,有了开山立派的气象。说来,黄埔真是陈诚的福地,进军校不久,他就因“夜读三民主义”被蒋介石所赏识;军校成立教导团后,让他担任了炮兵连长,在东征陈炯明的棉湖战斗中,仅有的两门山炮却怎么也打不响,他只得亲自披挂上阵,结果炮不仅打响了,而且命中敌指挥部……自此后,陈诚的狗屎运一走再走,在短短的十多年内,竟官至集团军总司令,成为了蒋介石嫡系中的嫡系。

与此同时,他的野心也膨胀起来,手下网罗了一批同样出身黄埔的心腹干将。这些将领和他一样,鼻眼朝天,除蒋介石和陈诚外,谁也不看在眼里,彭善算是典型的一个。

不过,张治中也不是泥捏的人,听彭善那么一说,火一下蹿上来了,厉言疾色:少给我废话,第18军现在归我指挥,敢不服从命令我立即撤你的职!话说到这份上,彭善不敢拧了,带着部队冲了上去,一阵狂冲猛打,不久就把罗店收复了,稳定了后方交通线。

不过,这种恶战是要代价的,就是这次战斗中,彭善的第11师损失了一个营,他心里憋气,到军长罗卓英那儿告了张治中一状,罗卓英又告到陈诚和蒋介石那儿,说张治中不爱惜第11师云云。

张治中呢,哪知道一脑子官司在等他?他在前线跑了一天后,赶去嘉定城找罗卓英商量对策,罗卓英给了他一个冷屁股,并声称不受他节制,指责张治中是越权指挥的行为!张治中气结:委座将你部拨归我指挥,为什么拒绝听令?罗卓英一声冷笑:张总司令,我部作战序列早回归第15集团军陈诚长官指挥,不要我再重复了吧?张治中傻眼了,如此关乎战局的重大调动,自已竟然不知道?他吼:这到底是谁的决定?罗卓英爱理不理:你去问顾司令长官吧!

顾司令长官,是顾祝同也,同样出身黄埔,当初他怀揣三张军校文凭报考黄埔军校,被军校筹备处的人破格录用为军校中尉教官,入校不久又因罚跪一天一夜而因祸得福,被蒋介石赏识,当即连升三级,自此青云直上,此际已是第3战区司令长官,确是张治中的顶头上司。

可是,即便如此,他也不可以在激烈交战中胡乱调度的呀?张治中怒冲冲赶往苏州去找顾祝同,结果却扑了一个空,顾祝同根本不在苏州,他只好抄起电话打给蒋介石,想诉诉委屈,谁知蒋介石正为找不到他大为光火,相互间在电话里猛掐起来,甚至连“娘希匹”之类的口头禅都骂出来了。

当然,这点战争期间的小插曲,虽最终发展为国民党内部的一个痼疾,给国民党政权在大陆的失败埋下了伏笔,但在当时的情况下,对战局并未造成决定性的影响。事实上,争吵斗气的双方,在对日作战方面,都表现不俗,不算含糊,也都付出了重大牺牲。

未完,请继续关注

傅建文,湖南宁乡人,1964年8月出生,1981年10月入伍,曾就读于解放军重庆通信学院、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鲁迅文学院和北京师范大学合办的研究生班。专业作家,全军艺术系列高级职称评委,国家特殊津贴专家。

入伍后即开始文学创作,著有长篇小说《小提壶》《长城谣》《长征谣》,中篇小说集《窑神》,短篇小说集《不再寂寞的眼泪》,报告文学集《1998 荆江不分洪》,长篇纪实文学《大倒戈》《血染的神话》《太行雄师》《邓小平与李明瑞》等,担任电影《南方大冰雪》《浪花岛之恋》《青铜魅影》《四羊方尊传奇》及中长篇电视剧《窑神》《羊城风暴》《刘伯承元帅》编剧,多次获国家图书奖、全国电视剧飞天奖、全军电视金星奖、优秀编剧奖、全国五个一工程奖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