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泰来骆冰 江湖也讲潜规则:骆冰何以嫁给文泰来?

2018-11-17 - 文泰来

为什么?因为他之前已经在战场上看到了哲别的勇悍,对其十分景仰。换言之,他看到了哲别最深层的价值——英雄气质。

历史经验告诉我们,当别人落难时,你不选择“杀跌”,不昧着良心去贪图一时的赏银,而是伸手援救,这种重义的行为注定是高风险的,甚至会付出生命的代价,可一旦获利,那也绝对不会是蝇头小利。高风险和高利润相伴,早已是个定理。

文泰来骆冰

后面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哲别归顺成吉思汗,成功“摘星脱帽”,成功重组。而始终倔强不屈的郭靖,也得到了人生中的第一桶金——他赢得了成吉思汗和哲别的好感,从而成功进入成吉思汗的系统,就算还不是铁饭碗的公务员,起码也算个雇员,迈出了成功的第一步。

文泰来骆冰

郭靖:吃亏是福,成就最强投资者(2)

郭靖经历了两段爱情,一是与成吉思汗的幼女华筝,一是与日后的妻子黄蓉。

一辈子就拍拖两次,这个次数还真不多,要是换成欧阳克那样的花花公子,估计三天都不止这个数。可作为“史上最强投资者”的郭靖,绝对是“重质不重量”的典范,这两次恋爱,确定了其一生的命运。

文泰来骆冰

可小时候的舍身相救,加上朝夕共对的两小无猜,还是埋下了爱情的种子,起码换回了华筝的单恋。换言之,郭靖尽管没啥恋爱技巧,但胜在胆子大,还混了个脸熟,加上有着深厚的原始积累,终于厚积薄发,成功吃定了华筝。

文泰来骆冰

后来,郭靖意外得知桑昆和扎木合的阴谋,向铁木真报讯,随后又在阵前擒得都史,勇斗黄河四鬼,为铁木真赢得了喘息之机,最终大破桑昆和扎木合的联军。而少年郭靖也因为这一系列的大功,被封为千夫长,与木华黎、博尔忽以及师父哲别等平级。

男人有了事业,就算不解风情,爱情也容易飘然而至,就算没有爱情的成分,“政治婚姻”也会如影随形,这其实也是一种“曲线救国”——成吉思汗当晚就宣布,郭靖成为“金刀驸马”,娶华筝做妻子。

看到这里,有人可能要说了:你说郭靖是“史上最强投资客”,但起码在与华筝的爱情上,他是被动的,他只当华筝是个玩伴,没考虑过儿女私情,要不是立下大功,得成吉思汗封赏,这段爱情可能只会是华筝的单相思。

这里就需要研究一下了,投资的本质是什么,是线性的还是非线性的?简单点说,投资是种瓜得瓜、种豆得豆,还是把钢筋水泥变成摩天大楼?

我的答案是后者。

爱情是你想要的结果,但实现的手段却并非唯一,而郭靖在爱情上的被动,并不等于他缺少相关投资。比如说,事业当然不是爱情的必要条件,穷小子照样有爱情,但有了事业,往往可以吸引更多欣赏的目光,获得更多的机会。

这种“非线性投资”其实无处不在,比如组织准备提拔你,往往会考虑你的家庭稳定与否,在这里,稳定家庭并非被提拔的必要条件,但却可能左右整个结果。也就是说,你平时对家庭的“经营”与仕途的“投资”看似不相关,实际上关系还真不简单。

而郭靖与黄蓉的相识,同样印证了这一点。这一笔爱情投资最初只是一笔友情投资,他看到“乞丐版”黄蓉可怜,便邀她一起吃饭,越谈越是投机,不但请吃饭,还赠貂裘黄金,哪怕那汗血宝马,黄蓉一说想要,他也毫不犹豫说一句“好,我送给兄弟便是”。

这话一出口,便让本想看老实人如何推却的黄蓉大感诧异。“黄蓉本是随口开个玩笑,心想他对这匹千载难逢的宝马爱若性命,自己与他不过萍水相逢,存心是要瞧瞧这老实人如何出口拒绝,哪知他答应得豪爽之至,实是大出意外,不禁愕然,心中感激,难以自已,忽然伏在桌上,呜呜咽咽的哭了起来”,这一刻,友情投资经历了向爱情投资的转化。

郭靖得到汗血宝马,靠的是马钰传授给他的轻功,而初初赢得黄蓉的芳心,则是靠毫不犹豫相赠宝马——他从不会吝惜自己手上的“资源”,大有“千金散尽还复来”的气魄,却也恰恰获取了更大利润。

张无忌:教主之位源自杨逍与殷天正的深情对望

张无忌在光明顶上只身对抗六大派,终于力挽狂澜,从此,明教开启了张无忌时代。

值得留意的是张无忌就任教主的这个过程。

阳顶天已死,中土明教又从不让波斯总教管,所以张无忌的上任不存在组织任命一说,纯属大家推举。既然是推举,按照惯例,当事人就不免有一番客套,在大家的殷切目光下,表示自己能力有限、不能服众,你们得另寻高明,然后大家哭爹喊娘,说除了你没有别人了,您要是不干,咱们就散伙吧,然后哗啦啦跪下一大片,最后当事人实在没办法了,只好勉为其难,并表示如果有更合适的人选,咱立马让贤,然后……然后怎么了?如无意外,他就一直这样做下去了呗。

张无忌也基本上是这么一个路子,但有几个细节还真微妙。

首先是在光明顶上,六大派集体撤退,现场只留下重伤的张无忌和明教群豪,书中是这样写的:“杨逍和殷天正待六大派人众走后,两人对望一眼,齐声说道:‘明教和天鹰教全体教众,叩谢张大侠护教救命的大恩!’顷刻之间,黑压压的人众跪满了一地。”

为什么是杨逍和殷天正?那位说了,太正常了,一个代表明教,一个代表天鹰教,这么说当然没错,但电光石火间,咋就这两位的目光及时对望在一起了呢?别人怎么不深情对视?不是每两个人都可以深情对望的,杨逍与殷天正的这一眼,是明教历史上一次极为重要的对望。

从杨逍的角度来说,经历了成昆的偷袭后,他一定有所反省,但野心仍在,只是经此一役,他清楚认识到明教要想重返正轨,需要的是一个能够服众的领导人。从目前情况来看,合适人选唯有功力深厚,同时又拯救明教于危难的张无忌,作为此前的光明左使,明教此时名义上地位最高的人,他必须及时表态——或者说及时站队,否则,很容易会被人视为有私心。

这就好比一个单位,局长退休了,新任局长准备来了,原来的第一副局长若无动于衷,大家肯定会觉得他是在闹情绪,甚至背地里搞小动作。尤其对于此前人缘不是太好,跟韦一笑和五散人都有仇怨的杨逍来说,此时的举动更是关键,一个不好,就会授人以柄。

他又为什么会望向殷天正,而不是韦一笑或其他人呢?

殷天正执掌天鹰教,势力雄厚,这当然是一方面的原因;而另一方面,殷天正是张无忌的外公,典型的皇亲国戚,寻求他的认同与合作是日后的立足之本。

从殷天正的角度来说,选择杨逍深情对望也经历了内心的激烈活动。经光明顶一役,张无忌已经成为明教的大救星,他的武功人品都无可置疑。此前明教群龙无首,内乱数十年,就是缺了一个武功人品均可服众的人。殷天正一世枭雄,显然已经清晰认识到张无忌是下任教主的最合适人选,但作为张无忌的外公,出于避嫌,眼下的他反而不可过于热心,先审视别人的态度极其重要。

之所以把目光投向杨逍,一来是因为此时明教以其排名最高;二来则是因为杨逍向来野心极大、能力极强,势力也大(掌握有天地风雷四门),他对张无忌是否认同,关系着明教的前途——认同的话,那一切好办,大家齐心协力,将这位大恩人扶上教主之位;要是不认同,那咱们就麻烦点,先把野心家干掉,内部统一思想了,再扶大恩人上位。

值得庆幸的是,他一眼望过去,望到的是杨逍同样期待的目光。

这次深情对望,达到了和谐与统一。两个掌握有最强势力的人就此达成了一致,为张无忌的上任铺平了道路。

李莫愁:“体制内”向“体制外”转型失败的典型

说李莫愁之前,咱们先来看看她的人事档案——

姓名:李莫愁

绰号:赤练仙子

年龄:30多岁

婚姻状况:未婚

个人履历:幼时在古墓学艺,后来被逐出古墓,独自闯荡江湖,心狠手辣,成为江湖中臭名昭著的女魔头,最后丧生于绝情谷。

从这份人事档案里,我们可以看到,李莫愁最初也是“体制内”的人。在江湖范畴里的所谓“体制内”,就是指江湖中的各个门派,比如少林武当,就属于典型的体制内,拿现实来类比,那就是大部委、大省份、直辖市等,人多、势力也大;而你要是创了个小门派,收三五十个弟子充门面,那当然也属于体制内,虽然可能就是个街道办的档次,但起码走出来一报名号,江湖上还认这么一号。

如果你自己闲没事干练功夫玩,然后跑去江湖上混,无门无派,那就属于体制外。

别小看了这个“体制内”的概念,咱们看武侠小说,经常会看到这样的场景:一伙人去办事,结果进了人家的地盘,人家派个人出来交涉,两伙人对峙,只见左边的老头子一拱手,说:“小姓张,行三,带几个形意门弟子在此办点私事,请问阁下尊姓大名,若有叨扰,还请恕罪。

”对面的中年人也一拱手,说一句“原来是形意门的张老爷子,在下少林俗家弟子李四,既然是形意门在此行事,在下便不叨扰了,方才若有冒犯,还请见谅”,然后当然是皆大欢喜,化干戈于无形。自家的名号就是这样起作用的,你要是无门无派,人家就不一定会给你这个面子,这就是所谓的“体制”。

古墓派当然不算大门派,人丁也十分寥落,但既然有这么一派,那当然也属于体制内,而且开宗立派的林朝英与王重阳齐名,武功甚至不弱于东邪西毒南帝北丐等人,属于那种不显山露水但颇具底蕴的门派。她没有亲传弟子,但有个贴身丫环继承其衣钵,之后又传了两个徒弟,就是李莫愁和小龙女。

换言之,李莫愁被逐出古墓派,等于从体制内变成了体制外,相当于以前打着国家工、端着铁饭碗,结果犯了错误被单位扫地出门,自谋出路去了。那年头不比现在,李莫愁没得下海捞钱,只能做无业游民,结果成了江湖中臭名昭著的女魔头。

可以说,李莫愁的人生是完全失败的人生,而她失败的开始,就是被逐出古墓的那一刻。如果一直留在古墓,即便终生不下山,她也是江湖系统中挂了号的人物,古墓派虽不知名,可也算武学正宗,又有全真教这个邻居庇护,也算是个好单位。另外,虽然古墓生活十分单调,又没爱情调味,但起码不愁吃穿不背恶名还能捞个善终。离开古墓,李莫愁的悲剧命运其实已然确定。

那么,李莫愁为什么会被逐出古墓,她有没有其他选择呢?

话说林朝英隐居古墓时,其实还未有古墓派这个名号,书中借小龙女之口说:“自祖师婆婆入居这活死人墓以来,从来不跟武林人物打交道,咱们这一派也没甚么名字。后来李师姊出去行走江湖,旁人说她是古墓派弟子,咱们就叫古墓派罢!”

也就是说,古墓派这个名字是李莫愁所创,最终由小龙女确定,但名字只是个形式,咱们不能把之前没名字的阶段一下子抹杀。毕竟从林朝英隐居古墓开始,这个门派已经事实形成,她应该是古墓派的开山人物,而她的丫环是第二代,李莫愁和小龙女则是第三代。

这两位第三代的女弟子,选择的道路是完全不同的。李莫愁被逐,下场也十分惨淡,小龙女却是等到了真爱,最后和杨过归隐古墓。

这一切的起源,得从古墓派的“独家规矩”说起。话说“古墓派祖师林朝英当年苦恋王重阳,终于好事难谐。她伤心之余,立下门规,凡是得她衣钵真传之人,必须发誓一世居于古墓,终身不下终南山,但若有一个男子心甘情愿的为她而死,这誓言就算破了。

不过此事决不能事先让那男子得知。林朝英认定天下的男子无不寡恩薄情,王重阳英雄侠义,尚自如此,何况旁人?决无一个能心甘情愿为心爱的女子而死,若是真有此人,那么她后代弟子跟他下山也自不枉了。”

李莫愁呢?她“比小龙女早入师门,原该承受衣钵,但她不肯立那终身不下山之誓,是以后来反由小龙女得了真传”。而且,她不但没得真传,还被逐出了古墓。

后来,李莫愁潜入古墓,想获取《玉女心经》,却发现杨过甘为小龙女而死,又是羡慕,又是恼恨,又想起陆展元对自己负心,心下悲凉,只能酸溜溜地说一句:“师妹,你的誓言破了,你可下山去啦。”

问题就来了:当初李莫愁不肯发誓,因此被逐出师门,最终走上歪路,一错再错;小龙女发誓一辈子不下山,却遇见了甘心为她去死的杨过,这之间难道只是运气在作祟吗?

在现实中,单位里总会有让你无法接受的制度,总会有对你诸多挑剔的领导,这个时候,你该学李莫愁的抵触,还是应该学小龙女的接受并适应?

李莫愁的拒绝看起来当然更痛快,但代价却是惨重的,最要命的是,她最终也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爱情。我曾见过许多因为对制度、对领导不满而一怒辞职的人,但往往在他们离开后不久,领导出现更换,或者制度上进行了改革,其所不满的因素就此消失。所以,不妨等待,所谓的不合理不公平,很有可能会在未来得到改善。

对于小龙女来说,目前的适应意味着拥有了在未来做出改变的空间,说白了就是“我现在先忍着,等我做了领导,再去进行改革”。在任何的权力体系内,都不存在着一步登天,适应是第一步,李莫愁空有野心,却不肯去适应现有环境,注定一无所获。

书剑恩仇录:骆冰与文泰来的政治婚姻

从有政治开始,就有了政治婚姻。大家本着认真的态度,把男女问题提高到了政治高度,举行了一个又一个高端婚礼。所谓政治婚姻,大抵分为两种,一是用于结盟、笼络人心,属于“自上而下”,常见于上下级,或是大国与小国之间;另一种则是“自下而上”,指普通人以婚姻为跳板,跻身更高阶层。

《书剑恩仇录》中也有不少政治婚姻,最出名的自然是香香公主与乾隆,当然,过程是痛苦的,结果是失败的,乾隆和陈家洛两兄弟啥都没捞着。而骆冰与文泰来、徐天宏与周绮的婚姻,虽然两情相悦,但在我看来也有政治婚姻成分——要不就是系统内部解决,要不就是大帮会和大豪杰的联姻,里面没点玄机才怪。另外,还有一个未发生的政治婚姻,那就是张召重在大漠上了李沅芷的当,心里却还打着要娶李沅芷为妻的算盘。

咱们先来说说骆冰与文泰来这一对。

骆冰是神刀骆元通的女儿,也算是名门之后(当然,是江湖中的名门)。在《书剑恩仇录》的江湖系统中,同时代的正道人物大多有旧谊,彼此间好像都有点交情,看来练武功的时候都没耽误交际,骆元通与于万亭应该也是老友。

书中没有明确交代骆元通的亡故时间,但以骆冰的十一当家的身份,加入红花会的年头应该并不算长,而且骆元通向来宠爱女儿,若他在生,估计也不会让女儿离开自己身边,所以,骆元通应该在骆冰加入红花会之前去世,他让女儿跟随于万亭,多少也有托孤的意思。

照这么说,骆冰应该算是于万亭的干女儿——古代的政治婚姻不少都发生在干女儿身上,毕竟亲生女儿有时候舍不得抛出去,临时收个干女儿用于嫁人也常见,而骆冰容颜俏丽,人见人爱,也算奇货可居。

问题的关键在于,骆冰作为一个筹码,于万亭是如何使用她的?

咱们知道,无尘和赵半山这两位都是红花会中的实权派,在领导班子中分别排名第二、第三位,而且各有自己的势力,也有相当高的江湖声望。而于万亭作为总舵主,也是红花会的创始人,自然也有充分的话事权。前面说过,三角形是最稳定的存在状态,于万亭、无尘和赵半山就是一个稳固状态,无尘和赵半山并驾齐驱,一把手于万亭在中间摆平衡。

但问题是,哪怕你再能折腾,武功再高,名气再大,终究还是个人,只要是人,就总也敌不过时间。按照书中描述,于万亭与陈家洛母亲的年龄差不多,所以青梅竹马,陈家洛的母亲生下乾隆,被雍正掉包时,应是二十岁出头,另外,于万亭去世,陈家洛接掌红花会时,乾隆已四十岁出头(化名东方耳出场时有介绍),那么于万亭去世时应为六十多岁。

而书中还通过余鱼同的“感情回忆录”交待,文泰来与骆冰结婚是在数年前。以此推断,认骆冰做干女儿时,于万亭应该是六十岁上下。而当时赵半山和无尘的年龄呢?应该还未满五十岁。

一把手年过六十,二号和三号人物都还没到五十岁,这就有点问题了。60岁就已经步入老年期了,一些级别的官员在55岁或58岁时就要改任非领导职务,比如什么调研员、巡视员之类。于万亭是武学高手,身体素质本来一流,但问题是感情受困,压抑太久,心病最难医,而且红花会这么大个摊子,人多事多,也容易造成身体的透支,因此,他肯定逐渐感到了身体状况的下降。

身体可是革命的本钱,身体一不行,工作精力就差,有些事情就顾不过来,没辙,只能拜托无尘和赵半山这俩副手了,但副手越管越宽,权力越来越大,注定就会越来越难控制,偏偏干儿子陈家洛年纪尚小,还不能出山接班,怎么办?

于是,当时三十多岁的文泰来出场了。这位仁兄可是个人物,论业务能力,他与无尘和赵半山相若,又有年龄优势,无疑是一个很好的人选。但问题又来了,于万亭凭什么让文泰来心甘情愿成为自己人?

要知道,给个四当家的位置,那是不够的,人家条件这么好,上位固然靠你拉了一把,但更多地还是靠自己的努力,光靠提拔买不到他的心。而且,既然文泰来的实力可以与无尘和赵半山相抗衡,他大可以自组山头,没必要非得跟着你于万亭混。要想把他变成自己人,咱还得拿出点干货来。于是,骆冰该发挥作用了。

不过估计于万亭当时还是有点忐忑不安的,文泰来同志虽然是前途大好的年轻干部,但长得确实有点过于威风了,不够精致,万一骆冰死活不喜欢咋办?你不能指望每个参与政治婚姻的美女都有貂蝉的觉悟吧!

幸运的是,人见人爱的骆冰真的爱上了文泰来(看来那年头花样美男不如硬汉吃香),而文泰来更是“除了红花会的老舵主于万亭之外,生平就只服这位娇妻”——政治婚姻有了感情基础,于万亭也就顺利拥有了制衡无尘和赵半山的新武器。

相关阅读
金庸笔下文泰来的绰号金庸笔下文泰来的绰号 文泰来在武林人士心目中是个什么样的人

文泰来是一个小说中塑造的人物,因为这本小说非常的有名气,所以使得小说中的人物也深入人心,文泰来这样的英雄角色更加的被人铭记。小说的作者是金庸,想必大家都知道他,他的武侠小说就像是一个奇迹一样的存在。图片来源于网络文泰来不仅出现在金庸的《书剑恩仇录》里同时也出现在《飞狐外传》里。

破坏之王文泰来破坏之王文泰来 帅不过三秒系列 刚出场就被KO的角色 文泰来上榜

喜欢看电影的人都知道,一部电影适合不适合自己的口味那要看是什么类型的片子,其实每个看电影之前,自己心里面已经有数,看电影之前就想着自己准备看一个娱乐片子或者说自己想看一部科幻片,然后重心就会放在找科幻片上面。

文泰来联盟文泰来联盟 打造中国版“文泰来”联盟

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国家信息化发展战略纲要》(以下简称《纲要》),要求将信息化贯穿我国现代化进程始终,加快释放信息化发展的巨大潜能,以信息化驱动现代化,加快建设网络强国。《纲要》是规范和指导未来10年国家信息化发展的纲领性文件。

可米小子不吉利可米小子不吉利 被死亡诅咒的“可米小子”组合 三年损失两人

5月20日,安钧璨参加综艺节目《康熙来了》时聊到为失眠所困的主题,他坦言自己要靠药物才能入睡,从小就爱胡思乱想的他,每次闭上眼睛都会想,“这世界上如果哪一天我死了,会不会有人记得我?然后都没有,再从两侧流泪。

朱永棠和陈小春朱永棠和陈小春 朱永棠缺席古惑五仔兄弟聚会 揭与陈小春翻脸内幕

“不要迷恋哥,哥只是个传说”用这歌词来形容”蕉皮“朱永棠最合适不过了,朱永棠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了,至于去哪了?或许他的“古惑仔”四个兄弟会知。“不要迷恋哥,哥只是个传说”用这歌词来形容”蕉皮“朱永棠最合适不过了。

推荐阅读
文泰来联盟文泰来联盟 打造中国版“文泰来”联盟
破坏之王文泰来破坏之王文泰来 帅不过三秒系列 刚出场就被KO的角色 文泰来上榜
一件小事600字一件小事600字
欧阳妮妮200元事件欧阳妮妮200元事件 欧阳妮妮意大利违规喂鸽子引争议 欧阳妮妮“200元事件”是什么?
傻瓜李代沫傻瓜李代沫 星动态:李代沫16日被正式批捕 狱中检讨自觉愧疚
王之涣拼音王之涣拼音 王之涣《送别》的原文和鉴赏
李起光肌肉李起光肌肉 HIGHLIGHT李起光出演《lovely horribly》 再次挑战演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