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福帝释天 探秘中国人徐福究竟是不是日本神武天皇

2019-04-11

卫氏《徐福入日本建国考》和彭氏《徐福即神武天皇》两部书发表后,在日本学界和政界曾引起强烈反响,既有支持者也有反对者。反对者多为右翼分子和军国主义者,支持者多为具有正义感和科学精神的学者,并由此形成了国际性研究和纪念“徐福千童百工集团东渡事件”的热潮。

徐福帝释天 探秘中国人徐福究竟是不是日本神武天皇
徐福帝释天 探秘中国人徐福究竟是不是日本神武天皇

日本各地先后涌现出90多个纪念徐福的组织,直接或间接进了日本各界对日本开国史的重新审视,发出重新编撰开国史的呼声。在裕仁天皇之弟三笠宫殿下的支持下,1977年卫挺生《徐福入日本建国考》一书在日本翻译出版,至今尚无人提出系统有据的反驳意见。也就是说现在多数日本人倾向于认为日本开国天皇是中国人徐福。

徐福帝释天 探秘中国人徐福究竟是不是日本神武天皇
徐福帝释天 探秘中国人徐福究竟是不是日本神武天皇

第一,徐福东渡是否确有其事。据《史记·秦始皇本纪》:秦始皇二十八年(公元前219年),“齐人徐福等上书,言海中有三神山,名曰蓬莱、方丈、瀛洲,仙人居之。请得斋戒,与童男女求之,于是遣徐福发童男女数千人,入海求仙人。

”秦始皇三十七年(公元前210年),秦始皇第三次东巡琅琊,徐福再次来见秦始皇。因为九年前第一次入海求仙药,花费了巨额钱财未获仙药,恐谴,乃诈称:“蓬莱药可得,然常为大鲛鱼所苦,故不得至,愿请善射与俱,见则以连弩射之。

”秦始皇因为“梦与海神战,如人状”,占梦的博士又说了对徐福有利的话,秦始皇便相信了徐福的谎言,第二次派徐福出海,并配备了强弩射手,亲自督战。“自琅琊北至荣成山,弗见。至之罘,见巨鱼,射杀一鱼。遂并海西。”

《史记·淮南衡山列传》亦有载:徐福入海求仙药,还为伪辞曰:“臣见海中大神,言曰:’汝西皇之使耶?’臣答曰:’然。’’汝何求?’曰:’愿请延年益寿药。’神曰:’汝秦王之礼薄,得观而不得取。’即从臣东南至蓬莱山,见芝成宫阙,有使者铜色而龙形,光上照天。

于是臣再拜问曰:’宜何资以献?’海神曰:’以令名男子若振女与百工之事,即得之矣。’秦皇帝大说,遣振男女三千人,资之五谷种种百工而行。徐福得平原广泽,止王不来。

”此外,《汉书》中也有相应记载:“徐福得平原大泽,止王不来。”(《汉书·伍被传》)《史记》和《汉书》是中国历史最有权威性的两部史书,尤其《史记》,其年代与徐福东渡时相隔仅百年左右,其可信度还是相当高的。所以说,徐福东渡是存在的。

第二,徐福故里在哪里,也就是说徐福是哪里的人?在《史记》里,司马迁把徐福记为“齐人”。齐人笼统地说就是山东人吧。

第三,秦始皇为何支持徐福东渡。《史记》上说,秦始皇不惜以巨资支持徐福东渡,是为了寻神山仙药,求长生不死药。但是,史学界有人认为,上述看法可理解,但是派遣徐福东渡的真正目的是“以示强威,服海内”。日本学者奥野利雄先生提出了一种复仇说。

奥野先生认为徐福东渡是为了报亡国之仇,消灭族之恨而策划的一次叛离始皇恶政统治的行动。并为实现目标,徐福用他的三寸不烂之舌说服始皇一再拨发经费、赏赐宝物、申请船只、组织人员、集结各种有用人士、准备粮食种子,为逃离后的安居乐业做好一切准备。

还有的认为,支持徐福东渡的目的是寻找先人的足迹。秦始皇认为自己是赢族的后代,所以派人去瀛洲寻根。有人认为是去进行海外开发:执这种观点的学者认为,以秦始皇的雄才大略,断不会轻信长生仙药之说,他派徐福出海,应有海外开发之意。

秦始皇统一天下以后,在十二年内不畏长途跋涉,四次至东方沿海巡视,每次都到山东境内,并在此期间派徐福入海东渡。在山东秦始皇巡视地区发现的石刻中他说:“普天之下,抟心揖志。

器械一量,同书文字。日月所照,舟舆所载。皆终其命,莫不得意。”又说:“西涉流沙,南尽北户。东有东海,北过大夏,人迹所至,无不臣者。”秦始皇所向望的是:凡是日月所照的地方。

都是他的疆土;凡是人的足迹所到达的,都是他的臣民。秦始皇这样多次到沿海一带巡视,说明他对东方大海的极大关心。有的学者说:“秦始皇东巡的根本目的在于实现东至扶木(今日本)的理想,而徐福探海东渡正是实现秦始皇理想宏愿的具体行动。”

第四,徐福东渡到达何方。多数学者认为,徐福到达的三神山不是什么海市蜃楼,而是指日本列岛。还有的认为,可能去的是吕宋岛。还有的认为是现在美国所管辖的有关岛屿等等。多数学者倾向于日本。

其五是谁是徐福的后裔。现在一些日本人说自己是徐福的后裔。他们的理由是,在日语中,秦与羽田的发音相同。前日本首相羽田就称自己是徐福的后裔。日本昭和天皇的御弟三笠宫动情地说:“徐福是我们日本人的国父。”日本前首相羽田孜先生曾于2002年专程到连云港市赣榆县徐福村祭奠,他多次表示,羽田家族来自中国,祖先是徐福。

在日本,徐福是作为日本先民的引导者和日本文化的开拓者的形象出现的,因此日本各地对于徐福的崇敬程度更要超过中国,由这种崇敬心理而引发的祭祀活动,也更是层出不穷,热闹红火。

前日本首相羽田孜,为发展日中友好关系做出了令人瞩目的贡献。至今仍保持着每年至少到中国访问4次的纪录。羽田称家里有二三十套中山装,连见天皇的时候也穿着去,觉得自己的祖先是中国人徐福。

还有的人认定徐福即日本的神武天皇。历史上率先提出日本开国神武天皇为中国人的是中国清代同治年间(公元1862————1875年)驻日公使馆一等书记官黄遵宪。他在所著《日本国志》一书中指出:“至徐福之事……今纪伊国有徐福祠,熊野山有徐福墓,其明证也。

日本传国重器三,曰剑、曰镜、曰玺,皆秦制也。君曰尊,臣曰命,曰大夫、曰将军,又周秦语也。自称神国,立教首重敬神;国之大事,莫先于祭;有罪则诵禊词以自洗濯,又方士之术也。崇神立国,始有规模,计徐福东渡已及百年矣,当时主政者,非其子孙殆其党徒欤?至日本称神武开国基,盖当周末,然考神武至崇神,中更九代,无事足记,或者神武亦追王之辞乎?”

至近代,香港学者卫挺生教授提出徐福即神武天皇的观点,1950年在香港出版《徐福入日本建国考》一书。他根据中日史籍、古物、古钱及徐福在日本的行踪等,从地理、时代、舟师等方面的十大巧合,证明“秦代使者徐福就是日本开国第一代天皇神武”。

第三位撰写专著论述“徐福即神武”的为台湾学者彭双松。他在研究兰花中发现徐福在日本的遗迹,先后八次自费赴日本考察徐福千童百工散落在日本各地的遗迹和传说,并拍下许多珍贵的文物遗迹和民间祭祀活动照片,1973年出版《徐福即神武天皇》后,1984年出版《徐福研究》一书,从田野调查角度丰富和补充了卫挺生教授“徐福即神武天皇”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