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之步相关新闻】贵之步再陷股权诉讼 到底有多少个“杨乐乐”被坑?

2019-10-28 - 贵之步

挖贝网讯 12月13日消息,9月18日晚,新三板挂牌企业贵之步(833789)被主办券商方正证券曝出实控人郑靖涉嫌合同诈骗、被立案侦查。案件受害人疑为著名主持人汪涵妻子、知名主持人杨乐乐。此外值得一提的是,杨乐乐和郑靖二人曾在媒体报道中被描述为闺蜜关系。

【贵之步相关新闻】贵之步再陷股权诉讼 到底有多少个“杨乐乐”被坑?
【贵之步相关新闻】贵之步再陷股权诉讼 到底有多少个“杨乐乐”被坑?

近期,麻烦不断的贵之步再一次陷入股权诉讼。

12月11日,贵之步补发涉诉公告,2005年鲍某某出资200万认购贵之步股权,却迟迟未收到股份。挖贝网发现,该诉讼中提到的"鲍某某"疑为前中国羽毛球运动员鲍春来。

【贵之步相关新闻】贵之步再陷股权诉讼 到底有多少个“杨乐乐”被坑?
【贵之步相关新闻】贵之步再陷股权诉讼 到底有多少个“杨乐乐”被坑?

鲍春来疑似被骗?

2015年6月初,鲍某某和贵之步实控人郑靖签订《合伙企业出资认购协议》,通过对合伙企业出资200万元的方式,认购贵之步33.33万股股份。

不过,在鲍某某支付款项后,郑靖并没有办理股权转让手续,贵之步2015年10月23日挂牌新三板后的相关公告里也未披露该认购事项。

【贵之步相关新闻】贵之步再陷股权诉讼 到底有多少个“杨乐乐”被坑?
【贵之步相关新闻】贵之步再陷股权诉讼 到底有多少个“杨乐乐”被坑?

2017年8月25日,鲍某某将贵之步和郑靖告上法庭,请求解除和郑靖的认购协议,并要求郑靖返还200万元以及利息20万元。

该诉讼提及的"鲍某某"到底为何许人也?

挖贝网查询发现,2015年12月31日,由贵之步实控人郑靖作为发起人成立了"广州云正投资管理企业(有限合伙)"(下称:云正投资),苗彭、鲍春来等24名合伙人参投。其中,第一大股东苗彭出资400万元,持股34.24%;第二大股东鲍春来出资200万元,持股17%;李维嘉出资150万元,持股12.8%。

【贵之步相关新闻】贵之步再陷股权诉讼 到底有多少个“杨乐乐”被坑?

值得注意的是,8月14日,苗彭因股权转让纠纷,将贵之步和郑靖告上法庭,要求返还400万投资款及利息。因此,8月25日起诉贵之步的鲍某某很有可能是云正投资合伙人、前中国羽毛球运动员鲍春来。

涉多起股权纠纷因涉合同诈骗被立案侦查

2017年以来,贵之步实控人郑靖诉讼不断。截至目前,贵之步补发8起相关诉讼公告,且其中5起均缘由股权转让纠纷。

2017年贵之步实控人郑靖涉诉详情(截至2017年12月12日)

挖贝网梳理发现,5起股权纠纷中,除英劳股权投资基金管理(上海)有限公司因贵之步业绩对赌失败,未履行支付100万股股份外,其余4起诉讼涉及事项惊人地相似,发生在2015年,且事件均为郑靖已收投资款但并未转让相关股权。

2015年5月,杨乐乐和郑靖签订了《出资认购协议》,出资788万购买贵之步131.33万股股份。5月15日,郑靖收到投资款。

2015年5月21日,苗彭与郑靖签订《合伙企业出资认购协议》。随后,为了间接持有贵之步股权,郑靖作为发起合伙人设立云正投资;苗彭作为新增合伙人出资400万元,认购贵之步66.67万股股份,占投资总额的 34.24%。

2015 年 6 月初,鲍某某与郑靖签订了《合伙企业出资认购协议》,出资200万元通过对合伙企业出资认购贵之步33.33 万股股份。2015 年6月4日,李玲与郑靖签订《合伙企业出资认购协议》,李玲作为新增合伙人出资100万元购买贵之步16.67万股股份。

不过,杨乐乐、苗彭、鲍某某、李玲在2015年认购的贵之步股权却并没有兑现。

2017年,由于始终仍未收到郑靖的股权转让,4位投资人先后起诉郑贵之步及其实控人郑靖,要求解除认购协议并退还投资款,郑靖也因涉嫌合同诈骗被立案侦查。

业绩大跳水贵之步借钱"续命"转型K12

2015年,是贵之步的"黄金时期",挂牌新三板,开拓电商渠道。这一年贵之步营收7613.65万元,较去年同比增32.95%,实现净利润 329.43万元,较上年同期增长75.31%,同时也吸引来杨乐乐等大批看好的投资者。

然而,贵之步的危机从2016年开始显现。2016年7月11日,贵之步股东郑靖、林创彬质押71.25%总股本融资1500万元;同年9月,郑靖再次质押7.82%总股本向长沙银行芙蓉支行申请贷款1000万元。

大批股权质押并没有给贵之步带来转机。受经济环境及女鞋行业整体疲软的影响,2016年贵之步业绩大幅下滑,营收3932.68万元,较上年同期减少48.35%,亏损1215.79万元,较上年同期减少469.06%。随之,贵之步在2016年年报中提出,要进行业务转型,向市场火热的K12行业进发。

不过,贵之步改革未见成效。2017年半年报显示,贵之步上半年营收86.24万元,亏损317.46万元。

截至目前,贵之步未弥补亏损已超过实收股本总额三分之一,近8成股本被冻结,因拖欠员工工资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此外,贵之步还面临着超过6000万元的涉诉金额。

从2015年到2017年短短2年时间,伴随业绩"大跳水"和转型失败,贵之步也从备受投资人追捧发展到如今的诉讼缠身。未来,贵之步能否成功逆袭,处于诉讼阶段的投资者又能否收回损失,仍是一个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