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将杨成武 杨成武将军忆:“文革”中林彪向我伸出魔爪【4】

2019-01-31 - 杨成武

从“3.22”之夜,您和全家人便失去自由,深陷囹圄6年多,请谈谈您和家人被残酷迫害的经过吧。

杨老将军说:“3.22”之夜,林彪的魔爪终于伸向了我。那天晚上,先是发生了一些意想不到的事,吴法宪和林彪的秘书分别来到我家,说是来汇报和看望我的。时隔不久,余立金的秘书就打来电话说:“刚才吴法宪带人把余政委铐起来了,请问问杨代总长,是怎么回事?是不是吴法宪搞政变?”在我们还没搞清发生什么情况时,我的家已被几十名全副武装的军人包围起来。

战将杨成武 杨成武将军忆:“文革”中林彪向我伸出魔爪【4】
战将杨成武 杨成武将军忆:“文革”中林彪向我伸出魔爪【4】

凌晨2时许,邱会作、李作鹏带人冲上楼,闯入卧室。邱会作对我说:“林副主席请你去开会。”我说:“开什么会?要你们两个来请,啊?你们搞什么名堂!”并转身拿起红色电话机,想问问周总理是怎么回事。可是,电话线已被切断。

战将杨成武 杨成武将军忆:“文革”中林彪向我伸出魔爪【4】
战将杨成武 杨成武将军忆:“文革”中林彪向我伸出魔爪【4】

我心想,莫非吴法宪搞政变了?我一边跟他们向外走,一边怒气冲冲地对他们说:“你们到底搞什么名堂?开会,开什么会?不要当骗子!要有党性!没有党性也得有点良心!”下楼梯的时候,我的心情很不平静。几天前,我的父亲刚刚去世,77岁高龄的母亲还沉浸在无限的悲痛之中,她经受得起再次沉重的打击吗?我尽量稳定自己的情绪,平静地说:“妈妈,你们不用害怕,我没有问题,要相信共产党,相信毛主席。

战将杨成武 杨成武将军忆:“文革”中林彪向我伸出魔爪【4】
战将杨成武 杨成武将军忆:“文革”中林彪向我伸出魔爪【4】

事情是可以搞清楚的。”母亲大声呼号:“我儿子从小跟着毛主席,不反对毛主席啊!”在儿女们的哭喊声中,我被押上一辆黑色吉姆车,坐在邱会作和李作鹏中间,驶向人民大会堂。

我被带到林彪办公的会议厅,除了周恩来、汪东兴、李天佑、王新亭等同志外,主要是林彪、黄永胜、吴法宪、李作鹏、邱会作、康生、江青、陈伯达、姚文元、叶群等那伙人。林彪见我进来了,立即声嘶力竭地说:“现在开会。

战将杨成武 杨成武将军忆:“文革”中林彪向我伸出魔爪【4】

我来宣布中央的决定。一、杨成武搞山头主义、宗派主义。二、杨成武勾结余立金,想夺吴法宪的权;勾结傅崇碧,想夺谢富治的权。三、杨成武整江青的黑材料,3次命令傅崇碧冲钓鱼台,到中央文革去抓人,还打了江青。”林彪恶狠狠地盯了我一眼,接着说:“杨成武你不当代总长了,黄永胜当总长。我再说一遍,不是代总长,是总长!”

林彪的话音刚落,江青跳起来吼道:“杨成武,你胆大包天,敢整我的黑材料!你要老实交待!”

紧接着,吴法宪大声喝斥:“杨成武,你必须交待你的‘三反’罪行!必须交待你的黑后台!

康生也阴阳怪气地说:“这是‘二月逆流’的新反扑!你要交待同那几个老家伙的关系,交待出你的黑后台!你和彭真什么关系?和罗瑞卿什么关系?”

陈伯达也不知羞耻地栽赃陷害说:“杨成武反对马克思主义,写大树特树的文章,受到毛主席的严厉批评,这账是赖不掉的!”

叶群拼命叫喊:“杨成武3次命令傅崇碧冲中央文革的驻地,带了枪,带了子弹,还打了江青同志一皮包!这还得了吗?中央文革还有没有安全?毛主席还有没有安全!”说着,她带头呼起口号:“誓死保卫毛主席!”“誓死保卫中央文革!”“打倒杨成武!”“打倒晋察冀山头主义!”

刚开始,我还拿铅笔在纸上记着,越听越有气,索性把手里的铅笔一扔,举起手来:“我说几句……”

江青把手一挥,说:“不要说了,散了!散了!”

人们纷纷站起来。周恩来摆摆双手,示意大家坐下。他说:“毛主席那里来电话来讲,不要揪斗杨成武,杨成武有病,要他去休息。有错误可以检查。”

江青再次站起来:“不开了!散了!散了!”

人们散去后,我问周恩来:“这是怎么回事?”周恩来站起来,说:“不要着急,有病就好好休息。你的问题,是林副主席检举的,会搞清楚的。”

这时康生转过头来,用手指着我说:“不管你交待不交待,你为‘二月逆流’翻案,你的黑后台就是叶(剑英)、聂(荣臻)、陈(毅)、谭(震林)!”

我没再说什么,随后就被押解到机场,那里一架伊尔18型飞机正在等待着我。在这以后的6年多时间里,我先后被秘密监禁在湖北的孝感、河南的洛阳和开封、山西的候马等地,遭受着非人的待遇,受尽了各种折磨,但不管生活多么艰难、精神多么痛苦,我始终坚信党、坚信毛主席,总有一天我的冤案会搞清的。

所以,我先后给毛主席写过20多封信。我在信中写道:“毛主席,我有心里话要同你讲。如果不方便,可派个可靠的同志来,我同他讲……”信尾,我还加上一句:“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

在我被关押5年9个月之后,即林彪折戟沉沙于异国他乡2年3个月之后,毛泽东于1973年12月21日对参加军委会议的同志说,“杨余傅事件”搞错了,这是林彪搞的。翌年7月,毛泽东亲自批准为我和余立金、傅崇碧平反,并恢复名誉。1974年5月,我从山西侯马回到北京。周恩来在明亮的客厅里召见了我。周总理第一句话便说:“你回来不容易啊,成武!”稍停又说:“如果不是毛主席,可能没有你了!”

我点点头。是啊,我心里明白,康生一伙曾提议开设特别军事法庭对我进行审判,毛主席没有批准。如果这个提议被通过,我是必死无疑的。

接着,周恩来沉痛地告诉我,大女儿杨毅被残害致死的经过。并安慰我说:“战争年代,你多次为党和人民的事业流血。这次,你的亲人又失去了生命。仇恨要集中在林彪一伙身上!”还说:“在我有生之年,要把你大女儿的问题处理好。

”周总理说到做到,在百忙之中,先后批示过3个有关妥善处理杨毅问题的文件。最后一个文件,竟是在重病不能起身,躺在病床上,听邓颖超念给他听后签发的……说这几句话时,杨老将军的心情是十分沉痛的。几分钟后,他的心情平静下来,说:“这就是我几十年中与林彪接触、交往的全部经过。今天,我还是第一次这样比较集中地谈论林彪,不知你们还满意吗?”

我们对杨老将军表示由衷的敬意和诚挚的感谢后,便结束了这次收获甚丰的采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