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其不意攻其无备 其人之道 还治其身;出其不意 攻其无备

2019-07-14

《三国演义》第三十二回 夺冀州袁尚争锋 决漳河许攸献计

曹操下令大军紧急施工,将淇河之水引入白沟,疏通粮道;等粮道畅通之后,便要发兵攻打冀州。面对曹操的步步紧逼,袁尚不想坐以待毙;他采纳了审配的计策,令部将尹楷屯兵毛城,沮鹄驻守邯郸,形成犄角互援之势;留审配与陈琳防守冀州,然后以马延、张凯二将为先锋,亲自去攻打平原的袁谭。

出其不意攻其无备 其人之道 还治其身;出其不意 攻其无备
出其不意攻其无备 其人之道 还治其身;出其不意 攻其无备

审配的用意在于,趁曹操还没有兵临冀州城下,先消灭实力不强的袁谭;剪除曹操的羽翼,然后全力对付曹操。这在兵法上是行得通的,可是在人情上却是行不通的!毕竟袁谭是袁尚的哥哥,在大敌当前之际,审配若能劝谏袁尚放低姿态,与袁谭重归于好,然后携手共同抗击曹操,方为上策!

出其不意攻其无备 其人之道 还治其身;出其不意 攻其无备
出其不意攻其无备 其人之道 还治其身;出其不意 攻其无备

许攸得知袁尚进攻袁谭的消息,急忙来见曹操:丞相不抓住这个大好的机会,难道要坐等天雷劈死二袁吗?曹操笑道:我已经知道袁尚的出兵之意了,来而不往非礼也,我正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出其不意攻其无备 其人之道 还治其身;出其不意 攻其无备
出其不意攻其无备 其人之道 还治其身;出其不意 攻其无备

曹操于是命曹洪率一支人马前去围困冀州,从而牵制冀州人马无法外出增援;然后自己亲率大军,先取毛城,后取邯郸;许褚一刀斩了尹楷,张辽一箭射死沮鹄;曹操连胜二阵!这采用的正是和审配相同的办法,也就是先剪除羽翼!

出其不意攻其无备 其人之道 还治其身;出其不意 攻其无备

随后,曹操率军来到冀州城下,与曹洪会合;全力攻打冀州。审配在城中严防死守,曹军急切之间,难于攻下。就在此时有探马来报:袁尚以马延、张凯断后,自为前锋,率军出西山小路,从后袭击我军大营!

曹操正在思忖对策,忽见冀州城上树起一面白旗,上写“冀州百姓投降”!曹操一见,不由得仰天大笑:原来如此,我已尽知了!众将忙问其故,曹操笑道:袁尚不是我军的对手,凭他一己之力,又怎么可能撼动我军大营呢?想必他已经派人潜入冀州城中,与审配约定前后夹击我军,使我军顾此失彼!

众谋士又问冀州城上的这面白旗是何意,曹操答道:如今我大军重重围困城下,审配无法派兵出城增援;因此打着百姓投降的旗号,暗地里却派兵随着百姓身后出城,突袭我军!谅此等瞒天过海的小计,又如何瞒得住我?我正要将计就计,分兵拒敌!

当下曹操派人到冀州城下喊话,同意百姓出降;然后令张辽、徐晃各引三千军马,埋伏在城下两侧;派吕旷、吕翔前去招降马延、张凯,其余众将,严守大营。分派完毕之后,曹操亲自率着一队人马,打着红罗伞盖,大模大样地来到冀州城下,准备受降。

审配在城上见了,心中暗自高兴:曹操中我计了!于是他命令打开城门,百姓们举着白旗走在前头;不出曹操所料,百姓们刚走完,大队袁军冲了出来!曹操将手中令旗一展,张辽、徐晃一起杀出,袁军抵挡不住,又逃回城里去了。

审配在城上看得肝胆俱裂:好厉害的曹操!他吩咐一声,城上乱箭齐发,有一箭正中曹操的头盔!曹操毫无惧色,命曹洪依旧坚守城下,监视冀州;自己则率领张辽、徐晃以及大营众将沿西山小路来迎袁尚!

曹操与袁尚两军一场混战,袁尚大败,退军下寨;他派人联络张延、马凯,想要收拢后军,就地再战!不料二将早已被吕旷、吕翔劝降,并奉曹操之命截断了他的退路;在两路夹击之下,袁尚只得派使者向曹操请降!

此时袁尚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曹操又怎么肯放过他呢?可是曹操并没有大义凛然,义正言辞地拒绝,而是满口答应了袁尚的请降;等袁尚的使者一走,曹操立刻命张辽、徐晃做好准备,连夜向袁尚发起攻击!好一个出其不意,攻其无备;明修栈道,暗度陈仓!

袁尚得到使者的回报,刚把心放下来,曹军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杀到了;袁尚军毫无防备,被杀得七零八落;袁尚领着残部,丢弃了无数辎重,逃往中山去了。曹操此时已无后顾之忧,于是立刻回军,攻取冀州!

审配见曹操回到冀州城下,料想袁尚必然兵败;如此一来,冀州城内无粮草,外无援兵,已变成了一座孤城!审配知道,最后的时刻就要来了;也正因为如此,他抱定了必死的决心,亲自上城督战;使得这一场攻防战打得十分惨烈!

看到此情此景,许攸向曹操献计道:如此强攻,我军损耗太大,不如掘开漳河之水,水淹冀州城!这一点,其实曹操也有想过;可是光掘开漳河的话,不仅冀州城,连曹军人马也要被淹;如果只淹冀州城的话,需要围城挖一道壕沟,将漳河之水引入冀州城!

这是个很大的工程,需要众多的人力;如果全力挖掘壕沟的话,那么攻城就得停下来了。这样一来,既给了审配喘息之机,又容易引起审配的警惕!审配会趁曹军挖壕沟的时候,派兵出城捣乱;怎样才能既挖好濠沟,又能瞒过审配呢?

曹操考虑了一会儿,眉头一皱,计上心来;他下令抽调部分士兵,环绕冀州城开始挖掘壕沟;其余部队继续攻城!他吩咐挖壕沟的部队,只要划定包围圈,挖掉表面浅土即可。审配在城上一看就明白了:这是想决漳河之水来灌城,可是这么浅的沟,引来的不过是涓涓细流,又有什么用呢?

审配心中暗笑,因此不以为意,不作防备。夜深了,曹军停止了进攻;审配和守城的士兵们早已疲惫不堪,除了少数执勤的哨兵外,大多席地而卧,沉沉睡去。可审配哪里想到,就在这苍茫夜色的掩护下,无数曹军士兵,正在疯狂地深挖壕沟!

次日天明,审配醒来;他睁着惺忪的睡眼向城下望去,不由得大吃一惊:城下的壕沟居然有两丈之深!他这才明白过来,这又是曹操的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之计!可是现在明白过来也已经晚了,片刻之间,漫天大水沿着壕沟,咆哮着冲入了冀州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