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秀智李钟硕】当你沉睡时[2017年李钟硕、裴秀智主演韩剧]

2019-10-28 - 裴秀

梦变成了现实,既不是世界杯应援口号,也不是高三课桌上贴着的咒语。对于无业游民南洪珠不过是日常而已,因为她做过的梦一定会实现。洪珠不仅会做关于自己的梦,也做关于别人的梦,会梦见五分钟后的未来,也会梦到遥远的未来,会做幸福的梦,也会做可怕的不幸的梦。

【裴秀智李钟硕】当你沉睡时[2017年李钟硕、裴秀智主演韩剧]
【裴秀智李钟硕】当你沉睡时[2017年李钟硕、裴秀智主演韩剧]

虽然是不分时候、没有规律的梦,但有一点很明确,洪珠的梦总有一天一定会实现。有一天洪珠在梦中看到一个陌生的男人,梦中洪珠像认识那个男人一样,恋恋不舍地流着泪跑过去抱住了他。

对第一次见的男人居然先跑过去抱她,而现在洪珠正与男朋友交往中,真是无法说服自己的梦。但是做了梦的那天早上,隔壁搬过来两兄弟,两兄弟中哥哥就是梦里的那个男人,不应该这样顺着梦,不允许一脚踏两船,一定要阻止那个梦变成现实。

【裴秀智李钟硕】当你沉睡时[2017年李钟硕、裴秀智主演韩剧]
【裴秀智李钟硕】当你沉睡时[2017年李钟硕、裴秀智主演韩剧]

对洪珠来说,宰璨是个好人,因为是他告知了男朋友宥凡邪恶的真相,阻挡了将面临的可怕未来的人。但是对宰璨来说,洪珠是个奇怪的人,世上任何人都不相信自己的话,她竟无条件相信了。宰璨向洪珠询问原因,洪珠给出了意想不到的答案:“因为我也做那样的梦,而且那个梦一定会实现,像你一样。

【裴秀智李钟硕】当你沉睡时[2017年李钟硕、裴秀智主演韩剧]
【裴秀智李钟硕】当你沉睡时[2017年李钟硕、裴秀智主演韩剧]

”宰璨受到了冲击,还有做那样梦的人,到刚才为止,因为洪珠相信他而感谢的,现在却因为相信而变得可怕了。不仅如此,根据洪珠所说,宰璨救她的理由是因为被她迷住了。宰璨再怎么否认,也无条件说是被自己迷住了的固执的洪珠,宰璨想要停止她这失控的错觉。

【裴秀智李钟硕】当你沉睡时[2017年李钟硕、裴秀智主演韩剧]

洪珠和宰璨将各自的梦组合起来,知道了未来将发生悲剧的真相。胜元送朋友素允回家时目击了对妻子施暴的朴俊模,在阻止朴俊模时将其杀害的可怕的未来。宰璨和洪珠为了阻止这未来,一起出去找胜元,两人好不容易到达事发现场,在那里遇到了第三位帮手。

一切并非偶然,宇卓把宰璨带到洪珠的烤肉店,宥凡闯进来也并非巧合,而是必然结果。不止如此,宇卓知道了胜元是宰璨的弟弟,宰璨向宇卓说明了一切,而宇卓竟向宰璨吐露了自己的秘密。宰璨的反应很奇怪,居然相信这不像话的秘密,甚至连洪珠也相信这不像话的秘密,而分享了秘密的三个人一定有着共同点。

虽然只是梦,但接受了洪珠亲吻的宰璨却开始拒绝洪珠的靠近,就算是偶然也不愿意遇见洪珠,于是决定比平时要提早上班。洪珠不知道宰璨的心,就是想见宰璨,早早的就来到咖啡店等候,宰璨看着伸长脖子等着的洪珠,渐渐对其好奇了起来。

宰璨和胜元打算每天早上在洪珠家吃早餐,第一次去洪珠家的宰璨惊讶于餐桌上丰盛的早餐,同时也对洪珠脏乱的生活感到很吃惊。对于吃惊的宰璨,洪珠回应这段时间已经在梦里看到了宰璨全部的日常生活。

宰璨和宇卓在千钧一发之际将身处危机中的洪珠救了出来,但宇卓也因身受重伤住院,宰璨和洪珠认为宇卓的受伤是他们造成的而感到难受。一个人住的宇卓在出院后,因为短时间内需要疗养的地方,所以询问是否可以住在洪珠家,对宇卓感到抱歉的洪珠爽快地答应宇卓的请求。宰璨开始觉得这样的宇卓很让人费神。

被学领威胁的宇卓在梦里看到洪珠向宇卓的家走去,在那里看到向警察自首的学领,相信朋友被诬陷为杀人犯的宇卓和成为学领担当检察官的宰璨互相对立起来了。

洪珠因为梦到宰璨被刀刺伤的场面,醒悟到这个梦是在都学领被释放之后才发生的事。另外,因为宥凡的采访而受到舆论指责的宰璨更是面临困境。宰璨和洪珠必须设法掌握事件的真相,阻止恐怖袭击的发生。

宰璨十三年前在葬礼上见过的栗子就是洪珠,和栗子度过的一天虽然短暂,但因为印象太过深刻,宰璨对于过去十三年里的栗子的近况感到很好奇并想念着他。

宰璨出院后在洪珠家里疗养身体,知道宰璨和洪珠十三年前因缘的文善对宰璨态度冷淡。另外洪珠和宇卓将会梦见宰璨放弃检察官的工作,通过这个梦知道了宰璨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和为什么要放弃检察官工作,洪珠打算让宰璨放弃这样的选择。

宰璨虽然向大家宣布决心器官移植和尸检同时进行,但实际上却没有自信。面对意志消沉的宰璨,洪珠说做了他在裁判中获胜,两人一起去看海的梦。宰璨因为那个梦获得了直面事件的勇气,洪珠的梦也成为了现实。

洪珠作为检察72小时的企划组成员,届时将对宰璨所属的汉江地方检察厅刑事3部进行采访。洪珠即将在三日间采访检察官的一举一动,工作岗位上宰璨的形象也呈现在洪珠的面前,究竟是让人满意还是失望呢。

宰璨和智光将对过去的宥凡和谭东调查的吊瓶连锁杀人案展开再搜查,智光对此辩称调查中有没有问题,应该对宥凡和谭东进行调查,宰璨却主张谭东不必进行调查。洪珠也怀疑谭东,导致她与宰璨第一次发生了分歧。

在海光律师事务所顶楼,被宥凡和河主安绑架的洪珠面临这绝处逢生的生死危机。洪珠因河主安的注射而全身麻痹,逐渐走向死亡。宥凡在杀害河主安之后,对警局主张正当防卫,宰璨对宥凡厚颜无耻的主张感到极度愤怒。

因为只有根据宇卓的证言才能判定宥凡是否有罪,所以宇卓下定决心要出庭作证。另外,谭东看出宥凡想要逃往海外的企图并向宰璨传达了这一事实。宥凡下定决心不能让审判走向对自己不利的境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