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之遥获奖 《一步之遥》未获奖:不必再踩姜文一脚

2019-01-17 - 一步之遥

姜文的傲慢在戏里戏外都无法抑制,在戏里他笑话王天王的观众们,在戏外他也傲然面对挑战的媒体和观众。艺术家们到最后往往要默默忍受寂寞,那就让姜文寂寞去吧,理他干啥?

第65届柏林电影节闭幕了,伊朗电影《出租车》拿下金熊奖,而今年唯一入围竞赛单元的华语片《一步之遥》,铩羽而归。

一步之遥获奖 《一步之遥》未获奖:不必再踩姜文一脚
一步之遥获奖 《一步之遥》未获奖:不必再踩姜文一脚

姜文仍是那个富有攻击性的姜文,在被问到“如何看待评论两极分化”的问题,他大谈“我不心塞,还有点窃喜”,满是“我没输,你们压根伤不着我”的意思。

姜文会不会感到“心塞”,我们不得而知,从《鬼子来了》到《让子弹飞》,作为导演的姜文一步步被捧上了天,结果一部《一步之遥》,一夜之间他又成了被痛殴的对象。

一步之遥获奖 《一步之遥》未获奖:不必再踩姜文一脚
一步之遥获奖 《一步之遥》未获奖:不必再踩姜文一脚

媒体也罢影评人也罢,从吹捧手变成了吐槽家。更惨的是,姜文没资格学冯小刚拿观众说事,因为《一步之遥》票房的滑铁卢是实打实的,观众也不买账,实在找不到“至少满足了群众趣味”的借口。

凭心而论,在今时今日《一步之遥》不是什么烂片。事实上,你把近一年的国产片归了包堆儿,它单论制作再怎么排也能进入前列。姜文和《一步之遥》的问题从来不在制作上。

一步之遥获奖 《一步之遥》未获奖:不必再踩姜文一脚
一步之遥获奖 《一步之遥》未获奖:不必再踩姜文一脚

《一步之遥》并不是个踏实叙事的故事,它对观众确实是有要求的。这种要求不似诺兰式的智力,而是对艺术的容忍力,说白了,它要求观众宽容。

有多宽容呢?要接受姜文这般在戏里戏外笑观众傻的宽容。

一步之遥获奖 《一步之遥》未获奖:不必再踩姜文一脚

姜文的傲慢在戏里戏外都无法抑制,在戏里他笑话王天王的观众们,在戏外他也傲然面对挑战的媒体和观众。《一步之遥》里他拍了一群人与亦云的傻观众,如今他算是把戏里的姿态带到了戏外,票房口碑双失败还“窃喜”个什么劲儿?无非是想说“观众太傻配不上我的戏”而已。

你看,有一种比失败更大的失败,是不愿意接受自己失败。纯爷们儿是输了就认栽,忍辱再来过。一直雄性荷尔蒙炸裂的姜文,能如此娘炮地刷嘴硬摆架势,多少让人有些齿冷。

当年陈凯歌面对批评,说“人不能无耻到这个地步”,如今姜文的“我不心塞,有点窃喜”同出一辙。这些无法摆脱精英意识的导演,往往把自己当成了居高临下的艺术家,然而在商业失败面前,他们又无法接受甚至变得更加具有攻击性。

中年自恋男就是如此,人倒了,架子不倒,戏败了,人不能败。

要我说,媒体和观众也不要再踩姜文一脚了,晾着他就是。他是个好导演,艺术家,他自己这么看,我们倒也无从否认。饱受争议的艺术家把自己的作品当作艺术品,不愿接受批评,其实无可厚非。

我们只要提醒他,好好做你的艺术家,就不要装成商人来骗钱了。

艺术家们到最后往往要默默忍受寂寞,那就让姜文寂寞去吧,理他干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