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丹黄宗英 雾里看花说原型—关于赵丹和黄宗英

2019-02-02 - 黄宗英

《上海伦巴》的男女主角阿川和梦的原型被认为是赵丹、黄宗英。尽管两位主演夏雨、袁泉一再否认,但剧中既然引用了《乌鸦与麻雀》,那就不得不让人联想到这两位前辈巨星了。那么那两者之间到底有多少关联呢?五十多年前的这段历史又是什么样子的呢?

赵丹黄宗英 雾里看花说原型—关于赵丹和黄宗英
赵丹黄宗英 雾里看花说原型—关于赵丹和黄宗英

赵丹,大家都再熟悉不过了,他是中国电影史上最伟大的演员之一。解放前的作品如《十字街头》、《马路天使》及《乌鸦与麻雀》等,都被认为是中国电影的经典杰作。而他在解放以后扮演的“聂耳”、“林则徐”等形象则代表着新中国电影表演艺术的最高成就。

赵丹黄宗英 雾里看花说原型—关于赵丹和黄宗英
赵丹黄宗英 雾里看花说原型—关于赵丹和黄宗英

黄宗英, 1943年初因为出演话剧《甜姐儿》走红上海滩,成为电影演员后又被称为“银幕上著名的‘甜姐儿’”。1947年夏,她应导演陈鲤庭之邀为当时的中电二厂拍摄《幸福狂想曲》,结识了当时32岁的拍档赵丹,并将这“幸福狂想曲”变成了“婚礼进行曲”。

赵丹黄宗英 雾里看花说原型—关于赵丹和黄宗英
赵丹黄宗英 雾里看花说原型—关于赵丹和黄宗英

之后又与赵丹在《乌鸦与麻雀》等影片中合作。她留给当代观众印象最深的应该是在1956年拍摄的《家》中扮演的梅表姐。60年代之后,黄宗英渐渐淡出银幕,转入幕后,从事剧本和文学的创作,成为一名出色的作家。90年代,寡居的黄宗英和著名翻译家冯亦代的黄昏恋曲又一次成为佳话。

赵丹黄宗英 雾里看花说原型—关于赵丹和黄宗英

在电影《上海伦巴》中,男女主角阿川和梦的感情只是处于萌芽状态,而事实上赵丹和黄宗英在1949年拍摄《乌鸦与麻雀》的时候已经结为夫妻。由此可见,《上海伦巴》中的男女感情和赵丹、黄宗英的真实经历还是有一定的出入。

1947年,刚刚摆脱牢狱之灾不久的赵丹,感情生活处于低潮。第一任妻子叶露茜改嫁他人,赵丹独自抚养女儿赵青。这时,正在为《幸福狂想曲》物色女演员的赵丹和导演陈鲤庭,偶然在朋友书桌的玻璃板下看到了22岁的黄宗英的照片,当即决定启用这个有着漂亮大眼睛的北京姑娘。

在电影中,黄宗英和赵丹扮演的是一对情侣。当时赵丹早就是赫赫有名的电影明星了,而黄宗英只是一个初出茅庐的小丫头。所以,戏里戏外,黄宗英都有点怕这个演起戏来走火入魔一样的戏痴。但是生性浪漫的赵丹却对这个小丫头情有独钟。在他们第一次见面时,就有下面这样的对话:

黄宗英:“真没有想到,你会来接我。”

赵丹:“为啥我就不能来接你?”

黄宗英:“你家里就没有一点事?”

赵丹:“家?我早就没有家了。”

黄宗英:“我不明白,大上海有那么多明星,为什么千里迢迢要我来?”

赵丹:“这叫千里易得,一凤难求。”

短暂的拍摄过程转眼即逝,两人朦胧的感情似乎也即将走到终点。但就在剧组即将解散之际,赵丹忽然孩子似地对黄宗英说:“我不能离开你。我们不可能分开了。你应该是我的妻子。”就这样,《幸福狂想曲》变成了“婚礼进行曲”。

当时,为了娶回黄宗英,赵丹还特意向年幼的女儿赵青征求意见。赵丹带着女儿来到霞飞路西餐厅,赵青当时还很小,只管吭哧吭哧地吃,赵丹却坐着不动,只是看着女儿。赵青说:“爸爸你怎么不吃啊?”赵丹说:“阿囡,我跟你商量个事儿。我要给你娶个妈妈回来可以吗?”赵青说;“可以呀,怎么不可以呀。”赵丹说:“她长得像你。”赵青说:“长得像我?长得像我当然好了。像我当然也像妈咪了。”

婚后,赵丹给黄宗英起了个外号叫“lucky”,就是幸运的意思。黄宗英的出现使这个早过了而立之年的男子再次体验到“幸福的狂想”,而对于赵青而言,有一个对她和弟弟都很关爱的后妈也的确算得上幸运。

《上海伦巴》中引用到的老电影《乌鸦与麻雀》可以说代表着当时中国电影的最高艺术成就。日本影评家佐藤忠男说:“这部影片以它具有的世界水准成为中国电影的杰作之一。”它被认为可以与同时代的意大利新现实主义电影相媲美。

《乌鸦与麻雀》表现了1948年冬国民党政权行将灭亡之时黑暗混乱的社会景象,以上海做投机生意的小官僚侯义伯强占民房又强迫房客搬家和住客们设法对付为中心事件展开情节,发展矛盾,同时穿插着不少对世态的描写,如抢购大米、兑换黄金、学生罢课、教员被捕等。影片暴露了国民党反动派预感末日来临,对人民群众进行的疯狂掠夺与敲诈,也生动地表现了以肖老板为代表的市民群众的觉醒与斗争。

赵丹在片中扮演小市民“肖广播”。他愚昧而自作聪明,软弱而假装强悍;目光短浅而野心勃勃,幻想发大财;无所事事,以东打听、西广播为乐趣。他在社会底层饱受欺凌与压榨,却麻木不仁,用自我解嘲来慰藉灵魂。赵丹活灵活现地塑造了这一艺术典型。而黄宗英则扮演小官僚的太太。这部电影是赵丹表演艺术趋于成熟的代表作之一,有兴趣的朋友值得找来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