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地为牢的最佳生肖】画地为牢的学术界:互相看不起 谁都觉得本学科最伟大

2020-04-16 - 画地为牢

我们现在的文史哲,学科之间壁垒森严,互不通问,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而且严重互相看不起,都觉得对方的学科没有学问,空疏,但对方怎么样,其实自己根本不知道,因为别的学科的书,基本不看的。即使本学科内部,也是画地为牢,铁路警察各管一段。

【画地为牢的最佳生肖】画地为牢的学术界:互相看不起 谁都觉得本学科最伟大
【画地为牢的最佳生肖】画地为牢的学术界:互相看不起 谁都觉得本学科最伟大

以历史学为例,不惟制度史、经济史、思想史各做各的,中国史和世界史之间界限分明,就是中国史本身,做明史的不看清史的书,做清代早期史的不问晚清史,做民国史的如果碰了晚清,也算捞过界。

据说,各有各的家法,各有各的规矩。一代一代往下传,谁坏了规矩和家法,大家一起鄙视之。

【画地为牢的最佳生肖】画地为牢的学术界:互相看不起 谁都觉得本学科最伟大
【画地为牢的最佳生肖】画地为牢的学术界:互相看不起 谁都觉得本学科最伟大

据说,文学研究和哲学界,也大体差不多的状况,总之是各自把自己圈在一个个的小圈子里。即使学术交流,也多在小圈子范围之内,出了这个圈子,就是聋子和傻子。

社会科学各学科之间,也许要稍微好一点,但总体上也是画地为牢。关键是互相看不起,每个学科的人都觉得自己的学科伟大,别的学科是垃圾。

【画地为牢的最佳生肖】画地为牢的学术界:互相看不起 谁都觉得本学科最伟大
【画地为牢的最佳生肖】画地为牢的学术界:互相看不起 谁都觉得本学科最伟大

经济学特别明显,看不起一切学科,不屑于跟所有学科的人交流。即使社会科学中与人文学科最接近的政治学和社会学,也极度看不起文史哲。

理工科之间的沟通交流现状如何,我不清楚,但文理隔阂的现状,却令人吃惊。尽管改革开放以来,各个大学都在致力于打通文理,原来的理工农医院校,都在大办文科。但在教师层面,文理之间的隔阂,却深不见底。

【画地为牢的最佳生肖】画地为牢的学术界:互相看不起 谁都觉得本学科最伟大

理工科的教授,不仅是看不起,而且鄙视文科教授。一位清华大学的法学教授告诉我,清华工科的教授,每当走过他们的办公楼的时候,都会蔑视地说声:卖狗皮膏药的。连法学这种当下的显学都看不起,更何况那些无论如何没有用的文史哲?

原来强大的理工科大学里的文科教授们,大抵有同一个感觉,每每感到他们被理工科的同事们视为累赘,吃白饭的。很多工科的工程师和教授,至今不明白,学文科的人怎么还能混到饭吃。

画地为牢的最突出的表现,就是教授们不看书。

出版界经常统计社会大众的阅读量,越统计越泄气,无疑,社会大众的阅读量是逐年下降的,跟美国、日本这样的发达国家,距离越拉越大。其实,中国的教授,阅读量也不大。

我们很多著名院校的理工科教授,家里几乎没有什么藏书,顶多有几本工具书,一些专业杂志。有位父母都是著名工科教授的学生告诉我,在家里,他买书是要挨骂的。

社会科学的教授,也许会有几本书,但多半跟自己的专业有关。文史哲的教授藏书比较多一点,但很多人真正看的,也就是自己的专业书籍,小范围的专业书籍。

众教授的读书经历,就是专业训练的过程,从教科书到专业杂志,舍此而外,就意味着不务正业。即使学历史的我,当初求学过程中,也经常会因涉猎较广,被前辈训斥为不务正业,浪费时间。在传统上,教授往往被视为书香门第的,但现在的教授家里,却往往没有书。

当然,没有书,也不怎么看书的教授们,多数还是有专业的。工科的人会泡实验室,其他学科的人,专业书籍和杂志还是读的,有的人甚至读得还很仔细。跟前面讲的文史哲教授们一样,绝大多数专业人士,专业知识还是有的,但就是没文化,呈现出一种强烈的唯技术化的倾向。

唯技术化的倾向,跟1952年以来,贯彻苏式教育体系有关。

苏式教育体系,尤其是高等教育体系,最大的特点就是专业分工特别细,实用性强。指导思想就是当年苏联科学院院长李申科的说法,在苏维埃制度下没有人,只有一些蛋白质的合成体,我们按照社会主义的需要,把他们培养成农艺师、工程师、医生、教师……。就是要强调把人培养成技术的工具,实用而且好用。

按我们的过去的说法,就是齿轮和螺丝钉,但属于有技术含量的齿轮和螺丝钉。在这种教育体系下,理工科自不必说,即便是人文和社会学科,也不大可能去追求真理,探索真理,只是在真理已经确定的前提下,阐释和阐发真理,证实真理的伟大。允许你做的,也是技术性的工作。

我们知道,在那个年月,中国的科学主义盛行,人们讲话做事,科学两个字,就跟领袖的指示一样,带有绝对神圣的光环,但这种所谓的科学主义,实际上却是技术至上。

整个国家的科研也好,教学也好,都是重技术轻科学。这是一种延安时期就开始的学风,理论没有人理会,即使是马列主义指导思想的理论研究,也只重在所谓的马列主义中国化上。

所有的学问,实用第一,不管土不土,能用就好,理论探索可以没有,但做出来东西就好。这样一种绝对的实用主义,把中国文化原本就有的实学传统推向了极致,推到令人窒息的境地。

很长时间中国有关求学的社会风气,有两个倾向特别明显,一是重理轻文,理工科,尤其工科被推崇,而文科只是那些学习不好的人不得已的选择。二是轻理论重技术,以至于所有的学科,学的都是一门手艺。文史哲没有手艺,一手漂亮文章就是手艺,如果一个学文史哲的大学生,毕业后写不出漂亮华丽的文章,一辈子都会让人看不起。

原本学问也好,知识也好,除了具有实用性,更重要的是体现人对自然和社会的一种探索,对自我的一种滋养和熏陶。不惟古代的琴棋诗画如此,现代的美术绘画音乐舞蹈如此,文学、历史、哲学也是如此。

对学问过于实用,过于功利,学问本身就被异化了,进而,人自己也被异化了。也就是说,人就不是人了,被工具化了。原本人的世界,就会因此变得十分可怕。极权主义滋生的土壤,实质上就是这种异化了的人群。

封闭的学问,就不是学问。

人文社科类的学科,研究的对象不同,但却都是有关人和人类活动的学问。有意地排斥别的学科,拒绝别的学科的知识和理论,把自己关在一个自己精心做好的笼子里,是做不好学问的。

做学问就像挖土井,不挖一个较大的面,是深不下去的。没有文化的学者,无非是说这个学者知识贫乏,古今中外,知识贫乏,从来就不是光彩的事情,但是,在今天的中国,却可以用专业性、技术性来为自己开脱,不仅开脱而且以自己的粗陋,傲视别人的博学,批评别人不务正业。

之所以能够如此理直气壮,在于我们的学界,经过这么长时间的苏式教育熏陶,这么长时间的文化摧残,已经形成了一个坚不可摧的新传统。一个过于强大的绝对的技术主义传统。

中国的学问,至今没有从这种技术主义里走出来的意思。而教育界长期技术官僚当政的现实,也强化了这样的现状。即使没有行政化的统治,这样的学界,走出自己的泥潭,也不容易。

相关阅读
这一生只为你画地为牢【这一生只为你画地为牢】只有“画地为牢”才能牢不可破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是一场没有硝烟却有关生死、事关稳定的人民战争。连日来,各座城市如同一张张网,人们守在自己的网格里,有力保证了疫情防控工作的有序推进。2003年那场非典疫情,这几天常被拿来与此次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比较。

画地为牢的全部小说【画地为牢的全部小说】画地为牢 by:蓝扬(82)

向来不可一世的苏大少破天荒地听著医生的教训竟然没有发火!除去那一阵红一阵青的微妙脸色变化外,那眼神竟然是充满激动和感激的!他一边听老头儿说著一边伸手从怀里取出一张早就填写好金额的支票塞给对方,谢谢谢谢。

画地为牢晴空蓝兮【画地为牢晴空蓝兮】中钢协:一些画地为牢、劳民伤财的环保搬迁应该停下来

12月19日,新京报记者注意到,中钢协官网披露的一篇文章中,协会党委书记何文波表示,针对新建、搬迁、置换钢铁产能规模大,近距离搬迁、局部地区产能集中等问题,钢协将配合有关政府部门做好钢铁项目备案、产能置换、引导电炉炼钢发展等政策制修订工作。

画地为牢小说弦弄【画地为牢小说弦弄】小说画地为牢暖妻溺宠最新章节

阅推荐小说网这里为您提供小说画地为牢暖妻溺宠最新章节,该小说男女主是林意绪叶冥,小说文笔成熟,内容新颖,值得一看。画地为牢暖妻溺宠最新章节精彩节选叶冥笑道,“怎么不能是我?你的逻辑有问题。”她想起刚刚他旁边的女伴。

画地为牢的故事【画地为牢的故事】故事汇|打破画地为牢的自传轮回

有一群孩子,并非先天得自闭症。成长中,某些人某些事使他们在自己和世界间竖起一道高墙,每一堵墙里封闭着一颗敏感的心。我来自一座六线城市。18岁前没出过远门。无忧无虑升入初中,并侥幸考上重点班。每逢大考后。

推荐阅读
小学语文教学大纲模板【小学语文教学大纲模板】俄专家建议:俄罗斯学校需统一汉语教学大纲
赖声川两个女儿【赖声川两个女儿】《说相声》即将亮相保利 赖声川女儿出演女一号
问刘十九的翻译【问刘十九的翻译】古诗欣赏:《问刘十九》白居易
何猷亨怎么读何猷亨怎么读 赌王儿子何猷亨认爱陈滢 梁安琪赞其漂亮
我的婚姻测试我的婚姻测试 婚姻测试:你适合怎样的婚姻
贝尼特斯新闻贝尼特斯新闻 皇马官方宣布贝尼特斯下课 齐达内上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