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幕遮范仲淹 范仲淹《苏幕遮》:是思念家乡还是另有隐情?

2018-11-08 - 范仲淹

范仲淹《苏幕遮》:是思念家乡还是另有隐情?

丁启阵

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山映斜阳天接水,芳草无情,更在斜阳外。

黯乡魂,追旅思,夜夜除非,好梦留人睡。明月楼高休独倚,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

苏幕遮范仲淹 范仲淹《苏幕遮》:是思念家乡还是另有隐情?
苏幕遮范仲淹 范仲淹《苏幕遮》:是思念家乡还是另有隐情?

苏幕遮的来历,有多种说法:一说是西域驱鬼消灾活动中的假面舞曲。唐慧琳《一切经音义》卷四十一《苏莫遮冒》:“亦同‘苏莫遮’,西域胡语也,正云‘飒磨遮’。此戏本出西龟兹国,至今犹有此曲。”一说马戏之类所吹奏的曲子。

苏幕遮范仲淹 范仲淹《苏幕遮》:是思念家乡还是另有隐情?
苏幕遮范仲淹 范仲淹《苏幕遮》:是思念家乡还是另有隐情?

洪迈《容斋四笔》:“唐中宗时,清源尉吕元泰上书言时政曰:‘比见坊邑相率为浑脱队,骏马胡服,名曰苏幕遮。’旗鼓相当,腾逐喧噪。”一说源自波斯语译音,意思是披在肩上的头巾,因舞者身上披这种服饰而得曲名。据《唐会要》卷三十三,唐时《苏幕遮》有三首曲子,分属沙陀调、水调、金风调。天宝十三载(754)改曲名,沙陀调改名“宇宙清”,金风调改名“感皇恩”,水调仍名“苏幕遮”。

苏幕遮范仲淹 范仲淹《苏幕遮》:是思念家乡还是另有隐情?
苏幕遮范仲淹 范仲淹《苏幕遮》:是思念家乡还是另有隐情?

范仲淹(989-1052),字希文,出生于苏州吴县。大中祥符八年(1015)中进士,后官至枢密副使,参知政事。以资政殿学士为陕西四路宣抚使,知邠州(在今山西彬县)。范仲淹是北宋名臣,以持重、正直、宽厚为时人所称道。

今天人们耳熟能详的是他所写的《岳阳楼记》中“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两句名言。《宋史·范仲淹传》如下一节文字,有助于了解范仲淹的为人:“仲淹内刚外和,性至孝。以母在时方贫,其后虽贵,非宾客不重肉。

妻子衣食,仅能自充。而好施予,置义庄里中,以赡族人。泛爱乐善,士多出其门下,虽里巷之人,皆能道其名字。死之日,四方闻者,皆为叹息。为政尚忠厚,所至有恩,邠、庆二州之民与属羌,皆画像立生祠事之。及其卒也,羌酋数百人,哭之如父,斋三日而去。”

一个持重、正直、宽厚的名臣,居然写出这样一首绝妙的抒情作品,“铁石心肠人亦作此销魂语”(许昂霄《谭评词辨》),“希文宋一代名臣,词笔婉丽乃尔”(继昌《左庵词话》),真是出人意料,令人惊叹!

碧云天,黄叶地:王实甫《西厢记》第四本第三折:“碧云天,黄花地。西风紧,北雁南飞。”这一著名唱段,显系模仿此词而来,堪称善于模仿了。但是,陈廷焯认为,《西厢记》“骨力远逊,且少韵外味”(《白雨斋词话》)。

词表现的是,秋季,人在他乡羁旅,见景生情。虽然没有点出具体所在,但从景物和情怀看,很可能跟范仲淹另一首脍炙人口的词作《渔家傲》(塞下秋来风景异)是姊妹篇,创作时间和地点是相近甚至相同的。就是说,也是边塞之作。区别在于,《渔家傲》是以“英雄气”为主,而这首《苏幕遮》则是以“儿女情”为主。两首词,分别表现词人内心世界的两个侧面。

上片写景:湛蓝淡云的天,落满黄叶的地,明净清澈的水,还有远山,芳草;这些景物都相聚在傍晚的斜阳里。不难想象,它们都被涂上了一层落日的余晖。

下片写情:黯然销魂的思乡之情和漂泊情怀,早已令人夜不成寐,辗转反侧,除非有好梦,才能睡上一会儿。明月高楼休独倚,俞平伯先生认为是逆挽,“承接前文”,“知上片皆凭高所见”。我认为,这未免太绕远了,还不如解读为这是指好梦内容:词人心中思念的人于月夜独上高楼,倚靠栏杆,盼望着羁旅他乡的词人早日归来。美梦醒来,依然是形影相吊。于是借酒浇愁,可是酒不但未能消除心中的愁绪,反而化成了眼中的泪滴。

整首词,如果给个题目,有个现成的很合适,两个字:秋思。元代著名曲作家马致远的《天净沙·秋思》,跟它很像。

清人黄苏(蓼园)提出一个问题:范仲淹不是怀乡恋土之人,词中却是乡魂旅思愁肠思泪,儿女情长的,这是为什么?他认为,范仲淹这是另有寄托。开头四句,“借秋色苍茫以隐抒其忧国之意”;接着,“山映斜阳”以下三句,“隐隐见世道不甚清明,而小人更为得意之象”,其中芳草比喻小人。

第二阙,忧愁不是因为思家,而是因为国事,宋仁宗在位期间,范仲淹“身肩一国之安危”。国运昌盛的年代,范仲淹竟然都如此忧愁,这正是他“先天下之忧而忧”的表现。

把一首言情的词解读得如此高大上,实际上等于毁了一首好词--无视、否定了其文学价值。所以,原则上我不赞成这种读词路数。但是,并不信以为真,只把它当作一家之言,当作茶余饭后的谈资,也是一件有趣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