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启礼知乎 陈启礼终结一个时代 江南遗孀称早已原谅他

2019-01-20 - 陈启礼

“吴敦一枪是从这里(脑门)打进去,(江南)就毙命。董桂森上去再在肚子补了两枪。”2004年2月,陈启礼在接受香港凤凰卫视采访时,谈起当年暗杀作家江南的经过,表情淡然的他似乎是在讲述别人的故事。

1984年的 10月15日早晨,“竹联帮”总堂主陈启礼亲自带着两名“小弟”吴敦和董桂森,蹲守在位于旧金山市郊江南寓所的车库内。在江南准备开车出行之时,他们用了三颗子弹结束了这位美籍华人作家的生命。

陈启礼知乎 陈启礼终结一个时代 江南遗孀称早已原谅他
陈启礼知乎 陈启礼终结一个时代 江南遗孀称早已原谅他

江南与陈启礼乃至整个黑道素无冤仇,给他招来杀身之祸的是他发表的著作《蒋经国传》。这本涉及蒋氏王朝“秘辛”的传记在美国的中文报纸上连载刊登以后,台湾当局曾多次试图干涉未果。

江南命案震惊了整个美国,媒体纷纷将矛头指向台湾当局。美国联邦调查局从勘查凶案现场留下的破绽开始,一直追踪到陈启礼等人。一个月后,陈启礼和吴敦在台湾落网,董桂森稍后也在南美被抓捕。事实上,陈启礼和吴敦是在台湾大规模扫黑行动“一清专案”中被捕的——在美国的巨大压力下,台湾当局不得不做出姿态。他们以为,交出江南命案的作案者,就能够有所交待高枕无忧了。

陈启礼知乎 陈启礼终结一个时代 江南遗孀称早已原谅他
陈启礼知乎 陈启礼终结一个时代 江南遗孀称早已原谅他

然而,陈启礼不愧是一名老江湖。早在作案之前,为了防万一遭灭口,他将一盘录音带交给了他的“竹联帮”兄弟张安乐。这盘录音带记录的是台湾“军事情报局”高官与陈启礼的对话,前者授意陈刺杀江南。陈启礼被捕后,这盘录音带落入了美国联邦调查局之手。

陈启礼知乎 陈启礼终结一个时代 江南遗孀称早已原谅他
陈启礼知乎 陈启礼终结一个时代 江南遗孀称早已原谅他

在铁证面前,时任台湾“总统”的蒋经国于1985年1月10日下令逮捕军情局局长汪希苓、副局长胡仪敏、第三处副处长陈虎门。当时,舆论矛头还指向蒋经国的次子蒋孝武,认为他是整个事件的幕后主使。但这种指控因为没有证据支持,至今仍是无头公案。

陈启礼知乎 陈启礼终结一个时代 江南遗孀称早已原谅他

多年以后提起江南案,台湾媒体仍用“台湾受伤”,来形容这起案件给台湾形象与声誉所带来的伤害。黑暗、黑幕、黑金……当时,所有黑色的贬义词似乎都成为描述台湾政治的用语。

而这个黑色的潘多拉魔盒,是由黑帮老大陈启礼一手打开的。

一个时代的终结

多年以来,人们一直在猜测陈启礼刺杀江南的动机。有人说,他是出于“使命感”和对蒋氏王朝的忠诚,而主动请缨干掉江南这个“台湾的叛徒”;也有人认为,陈启礼没那么高思想觉悟,他不过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还有人指出,台湾情报部门试图利用黑帮来开展工作,而陈启礼也有意倚仗政治势力来扩大“竹联帮”,进而一统江湖。

无论如何,陈启礼当初肯定没想到,他所犯下大案给台湾带来的巨大冲击,更没想到自己居然在无意间为终结一个时代充当了推手。

江南案尘埃落定,而关于台湾的民主与自由的争议越演越烈。不仅岛内民运人士的呼声日益高涨,连一贯力挺蒋氏家族的美国,也在江南案制造的震惊中开始向台湾施加压力。

台湾坊间一直流传着蒋经国有意让蒋孝武接班的传言。而江南命案扯出蒋孝武的名字,让蒋经国进一步意识到蒋氏王朝已经无法继续传承。无奈间,蒋经国只好将蒋孝武“流放”到新加坡,让其从此淡出台湾政治。1985年8月16日,蒋经国在接受美国《时代》周刊采访时,更是首次表态不考虑蒋家人继任“总统”,并明确指出“中华民国国家元首应依宪法选举产生”。

1986年3 月,台湾当局成立“政治革新”小组,研究台湾的政治改革。一年后,蒋经国宣布解除长达38年的戒严令,开放党禁、报禁,台湾政治从此走上一个前所未有的轨道。

就这样,“陈启礼”三个字被镌刻在一个时代之中。在诡异的政治风云中,一个黑帮头子和一个“总统”的名字被放在一起相提并论。在2004年接受香港凤凰卫视采访时,陈启礼淡淡地笑着说:“我一点都没觉得自己是为蒋经国做这件事,也没想过这是为谁做的。”

“陈董”的最后岁月

犯下江南命案后,陈启礼被判了无期刑。不过,之后他两度获得减刑,在1991年终于获得假释出狱。接下来的5年时间里,陈启礼当回他的“竹联帮”帮主,继续他的黑道事业。

不料,台湾当局在1996年发起一个名叫“治平专案”的扫黑行动,陈启礼事前收到风声,仓惶逃往柬埔寨避风头。

岂料这一走就踏上了一条不归路。因为始终在台湾警方的通缉黑名单上,陈启礼11年来没敢回过台湾的家。外界并不了解他是否在摇控指挥竹联帮,但毫无疑问他成为了这个帮派的偶像。据陈启礼向媒体透露,就连台湾司法机关给他在金边宅子发去的传讯件中,也称他是台湾帮会的“精神领袖”。

在金边的陈启礼,不少人说他“已经不问江湖事了”。近年来在媒体上出现的他,多是白发苍苍的形象,安坐在白色别墅的游泳池边泡功夫茶。时而发发牢骚,指责台湾当局对他不公。

但陈启礼注定不会成为一个无所事事的糟老头子。他在柬埔寨开展了不少生意,并且热心公益事业,多次组织在柬台商赈济当地的贫民。作为一个长袖善舞的人,他打通了柬埔寨上上下下各种关系。人们尊敬地称呼他“陈董”。

可是,“陈董” 的不甘寂寞,又为自己招来一次麻烦。2000年7月,在柬埔寨台商协会长遇到枪杀后,陈启礼出现在媒体上,高调批评柬埔寨的治安和柬政府的“无能”,并在媒体镜头前炫耀、把玩自藏的各种枪械。

陈启礼此举显然让柬当局十分难堪。洪森政府立即对陈启礼采取行动,在他家中搜出11支AK冲锋枪、8支短枪、1支M79及2000发子弹,陈启礼因此被捕入狱。

13个月的牢狱之灾让陈启礼吃尽苦头。他在狱中中风,假释出狱后又遇到另一个打击——他的父亲在台湾病逝,而他因为是一名通缉犯,无法回台恪尽人子之孝。这是他一生中最深的伤感与遗憾。

而这时,陈启礼被诊断患有胰腺癌,情况不断恶化。这些年来,他不断求医问药,直至在香港的医院病逝。

“已经原谅了他”

陈启礼病故后,江南案中陈启礼的同犯、目前已成为电影制片人的吴敦说:“政府对鸭霸子太不公平。一个帮国家做那么多事的人,竟然被逼得有家归不得,必须亡命海外,实在令人心寒。”

即使当初自认是 “替天行道”,陈启礼都无法抹去杀害无辜的事实。然而,他也应死而无憾了,因为台湾已经给予了他原宥与宽容。媒体在报道陈启礼魂断异乡的消息时,无一例外都带着些许同情。而公众也没有把他视为一个反面人物。一位民众对记者说,“陈启礼是一个讲义气、重感情的血性男儿,事父至孝,有别于一般民众对黑道人物的刻板印象——好勇斗狠、无恶不做。”

在他离去之后,一段历史变得更加清晰:这个当年在江南命案中被千夫所指的作案者,实际上是一个政治的牺牲品,是一个时代的悲剧。

在得知陈启礼病故的消息后,江南的遗孀崔蓉芝说:“早已原谅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