栗原小卷来中国 栗原小卷:一生与中国结缘

2019-04-12

新华社北京10月19日电(记者屈婷 王小鹏)灯光渐渐隐没。一架钢琴、一张古典欧式沙发,一张日式小几,在舞台上浮现,栗原小卷就在这时,缓步而出。

“啊,弟弟呀,我为你哭泣,你不要死去!……双亲何曾教你紧握利刃,为了杀人到前线去?”栗原小卷扮演的松井须磨子站在舞台中央,无措而又惶急地倾诉着。

栗原小卷来中国 栗原小卷:一生与中国结缘
栗原小卷来中国 栗原小卷:一生与中国结缘

这是日本女诗人与谢野晶子,在1904年写下的一首著名的反战诗《你不要死去--为包围旅顺口军中的弟弟悲叹》中的诗句。

10月14日,栗原小卷在北京。杨朔一 摄

念诗的人,是作家与谢野晶子?剧中人松井须磨子?还是栗原小卷本人?这正是独角戏《松井须磨子》的迷人之处。北京人艺导演、演员冯远征说:“有那么一瞬间,我感觉她既是松井须磨子,也是在讲述自己。”

栗原小卷来中国 栗原小卷:一生与中国结缘
栗原小卷来中国 栗原小卷:一生与中国结缘

10月12日,日本著名表演艺术家、日中文化交流协会副会长栗原小卷时隔30年,再次来华演出戏剧、畅谈自己的戏剧人生。

独角戏《松井须磨子》排练照 中国剧协 高扬供图

(小标题)旧时今日的美人

独角戏《松井须磨子》在北京人艺的菊隐剧场连演两场,一票难求。该剧的主人公是日本近代戏剧史上首位新剧(话剧)女演员。在她红极一时的时代,女性形象还都由男旦出演。

栗原小卷来中国 栗原小卷:一生与中国结缘
栗原小卷来中国 栗原小卷:一生与中国结缘

在80多分钟的演出中,栗原小卷时而婉转歌唱,时而翩然起舞;她有时是松井须磨子,有时是松井须磨子出演的角色:《玩偶之家》的娜拉、《复活》的玛丝洛娃。在这场“戏中戏”中,栗原小卷让观众触碰到了松井须磨子追求自由、又被爱情所困的灵魂。

栗原小卷来中国 栗原小卷:一生与中国结缘

今天的年轻人多不识栗原小卷,更不知她曾是1980年代中国观众心中的“女神”。

栗原小卷剧照 中国剧协供图

1978年,作为“文革”后第一批引进中国的外国电影,日本电影《追捕》《望乡》《血疑》《人证》,引发了万人空巷的轰动。栗原小卷因在《望乡》中扮演的女记者三谷圭子、《生死恋》中的夏子更是成为家喻户晓的女星。

国家话剧院导演王晓鹰说,1979年的冬天,他看《望乡》是“早上六点那一场。天还没有亮,就去了。我就是一个粉丝,栗原小卷就是偶像”。

银幕下的栗原小卷亦是风姿绰约。她自幼修习芭蕾和小提琴,毕业后自学考上了演员学校,从此爱上了表演。“我的角色让我经历了很多不同的人生,学习到很多东西,也让我认识到演员的工作永远没有完结,需要一生一世去学习。”她说,不仅要向前辈学,也要向年轻人学。

2006年时,北京人艺的《雷雨》赴东京演出。演出结束后,工作人员告诉主演王斑,栗原小卷在等你。“我看见她静静地、抱着一束花在远处等着”,王斑赶紧跑过去,两个人畅谈起表演的得失。

王斑(右一)与栗原小卷的合影 王斑供图

现年71岁的栗原小卷,身姿挺拔优雅,穿紫色套装、黑色过膝长裙,戴珍珠项链和耳环。被粉丝簇拥签名的她,笑容谦和,不时低声道谢。

“惊艳、精致、精神”,冯远征如是评价栗原小卷。“用中国戏剧的话说,她在这部戏里是唱念做打都尝试了,体现出的是一个演员的努力。有多少人70岁了还能在舞台上?”

“有一句话说,旧时光是一个美人。”52岁的影迷金世佳看完表演后难掩激动。“我觉得栗原女士无论旧时、今日,都是一位美好的人,都在致力为我们带来美好的事物。”

左图为栗原小卷年轻时的剧照;右图(杨朔一摄)为10月14日,栗原小卷在北京

(小标题)“归宿”在舞台

14日在北京举行的演出交流会上,一位年轻的话剧演员问栗原小卷:“您是如何坚持演戏到现在的?”

她说:“我这么多年一直演戏,不用在意年龄的问题。只要一直坚持,就不会觉得辛苦。”

10月14日,栗原小卷在北京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杨朔一 摄

在其电影事业如日中天的时候,她选择回到了戏剧舞台。从莎士比亚到布莱希特,她乐在其中。“我觉得电影主要是导演的艺术,而舞台才是演员的天地。”她说自己始终属于剧场。

栗原小卷戏剧的引路人是日本著名戏剧导演千田是也,他也是俳优座剧团的创立者。她跟随恩师,演出了不少布莱希特的话剧。她曾在《四川好人》里分饰沈黛和崔达两个角色,1986年访华演出时,反响格外热烈。

王晓鹰说,看了《四川好人》后,认为栗原小卷是个好演员。等他看了《高加索灰阑记》中栗原小卷饰演的女仆格鲁雪用头抵着奶农的门、乞要一壶牛奶的那一幕,他意识到,明星栗原“消失”了,站在舞台上的,是一位卓越的艺术家。

独角戏《松井须磨子》排练照 中国剧协 高扬供图

栗原小卷说,自己的一天除了吃饭,“只做和戏剧有关的事”。“除了练习、彩排,演出服装也是自己设计,包括面料也自己去买,非常忙。”

“我的精力已经不允许我做与戏剧无关的事情了。”栗原小卷说。这句话难免让人联想她终生未婚的争议。“在当年的日本,我这种工作强度的女性,男人是无法接受的。”栗原小卷语气坦然,“既然如此,那就这么走下去吧。沉浸在戏剧中的我,非常幸福。”

《松井须磨子》8月在日本首演以来,已演了约50场。但是,为了完成这次访华演出,栗原小卷独自练了三个月,跟导演排练了一个月,又跟剧组人员一起排练了一个星期,力求尽善尽美。

“剧中的须磨子说,我的艺术是我在世界上存在过的证明。我觉得这句话放在栗原小卷身上也是完全合适的。”王晓鹰说,这么多年过去了,我被她活在艺术中的姿态震撼了。

栗原小卷(北京,10月14日摄) 杨朔一 摄

(小标题)发出良心之声

对普通观众而言,栗原小卷永远是《生死恋》中真挚热情的夏子;《望乡》里美丽善良的三谷圭子。她也很高兴自己能给中国观众带来美好的情感和回忆。

在千田是也的引领下,栗原小卷积极投身于中日文化交流。1980年,她参与了日中合拍的电视剧《望乡之星》;1991年,她与濮存昕合作,出演谢晋导演执导的电影《清凉寺钟声》,成就了一段日中电影交流的佳话。

栗原小卷的电影、戏剧多与战争和人性有关,她承认这是“刻意为之”。“一出戏,不管什么时代、场合,总是要反映人与社会、自然的冲突,演员则应该表现出这种冲突和它的意义。”

栗原小卷(北京,10月14日摄) 杨朔一 摄

藉由电影的缘分,栗原小卷与巴金、谢晋结下了友谊。她说:“他们跟我说,能从我的电影中看到日本人的善良之处。这句话对我非常重要,给了我很多勇气。”

栗原小卷说,文化交流是心跟心的交流,从中会有信任产生。“交流有很多种方式,比如戏剧交流、年轻学生相遇等。对方的理解和体贴关怀,都是留在心底难忘的回忆。”

栗原小卷很喜欢中国菜,“北京菜学的比较多,有时也会尝试一些新鲜的做法,比如麻婆茄子”。

“我不会忘记恩师千田是也的言传身教。”栗原小卷说,这是她第36次来到中国,“我愿为促进日中文化交流和实现两国人民世代友好,付出毕生的努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