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相矛盾课文原文 徐旭 | 陆蓉之 一个自相矛盾的江湖批评

2019-07-14

叶永青抄袭事件自2月27日曝光那天算起,已经过去半个多月。半个多月来,围绕着抄袭之作与被抄袭对象相似率几近百分之百的这起抄袭事件,不仅美术界内批评与谴责声排山倒海,就是平素极少关注艺术圈事件的各路主流传统传媒也纷纷予以大量报道。

自相矛盾课文原文 徐旭 | 陆蓉之 一个自相矛盾的江湖批评
自相矛盾课文原文 徐旭 | 陆蓉之 一个自相矛盾的江湖批评

目前,网上社交平台与媒体上,对抄袭者叶永青的负面批评虽不绝于耳,但面对被抄袭者克里斯蒂安·希尔文提供的多达71页纸的凿凿证据,以及互联网上汹涌澎湃的批评声浪,甚至其工作单位四川美术学院就此事件发出的公开声明,叶永青教授却仍无认错与道歉之意。

自相矛盾课文原文 徐旭 | 陆蓉之 一个自相矛盾的江湖批评
自相矛盾课文原文 徐旭 | 陆蓉之 一个自相矛盾的江湖批评

叶永青这一泰山压顶腰不弯的架势,完全可用“死猪不怕开水烫”来形容之;但是,倘若没有某些艺术界权威人士公然以颠倒黑白、混淆视听的种种言论来为其抄袭行为张目、辩护、洗地,即便叶永青心理素质再好,恐怕也守不住绝不认输的狠劲儿,因为如此凶猛的舆论已大大超出常人可承受的心理极限。是故,人们完全有理由作出合乎逻辑的推断:

自相矛盾课文原文 徐旭 | 陆蓉之 一个自相矛盾的江湖批评
自相矛盾课文原文 徐旭 | 陆蓉之 一个自相矛盾的江湖批评

陷入“抄袭门”丑闻中的叶永青,极可能已被其身后的利益联盟所劫持,以至于他既无勇气认错,也必须为其江湖利益共同体而死扛下去。

曾为叶永青尊重有加,但却已与他失联若干年的著名批评家栗宪庭先生在事发后的3月2日晚上,专门到一个有叶永青所在的微信群去开导了叶永青一次,他说:“抄袭是道德问题,没有艺术上的问题可以谈”。所以,他“真心期望叶永青出来给艺术界和比利时那个艺术家公开和真诚地道个歉。”然而,栗先生的期待却落空了。

自相矛盾课文原文 徐旭 | 陆蓉之 一个自相矛盾的江湖批评

抄袭,毫无疑问就是欺骗加偷窃,就是不付出智力劳动就采摘他人智慧成果。这是工业革命之后,文明社会对知识产权(智慧财产权)早已达成的一项普遍共识。如果今天若有人对此已被各国知识产权相关法规认定为违法侵权之行为还持有异议,那只能证明他们尚未跨入现代文明大门。

基于此一普遍共识,那些袒护抄袭行为的艺术批评家应被人视为自动放弃了批评话语权,因为他们公然为抄袭者予以辩护之言论触犯了现代文明的基本底线。

在那些不遗余力为叶永青抄袭行为做苍白辩护的所谓批评家中,有位女士不仅表现得尤为令人诧异,而且还表演得有失艺术批评专业水准,她,就是在大陆艺术江湖闯荡了近20年,且在圈里圈外获得一定知名度的批评家陆蓉之。

陆女士在事件发生后,既在多个艺术圈微信聊天群为捍卫叶永青与网友唇枪舌剑地辩论,更在其朋友圈发表了多条近乎于“文革”口号的言论,譬如“挪用无罪”。这些言论很快就被人整理成了几篇网文传播到了网上。

在为叶永青辩护的过程中,陆蓉之竟然置基本学理而不顾地偷换概念,以至于公然把“抄袭”与“临摹”简单粗暴地划上了等号。为了达到混淆的目的,陆蓉之甚至无厘头地认定“后现代艺术,挪用,抄袭,艺术家出品的选项之一”。

为了证明其“抄袭有理”的歪理邪说是站得住脚的,陆蓉之从西方当代艺术史上旁征博引来了几个貌似性质一样,但实则是偷梁换柱的个案来作为其强词夺理的证据。这些貌似有理的证据,只不过仅能吓倒那些没读过西方艺术史的圈外看客罢了。

当一切辩护显得捉襟见肘之时,陆蓉之干脆搬出了与现代文明社会格格不入的江湖杀手锏,而她这段为叶永青“加持”抵抗力的无赖话语即是明证:

“你绝对不可以公开对外发言,那是在西方诉讼的基本常识!但是,你更不可以向大家道歉,你要维护你的发表自由,你的艺术表达是你的权益,与他人无关!网民暴力,我会同你一起并肩面对,一起承担。”

在陆蓉之的话语中,凡是谴责与批评叶永青抄袭行为之声音,皆是“令我无法苟同”的“落井下石”与对叶永青的“追杀”。

倘若陆蓉之历来都主张“抄袭有理、挪用无罪”论那倒也罢,问题是,距今并不遥远的2013年4月27日,她却俨然如一位反抄袭斗士,在上海当代艺术馆“高孝午·何采柔双个展”的新闻发布会上,就作品抄袭问题与艺术家维权,说过了不少既很得体、也很正确的话。如今,那些得体与正确的话语仍在网上悬挂着。

面对这样一位左手持矛、右手握盾且作此一时彼一时状的江湖女侠,人们不禁要问:

我们到底应相信哪一个陆蓉之呢?

(本栏目文章仅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报立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