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野友树小野贤章 小野贤章&小野友树采访:银魂黑篮片场大不同

2019-08-03

5月30日日本著名声优小野贤章和小野友树先生来到了上海为次日的见面会做准备。当日下午,在南京西路的一家咖啡馆里,小编终于等到了期待已久的采访。在这个过程中都有哪些有趣的问题呢?让我们一起来看看吧。

小野友树小野贤章 小野贤章&小野友树采访:银魂黑篮片场大不同
小野友树小野贤章 小野贤章&小野友树采访:银魂黑篮片场大不同

1、小野贤章先生在前不久播出的《银魂》中出演了黑子野太助这个角色。第一次参演,对这部作品和角色有什么感想吗?

贤章:我一直有追在《周刊少年JUMP》上连载的《银魂》。当看到黑子野太助的时候就在想这肯定是黑子哲也的梗。然后就想着动画化的时候要是能让我来演这个角色就好了。没想到真的是我,超级开心。确定下来以后有纠结过该怎么演绎才好,要用多少黑子的感觉。最后决定采用能留给大家想象空间的方法。

小野友树小野贤章 小野贤章&小野友树采访:银魂黑篮片场大不同
小野友树小野贤章 小野贤章&小野友树采访:银魂黑篮片场大不同

2、友树先生也有在《银魂》中出演,配得是将军的角色。请问在片场有什么印象深刻的趣闻吗?

友树:将军在片中是一个地位很高的角色,可他每一次出场都很惨。这个角色在《银魂》中的戏份并不多,大概一年一次的样子。可是我的一位前辈,声优茅原实里小姐说她看得每一集《银魂》都有将军出场。所以对于她来说将军并不是个打酱油的,并且她以为《银魂》就是一部讲述将军是如何倒霉的作品。我很期待她心里的这个印象什么时候才能改变。一同出演《银魂》的声优们都很幽默很好玩,所以每次录音我都非常开心。

3、请问贤章先生,除了声优的工作以外,您还同时作为歌手和演员活跃在舞台剧等领域。请问这些工作和声优的工作相比有什么不同?

贤章:感觉最不一样的是作为歌手的时候。配音、出演舞台剧从根本上讲都是演戏,并没有很大区别,而且这些工作都是很多人一起合力去完成的。然而唱歌就不一样了,虽然唱歌的时候也有工作人员和乐队成员的支持,但是总会觉得自己的责任重大,会很有压力,会感到不安。不过总体来说,这些工作都很愉快。

(灯光有点暗,不小心把两位拍成了“青峰”_(:з」∠)_)

4、听说友树先生曾经很长一段时间将谷山纪章先生的照片设置成手机桌面,请问这是真的吗?用的是什么样的照片呢?另外想请问谷山先生的哪一点最吸引您?

友树:是真的。但是并没有什么奇怪的想法,只是出于求神许愿的心情。在我下定决心要成为声优的时候就开始用谷山先生的照片做手机待机画面来鼓励自己。当上声优以后也一直没有换掉,也是想借此时刻提醒自己勿忘初心。不过之后有一次玩惩罚游戏输了,被迫换掉,那以后就没再用了。

没想到来了中国还能有机会讲这么多关于谷山先生的话题,真是不好意思。(翻译:最崇拜谷山先生的哪一点?)如果我说谷山先生的一切都很吸引我会不会有点恶心?不过对我来说,没有谷山先生就不会有我现在的人生。

虽然这种说法有点奇怪,但是对我来说谷山先生就是神一般的存在,是拯救我人生的恩人。现在我也依然非常尊敬谷山先生,并且为自己有机会和他共演而感到荣幸。

沪江日语的提问:友树先生在去年播出的动画《月刊少女野崎君》中出演了堀前辈这个角色。这部作品在中国的人气很高。请问《月刊》、《黑篮》和《银魂》几部作品的收录现场氛围有什么不同吗?

友树:每部作品的声优和内容都有所不同,所以氛围自然也会不太一样。比如《黑篮》的内容就是特别认真地一较高下,现场就会很有紧张的感觉,有点类似社团活动。相对而言《银魂》和《月刊》就是搞笑的类型,是那种在配音的时候会笑场的动画。每一部作品的收录现场的氛围都是不一样的,但是都各有各的乐趣,所以我都很享受。

6、贤章先生之前为了出演一个舞台剧的角色不仅染了金发连眉毛都做了脱色,为了贴近角色真的做出了很大的努力。请问还有没有其他为了出演某个角色而对自己进行“改造”的经历?

贤章:发型什么的倒是很容易改变。我有一次为了出演一个声音比较低沉的动画角色,录音前一天使劲唱歌,拼命讲话,让声音嘶哑然后再上睡一觉,第二天早上起来就能达到理想的状态了。

7、请问两位的爱好是什么?

贤章: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兴趣,就是很普通的听听歌,睡个觉什么的。不过最近我有想要发展成兴趣的事情了。之前有想和朋友去钓鱼,因为没去过所以还不知道。如果去了觉得很有趣并且还想再去的话, 说不定就能变成兴趣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