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君秋死脸子 沈铁梅的父亲沈福存“梨园翘楚”、“重庆张君秋”

2019-01-27 - 张君秋

戏里,他喜好演女子;戏外,他是真正男儿。

他是中国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能横跨小生、旦角、老生三个不同行当、不同性别的领域,被称为"梨园翘楚"、"重庆张君秋",他就是沈铁梅的父亲沈福存。

从艺60载,沈老的艺术人生,和新中国同龄。

张君秋死脸子 沈铁梅的父亲沈福存“梨园翘楚”、“重庆张君秋”
张君秋死脸子 沈铁梅的父亲沈福存“梨园翘楚”、“重庆张君秋”

沈福存75岁了,还没退休。

"老了,我还忙起来了。"除了偶尔演出,沈老现在常被中国戏曲学院、东北师范大学等高校请去授课,为京剧艺术培养新的接班人。

前不久,沈老参报了一项戏曲界的国家级大奖,得奖呼声很高。

张君秋死脸子 沈铁梅的父亲沈福存“梨园翘楚”、“重庆张君秋”
张君秋死脸子 沈铁梅的父亲沈福存“梨园翘楚”、“重庆张君秋”

"其实我们一家人就是普普通通的人,包括我大女儿沈铁梅。"昨天,在位于黄泥塝流星花园小区的家中,沈老告诉记者,如果非要说他有什么不同于其他人的地方,那就是,他同时经历了男人和女人的双重人生——在台上,他就是女人,没人看得出是男人;台下,他阳刚得就是一个硬汉!

张君秋死脸子 沈铁梅的父亲沈福存“梨园翘楚”、“重庆张君秋”
张君秋死脸子 沈铁梅的父亲沈福存“梨园翘楚”、“重庆张君秋”

违抗父命"吃开口饭"

1924年底,沈老出生在四川巴县木洞一个贫穷的农民家庭,本来名字叫沈永明。

"小学班上有个女同学的父亲是唱戏的,她常常哼,我就常常听,慢慢就喜欢上京剧。"沈永明跟父亲说过很多次,想去唱戏,都未获准。好几次,父亲还发火了,要打人:"戏子就是有钱人的玩物,我们的家训就是,就算饿死,也不吃开口饭(唱戏),不穿黄皮皮(国民党军队服装)。"

张君秋死脸子 沈铁梅的父亲沈福存“梨园翘楚”、“重庆张君秋”

但沈永明一有空就往戏园子里钻,看"厉家班"的戏:"他们天天都要演《西游记》,每天不同,那些猴子都是些和我一般大的娃娃扮的,我就特别想扮猴子。"

1948年,父亲去世,沈永明便去求母亲,要进"厉家班",说男孩子一定要养活自己。面对5个未成年的孩子,母亲自顾不暇,也就由儿子去了。就这样,沈永明违抗父命开始了"吃开口饭"的生活。那年,是1949年。

"开始学老生,跑龙套,有时没小生时,就顶替演小生。"沈老说,重庆解放后,"厉家班"改为重庆京剧团,他将名字改为沈福存,开始唱旦角,开始注意女人是怎么生活的。

演旦角拿"全国粮票"

第一个旦角戏是在《天下第一桥》中饰演主角的妻子,词不多,但他一开口,台下就响起雷鸣般的掌声,师傅还奖了他两块银元。这是他以前没体会过的:"师傅说我大小嗓子都好,用现在的话说,是音域广。那时团里没有专门的男旦,而旦角挂头牌的机会要大些,我就想专攻男旦。"沈老回忆。

上世纪六十年代后,沈福存的名字在重庆已是家喻户晓,他也成为一家人的经济支柱——母亲和妹妹的生活费都由他承担,他自己却过着清贫的生活。1965年,他和川剧演员许道美结为伉俪时,连床都不敢买一张。

文革开始,男唱女女唱男遭到禁止,沈老只能演老生。1978年恢复传统戏后,有人说:"你老生演得这么好,别演旦角了。"沈老幽默地回答:"我演老生拿到的是四川省粮票,演旦角可拿全国粮票。"

沈老的旦角戏和别人都不同,有时代气息:"从前看戏实际上是听戏,闭着眼享受,不时叫声好。现在有电影电视,除了唱,还着重表演,讲究声、色、艺,打破常规。"

沈老特别注重将生活中的细节运用到表演中,在细微上下工夫。"比如演女子出门,要先扯一下衣服,还要摸一下头,得考虑古时女子烫衣是用米汤浆,抹头发是用刨花油。表演时动作就得符合这一历史常识。"正因为如此,同一出戏,沈老的表演就比别人多一些动作和几分传神。看沈老的舞台照,完全看不出是个男人。

沈老真的拿到了"全国粮票",被称为"重庆张君秋",著名戏剧家、评论家马少波看了他的演出后,即兴挥笔"梨园翘楚"相赠……

男人演女人,总会受些委曲,一开始,沈老常被人讥讽为"像个寡妇"、"娘娘腔"……他默默忍受着。如果说他最先演旦角是为了挂头牌,那么到后来则是因为他已完全读懂了旦角的艺术魅力。"艺术是从生活中提炼出来的,舞台上的假和夸张都是真实的假,已升华为了艺术。男人演女人是一种艺术的美,女人演女人是一种真实的美。"沈老更喜欢艺术的美。

教铁梅台上"不要脸"

沈老一家是梨园世家,三个女儿都特别有孝心。大女儿沈铁梅两度获得梅花奖,这让沈老特别欣慰。

沈铁梅从小生活在京剧团里,喜欢京剧,可团里不招人,她就去学了川剧。"她小时害羞,上台就紧张,我就告诉她‘台上要脸就叫不要脸’,这是师傅教我的,意思是台上要完全放开。"

戏曲是相通的,日常工作中,沈铁梅总爱向父亲请教,包括名动海内外的《金子》中几处出彩的地方,就是父女俩一起完成的。

沈铁梅以前唱《祭江》时,总感觉劲头把不准,行腔运用不当,父亲就告诉她要体会人物内心,体会主人公祭完江后为什么要投江,不能死唱,要有情。

"在台上,他生活在女人的世界中,很投入。台下,他是个硬汉,困难时期和文革期间,生活、政治和艺术上都那么艰难,还拉扯着一大家人,他都挺过来了。"老伴许道美说,现实生活中的沈老和台上截然不同,即使是一些票友看到他,也看不出他就是舞台上的那些女子:"因为了解女性,平常他特别理解我,几乎没吵过架。在我心中,他是最男人的男人。"

年纪大了,沈老患上高血压和糖尿病。他和老伴常沿着公路步行,由黄泥塝,经五里店、朝天门大桥、弹子石,再坐车回来;或从五里店经黄花园大桥、嘉滨路到嘉华大桥,来回3个多小时,每周3次。

沈老看上去精神矍铄,比实际年龄年轻,空闲时,老两口在家里切磋戏曲、养养花:"老年人就得找点爱好和乐子,跟上时代的步伐,保持年轻人心态。"沈老乐呵呵地说。但说到年轻人,他脸色又沉重起来。

"现在真正懂戏曲的人越来越少,很多年轻人学戏曲只是当成业余技能。我碰到好几个很有天赋的孩子,可他们都不愿入行,唉——"如何将戏曲和市场结合起来,这是沈老思索了很久的问题。(周立)

相关阅读
张君秋三位夫人的照片张君秋三位夫人的照片 怀念我的岳父张君秋先生:三十余年师徒父子情

“芍药开牡丹放花红一片,艳阳天春光好百鸟声喧。”二十年前当此时节,我的岳父张君秋先生驾鹤西去了为怀念他,我协助妻子张学玲于今年5月16日、17日在北京长安大戏院策划两场名为《万紫千红 春色满园》“张派”经典剧目选段和选场演出。

京剧张君秋所有唱段京剧张君秋所有唱段 张君秋:发展京剧切忌丢、懒、散

近来,戏曲界关于“京剧向何处去”的争论很热烈。这个争论使我联想到解放初期的情况,那时,京剧同现在差不多,不太景气,剧目贫乏,演员也有个后继乏人的问题,那时就有人提出京剧要消亡了。其实,京剧艺术不景气不是剧种出了问题。

张君秋的京剧名段张君秋的京剧名段 京剧旦角最后的高峰张君秋

从清代戏曲花雅之争,作为昆曲的雅部落败于花部乱弹以后,中国的戏曲往往都是与捧角儿共生存的,这也是中国戏曲艺术独有的现象。中国人看戏,往往不是去看什么故事,而多半是看那个名角儿去了。演员作为一个个体,他的艺术技艺成了最主要的被追捧欣赏内容。

张君秋先生的跟包是谁?张君秋先生的跟包是谁? 张君秋先生的“宽”与“严”

张君秋先生在山东的十几位弟子传人中,薛亚萍、董翠娜都获得过“梅花奖”,其他的几位也都多次在全国性比赛中获过大奖,成为在全国卓有影响甚至影响到海外的艺术家。他们在艺术上能不断精进,纵然有天赋的成分,但与张君秋先生严格要求也密不可分。

张君秋是什么派张君秋是什么派 刘岿然拜师薛亚萍 张君秋派京剧添传人(附图)

新浪娱乐讯 2008年4月13日,中国戏曲学院表演系青年教师刘岿然拜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薛亚萍为师,正式成为张派艺术传人。薛亚萍出生在北京一个梨园家庭,外祖父是京剧名净李春恒,母亲李婉云也是京剧名旦。受母亲影响。

推荐阅读
张君秋后代张君秋后代 四代张派传人聚首纪念张君秋
张君秋《风声紧》张君秋《风声紧》 张君秋的《芦荡火种》“风声紧”
水魔方开放时间2019水魔方开放时间2019 2019天津欢乐水魔方正式开园
陈莎莉的婚姻陈莎莉的婚姻 陈松伶陈莎莉《单亲妈妈》中祖孙情深(组图)
围魏救赵比喻什么围魏救赵比喻什么 三十六计中相当精彩的一计 围魏救赵
彭雪枫将军的地位彭雪枫将军的地位 多位退役将军清明纪念彭雪枫江上青等先烈
苏州七君子苏州七君子 尘封600年 国宝《七君子图》亮相苏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