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安国穿越 第65章 武安国之死

2019-05-01 - 武安国

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三国从白门楼开始 > 第65章 武安国之死

第65章 武安国之死投推荐票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加入书签 热门推荐:圣墟龙王传说三寸人间天下第九飞剑问道我是至尊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元尊大道朝天 大龟甲师

武安国穿越 第65章 武安国之死
武安国穿越 第65章 武安国之死

    “文远叔...”     还在因为刚刚汇合管亥而窃喜的高云突然沉寂了下来,马背上的他目光显得有些呆滞,嘴里神神叨叨的念着张辽的名字。

    “警告,宿主与武将张辽羁绊解除,羁绊技能保留,不在会获得因与张辽羁绊存在而对全军能力提成的效果。”     “探测羁绊武将张辽.

武安国穿越 第65章 武安国之死
武安国穿越 第65章 武安国之死

..确定张辽生命状况中...”     “叮咚...系统检测,确认武将张辽死亡...”     “怎么了?”吕玲绮上前与高云并齐,看着高云失魂落魄的样子,还是轻声问了一句。

    侧脸看了一眼吕玲绮,高云强行忍住内心的感情波动,才是低声回应了一句。

武安国穿越 第65章 武安国之死
武安国穿越 第65章 武安国之死

    “没事...只是有些累了。”     也许因为连番的厮杀与拼命的逃亡,郭嘉已经是披头散发,灰头土脸的他将佩剑插入剑鞘,不安的向蛟龙山方向看了一眼,隐约察觉到了什么。

    “派去后面的探马现在还没有赶上大部队,恐怕是凶多吉少。所以后方还是有追兵的,子叹还是莫要犹豫,早作断绝。

”     看了高云一眼,郭嘉便是用只有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道:“子叹节哀,文远将军阵亡,就是为了掩护我等撤退。现在你是这支队伍的主帅,切莫要为了一时悲痛,弃三军于不顾。

”     高云已经没有心情去赞叹郭嘉的未卜先知,只是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郭嘉如释重负,便是指着前路说道:“过了这个岔路便是夏丘,夏丘乃是袁公领地,就算夏侯惇是曹孟德族兄也不敢轻易犯境,只要到了那里我们便是安全的。

”     没等高云回答,战马的嘶吼声就在他的耳中响起,一只快马已经飞快的穿越了人群,因为打的是高云部队旗号,所以并没有人愿意去阻拦。

    马背上是一个重伤的陷阵营死士,也就是先前郭嘉口中的探马,在逃亡的之时还能够打探消息的,也只有跟随高云身边的几名陷阵营死士能够胜任了。

    他浑身是血,低着头颅,等到了高云面前,就一把栽了下来。     “有追兵.

..夏侯妙才...”     这名陷阵死了,死的没有一点色彩,他的应该是那批探马中唯一存活下来的人。其实肉眼都可以看出他受的伤很重,能够支持到高云面前,恐怕也只是为了完成自己的使命。

    场面很沉寂,气氛也十分压抑。后面有追兵,而且还是名将夏侯渊...     所有人都知道是吕布的旧将张辽为他们打开了逃窜的道路,但是现在夏侯渊追过来了,那么很明显的说明,张辽已经倒在了曹军的屠刀之下。

    但是大多数人的心里却再思考着另一个更为现实的问题。

    张辽的并州骑兵战斗力是众人有目共睹的,就算虎豹骑再强,这群人也理所当然的认为张辽能为自己争取到逃窜到安全地带的时间。

    可是如今夏侯渊却来的如此之快,如此厉害的张辽都撑不过三五个时辰,那么自己呢?     “属下愿意请缨出战!

”     臧霸猛然出列,他的脸上带着决绝的表情。张辽高顺都可以说是他的老师,而且现在想要守护大军逃跑,就必须有人站出来断后。所以不管是为了报仇,还是为了高云的安全,臧霸都觉得自己义不容辞。

    “宣高岂能如此,还是我去吧。”     管亥提着大刀已经上前,拍了拍臧霸的肩膀,就对着高云请命。

    自己手下七八万的老幼妇孺已经死了,也是因为自己执意去救这些人,才多少拖延了大军撤离的时间。管亥心里所求已经不多,能让自己剩下黄巾士兵有个好的归宿,牺牲自己又有何妨?     “末将心意已决。

”管亥斩钉截铁。     “贼匪安能做那忠义之人?”     声音已经传到所有人的耳中,一个人缓缓出列。

顶着管亥的怒火和众人不善的表情,却丝毫不顾,表情骄傲,失去左手的衣袖,迎着寒风在肆意摆动。     高云惊讶,孔融揪心。

    那人翻身下马,对着老迈的孔融就是鞠躬。     “国昔日多受公之大恩,今日主公有难,我岂有不出手之理?”     武安国猛然抬头,眼神就如那黑夜里猫头鹰。

    “主公决意投靠袁公,我本无权干涉。

可是那吕布断臂之仇我却时刻记在心中,试问我武安国堂堂武安氏之后,又如何能与仇人同朝共事?”     “主公只需借我一千兵马,我便誓死为主公杀出一条血路,至此之后,恩情便是两清!

”     “武安国...”孔融的语气梗塞,就像有异物堵在喉咙之中一般,就好像一个笑话...     主公?孔融哪里还是什么主公?     恩?又能有多大的恩?     武安氏的尊严?武安国难道没想过只有活着才能振兴武安氏吗?     恩情两清?若是选择断后,哪里还会有活命可言?     都是枉然,都是借口。

武安国的恨,武安国的报恩,说穿了,武安国就是想给自己一个最为圆满的交代。

    这个时候,没有人会怪武安国口出狂言,有的只是统一的沉默。武安国要的一千人都是他带到孔融手下武安氏的子弟,在这个岔路口,他们毅然放弃了活命。

    “出发!”     铁一般的号令从高云口中发出,这一声出发对于不仅是对这支消耗的只剩万人的军队,对的也是武安国仅仅只有一千人的兵马。

    但是这一刻,他们的道路却是相反。     高云忍不住扭头,看到的却只有武安国的背影。

    那结实的身躯被铁甲紧紧包裹,他是用嘴巴叼起了长刀,仅剩的一只手臂狠狠的勒紧马缰,在寒风之中,疯狂奔驰。

    高云的脑海之中似乎呈现了武安国的正脸。     粗狂的脸上依旧写着那一抹骄傲,这抹骄傲似乎要追溯到战国时的武安氏白起,要知道他武安国的祖先从来都是一个无所畏惧之人。

    浓眉已经被武安国皱的形成一个V字。自从失去手臂之后,武安国的性格就发生了翻天覆地式的变化。那个天真烂漫的糙汉子早就变成一个沉默寡言的军人。

    高云转会了脑袋,仔细想想,也确实如同武安国所说。     他需要报恩。

    他无法面对仇人吕布的女婿。     他需要给自己找到一个最好的归宿.     所以这一切为也是他作为一个武安氏子弟,才该有的作为.

..     公元199年12月上旬。     武安氏白起之后名将武安国猝,享年三十八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