笛卡尔哲学思想论文

2019-10-28 - 笛卡尔

笛卡尔如何推导出我思故我在,笛卡尔的方法论如何以普遍怀疑建立哲学体系的、即我思故我在的推论过程。以下是学习啦小编整理分享的关于笛卡尔哲学思想论文的相关文章,欢迎阅读!

笛卡尔思想简述

笛卡尔哲学思想论文
笛卡尔哲学思想论文

[摘 要] 笛卡尔如何推导出我思故我在,笛卡尔的方法论如何以普遍怀疑建立哲学体系的、即我思故我在的推论过程。

[关键词] 数学的一般概念;方法论;证明

【中图分类号】 N02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7-4244(2013)10-224-1

笛卡尔出生在法国贵族家庭,出生在经院哲学走向末路的年代,其方法论动摇了经院哲学的基础,为新兴的自然科学提供了证明。

笛卡尔哲学思想论文
笛卡尔哲学思想论文

笛卡尔认为哲学是一切学科的集大成,科学的统一性不在研究对象,而在于方法,哲学首要是研究科学方法。他是以数学的基本特征为基点来阐述其他学科。用数学的一般特征"度量""顺序"来研究数学以外的领域,概念的比较来把握对象之间程度和性质上的不同,不会因为缺乏统一的标准和尺度而无法衡量。

笛卡尔哲学思想论文
笛卡尔哲学思想论文

同质的对象不管是简单到复杂还是复杂到简单,都是以相同的出发点为起始。而形而上学中不同质,处于不同系列,无法推导出正确结果,不能把一切原因直接归结于无限的上帝,也需要一个确实可行的简单出发点来研究形而上学。数学的一般概念应用于形而上学中,也需要有一个切实可行的出发点,之后运用度量和顺序推导出确实的结论。

笛卡尔哲学思想论文

笛卡尔对于哲学采取的态度是以数学为基础的,其思想渊源来源于柏拉图哲学,柏拉图哲学形成由于希腊先哲发明的几何和算数科学,而后才有不可怀疑知识的学科。柏拉图选择弟子的条件也是必须懂几何学。柏拉图对于几何学是非常看重,几何学是最接近真理的。

笛卡尔的哲学研究是以数学的一般概念为基础的,也是想让哲学达到数学概念的确实性可靠性。笛卡尔的哲学思想体系是以数学为基础的,经院哲学采取的方法是陈旧且繁琐的,笛卡尔在此背景下寻求一种新的科学方法,首先是抛弃经院哲学的方法,采取怀疑的态度来审视一切。

普遍怀疑的目的是为了找到确信可靠的知识,按照数学的一般概念,通过先分析再综合的顺序,笛卡尔建立了四条方法论准则。第一条规则是,绝不承认任何事物为真,除非我明明白白的知道他确实为真。事物在心灵上所呈现的,是不是在心灵上的观念存在,是直观的以纯理智的获取,还是心灵的感官呈现。

第二条规则是将我们所检查的每一难题,尽可能的分解成许多部分,以作为妥善解释这些难题的要害。解决难题,直观的确实性的以理智呈现很难,但分成诸多简单的小部分,仔细观察解决。

在逐次观察的过程中,发现问题的绝对部分。通过对难题的分化,找到最简单直观的部分。难题的细分越细致越好,细致到可以满意解决的程度才是最好的。第三条规则按次序进行我的思考,从最简单、最容易认识的对象开始,一点一点逐步上升,直到认识最复杂的对象;就连那些本来没有先后关系的东西,也给它们设定一个次序。

这是笛卡尔方法论对事物分析演绎的一个过程。从分析的结果中,把事物从简单,绝对到复杂,相对,相互联系,有层次性的系列。

从最简单推论出最复杂,把分解成最简单的要素以理性重新组合。以达到认识复杂对象的目的。在事物的本身找到理性和逻辑性的秩序,分析综合以认识复杂对象。第四条原则在任何情况下,都要尽量全面地考察,尽量普遍的复查,做到确信毫无遗漏。

这个是笛卡尔方法论的关键――分析,无论是事物分解成细小部分还是组合成复杂事物,必须遵守一定的逻辑性和连贯性,如果没有逻辑性和连贯性,就无法保证真理是不是真理。而且分析必须要彻底,综合要全面。

普遍怀疑,顾名思义,就是一切知识都不可靠的。通过怀疑推敲的原则,得到可靠的知识。所有不能通过怀疑推论的原则,都要排除。

首先,对外在感知到的现象的怀疑。感觉是不可靠的,感觉到的周围世界的知识是不可靠的。其次,身体的感觉欺骗,梦境与现实的感觉是很难区分的。身体的感觉是不可靠的。最后,数学观念的约定俗成也是不可靠的,这些知识是没经过推敲的印象罢了。普遍怀疑从最基本最简单的感知现象,身体感觉以及数学观念分析,来确定第一原则。

在普遍怀疑外在一切的同时,发现现象是可以怀疑的,感觉是可以欺骗的,思想也是可以怀疑的,唯独在思想的我是不能怀疑的,我思包括一切意识活动,不管是理性的还是感性的,或者是情感的,只是纯粹的活动,没有实质,只是自我意识,思想的主体而已。我是思维的主体,思维与我是不能分开的。笛卡尔对我思的规定,使认识向主体自身发展,强调了理性的重要。

在确定不容置疑的第一原则以后,如何上升到对复杂事物的认识,除了"我"一个思维主体以外,别无他物,如何建立新的形而上学,完成对我这一思维主体的超越且不能悖论于自身,首先证明了上帝的存在,对于我而言什么都能知道他的来源,但上帝是我不能知道的,无从得知它的存在,再者我的存在是不完满的,从不完满无法上升到完满,上帝的完满是存在的,综上两条,上帝存在不是外在得知,也不是自我的升华,那只能是天生的。

天生于我们思维之中。

而后,自我本身是存在缺陷的,要存在就必须通过上帝,我的观念等等依赖于上帝的话,上帝是存在的。再者,通过数学的一般概念论断出上帝完善的本身就有存在。再对我的证明中证实上帝的存在,再通过上帝的帮助得论出物质的存在。

笛卡尔在论证我思故我在时,对感性知觉的认识作用极力抹杀,而夸大了感觉相对性的作用和对理性认识的肯定。笛卡尔把理性认识分为两种理性直观和演绎推理,依旧是在抹杀感性直觉的认识作用中肯定了理性的真实可靠性。

笛卡尔对于理性的认识,在神学社会为自然科学的发展做出了贡献。但他的二元论要么走向了绝对实体上帝的唯心主义,要么走向了唯物主义,无法自圆其说。但是仍然对后世影响颇深。

参考文献:

[1]姜云.西方哲学史新编[M].延边:延边大学出版社,2008.

[2]赵敦华.西方哲学简史[M].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1.

[3]冯契.外国哲学大词典[M].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