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采妍承认整容 仙女也烦恼 郑采妍坦言曾想要整容

2019-04-11

不仅是女团DIA的成员,更是通过电影《LALA》和电视剧《一起生活吧》展示了多样才能的郑采妍一起拍摄的画报。

郑采妍在拍摄结束后的采访中提到了最近上映的电影《LALA》的参演感想。尤其是对于和San E配合说到:“因为剧本刚出没多久,所以进行了剧本阅读,(San E前辈)台词虽然比我更多,但是做得很完美。我本来有很多觉得难的地方,但前辈很放松,主动走过来和我搭话,所以爱情戏拍摄起来也并不困难”。

郑采妍承认整容 仙女也烦恼 郑采妍坦言曾想要整容
郑采妍承认整容 仙女也烦恼 郑采妍坦言曾想要整容

被问到在越南进行拍摄有没有感觉困难的地方时,她回答说:“拍摄现场的当地人和韩国人都待在一起,刚开始以为会因为语言问题感到困难,但是沟通并没有大问题。我也用身体语言和英语短句和他人沟通了”,展现了她随和的一面。

郑采妍承认整容 仙女也烦恼 郑采妍坦言曾想要整容
郑采妍承认整容 仙女也烦恼 郑采妍坦言曾想要整容

在周末电视剧《一起生活吧》中饰演张美惠儿时角色的她说:“每次试镜都会觉得特别紧张,本来应该很有活力的,但是因为紧张感,这次也觉得很困难,试镜成功后脑海里也有些疑惑,既觉得神奇又很感谢大家的信任”,展现了她谦虚的样子。

郑采妍承认整容 仙女也烦恼 郑采妍坦言曾想要整容
郑采妍承认整容 仙女也烦恼 郑采妍坦言曾想要整容

当被问及有没有在现场给你提供了演技帮助的教导者时,她回答:“是导演们,在《再次重逢的世界》时,白秀灿导演教了我很多。如果意志消沉,照明导演就会过来鼓励我,真的很感谢。还有演对手戏的珍久虽然比我小,但演技比我更熟练,所以得到了很多帮助。”

郑采妍承认整容 仙女也烦恼 郑采妍坦言曾想要整容

对于歌手活动的问题,她说到:“当摄像机亮起红灯,之后在表演结束监察舞台时,如果我的表情一般的话就会很生气。站在舞台上很有意思。虽然也会担心榜单排名,但是只要比以前好一点,有学到东西的话,我就会心满意足。”

不久前,在拍摄《丛林的法则》的途中因腹痛成为了话题。对此,她说到:“因为是站在镜头前的职业,所以一般都是隐瞒不说的,但当时真的痛的流泪了,就很痛。减肥和饿肚子的经历都挺多的,但那时候真的忍不住了。如果还有机会的话,我会再去丛林的,感觉像是男人们在部队服役后感受到战友情谊的感觉。”

关于DIA成员豫彬参加《THE UNIT》,被问到对豫彬有说什么建议时,她说:“比起是建议,其实只是我自己的经验。我出演选秀节目时初期也是为了开心做的,但到了最后也会产生野心,豫彬到后面可能也会不知不觉的产生欲望,所以对她说了要最大限度地享受当下的乐趣。”

问及宿舍的气氛如何时,她回答说:“有时非常吵,有时非常安静,可以说是极与极了。有时候安静的像没有人在。虽然宿舍生活很好,但偶尔也会想拥有可以独处的空间。”

被问到I.O.I成员们相处的问题时,她回答到:“相处得很好,经常和能见面的成员们见面,会一起去吃饭,一起去咖啡馆。前不久第一次和满20岁的延静一起喝酒了。春节时和因为行程原因没能回奶奶家的成员们一起见面吃饭了”,展现了深厚的友情。

针对关于酒量的提问,她诚实地回答到:“根据心情会有不同,一瓶烧酒的话完全没问题。最近好像胖了,所以有段时间没喝了。我会在宿舍屯好酒,可以说我是酒库担当了,如果冰箱底层是空着就会感觉心里空虚。”

被问及作为“新一代CF女王”,有没有想要尝试的广告,郑采妍答道:“想拍女性用品广告,我从以前开始就想拍卫生巾的广告,喜欢广告给人的柔软清爽的感觉。”

被问到有没有榜样时,她说:“是全智贤前辈,我认为她是非常优秀的人。前辈自出道以后一直在活动,我觉得那很了不起,我也想成为前辈那样长期活动的人。”

被问及对“Ending妖精”有没有自卑感,她回答到:“因为方下巴有自卑感,虽然现在都说是贵族下巴,但其实我很自卑。出道前还考虑过整容,做节目时也会对角度方面比较费心。”

针对有没有过极限减肥经验的问题,郑采妍说到:“出道前主要以豆奶或豆腐等豆类食品为主。停滞期的时候就只吃没有酱汁的沙拉,3个月期间都是每天只吃一袋沙拉。到测体重的日子时,就大家一起分一包薏米茶,不会用水泡,直接干吃粉末。不管怎么说没有比健康更重要的了,所以最近没有那么做了。”

被问到理想型时,她回答到:“在丛林的时候有说过,喜欢下巴线条分明的男人。我的男性朋友们也都22岁了,可能是因为社会生活的原因,喝酒喝的都发福了。其实下巴线条是否分明不重要,就是喜欢自我管理做得好的男人。”

当问到今年有什么愿望时,郑采妍说:“2018年我想度过一个内心从容的时间。总是按照计划表生活来着,今年想要不做计划自由地休息,想多了解这个世界。想考取驾照,想学的东西很多,也想学习语言,也想学one day class。现在时间并不充裕,要是有可以慢慢学习的时间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