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鲁大学成立时间】她“捐款”120万美元 就被“录入”耶鲁大学

2019-10-28 - 耶鲁大学

    据《华尔街日报》4月26日报道,支付12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800万元)买进耶鲁大学的学生名叫郭雪莉(音译 Sherry Guo),来自中国。法庭文件显示,这个中国家庭向威廉·辛格(这次一系列招生舞弊案的背后操作者)支付了120万美元。

【耶鲁大学成立时间】她“捐款”120万美元 就被“录入”耶鲁大学
【耶鲁大学成立时间】她“捐款”120万美元 就被“录入”耶鲁大学

    120万美元的去向

    据郭雪莉和其父母的律师詹姆斯·斯佩图斯称,郭雪莉和她的父母不知道这笔款项被用于贿赂。律师称郭雪莉的父母不会说英语,也没有与辛格直接接触,他们是通过洛杉矶的一间财务顾问公司联系到的威廉·辛格。

【耶鲁大学成立时间】她“捐款”120万美元 就被“录入”耶鲁大学
【耶鲁大学成立时间】她“捐款”120万美元 就被“录入”耶鲁大学

此外,律师在法庭上声称,郭雪莉本人对美国大学的招生过程不是很熟悉。根据法官对耶鲁大学足球教练的起诉书显示,2017年,郭雪莉的父母通过洛杉矶的财经顾问公司联系到了辛格,并表示希望为女儿申请对耶鲁大学的“捐款”。

【耶鲁大学成立时间】她“捐款”120万美元 就被“录入”耶鲁大学
【耶鲁大学成立时间】她“捐款”120万美元 就被“录入”耶鲁大学

郭雪莉的父母最终向这位辛格先生支付了120万美元。这些钱通过一系列的分期完成,其中最大的一笔90万美元汇入了一个名叫关键全球基金会(The Key Worldwide Foundation)非营利机构,而这个机构也正是由辛格先生所成立的。

该基金会的网站显示他们为柬埔寨贫困人口提供牙科保健,为美国20个城市的儿童提供课外项目,为洛杉矶贫困女孩提供生活辅导。但《纽约时报》查阅的联邦税务记录显示,该慈善机构的绝大部分资助实际上流向了精英大学,包括南加州大学、耶鲁大学和纽约大学。

【耶鲁大学成立时间】她“捐款”120万美元 就被“录入”耶鲁大学

    中国学生“捐款”

    远高于美国学生

    令人疑惑的是,据《纽约时报》报道,涉及此招生舞弊案的13名美国学生的家长向辛格支付的金额约为30万到50万美元不等,而涉及此次案件的郭雪莉及其父母的花费却高达120万美元。

另据《华尔街日报》披露的消息,另外有一个还未公布的中国家庭支付的金额超过惊人的650万美元。郭雪莉的律师称,她(郭雪莉)本想去哥伦比亚大学或者牛津大学,但辛格让他申请耶鲁。律师称,这位辛格先生利用了郭雪莉和其家人对美国大学招生的不理解,“大肆敲诈华人”。

    郭雪莉是谁?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郭雪莉的律师斯佩图斯称,郭雪莉大约五年前来到加州开始学习英语,她曾就读于加利福尼亚州圣胡安卡皮斯特拉诺的JSerra高中。当时她在JSerra高中就读时,年纪就已经比同龄人大了,这也是为什么她21岁才上大一的原因。

此外,她的律师拒绝在法庭上提供有关郭雪莉父母的任何信息。事发之后,郭雪莉的所有社交媒体账号全部被清除了。2018年3月14日,JSerra高中的官网上曾发布新闻稿称:《华尔街日报》采访了JSerra高中的校长斯特鲁普,他表示在他印象中,郭雪莉(Sherry Guo)是一位“极具天赋的艺术家”和“天才”,成绩优异。

斯特鲁普称他对Sherry Guo涉及美国高校招生丑闻感到非常震惊。在该高中的官网上显示,2018年3月14日,Sherry Guo在2018年美国著名学术艺术比赛中获得全国银奖。

    解析买入名校的操作方法

    根据《洛杉矶时报》的消息,美国司法部在波士顿举办的新闻发布会上,一张流程图详细解释了威廉·辛格是如何将本没有资格进入名校的学生“安排”进去的。

    家长付钱后,往往辛格会通过两种方式。其一就是辛格为学生准备大学入学考试的作弊方案,然后再花钱买通考试的监督者和管理者,从而让学生的考试得分远高于自身应有水平;其二就是利用美国高校体育人才的特殊招募机制,辛格会为他服务的学生建立一套虚假的学生档案,这份虚假的档案会显示学生有着优异的体育运动经历,然后辛格再买通大学体育队的教练们,让他们定向招募这些学生。

    郭雪莉正是用这种方式被耶鲁大学的女子足球队选中,因而进入了耶鲁大学。

    此案尚未完结,记者会持续关注最新的进展。

    媒体评论

    此案重点是制度漏洞

    而非华人标签

    这两天,“美招生舞弊案曝出中国家庭”登上了微博热搜榜。这起美国史上最大规模大学招生欺诈案,其实3月12日就已被曝出。只不过,随着调查的深入,越来越多的细节浮出水面。

    有媒体报道,向“主犯”辛格行贿数额最大的两个都是华人家庭,而他们到目前为止都还没有被起诉。在网上,这引发了一股对“有些华人家庭不惜一切代价挤进名校”的指责。这两个家庭,一个花650万美元把孩子送入名校,另一个则是花120万美元买通耶鲁大学的女足教练,把女儿以体育特长生的名义送进去。相比之下,一般涉案的美国家庭,花费大多在30万到50万美元。

    这个案子最初引起美国人的普遍震惊,更多是因为大学招生的漏洞被暴露出来。人们更关心的是制度层面的防范,而不是族群因素。但华人家庭更愿意在学业上下赌注,也确实是一个普遍现象。

不但美国的华裔家庭子女在学业上表现优秀,也有越来越多的中国本土中产家庭孩子投入美国“高考”的竞争中。“亚裔”学生超强的考试能力,甚至让一些美国高校在2018年做出改革,降低SAT/CAT考试成绩在录取中的权重。

    近年来,随着互联网的发达,美国中产阶层孩子为了参加“高考”而辛苦奔波的故事,已经打破了过去人们对美国“素质教育”的印象。但在家庭层面,白人中产对教育的投入,仍然不能和华人家庭相比。即便是在美国的华裔家庭,也普遍有这种在考试中胜出的信念。这种在竞争中的“投入”,包括孩子的时间精力,家长的金钱和精力,以及一些对“盘外招”的琢磨上。

    这次全美史上最大招生舞弊案,某种程度上也暴露出美国的高考招生制度并非足够严密,这才给了华人家庭以可乘之机。

    看上去,花650万美元把孩子送进名校难以理解——毕业后多少年才能挣回来?但是,这样的问题本身就是“贫穷限制了想象力”。在一个新富阶层崛起的背景下, “一掷千金”的投资教育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只是,一些豪富家庭可以花高价钱把自己的孩子送进美国名校,更多普通家庭的孩子或者寒门子弟还为一张大学的门票而埋头苦读。这样迥异的升学路径,也正在制造新的不公——即便是在国外,也不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