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梯奇遇小偷公司 梁左的讽刺二重奏——《电梯奇遇》与《小偷公司》

2018-11-01 - 小偷公司

《小偷公司》,时至今日依然是牛群冯巩这对曾经的黄金拍档的镇场作,但这部诞生于梁左手下的作品,作于两人合作(1988年)之前,也并未登上过春晚。

《小偷公司》的题眼,似乎应该是最后一句“官僚主义害死人啊”,但要听过《电梯奇遇》却明显应该觉得,这句话显然应该贴给后者。

电梯奇遇小偷公司 梁左的讽刺二重奏——《电梯奇遇》与《小偷公司》
电梯奇遇小偷公司 梁左的讽刺二重奏——《电梯奇遇》与《小偷公司》

而《小偷公司》在讲什么?标题便几乎告诉了你一大半——公司。

显然这部相声不是在真正讲官场,梁左要写的是早年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而要说《小偷公司》是在“讽刺”什么?说是“官僚主义害死人”并不完整,这相声其实更像幅写实的讽刺画,漫画式的笔触,夸张的描绘,“打击面”颇广的主题,这活脱是幅用台词演绎出来的讽刺漫画。

电梯奇遇小偷公司 梁左的讽刺二重奏——《电梯奇遇》与《小偷公司》
电梯奇遇小偷公司 梁左的讽刺二重奏——《电梯奇遇》与《小偷公司》

《虎口遐想》把短篇小说搬上相声,而《小偷公司》写成了段“漫画式相声”,那个年代梁左的能量,可是有多么惊人!

《小偷公司》写的当然就是“公司”,相声的前半段整个都是对这个“公司”的介绍,而整个前半段的包袱,也来自这个公司的前缀——小偷。

电梯奇遇小偷公司 梁左的讽刺二重奏——《电梯奇遇》与《小偷公司》
电梯奇遇小偷公司 梁左的讽刺二重奏——《电梯奇遇》与《小偷公司》

前半段的讽刺基点,相声很早便点明了——

而后边的一段:

熟悉的人很快就能反应到,这一段很显然是借鉴了马季在十年前写的名作《多层饭店》,后者的台词是:

其实《小偷公司》与《多层饭店》在主题上几乎是如出一辙——机构臃肿,人浮于事。但相比写于八十年代初改革开放关口的《多层饭店》,写在十年后的前者,多了这十年间沧海桑田的时代巨变。《小偷公司》的笔触已经更尖刻、更鞭辟入里。

《多层饭店》的两段式结构,入住前和入住后,大篇大篇的贯口倒的还是同一个主旨,而在《小偷公司》长度只有《多层饭店》1/3的结构里,相声很快便直切正题,中部三个回合,便不留情面地将“小偷公司”的弊病一番接一番抖落了出来:

这三级弊端,每一刀都直插那个年代经营者们的命脉,先是外行领导内行,瞎指挥,拉关系走后门;再到本本主义,指标主义,强逼着手下人卖命干事;而最后手下人好不容易有些成果,又给消耗在老爷们漫无目的的新指标、新任务上……

相声的收尾,又现出了《多层饭店》的影子。马季作品最后的段落是“煮一碗面条”,面条的报告,从服务班长到炊事班长到科长到处长到副处长,放到“请文化局开证明”,一碗面条还是没能离开前边一整篇所言的官僚们的怪圈。但在《小偷公司》里,收尾一段就没那么轻松了,基层部员写一报告,经过副组长、组长、副科长、科长、副经理,五人的“圈阅”,关系到公司生死存亡的报告,拿到上头,便留下一句惨白的回复——

同意,到奥运会去偷。

小偷公司的故事,至此便已说的足够了。这段相声,高度精炼的台词,配合早年牛群冯巩的节奏,最后下来长度竟还不到8分钟,堪称当代相声史上“包袱密度”之最,整段听下来,连个喘气的当口都不好找,就这么一路笑着来到了结尾。

只是结尾似乎还是个悲剧。

再说些后话,《小偷公司》所影射的究竟是什么“公司”?

机构臃肿、人浮于事、科室林立、层级森严、爱立口号(“春盗办”)、人情至上(拉关系走后门)、硬下指标、开会考察……

梁左聪明的是,他用了一个纯戏谑性的切入点“小偷”,把人们的注意力引导到了一个看似“幽默”的侧面。显然,现实中没有小偷会开公司,人们只是会联想相声题材的荒诞,却似乎并不会探究背后太多。

而很显然,这个相声的矛头所直接指向的,便是那个年代的国企。那个年代的相声能告诉我们许多那时的历史,而其中深刻的一条,便是当时的国企巨大的影响力。

一直到九十年代,许多相声作品里,表演者都时常会很自然地带出“我们厂”“厂里”,过着粗茶淡饭的平凡日子的国企大厂职员,几乎就是那时城市里小人物最为通行的身份。同是梁左写的《着急》,便是对那个年代的国企小职员的生活,对他们心中所想,最直白、最详尽的描述。

但从《多层饭店》到《小偷公司》,那时国企的弊病,相声里已经点得不能再清楚。

然而,相声终究只是个娱乐形式,即便梁左也难以承受起这背后的沉重,人们只是听着那年还青涩的牛群与冯巩的妙语连珠,一笑而过。但相声背后所指,远比相声里所言要庞大而复杂,也远非一段相声所能揭穿。

于是我们知道,《小偷公司》创作的大概十年后,我们听到了春晚上的“我不下岗谁下岗”,听到了“看成败,人生豪迈,只不过是从头再来”……

然而,经过了当年那阵浪潮,相声的台词在今天却仍在句句在应验,相声的最后一句话,依旧在指示着时代——官僚主义害死人啊!

梁左也许没有想到过那么远,但他至少也活到了那个时候,只是现在已无从得知已离开相声界的梁左,在那时以及之后,曾是怎样的想法。

但比起当下时代感过于明显的“反腐相声”们,几十年前的那些创作者们所写的作品,光芒却实打实地照着它们的后世,以至照到了今日。

相关阅读
小品小偷公司台词 小品小偷公司台词 不能让“小偷公司”在现实中存在

召开视频会议、奖惩制度分明谁会料道,这居然是一个盗窃团伙的“公司化管理模式”。22日,重庆市公安局刑侦总队和双桥经开区公安分局召开新闻通气会,公布了本市一起系列入室盗窃案,牵出背后一个涉及多省、操纵聋哑人犯罪的盗窃团伙。

小偷公司动画版 小偷公司动画版 沧州发生多起手机盗窃案 民警追踪“小偷公司”

3月11日下午,新华路华北商厦西侧的小广场,一对年轻的情侣正牵手逛街。俩人甜蜜互动时,一名黑衣男子与他们擦肩而过,将手伸进小情侣的衣袋“探囊取物”。小情侣丝毫没有觉察到,仍旧说笑着继续前行。“不许动!把手伸出来。

现实版小偷公司 现实版小偷公司 只为满足头目高消费

一些聋哑人渴望社会的认同,想让自己有自力更生的能力,因此别人介绍工作的时候,当然是喜出望外千般感激!但是由于聋哑人与社会确实沟通,所以很容易被一些坏人误导,从而导致自己误入歧途,干着一些违反社会规定的事情。

新小偷公司剧本 新小偷公司剧本 冯小刚春晚出新招 携手王朔打造新《小偷公司》

央视马年搜春晚春晚第二次审查将于19日在央视老大楼举行。据悉,除了搜春晚春晚执行导演组在主抓一些具体的节目事宜外,身为总导演的冯小刚官网搜冯小刚冯小刚也在通过自己的人脉资源亲自抓一些项目,其中对于外界期待颇高的语言类节目。

小偷公司是春晚的吗 小偷公司是春晚的吗 冯小刚春晚携手王朔 欲打造新《小偷公司》

搜狐娱乐讯(吴洋文)央视马年春晚第二次审查将于19日在央视老大楼举行。搜狐娱乐也获悉,除了春晚执行导演组在主抓一些具体的节目事宜外,身为总导演的冯小刚也在通过自己的人脉资源亲自抓一些项目,其中对于外界期待颇高的语言类节目。

推荐阅读
小偷公司动画版 小偷公司动画版 沧州发生多起手机盗窃案 民警追踪“小偷公司”
小品小偷公司台词 小品小偷公司台词 不能让“小偷公司”在现实中存在
改变习惯的黄金法则 改变习惯的黄金法则
余潇潇老公 余潇潇老公 嗜粪症 九极神脉
齐白石最贵的画 齐白石最贵的画
祝福短语手抄报 祝福短语手抄报 关于中秋祝福短语手抄报文稿
黄少祺韩瑜 黄少祺韩瑜 黄少祺、韩瑜CP变兄妹 网友盼婚礼上演“抢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