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文亮,和谁是一辈的 魏文亮的艺术人生

2019-01-07 - 魏文亮

1965年7月,魏文亮、冯宝华还有快板书演员李润杰参加中央慰问团赴云南、贵州、四川为部队慰问演出。组成这个慰问团的有中央歌舞团、东方歌舞团和铁路文工团等70余名演员。

坐上火车,第一站是开往贵阳市,然后到安顺,再从安顺奔昆明。到昆明之后,开始以这里为中心分向各个慰问点。而其中重点慰问的地方是一个叫黑井子的隧道工地,慰问那里的铁道兵。这次慰问演出最大的特色就是要根据当地部队的情况,随时创编新节目演出。

魏文亮,和谁是一辈的 魏文亮的艺术人生
魏文亮,和谁是一辈的 魏文亮的艺术人生

尤其是魏文亮和冯宝华合说的相声《好连长》,词更是要经常变。每到一个地方,先要下去采访,了解当地部队的先进事迹,然后再写进相声里。从昆明出来后又走贵州,途经乌江、遵义、大渡河等长征中的重要地点,随后进入四川,可以说他们走的就是当年长征的路线。

魏文亮,和谁是一辈的 魏文亮的艺术人生
魏文亮,和谁是一辈的 魏文亮的艺术人生

并且汽车在盘山道上盘旋,一个车轮紧挨着路的边沿,一个车轮紧贴着峭壁,相距大约只有一尺多,而下边就是万丈深渊,真是令人提心吊胆。

慰问一直持续到了1966年1月9日,中央慰问团圆满地完成了慰问任务回到了北京。在汇报演出时团长提出要在慰问团的所有人员中选出三名“五好战士”。魏文亮以全票居榜首,对于这个奖励,魏文亮问心无愧。那一次魏文亮走了万里长征三分之一的路程,每台慰问演出,他的节目都是最多的,既要说对口词又要表演相声、快板,有时还要即兴表演一段舞蹈。

魏文亮,和谁是一辈的 魏文亮的艺术人生
魏文亮,和谁是一辈的 魏文亮的艺术人生

说起那段经历,魏文亮感慨万千:“那些日子,虽然很苦很累,但心里却永远是甜的,能代表中央去慰问可爱的战士们,我感到非常自豪。”慰问归来,魏文亮荣获了三等功。

魏文亮说:“就在他回到家的第二天,他们的第一个孩子出生了。”

魏文亮,和谁是一辈的 魏文亮的艺术人生

演出中的感动

1979年7月,魏文亮和孟祥光再次随中央慰问团赴广西,慰问参加对越自卫反击战的边防军战士。他们当时分到的是第六分团,因为演出效果最好,最后只把他们这个团队留下了。下到连队之后,一个叫李晓刚的班长特别喜欢魏文亮的相声,临出来时,他一直跟在后面还依依不舍地说:“太喜欢听你们的相声……”魏文亮听了,毫不犹豫地说了声:“三天后,我们再来,再给你们说个新的。

”可三天后当魏文亮和孟祥光再来到那个连队时,却一直没有看到李晓刚。

最后在营房附近他们看到了一座新坟,坟前一块简易的木碑上写着“李晓刚烈士永垂不朽”。魏文亮和孟祥光一下呆住了,他们听战士们说牺牲前李晓刚还念叨着要听魏老师的相声。魏文亮的眼睛湿润了,他和孟祥光两人对视了一眼,两人从路边采了一些野花敬献到烈士墓前,并郑重其事地对着墓碑说起了相声,两人边说边流泪,当时在场的所有的战士都感动地流下了泪水。

随团到武汉后,魏文亮在军区医院慰问,见到一位四川籍的小战士当时只有18岁,被机关炮炸成了重伤,送到后方医院,军里下死命令保住这个战士。小战士听到慰问团来的消息后,非要听相声。魏文亮他们去了,看到的只是病床上包扎的只剩一张嘴和一只眼睛的战士,而且一条腿已经截肢,这时一个护士走过来,说他的肚皮都没有了,不能听相声,不能笑。

可战士不听不行。后来护士强调,你们要说就说让人不发笑的段子,这可难住魏文亮他们了。

可战士太渴望听了,从他的一只眼睛里露出一丝的高兴,魏文亮和孟祥光被逼无奈了,最后含着眼泪说了一段《反正话》,小战士听着时而会露出一丝微笑,可每次笑后脸上都露出痛苦的表情。魏文亮和孟祥光两人说后出了病房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感情,呜呜地哭出了声,那个战士叫诸葛健。

魏文亮说,现在回忆起来,两个战士的身影仍历历在目。他们让我们知道了什么叫做坚强,什么叫做军人。

《槐树桩》与《农奴戟》

“文革”开始后,几乎所有的文艺作品都成了大毒草,被禁止演出。曲艺团已基本没什么文艺节目可演。这期间魏文亮和团里一帮子年轻人凑在了一起开始想出路。相声演不了,怎么办?想来想去最后决定,演话剧。

一天,团里的陈永清找到了魏文亮,拿出一本油印的剧本。魏文亮打开一看,《槐树庄》。

这可是个大戏,要灯光、要布景、要服装。没有这些,戏就没法排。这些东西经过大家认真努力,准备终于就绪,开始了排练了。

《槐树庄》通过华北一个普通的村子在土改期间所发生的巨大变化。魏文亮在这个戏里扮演的是一个先进人物——复员军人刘根柱。他的戏很重,头次演话剧,又是个大戏,尽管他的扮相很好,语言也很好,但是多少还有点儿拘谨。后来随着一场场地演,魏文亮揪着的心渐渐放松。他扮演的根柱也越来越鲜活。魏文亮听着观众们雷鸣般的掌声,湿润了眼圈。

《农奴戟》的故事取材于泥塑《收租院》,写的是大地主刘文彩残酷地压迫、剥削农民,农民们奋起反抗的故事。魏文亮要扮演的是洪长林。《农奴戟》最后选在南开文化宫进行彩排。因为天太热再加上魏文亮的结核病还没全好,身体还很虚弱,在太阳底下一晒,他晕了过去,从台上摔到了台下,而且吐了血。

人们忙着将魏文亮送往医院,可魏文亮半路醒过来后却执意要回来,大家只得又把他送回来接着演。后来,魏文亮和歌唱家克里木同台演出,原来克里木早就听说过这件事,对魏文亮说:“您这种为事业拼命的精神,要是在我们部队,能记二等功。

”《农奴戟》在新华戏院正式公演了,并且一上演就火了。魏文亮个头不算高,要扮演正面一号人物的洪长林,个头儿似乎不大相称,于是刘婉华回了娘家,请母亲给魏文亮纳了一双坡跟儿的厚鞋底儿,有一寸半高。魏文亮穿上后,身材一下子高大了起来。在表演上,魏文亮将他全部的情感都投入到剧情中并真正地使观众折服了。

黄金搭档孟祥光

在魏文亮六十多年的演艺生涯中,给他“量过活”的演员不少,有比他高三辈的周德山(马三立的师父周蛤蟆),比他高两辈的尹寿山、冯子玉,比他高一辈的师父武魁海、冯宝华,跟他同辈的姐姐魏文华、孟祥光、马志存、张志宽、张永久、陈永清……还有比他小一辈的孟凡贵等。

而凡是给他量过活的相声演员,用相声大师马三立曾评价魏文亮的一句话:“几十年了,我还没听到过一个说魏文亮不好的人。特别是跟他合作过的人,对他的人品、艺术,都是称赞有加。”

但广大观众记住的、印象最深的却是:魏文亮、孟祥光这对黄金搭档。孟祥光小魏文亮4岁,最早学的是评书,曾向著名评书演员邵增涛学艺,后来拜师相声名家王世臣,改说相声。魏文亮与孟祥光搭档始自1973年,而他们的艺术黄金期则是在1976年之后,他们开始以《百卷盛开》、《评戏新貌》、《要条件》、《不同的态度》等一系列相声驰名艺坛,参演了相声艺术片《笑》,并随团赴全国各地慰问。

1989年孟祥光因高血压,脑溢血瘫痪在床。魏文亮拉着孟祥光的手动情地说:“我等你好了一起演出……”。他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并且一等就是一年半。可孟祥光的病没有丝毫见好的迹象。在这种情况下,他和张永久成了一对临时搭档。

结对时,他对张永久是这么说的:“咱俩可是临时‘搭伙过日子’。等祥光的病好了,咱可就要‘离’的。”可四年之后,魏文亮还是没有等到孟祥光的康复。孟祥光去世了,魏文亮在孟祥光的灵前号啕大哭,这只有张文斌、武魁海,还有父亲、母亲走的时候,他才这样哭过。

孟祥光走了,很可惜,才51岁。

魏文亮说:“在相声界有句话,搭伙三年不火自散。我和祥光搭档近20年了。我们在一起也有过矛盾,也有过磕磕碰碰。这很正常,没有反倒不正常。可要知道,我们的矛盾主要是因为节目的事。在艺术的探讨上,无论是创作还是表演,我们有时会争得面红耳赤。但是事后,不管是他还是我,总能自我反省。20年了,我们一直能够融洽相处,根本的原因就是我们为了艺术能够求大同存小异。祥光是一位优秀的相声演员。”

相关阅读
魏文华魏文亮什么关系 魏文华魏文亮什么关系 魏文亮的艺术人生(上)

一句我是“东丽人”释怀了一切的顾虑,尘埃落定。在一个阳光充足的早春,我走进魏文亮先生普通而又温馨的家。魏文亮、刘婉华夫妇俩热情地接待了我。稍事寒暄之后我们便直入了主题,与舞台上活跃、幽默的形象不大一样的是。

魏文亮和郭德纲 魏文亮和郭德纲 魏文亮携“卫派相声”海外演出“太火了”

“我们这次在美国的演出太火了!就像在家乡演出一样,没有丝毫的隔膜感。那里的华人非常热情,给他们演出我就像见到了自己久违的家人!”8号晚,从美国载誉而归的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魏文亮与夫人,一下飞机还未倒过来时差便给记者打来电话。

武坠子魏文亮 武坠子魏文亮 再谈魏文亮的传统相声《武坠子》

《武坠子》是一段传统相声,过去有些位相声前辈也不时表演,现在观众比较熟悉的可能是闫笑儒、尹寿山二位老先生的这段节目了,因为中央电台和天津电台经常播放,其实当年常宝霆、白全福二位老师也经常演出此段,观众反响也相当强烈。

魏文亮拉洋片 魏文亮拉洋片 偷娶独舞演员 魏文亮:名师娇妻催生的平民大师

2000年,魏文亮到台湾演出。在演出的间隙,台北曲艺团相声演员朱德刚找到了魏文亮,想拜他为师。朱德刚非常仰慕魏文亮的相声,并且擅长学唱,与魏文亮的风格相似。魏文亮在看过他的演出之后也喜欢上了这位相声演员。

魏文亮的师傅 魏文亮的师傅 魏文亮的徒弟之李宝忠

因生于天津这个曲艺宝地,自幼喜爱相声这门艺术,饱受天津相声名家熏陶,得益匪浅!早年,结识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魏文亮先生,魏先生看重这个聪颖好学的相声苗子,曾多方进行指导,后拜魏文亮先生为师,在师傅的教诲下。

推荐阅读
揭瓦魏文亮 揭瓦魏文亮 魏文亮相声
魏文亮和郭德纲 魏文亮和郭德纲 魏文亮携“卫派相声”海外演出“太火了”
袁克文刘梅真 袁克文刘梅真 民国四公子袁克文 去世上千妓女为其送葬
木偶纹填充 木偶纹填充 木偶纹能用自体脂肪填充吗
正宗无水蛋糕配方 正宗无水蛋糕配方做法
师胜杰义子陈寒柏 师胜杰义子陈寒柏 师胜杰收下俩义子陈寒柏高晓攀磕头拜干爹
李广和李广利 李广和李广利 李广利再征大宛(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