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南转基因 司马南:妖魔化转基因应负法律责任

2019-01-12 - 司马南

近年来,随着公众对食品安全的关注度提高,关于转基因产品的安全性问题成了一个持续升温的社会热点。网上有人不断生成和转发关于转基因产品导致畸形、高血压、糖尿病、不孕不育,致人罹患癌症等耸人听闻的谣言。更有甚者,将中国的转基因产业说成是一个巨大的阴谋,称政府有关部门、监管机构和中国科学家集体被外国势力收买了,正在把全国人民当作实验中的小白鼠,要让中华民族断子绝孙……批量制造的关于转基因产品安全隐患的谣言,导致了社会恐慌性情绪扩散,亟须引起有关方面的高度重视。

司马南转基因 司马南:妖魔化转基因应负法律责任
司马南转基因 司马南:妖魔化转基因应负法律责任

那么,转基因产品的安全性究竟有没有保证?农业部部长韩长赋在两会记者会上的回答非常肯定: 凡国家批准进口的、已批准上市的转基因产品都是安全的,且与传统食品实质等同,这也是主流科学界的基本观点。但是因为互联网传播的影响以及民众对转基因知识的盲点,很多人对官方的说法并不接受,对转基因产品的危害性依取“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态度。

司马南转基因 司马南:妖魔化转基因应负法律责任
司马南转基因 司马南:妖魔化转基因应负法律责任

对于转基因产品的安全性问题, 笔者有两个基本观点:第一,转基因产品究竟安全不安全,应由科学家依据科学事实作出判断。第二,消费者有权利表达担心、提出质疑,但道听途说不能作为证据。换言之,一切主张和观点都需建立在事实的基础之上,离开事实的妄言、推论、猜想(更不要说谣言)悉不足为凭。尽管“反转”的社会思潮有着复杂原因, 但目前关于“转基因产品有害”的说法普遍缺乏事实依据,因而站不住脚。

司马南转基因 司马南:妖魔化转基因应负法律责任
司马南转基因 司马南:妖魔化转基因应负法律责任

然而,当前推动中国转基因事业发展面临较大的社会舆论阻力,主要有以下原因:首先,社会恐慌情绪已经生成, 转基因有害说法“三人成虎”, 恐慌情绪通过社会传播网络在民众间传染,在不少人心里形成了先入为主的偏见。

司马南转基因 司马南:妖魔化转基因应负法律责任

其次,“反转”谣言系统性生成并大批量复制, 某些别有用心的机构以国际组织、NGO组织等名义在中国制造和传播了大量“专业谣言”,产生了极大的负面影响。

第三,一些有社会影响力的人尽管不乏善良动机,但因缺乏科学知识和科学精神,无法辨识谣言与事实, 个别人甚至带头传播谣言,引起普通民众追捧和盲从。

第四,最该发言表态的中国科学家大多选择沉默,这主要是因为对网络暴力的忌惮, 一旦某位科学家公开宣传转基因知识、支持转基因发展,便会遭到“网络围剿”。

最后还有政府公信力下降, 面对网络谣言仅仅停留在有限的正面宣传上, 无法抵御滔滔而来的网络负能量宣泄。

鉴于以上原因,笔者建议有关部门查处、惩治涉嫌违法犯罪的转基因谣言制造传播者, 并辅之以强有力的理性舆论引导, 扭转当前面临的被动局面。要知道,推进转基因技术对保障我国粮食安全具有重要作用,不能任由一些不负责任的谣言制造社会恐慌、阻碍转基因事业发展,而造谣者却逍遥法外。

当然,在转基因产业化方面,政府应秉持审慎、科学的态度,分阶段逐步推进;在产品标识方面,应严格执行透明化制度。如此,才能从根本上消除民众的担忧和疑虑,保障政府公信力。

(司马南,北京独立学者,海外网专栏作者)

相关阅读
司马南方舟子司马南方舟子 网评:为挺转基因 司马南咋变成这样了?

昨晚,司马南发布了一条微博【科学家的呼声】王大元对于转BT基因的作物,现在没有一例证明其不安全的科学例证,我国有关领导部门应该放松对转BT基因作物的审批手续,加快审批进程。刘仰与司马南《环球时报》激辩转基因安全到底听谁的?看完之后。

司马南移民司马南移民 司马南:移民是中美交往必需

司马南辩驳说,事实并非如此。他的那些节目本来就是在国内录制的,他的那些节目本来在国内就看得到,网络上都有,“我在国内外的观点没有变过,我在国内外对同一事物的分析的角度也没有变过。”他说,他司马南不会因为有人制造谣言就放弃揭露他们。

司马南被夹头司马南被夹头 名人司马南赴美过春节 头部被扶梯夹住受伤

曾经的反伪科学人士的脑袋居然也被扶梯给夹了,这就有点说不过去了,他毕竟是成年人了,难道这点常识都不懂吗?这位脑袋被夹的人叫司马南。司马南的脑袋在美国被夹了,有人说这是兔年年末最逗趣的一条新闻,1月20日他发微博说美国是全世界人民的敌人。

司马南骂袁腾飞司马南骂袁腾飞 崔永元再炮轰司马南:你上面有人就让他站出来

开辟微博新战场以后,崔永元就攒足了火力。4月12日下午,崔永元再度发文反击司马南,称“你上面真有人就让他站出来公开支持你一下,让我们也开开眼”,并再次配上“司马夹头”的照片。崔永元在微博上写道“大年初一造谣我发病。

司马南为何骂总理司马南为何骂总理 方舟子司马南怒江行 为何与民间环保人士交恶

“在这场争论中,我是一个看客,没有正面在平面媒体上发表文章。”司马南说,“但我并非没有倾向。”司马南的倾向自然是“以人为本”。他和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副秘书长张博庭是此次“怒江行”的主要发起人。张博庭笔名“水博”。

推荐阅读
司马南现状司马南现状 司马南骂薄熙来大贪官引网友嘲讽(图)
司马南是谁司马南是谁 司马南是“高级五毛”
路易斯·菲利佩·斯科拉里路易斯·菲利佩·斯科拉里
金融监管机构投诉电话【金融监管机构投诉电话】消费金融监管趋严 行业呈现分流趋势
三公怎么玩详细介绍三公怎么玩详细介绍 三公仔小儿七星茶怎么样?
俞灏明前女友俞灏明前女友 俞灏明烧伤前后对比
华西村玻璃栈道【华西村玻璃栈道】华西村负债389亿 真实华西村现状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