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尾维新人间系列 秦寿和他的西尾维新100篇——人间系列

2019-08-03

趁着放假事情少抓紧爆肝一下,这次更完人间系列之后,应该会把化物语两篇放出来,如果还有下下次更新,应该就会是带着全新的传说系列100篇的传说系列前5篇了,敬请期待(其实也不要太期待)

《零崎人识的人间关系-与匂宫出梦的关系》

西尾维新人间系列 秦寿和他的西尾维新100篇——人间系列
西尾维新人间系列 秦寿和他的西尾维新100篇——人间系列

“我不需要朋友,朋友会降低做人的强度”

“诶呀呀,原来阿良良木同学是以人类最强为目标努力着呀!”

人间关系四作,作为一同出版的同一系列,可以说是不存在真正意义上的“官方阅读顺序”的一个系列。在本作中,西尾充分发扬他的恶趣味,在每一本的结尾,都十分贴心的给出了以该作作为最后一本的推荐阅读,不过对于第一次阅读本系列的读者来说,可以说是除了烦恼什么都不会提供就是了。

西尾维新人间系列 秦寿和他的西尾维新100篇——人间系列
西尾维新人间系列 秦寿和他的西尾维新100篇——人间系列

不过即使这样,书终归是要一本一本读的,因此在每个读者心中,一定都有着一个属于自己的阅读顺序。所以在这里,在对小说故事进行讨论之前,我要先隆重推荐一下我心目中人间关系“最佳”阅读顺序:出梦,双识,舞织,戏言使。

西尾维新人间系列 秦寿和他的西尾维新100篇——人间系列
西尾维新人间系列 秦寿和他的西尾维新100篇——人间系列

如果简单的问我排序的理由的话我就会说是时间顺序,不过实际上我是有着更加意识流的理由的。戏言使为何是最后一本的理由暂且等到说到他的时候再提,对于为何将与出梦的关系这一本作为开头,虽然第一次读的时候并没有发觉,不过当2-3周目的时候就会发现,它的开头出人意料的,适合作为整个系列的开篇。

就像之前我说到的,人间关系名为四本,实际上可以看成一本,就像人间人间的那些互不相连的故事一样,人间关系也可以看做以人识为主角,用四个互不相关的故事构建起来的故事。

既然书名就已经提到,那么人识作为男主自然是毫无疑问,不过虽然由我这个人出党来说出口显得有失公允,不过即使把整个人间关系看做一本,匂宫出梦也依旧是毫无疑问的女主。想明白了这一点的话。原本毫无头绪的,人间关系的主线也就变得一目了然了。如果用小说原文来作答的话,那就是:

说不定实际上,这是个小小的恋爱的物语。     

白的不能再白的白学现场,标准的不能再标准的傲娇误事,还有毫无疑问的西尾笔下最惨班长没有之一:榛名春香同学。真可以说是老仓看了会沉默,羽川看了会流泪,不哭不是大宪章。虽然当初第一次与出梦的关系的时候只看了个似懂非懂,不知道是ntr现场还是夫妻吵架亦或者是什么其他东西,出梦暴走的原因,什么变强,变弱的理由,我也完全不能理解。不过当我最近三周目的时候,我觉得我好像终于明白了。

虽然被羽川狠狠地吐槽了,不过事实上在很多战斗系的作品里面,朋友会降低强度什么的,似乎也并不是什么无稽之谈。就像人间人间里面人识和出梦说的一样,强和弱,其实并不是完全对立的两面。就像有了朋友会变的坚强一样,有了朋友而变得脆弱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不如说,因为有了朋友,所以比起纯粹的强或者弱这样的符号,会更加像个人类。零崎双识也好,直木飞缘魔也好,零崎一贼也好,阿伊也好,远一点的话七花也好,大抵都是如此。虽然如同空空空一般的只为了自己的生存而不顾一切的强大也是一种魅力,但是比起空空空那种孤寂的强大,双识那种温柔更加吸引人这一点不是理所当然的么。

就像诚刀铨的咎儿一样,出梦在到达自己粘稠阴湿,令人不快的结局之前,其实是有很多机会的。我很早以前就说过,如果出梦的行事,能像他的那招一口吞噬一样大开大合,即使不能够达到甜甜蜜蜜的happy end,至少不会是在戏言中那样的悲惨结局。

但是反过来讲,和咎儿那个已经死去的老爹不同,令出梦牵挂着的妹妹理澄,还确确实实的活着,这可绝不是能够放下的存在。自己负责强大,妹妹负责弱小,本来就应该是这样的设定。如果自己知晓弱小,变成一个完整的人,那妹妹的立足之地,应该在哪里呢?世界上的确有,比起朋友,作为敌人更加有趣的存在。

不过对于出梦来说,人识可能未必归于此类,如果让出梦在:与人识成为朋友,以及与人识成为敌人之间选择的话,出梦大概会选择前者。但是如果在,妹妹消失,和人识成为朋友,以及妹妹保留,与人识成为敌人这两种结局里进行选择的话,应该选择哪个应该是毋庸置疑的吧。

「不向任何人諂媚,不向任何人屈服,只憑著自己的能力活下去!就算無關系也毫不在意,就算無抵抗也毫不在意,就算無交涉也毫不在意,只是蠶食般地將一切吞噬殆盡——我是『人飧【Man Eating】』的出夢!」 

如果是过去的我,一定会觉得,不能迎来和人识的happy end的出梦,非常的悲惨。但是如果现在的我来说的话,作为出生在杀手集团,生来就是失败品,除了悲惨的命运不被任何命运眷顾的出梦,悲惨的结局对他来说,才是适合他的结局吧。

虽然我丝毫没有认为,与人识决裂,最后以那样的结局告终的两人的故事,有着除了悲剧以外的其他解释。但是你问我:面对出梦的提问,如果人识直率的回答“最喜欢你了”的话,两人是否能够迎来除了bad end以外的结局?现在的我一定会给出否定的答案吧。

就像人间敲打里面人识对zigzag说的那样,有家人的人,怎么能成为零崎呢。虽然人识曾经一厢情愿的把出梦看做家人,不过对于出梦来说,果然还是不会有着,除了理澄以外的家人吧。

不知道是不幸中的万幸还是不幸中的不幸,不过最后人识和出梦,还是结成了,永不磨灭,绝不断绝的坚固关系。

对出梦来说,这是他作为宫杂技团王牌的开始,也是他一步步走向无法挽回的结局的开始。

对于人识来说,这是他陷入青春期迷茫,踏上寻找自我之旅的开始,也是他作为不杀人的杀人鬼的物语开始。

《零崎人识的人间关系-与匂宫出梦的关系》------敌对关系,关系继续。

《零崎人识的人间关系-与零崎双识的关系》

作为超级大长篇《零崎人识的人间关系》的第二部分:与双识的关系,如果让我用一句话来总结这部作品的话,那就是:

哈哈哈,零崎一贼是无敌的!

西尾你别搞我啊!

作为一部坚持贯彻两横一竖就是干原则,从头干到尾的战斗系小说,与双识的关系成功的被我评为了人间关系四本里面最差的那一本。不得不说,在硬派战斗系小说方面,西尾还是有所欠缺。在西尾笔下,我认为比较出彩的战斗大概是戏言里面的阿伊对出梦,刀语里的皇城对决,魔法少女里的对战人饲无缘,传说里面的所有,还有人间试验里面的最终决战,这些用计谋作为武器,实力当做筹码,毅力当做动力的战斗。

而与双识的关系这一卷,可以说人识是用零崎各种不讲道理的设定,还有好到不能用运气来形容的幸运来取得这神乎其神的五连胜的。

虽然第一次看的时候会因为好奇零崎要怎么一路胜下去而十分期待,不过二周目的时候就会不禁觉得有些牵强了。同时,比起与出梦的关系或者人间敲打这样在战斗之外还讲了很多其他东西的作品,与双识的关系这一作,除去与背叛联盟的战斗,可以说就什么都剩不下了。

再加上背叛者联盟六人的形象有些过于单薄,略低于西尾平均水准,导致我对本作始终稍有微词。不过归根结底人间系列本就是水平参差不齐的系列,既然与双识的关系还保持了系列的完整流畅,那么这些问题就还在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就是了。

比起与出梦的关系那简单明了呼之欲出的主题,与双识的关系到底讲了什么其实是一个很难一句话讲清的问题。既不是如同标题一般的描写人识与出梦的关系,也不是像结尾的人出发糖那样描写人识和出梦的感情,更不是像在快餐店里策师的内心活动一样讲述策师的故事。

因为双识也好,出梦也好,策师也好,全都戏份少到几乎隐形,可以说,与双识的关系一作,就是零崎人识的独角戏。处在青春期,走在寻找自我路上的零崎人识,迷茫,别扭,设定一塌糊涂,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不幸而又强运,就像本作的故事一样,似是而非,一塌糊涂。这种体现在零崎人识身上的矛盾,正是故事的中心所在。

与出梦决裂,与大哥分开,换上一身让自己脸颊上的纹身都黯然失色的行头,学也不上了,杀人鬼也不做了,零崎人识在本篇,可以说是任何人都一目了然的,处在叛逆期离家少年。在全面暴走里面,零崎人识说过,汀目俊希这个名字已经不存在了,现在自己只是零崎人识。

并不是成为零崎,而是天生的零崎,人识在天性上其实并没有零崎舞织那种强烈到无法压抑的杀意,他只是一个出生在杀人鬼家族中,对杀意敏感,习惯杀戮的普通人罢了,像普通人一样上学,像普通人一样翘课,像普通人一样和家人一起活动,不过这活动,并没有那么普通就是了。

但是在与出梦的关系里,出梦斩断了自己除了强以外的路,也斩断了人识除了杀人鬼以外的路。他不能再作为会杀人的普通人生活,可是也没能成为如同活着的杀意一般的零崎一贼,这就有了本作中的人识,有了本作中的故事。

浑身上下都如同刀刃一样锋利,把杀意作为本能,把杀人做成呼吸,被刀剑庇佑,被死神拒绝,通过与背叛同盟的相遇,零崎人识把自己零崎的天赋激发到一个很高的水平上,可以说与背叛同盟的战斗,就是零崎人识觉醒的过程。

虽然不承认大哥以外的零崎是家人,虽然想要逃避而不愿意待在大哥身边,虽然对大哥感到棘手,可是零崎人识还是帮助双识越过了危机,哪怕这并不是他的本愿。在这次的事件中,直到一切尘埃落定之前,人识和双识之间,都没有一点点的联系,可是他们还是被命运联系在了一起,为了对方而战斗,羁绊更加紧密。

恩人会变成仇人,爱人会变成敌人,恋人会变成路人,可是家人永远是家人。背叛联盟嗤之以鼻,萩原子荻不屑一顾,可是零崎一贼却的的确确凭借家人间的羁绊打败了他们。

血浓于水的亲情,这就是零崎一贼的本意,这就是人识与双识的关系。

“不过我还是依然喜欢出梦”

《零崎人识的人间关系-与零崎双识的关系》------兄弟关系,关系继续

《零崎人识的人间关系-与无桐伊织的关系》

“我以前,不怎么听理由和内容,以纯粹的好意,总之是热心帮助了朋友的工作,在这期间与朋友意味不明的决裂这种经历我也是有的。预先说清楚如果只是重复他人的失败的话,我绝对不干。”

有一天没一天的更新开始了,今天依旧是《零崎人识的人间关系》系列,人间关系の最高潮,同时也是整个系列的结局,作为小说比另外三本都更加的小说of小说,零崎人识的人间关系 与无桐伊织的关系!

诶呀妈呀这翻译也太差了吧Orz

当然有翻译就比没翻译好所以我们还是要心怀感恩的继续我们的读后感。虽然我上面说到与伊织的关系是整个人间关系的结局,不过我还是把它的阅读顺序放到了与戏言使的关系之前,这主要是因为,如果与伊织的关系是结局的话,与戏言使的关系更像是后日谈一样的东西。

单纯从故事的结构上来看待人间关系四篇的话,与出梦的关系结构很完整,各种伏线设置的也很合理,但是略显单薄,与双识的关系则可以说是故事简单的无以复加,如同是酒后和人吹牛时讲的小故事一般,而与戏言使的关系,也可以说是毫无结构可言的一作。

而本作与伊织的关系,起承转合十分完整,出场人物无论是新角色还是老角色,都演绎的淋漓尽致,剧情中心也都的确是集四卷之大成,可以说是当之无愧的人间关系的核心。不过唯一的遗憾就是网上流传的版本翻译质量难如人意,等我有机会一定要买本台版看看。

本作故事发生在全面暴走剧情之后,哀川润惨胜想影真心之后的故事。被哥哥半强迫的带出家族,又因为哥哥的委托而被强迫的带回老家,可怜处处的妹系角色崩子酱,在本作中回到早已没有自己容身之所的老家,暗口家的大本营,大厄岛,去面对完全无视自己的父亲,生涯不败:六合我树丸。

西尾笔下不乏一些,不像话,不合格,甚至不是东西的父亲,而六合我树丸,虽然是其中的一员,不过很遗憾并不是最不是东西的那一个。比起u的父母那种令人一阵恶寒的槽糕,六合我树丸只不过是让人摇头到“这也算个父亲”的程度。

就像崩子说的那样,萌太才是自己的父亲,是自己的亲人,是自己的家族,自己的全部,因为有了萌太才有了自己的全部,而我树丸,只是和自己有着血缘关系的,不知道哪里的令人讨厌的大叔罢了,当初因为不知道如何面对他而离家出走,与萌太度过了一段艰难的日子,然后萌太死了,自己也失去了作为暗口,作为专家的能力。

但是正因如此,才能明白,就像零崎一直主张的那样,家族和血缘之间,并没有什么关系。自己一直以来逃避的,其实不过是一群外人而已,自己真正的亲人,只有萌太一人。可是他也已经不在了。

“真是的。。。。。这边却这么地对他感到逃避。” 

人类最强与生涯不败的对决可以说是本作的一大卖点,不过就像西尾一贯做的那样,本作并没有出现大家所期待的那种展开就是了。虽然哀川润用一种很“西尾”的方式结束了他与生涯不败的对决,不过关于最强与不败的对决,在故事最后,老贼给出了同样非常“西尾”的解答:即使会输掉猜拳,哀川润也会出剪刀,因为那是胜利的姿势。

六合我树丸拘泥于胜,就像出梦拘泥于强,一开始也许是简简单单的到达了不败,到达了很强的境界,可是慢慢的,不败与强,就变成了自己的全部,自己变得不能去思考除那以外的事情了,变得被本该服从于自己的属性拘泥住了。

所以我树丸只是不败而不是必胜,而出梦只是仅次于最强的强。如果询问出梦,强是什么,出梦大概会这么回答:我就是强。而如果询问哀川润,她会说:强就是我。匂宫出梦与六合我树丸这个级别的玩家,可以说已经是超规格到无法度量了,可是在哀川润面前,他们的格局依旧太小。

虽然我现在依旧搞不懂原因,不过人识好像快要死了。对他人生影响重大的出梦也死了,自己唯一认同的亲人双识也死了,零崎一贼也全灭了,现在终于轮到自己了。既是杀之名,又是杀人鬼,人识心里大概从来没有过怕死的想法,就像他说的那样,作为一个天天与死打交道的人,他可能真的把死亡遗忘了。

然而从直升机上跳伞的时候,人识还是走马灯似的回想了一遍自己的人生。和大哥一起的童年,与出梦的相遇,与出梦的决裂,独自一人的寻找自我,在大哥临终前接手了“妹妹”,然后听闻出梦的死讯。

这真是一塌糊涂,恰好到有那么一点危险的,将将赶上的人生。自己犯了很多错误,干了很多傻事,失去了很多人,然后即将结束自己乱七八糟的一生。对于人识来说,他即是萌太,又是崩子,既是被大哥丢下的孤身一人的孩子,也是即将丢下妹妹而去的,不负责任的大哥。

之前人识一直与舞织保持着微妙的关系,不愿意把她当做家人,但是在大厄岛上,他还是把自己当做了舞织的哥哥,把自己当做了零崎一贼最后的长子。

“一个人什么时候会真正长大呢?”“当你不想长大的时候”有着胡闹般的出身,度过了胡闹般的童年与青年,在即将迎来胡闹般的结局的时刻,零崎人识,终于成熟了。他能为伊织做的最后的事情就是默默的离开,不让伊织三度承受失去哥哥的痛苦。

他也不想,再经历与别人的别离了。自己作为零崎一贼长子的时刻,也就只有这一刻了,反正自己本就是零崎的异形,反正零崎一贼也已经不在了。自己果然只适合做个浪子。

不过这种结局,伊织是绝不会承认的。

《零崎人识的人间关系-与无桐伊织的关系》------兄妹关系,关系继续

《零崎人识的人间关系-与戏言使的关系》

“你不觉得,推理小说都是一坨屎么?”

“你这个写推理小说的说这个不太合适吧”

人间系列的最后一篇,不可名状的神奇作品,《零崎人识的人间关系-与戏言使的关系》,更新开始了。

作为我心目中,人间关系,乃至整个人间系列的最后一篇,戏言使的关系放到整个西尾的作品之中,也可以算得上毫无疑问的异类。不同于人间人间那种用一系列短片故事来支撑起整个架构的作品,戏言使的关系走的更远,他甚至连一般意义上的故事性都抛弃了,依托一个现有的故事,用一系列的片段,不同人物的内心独白,来在现成的框架上演绎完全不同的故事。像是命题作文,又像是散文,但是绝对不像小说就是了。

如果看过一遍与戏言使的关系,那么印象最深刻的,一定是无时无刻不在的,对侦探小说的诘问与非难。就像是已经成为异能系大作战的人间系列对身为推理作品的绞首浪漫派的嘲笑,就像是一个特立独行的作者对主流业界的宣战,像是时过境迁之后,对过去的自己的反思,推理,名侦探,凶手,密室,诡计,不在场证明,犯罪哲学,西尾维新对所有这些过去津津乐道,奉为圭臬的东西发起质疑。

不是为了写出精妙绝伦的推理小说,而是为了写出精妙绝伦的小说,与戏言使的关系,可以看作西尾的这样一种探寻。

与本篇那强烈的,“因为是杀人鬼所以杀人不需要理由”这种先入为主的成见不同,与戏言使的关系的主线,就是在讲述零崎人识的“杀人动机”。并不是“因为是杀人鬼所以杀人”,“与你擦肩而过所以杀人”,“你看了我一眼所以杀人”这些含糊其辞,意识流的看法,而是更加直观,目的性更强烈,虽然无法认同,但并非不能理解的理由:心这种东西,到底在哪里啊?

失去了作为人的身份,与最好的朋友决裂,毫无先兆,莫名其妙的,零崎人识陷入了人生的低谷。不是真正的鬼,也无法再做人,人识一下子,迷失了自我。于是就有了与双识的关系里,那个半通不通,毫无逻辑,不讲道理的零崎人识。而与戏言使的关系,在京都的连环杀人案,则是人识寻找自我旅途的终点。因为众所周知,在这之后,他马上从双识那里接下了妹妹,从零崎的鬼子,变成了零崎的兄长。

在京都,在这旅途的最后,他得到什么了么?是与戏言使相遇,找到了“自我”么?是在尸体里,找到了“心”么,是和哀川润的交手,找回来活着的感觉么,还是一无所获,一无所得,仅仅因为兄长的死,因为从兄长手里接过了责任而成熟了呢?

西东天说,人类习惯将对自己的评价上调一下,所以低于平均水平的,才是真正的普通人,而哀川润则走的更远,把自身定以为人类的标尺,自己是普通人,而你们,也都是一般无二的普通人。羡慕着人类最恶,不甘于普通的副教授,腐女&魔女的组合,不能容忍黑箱的刑警,仿佛与时代不符的剑客,自认为失去了某样东西的女大学生,仿佛行走的灾厄的戏言玩家,杀人集团的鬼の子,如此这般,林林总总,不管自己看来是什么样子,别人看来是什么样子,从更加一般的视角看来,其实都是别无二致的普通人。

抱有犯罪哲学的凶手,主动投身危险之中的名侦探,可恶可恨尤甚于凶手的被害人,比起这些不和逻辑的存在,在侦探小说里,只有那些看起来平庸而无能的警👮察,才是真正正常的人。

零崎一贼,杀之名最被忌讳的存在,因家族而起,因家族而亡,因为家族,未曾断绝。乍一听闻,认为是穷凶极恶,无法理喻之辈,深入了解后,也确实是异于常人,令人畏惧的鬼之一族。但是意外的,他们是另一个世界的居民,这样的想法,并没有产生。也许他们只是一群害怕孤独的病患,一群步入迷途的犯罪者,一群只能在不幸之中,找寻幸运的可怜的人,会产生这样的想法,也说不定呢。

作为系列的主角,零崎人识,生在一个常理的世界,度过了异于常人的童年,经历了很多常人闻所未闻,敬而远之的事情,然后遇到了一生最重要的朋友,失去了朋友,遇到了自己,得到了新的家人,失去了家族,然后回归孤身一人,那么这里,就让我用我最喜欢的一句话,来为这个系列挂上句号吧。

“零崎人识,还活着。”

《零崎人识的人间关系-与戏言使的关系》------无关系,关系断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