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妈蔡美儿的智慧之处】虎妈蔡美儿10个不为人知的侧面

2019-10-28 - 蔡美儿

小朋友比大人自尊心还要强,也喜欢追求卓越(换个说法就是好大喜功),也不像大人那样经过生活磨砺都没血性了…… 所以会和我说,我想上北大清华啊,我想月薪5万啊……

其实这种理想真的不算太过分——我小时候说自己想当科学家,那时候还没屠呦呦,不然我的偶像肯定是她了,搞点什么发明创造,拯救人类,改变世界。

【虎妈蔡美儿的智慧之处】虎妈蔡美儿10个不为人知的侧面
【虎妈蔡美儿的智慧之处】虎妈蔡美儿10个不为人知的侧面

虎妈的两个女儿都是哈佛耶鲁的学生,考虑到刚发布的QS大学排行榜上,清华的排名都超过耶鲁了,所以,我想让他们看看考上全球前50名校背后的代价,看看搞一门真正特长背后的代价,当然也让他们看看别人家的妈妈是怎么样的——我和她比起来,简直就是一只温柔的小猫咪。

【虎妈蔡美儿的智慧之处】虎妈蔡美儿10个不为人知的侧面
【虎妈蔡美儿的智慧之处】虎妈蔡美儿10个不为人知的侧面

清华大学和北京大学两所顶尖大学在此次QS排名中取得了史上最高名次,分别排名全球大学第十六位、第二十二位

看了这本书后,我倒是发现自己犯了先入为主的错误,虎妈这本书虽然很极端——极端才吸引眼球嘛,但是对读者倒不强势,她只是在叙述自己的育儿故事,不像有些写育儿专栏的人话里话外都在说:我的方法是最好的,你们都来向我学啊。

【虎妈蔡美儿的智慧之处】虎妈蔡美儿10个不为人知的侧面
【虎妈蔡美儿的智慧之处】虎妈蔡美儿10个不为人知的侧面

她只是毫不讳言她的欲望,她的苛刻,她的野心和虚荣心,还有她耗尽心血,和两个女儿的斗智斗勇,大吵大闹,歇斯底里……

在这里,我不想多加评论,省得误导你们,误导小朋友,只分享10个,不看书就不太知道的、虎妈背后的小秘密。

【虎妈蔡美儿的智慧之处】虎妈蔡美儿10个不为人知的侧面

其实,虎妈不是典型的中国人,祖辈是菲律宾华侨,奶奶是当地富商,自己是二代美国移民——上世纪60年代,她的父母来到波士顿,父亲是麻省理工学院的博士,之后成为大学教授和知名学者,母亲也是化学工程专业的学霸。

至于蔡美儿自己,受的是地道的美国精英教育,高二时还先后在伦敦、慕尼黑和洛桑就读。

蔡美儿的丈夫杰德,是犹太裔美国人,公公是心理学临床治疗专家,婆婆是艺术评论家,拥有很好的艺术品位和音乐细胞,蔡美儿也说,大女儿索菲亚和小女儿露露较好地继承了家族中的音乐基因。

虽然是蔡美儿为露露拿主意让她练小提琴,但小提琴一到露露手中,就“显示出了八辈子的缘分。”

虎妈在监督小女儿露露练提琴

蔡美儿的丈夫杰德是“放养教育”的产物,他的父母经常离开孩子自己去度假,他们给孩子留有空间和自由,相信个人选择和独立的价值,提倡发展创造性才能,敢于质疑权威,这正好和蔡美儿的教育理念和管教方法完全相反。

但是杰德也非常成功,因为热爱法律表现出色,他很年轻就成为耶鲁法学院终生教授,比蔡美儿的理想早实现7年。杰德也认为孩子的童年就应该拥抱欢乐,他尊重女儿并经常和她们一起玩。

蔡美儿为女儿选择的音乐教学方法是铃木钢琴法(小提琴也有铃木法),如果小朋友努力学,可以每星期学习新的曲子,因为“如果一首曲子就要练好几个星期,甚至几个月,他们就会感到厌烦而放弃练习。”

一开始,她为索菲亚换过3个钢琴老师,第4位钢琴老师有极大耐心和敏锐慧眼,让索菲亚爱上了钢琴。

她也为起初拒绝学小提琴的露露挑选了一位会培养孩子兴趣的老师——教学的秘密武器,是将拉小提琴的每一个技巧,都转变为孩子们能够理解的生动故事或大胆想象。比如,不直接讲授连音、断音、渐快等音乐术语,而是谈到猫咪的喵喵叫,军队般心境的蚂蚁,老鼠咕隆隆滚下坡……

等女儿们琴学的小有名气了,蔡美儿也一直在为她们寻找能找到的全美、甚至全世界最顶尖的音乐老师,为此不遗余力,不惜代价。

“为了让露露拜见一位世界顶尖的小提琴老师,我们倾巢出动,驾车9个小时,带着花大价钱请来的辅导老师及其男友(给他们报销汽油费,支付三晚的高档酒店费用),受伤后拄着双拐的索菲亚,还有我们的狗……"

在美国的顶尖艺术学府茱莉亚音乐学院预科班试音过程中,蔡美儿说,到处见到亚洲人父母的面孔,而且几乎所有的父母都是外国人和移民,他们显得呆板,拘谨,焦虑。此时,蔡美儿心头浮出一个疑问:他们有可能热爱音乐吗?音乐对他们来说似乎就是一张进入美国的入场券。

对于自己让孩子学琴的初衷,她说:打破“富不过三代”的魔咒,是我坚持让孩子们学习古典音乐的原因。因为弹钢琴、拉小提琴不会让人在溺爱中走向堕落、懒惰和粗鲁。

她也坦言喜欢明确的目标,要看到通往成功确定无疑的路,而不是给孩子瞎培养兴趣——唯一允许孩子参加的课外活动,是那些让他们能赢得奖牌的项目——而且是金牌!

索菲亚和蔡美儿配合的还不错,虽有不满,但基本听话。蔡美儿碰到的最大阻碍,是她的小女儿露露,总是和她作对。高压政策不能奏效时,蔡美儿也会想出各种变通招数,比如贿赂,激将法,给予一定的控制权,等等,——“针尖对麦芒,要适时改变战术”。

这引起索菲亚的不满:”我对你几乎惟命是从,而我犯了一个小错误,你就对我大喊大叫,露露从不听你的话,总是和你对着干,顶嘴,扔东西,可你还买礼物哄着她。你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中国妈妈呀?”

在听了乖女儿的控诉后,蔡美儿也承认,“索菲亚,你知道我在露露身上碰到了麻烦。对你有用的教育方式,对露露却不起作用,而且其结果简直可以说一塌糊涂。”这种坦率获得了索菲亚的理解。

在一次“鱼子冲突”中——全家去莫斯科旅行,蔡美儿强迫症发作逼着露露尝试鱼子,露露联系到妈妈一贯的“暴行”, 在餐厅崩溃失控砸破杯子。经过思考和自省,蔡美儿无奈地放弃和女儿的斗争,“你赢了,战斗结束了,我们放弃你的小提琴练习吧。”

露露还是热爱小提琴的,其实她只是不想服从妈妈的强横,不过因为她又迷上了打网球,所以决定辞去耶鲁首席管弦乐小提琴手的职务。蔡美儿坦言“这个决定让我在每一秒钟都感到撕心裂肺的痛。”

一开始露露网球打的很烂,但是她极其刻苦,提升迅速,网球教练对蔡美儿说:”她的确是一个出众的孩子,你们夫妇俩一定在露露身上倾注了难以想象的心血。她是那种不付出110%的努力,就绝不善罢甘休的小姑娘。“

只是,我们并不清楚这是虎妈培养出来的精神,还是露露自己天生的性格倾向。

虎妈总觉得养狗很浪费时间,但是在养育女儿的过程中,她养了两条萨摩耶。

一开始她也想训练它们,还提出对狗狗的未来抱有梦想,(自然,家里人觉得这十分可笑)。但是她后来发现狗没有潜力就放弃了。

蔡美儿在书里写到:

“我有数百张,也许数千张这样的笔记——由于我对人的要求比较严苛,所以常常给女儿们留下一些提醒她们的小纸条。

而和狗狗在一起,你完全不需要为它做任何这样的事情,即使你做了,它们也不会明白。我的狗狗什么都不会——这真让人宽慰啊。我对它们没什么要求,也不会努力去塑造今天的它们或操心它们的未来。我基本上相信它们自己的选择,总是期待着看到它们活蹦乱跳都围绕在我身旁……

我在豆瓣读书上翻了翻人们对于《虎妈战歌》的看法,看到无数严厉的批评,当然也有迷信般的拥护和追随,只是,这些人里很多甚至连书都没从头到尾读过。

人生是复杂的,教育也是,很多问题都不存在标准答案。但是人们会更喜欢一个明确的答案——拥护什么,反对什么。就我自己而言,看的教育理论和实际案例越多,给别人建议却越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