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剧琴心方亚芬 方亚芬专辑唱词

2018-10-30 - 方亚芬

惊闻爹,知儿痛儿血书留 他怎知我心已死来意也休 你梦醒,我梦悠 悠悠梦中还是忧 情到深处,伤不言痛 爱到尽头,悟又何求 你那边东风吹梦上新柳 我这边往事思量怕回头 最怕识人难,最难看不透 看不透,人面咫尺隔千里 知人知心好难求 看不透,飞的高离的远 道不同,合难久 看不透,人往高处走 何以教,情纯如初常相酬 从今后,收起温馨十年情 常留心中但醇酒 只要你好我就安 缘不可求心可求 任凭它,风吹残梦梦醒无 终可期,无限爱心心富有 人生总有两难时 去意莫强留 小女子不甘东风主落花 愿伴青山共白头

越剧琴心方亚芬 方亚芬专辑唱词
越剧琴心方亚芬 方亚芬专辑唱词

《叹涟涟》

你叹涟涟一声离开我 我泪汪汪双眼又模糊 这阴深深堂楼无生趣 黑漆漆一座新坟墓 我孤单单单身无靠傍 陪凶煞煞恶魔青春磨 呜咽咽人前不能哭 心慌慌心比黄连苦 痛煎煎姐去无人痛 血淋淋被噬等干啊枯 昏沉沉诀别亲人后啊 恍惚惚万念俱灰无 夜漫漫长夜更难熬 凄惨惨日子昏昏过 一阵阵痛,一阵阵悔 混沌沌此身随俗波 我情切切拜托身后事 请姐姐啊 莫忘代妹探慈母

越剧琴心方亚芬 方亚芬专辑唱词
越剧琴心方亚芬 方亚芬专辑唱词

《断肠人》--月朦朦朦月色昏黄

月朦朦朦月色昏黄,云烟烟烟云照奴房, 冷清清奴奴亭中坐,寒凄凄雨打碧纱窗。 呼啸啸千根冷竿竹,草青青几枝秋海棠, 乌咽咽奴是多愁女,阴惨惨阴雨痛心伤。 薄悠悠一件罗纱衫,寒凛凛不能暖胸膛。 眉戚戚抬头天空望,眼忪忪满眼是悲伤。

越剧琴心方亚芬 方亚芬专辑唱词
越剧琴心方亚芬 方亚芬专辑唱词

气闷闷有话无处说,孤零零身靠栏杆上。 静悄悄一座后花园,一阵阵戏雨最难当。 可怜奴气喘喘心荡荡,簌声声泪汪汪,血斑斑泪滴奴衣裳。 生离离离别家乡后,孤单单单身在他方, 路迢迢远程千万里,渺茫茫不见年高堂。

越剧琴心方亚芬 方亚芬专辑唱词

虚飘飘逼我走上黄泉路,倒不如让我早点见阎王。 只听的风冽冽冽风风凄凄,雨霏霏霏雨雨猛猛, 滴铃铃铜壶漏不尽,打冷冷铁马响叮当, 笃咙咙风吹帘钩动,淅沥沥雨点打寒窗, 叮当当何处钟声响,卜隆隆更声在楼上。 多愁女犯了多愁病,断肠人越想越断肠。

《祥林嫂》--婆婆说话你可听到 祥林 婆婆说话你可听到 她要卖我到贺家坳 已与瘌子商量定 明天就要抢上轿 这恶煞时辰我怎么过 你叫苦命如何好 人说到有爹有娘有主张 我乃是无爹无娘无依靠 祥林啊,祥林啊,哎呀祥林啊 我从小到你家里来 双手不停到今朝 只指望苦到尽头总有甜 谁知道你年轻短命将我抛 从此苦命无指望 只指望,服侍婆婆能到老 婆婆恶骂我能受 饥饿寒冷我能熬 千苦万难我不怕 怕只怕要我去再醮 看那张家媳妇李家嫂 与我一般夫早夭 具都是被逼无奈再婚嫁 却被人冷嘲热讽到今朝 我宁死不做再醮妇 我只有到婆婆跟前去哀哀告 求婆婆念念旧情不卖我 我情愿做牛做马千斤重担一身挑 婆婆若念婆媳情 她怎忍将我去卖掉 看来是婆婆她为钱财主意定 纵然是说破了舌尖也徒劳 左思右想乱如麻 难道说我坐等明天时辰到 眼前只有一条路 不如一死万事了 霎时鸡啼天将晓 此刻不走我就逃不了 趁此夜深人不觉 我咬紧牙关只有逃 (齐唱)只有逃,只有逃 宁死不愿再婚醮 临去匆匆回头望 依依难舍旧时巢

《妙玉净心》

伴唱:妙玉宝玉两块玉,两块玉, 一块清如水,一块浊如泥

妙玉:我好似淡淡冷香雪里梅,缠上他浓浓沾人脂粉气, 快紧紧闭上庵堂门,让脉脉素心与他远离。 蓦然见皎皎洁洁雪地上,留下了大大小小,小小大大足迹两行, 一行是妙玉莲步轻轻移,一行是宝玉英姿翩翩趟, 小的是我印,大的是他航, 小的像叶落小溪飘飘流淌,大的似红鲤鱼摇摇摆摆,摆摆摇摇江中嬉荡 啊呀呀,这个魔王脚印不清爽,脏了我女儿绣鞋帮, 躲不掉,蹭不去,似沾似粘胶一样, 又气又羞又急恼,脸发烫来心发慌。

我何不取过青竹帚,狠将他脚印全扫光。

幕后音(白):既嫌它脏那就扫啊,扫啊 妙玉:这一扫脏了竹帚尤可谅,怕就怕将我与他扫在一起两依呀傍 妙玉:多少次,翘首盼,盼你登门;待相逢,又扮作,薄情面孔; 多少次,人无奈,无奈情种;多少次,相思泪,泪如泉涌; 多少次梦里相间怕惊梦;多少次,自掘孤井,自绑捆绳,自闭牢笼 妙玉:白茫茫一片醒了春梦,白茫茫一片凉透心胸, 心似天边一朵云,飘飘悠悠西复东, 情似溪流万山中,曲曲弯弯淡伴浓, 抬头见,茫茫雪原接苍穹,眼前景,亦幻亦真归朦胧, 色即空,空即色,淡淡浓浓皆归空, 看破红尘有何用,此身仍在红尘中, 愿飞雪,永不化,愿晶莹,作奇用, 冷却那,无聊痴情早感悟,冻僵那,横流物欲流不动, 从今后,一盏青灯伴终身, 一方净土常留心中。

风雨大观园

娘啊-- 娘亲不解女儿心,欲哭无声泪暗吞。 娘啊娘,非是女儿甘下贱,人贵有志胜千斤。 女儿生来便不幸,从小就跟娘侍侯人; 从小就端起贾府碗,从小就失却自在身; 当丫鬟似算盘珠子随人拨,无奈司琪不甘心。 我不羡报琴陪嫁入宫廷,我不屑平儿附凤为小妾; 我讨厌袭人只图姨娘做,我只想挑个素日知心人。

表弟他家无片瓦人嫌贫啊,我喜他情同生死抵万金; 我与他园中相会情义深,哪怕是斧钺加颈无悔恨。 我被逐出府人不耻,忍辱含冤无悔恨; 他风尘碌碌异乡逃,我朝夕等待无悔恨; 我好容易舍死忘生得相间,娘却是一桶冷水当头倾。

嫁女须求女婿贤,看人总要看到心; 表弟不是你眼中钉,女儿更是你掌上珍; 有情人总能成眷属,娘岂能误了儿一身。

娘啊娘,忍字头上一把刀,司琪我忍到如今难再忍; 鳌鱼今日脱钩去,放与不放在娘亲。 娘若认了这门亲,如同女儿出火坑, 待来年事过境迁回归日,你膝下方知有亲人; 娘若不认这门亲,你把我当水泼出门, 不拿家里一根草,磕个响头就动身, 跟着他受冻挨饿无怨恨,提篮讨饭也甘心。

女儿把话已说尽,求娘亲笼开雀放施大恩, 私逃之罪我两当,绝不连累你娘亲。 此一去儿把长生牌位供,给草衔环报娘恩。

门外阵阵西北风

门外阵阵西北风 风叩柴门声势凶 风来风往多迅速 千里之遥转眼中 风儿啊,你可否与我传消息 将鱼书带与那韩相公 可惜你只会惊破娘好梦 不能带信有何用 都是为妻的血泪啊

托坠

玉蝴蝶,代英台,先去报信 他传书,我寄坠,不言自明 叫银心,陪四九,速回书院 免的我梁兄长苦盼苦等 你为我去解生死结 为我了却未了情 这等幸事末流泪 再为你 理一理云鬓,整一整衣裙

琴心

莫不是步摇的宝髻玲珑 莫不是裙拖的环佩叮咚 莫不是风吹铁马檐前动 莫不是樊王宫殿夜鸣钟 我这里浅身听声在墙东 却原来西厢的人儿理丝桐 他不做铁骑刀枪把壮声冗 他不效猴山鹤泪空 他不逞高怀把风月弄 他却是儿女低语在小窗中 他思已穷,恨未穷 都只为娇鸾雏凤失雌雄 他曲未终我意已通 分明是伯劳飞燕各西东 感怀一曲断肠夜 知音千古此心同 尽在不言中

夜听琴

夜听琴,勾起了女儿的心事 晓窗寒神思倦脂粉庸施 懒的抬身一声长叹息 轻匀粉脸随意挽青丝 奁中珍物常闲置 却原来一首断肠诗 定是红娘她藏在此 叫人太煞费寻思

双烈记

戎马生涯二十春 磨穿几件蜀地锦 劳素手,捻铁针为御将军铁甲冷 适才还闻息索声 为何霎时不见人 手携锦袍出帐门 他那里极目江心 忘却风露冷

楼台会

梁兄你,一个死字说出来 使英台,已碎之心更粉碎 我与你蝴蝶崖畔两结拜 万松院,刻骨铭心三长载 我难忘,中秋连句吟诗赋 我难忘,提水拾薪兄相陪 我难忘,病中汤药你亲喂 我难忘,梅院闻琴情关怀 我难忘,月下同绘竹蝶图 我难忘,秉烛夜读两无猜 若无兄长梁山伯 我怎能乔装求学三长载 情重如山难相报 我唯有跪进梁兄酒一杯

劝黛

好紫倦,句句话儿含意长 她窥见我心事一桩桩 想黛玉,寄人篱下少靠傍 还不知,叶落归根在哪厢 老太太虽然怜惜我 总不是可持宠撒娇像自己啊娘 舅父母是宾客相待隔成肉 凤姐姐是里面尖来外面光 园中姐妹虽相好 总是那各母所身各心肠 知心人只有宝哥哥 从小就耳鬓厮磨成一双 几年来,心贴心儿把日月过 情深似海难测量 因此我,愿为春蚕自作茧 我为他,日吐情丝夜织网 心中事,牵肠挂肚推不开 好姻缘,好似近身又渺茫 若说今生没奇缘 为什么,合一个心肝合一付肠 若说今生有奇缘 为什么,隔一座高山隔一堵墙 不由人,痴痴想 我只有心坎里深把哑谜藏

断桥

好不明白的冤家啊 想当初,三月西湖花似锦 断桥遇雨我初逢君 风雨同舟我见君德 蒙君隔日到寒门 我见君品好人忠厚 情投意合结成婚 我总以为百年好合同到老 妻敬夫爱乐平生 我为你开药铺苦心经营 保和堂,施诊煎药广布善行 太平岁月你偏做梗 你竟将谗言来轻信 端阳惊变你命危急 我哪顾得九死一生为取灵芝到昆仑 休提那千山万水跋涉苦 为妻险些就丧了命 一番恩情你全不念 为妻之言你不听 你似上金山把香烧 把法海离间之言你当了真 你一去金山不踪影 我左盼右等急死人 我三上金山把夫寻 我没奈何与法海动了刀兵 幸得青儿多照看 主婢才得脱险境 你不见我身带伤快临盆 腹内疼痛步艰辛 腹中是你亲骨肉 你哪有半点夫妻情 我以为今生不再见薄幸啊 想不到,冤家又相逢在断桥亭 你手抚胸膛想一想 前前后后忖一忖 哪个善,哪个恶,谁是仇,谁是亲 哪个待你是假意 谁人待你是真心 把亲人当作仇人看 有眼无珠看不清 如此无情无义汉 怎怪小青怒气生 你还参什么禅,求什么神 拜什么佛,修什么行 你愧天愧地愧良心 你愧对那即将临盆问世的小娇生,小娇生

香妃

月朦胧,雾朦胧 天地仿佛在朦胧中 心事浩茫望长空 独倚栏杆愁重重 看不见云破月来苍弄影 听不见冬不拉琴声响叮咚 草原上杀气阵阵涌 战马咆哮嘶长空 将士们但逞匹夫勇 全不顾遍地牧草雪染红 数十年,回部清庭难相容 短暂的和解已成空 王爷他,听从沙俄来怂恿 磨刀霍霍兴兵戎 回部兵将有多少 怎挡它大清朝倾国之兵百万重 劝不醒王爷霸王梦 长老们酒醉饭饱蠢蠢动 众人皆醉我独醒 曲高和寡我忧心忡忡

约会

蓬门琐事太寒伧 凤喜欲言口难张 都只为卖艺生涯倍艰辛 娘不忍我一辈子在天桥任流浪 翠云轩与娘已谈妥 落子馆邀我去另做场 为跳出地摊登楼堂 急需要置几件行头点缀模样 可告贷无门娘担忧 只好与大爷来相商 你话中有话为我忧 一片真诚我心领受 怎奈一家不知一家事 为养家我另谋出处有缘由 好得凤喜知自重 学会了识美丑,分劣优 金钱权势情和意 也知晓重哪头来轻哪头 愿学塘莲不染泥 不做扬花逐水流 歌女自有清贫志 我卖艺不将品格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