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劼人全集李劼人】李劼人的火车东站梦

2020-01-07 - 李劼人

“走进候车厅熙熙攘攘的人群,见到携带行李的旅客,我的头脑中突然跳出了一个熟悉的作家的名字:李劼人。先生要是活到今天,也来到这个候车大厅,他会作何感想呢?我这一意识流式的跳跃式想象,并非毫无来踪瞎想,乃是先生生前的的确确有过对成都东站的美妙设想。

【李劼人全集李劼人】李劼人的火车东站梦
【李劼人全集李劼人】李劼人的火车东站梦

”在北门古三洞桥沙河茶园,李劼人研究学会秘书长张义奇与我一起“谈茶”,讲述他在成都东站坐高铁的感慨,讲到李劼人先生对成都东站的设想,既令我对李劼人早年有此设想而惊叹,又构起我对李劼人故居“菱窠”的回忆。

李劼人家居沙河堡狮子山麓的菱角堰,居所称为“菱窠”。“菱窠”是我再熟悉不过的地方,我在四川师范大学读书,往返学校都要经过“菱窠”。那时,这里还属金牛区保和公社花果大队,沿山坡地种满了桃树、柑橘,一到春季,桃花灿若云霞、柑橘花香扑鼻。

李劼人先生怎么会产生出“东站”的构想呢? 1957年9月,李劼人举家从市区内西马棚街公寓搬回“菱窠”,从此深居简出,静心写作长篇小说《大波》。清寂的生活,让他有更多的时间在《大波》里徜徉,然而,又深深感到与友人相会“郊区交通非便”。

“菱窠”离沙河堡街上有半里多路,进城要步行穿过上沙河堡、中沙河堡、下沙河堡,过沙河五福桥走旧成渝公路到牛市口才能坐上公共汽车。“菱窠”到牛市口步行大约要1个多小时,李劼人要进城会友,友人要到“菱窠”来看望他,彼此都很不方便。

1962年成都市开通了九眼桥到川师路口的公共汽车,对晚年的李劼人来说,的确是一桩特大的喜事。 1962年11月10日,李劼人在写给魏时珍的信中,特意说到:“每逢周六和周日,由九眼桥至川师路口之公共汽车增多一辆,班次较密,来回亦较便。

若能(于是日)携同蒙胡齐来,更可放言高论。”因此,他非常渴望老朋友能来“菱窠”,远离喧嚣,彼此毫无顾忌地放声高谈。

他曾构想:能够在沙河堡附近修建一个火车站,对于包括他本人和家属在内的当地居民出行就方便多了。 1958年7月1日,成昆铁路开工建设。成昆铁路从成都火车北站起,经成都东站(八里庄货站及铁路编组站),由北往东再南下经过金牛区保和乡境内,在川师大附近拐了一个大弯向西通往成都火车南站,它像一张大弓将成都的北部、东部、南部联结起来。

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成都到彭山青龙场的铁路开通营运之前,成都市政府与成都铁路局曾经计划在成都东部建设一个新火车站。

1961年元旦,李劼人给远在北京外交部工作的女儿李眉(远山)写了封长信,他向李眉详细介绍了成都一年来的“几个好听的事件”,其中第三件便是成昆铁路已经通车至彭山青龙场。

就在这第三件好事中,李劼人写道:“大观堰建成面粉厂斜对一华里许,正在修建东火车站,据说明年可以修成,上下客货;将来尔等回来,便可在东站下车,距离菱窠不过一公里许,实在太方便了。” 李劼人对“东火车站”充满了期待,喜悦之情溢于言表。不过,这距离“菱窠”不太远的“东火车站”,实际是成昆铁路线上一个四等小站,后来定名“沙河堡火车站”。

沙河堡火车站作为成都火车北站与成都火车南站之间在城东保和乡境内的区间站,由于车站等级低,仅有通往峨眉方向的慢车在站上短暂停留。 火车站名为“沙河堡”,实际落址却在保和乡杨柳店。南面离沙河堡两公里多,北边距保和场也有两公里多。

火车站只有一条坑坑洼洼的碎石路通到南边的老成渝公路大观堰路口,没有公交车到沙河堡火车站,下车要走这么远的路,当然很不方便,因而没有成为李劼人所盼望的能上下旅客的“实在太方便”的东火车站。

李劼人先生理想中的“东火车站”,其地位应该是与火车南站同等重要,是成都东部的火车客站。也许,是受那个时代经济发展的局限,向东发展的条件很不成熟。加之成昆铁路的建设一直处在“上马”与“下马”的徘徊之中,“东火车站”计划无法实施。

但不能不佩服,沙河堡火车站选址的前瞻性,正因为有这些因素,才为21世纪的成都东客站建设留下了足够发展的巨大空间。直到这位对故乡城市充满期待的老作家已经故去了半个多世纪后,他梦寐以求的成都东客站才终于在东山的土地上拔地而起。

成都东客站工程于2008年12月正式动工,2011年5月8日已正式投入运营。走进成都东客站,我想每一位到此乘车的旅客,第一眼看到的一定是候车大厅正立面醒目的“成都东站”四个红色大字和青铜面具“大眼睛”立柱塑像。

“大眼睛”通过强烈的建筑艺术视觉冲击力,表达出古蜀人对客观世界从未停止的认知和探索的目光,让人们感知从古蜀文明到现代文明漫长的进化历程,古蜀文明与现代文明的内在联系。

成都东客站是西成、成贵、沪汉蓉、成渝、成兰、成昆高铁以及成(都)西(宁)高铁、成绵乐城际列车到发的重要站点。作为成都国际大都会的“窗口”,向来自全国各地、世界各国的旅客展示,四川需要了解世界,世界需要认识四川。

几千年蜀地经济文化的发展,就是一部“走出去、请进来”的对外开放的国际经济贸易史、世界文明交流史。如今,成千上万的四川人从成都东客站乘高铁走出去,又有成千上万的外地人、外国人乘高铁到四川。一进一出,两股人流在成都东客站交汇,倍感亲切,通过彼此的“眼睛”便能沟通和抵达对方的心灵。

相关阅读
李劼人全集pdf【李劼人全集pdf】章夫读史|上世纪六十年代 李劼人的8封家书

远山四川今年也是丰收。但为了救灾准备,粮食定量仍低。以成都市看,八九两月,一般市民为二十五斤,农民有高达三十二斤的。我家每有粮米不足约十八斤,前此尚可以米易面粉(以米四十斤换面粉五十斤)以补不足。而到十月来。

李劼人说成都【李劼人说成都】东门市井开街 生动还原李劼人笔下老成都

28日,成都东门市井正式开街,在李劼人故居菱窠旁,还原了他笔下的老成都。无论是集市广场、铺板小馆,还是老式茶铺、凉亭水榭等,都生动再现了老成都热闹的市井生活。巴蜀文化学者袁庭栋告诉记者,他参与了东门市井的规划建设。

暴风雨前李劼人【暴风雨前李劼人】李劼人:一切的一切 只有怀念了

“在我们身处的这个年代,一些本来以为很遥远的灾难,可能转瞬间就来到你的面前。有时候,你需要鼓起勇气,多承担一点责任,这不是帮助别人,而是在拯救自己。”无人聊天的寂寞,你不懂的。不过聊起国内现代小说,《围城》的贫倒在其次。

死水微澜李劼人【死水微澜李劼人】还原李劼人笔下的老成都 东门市井今日亮相

成都全搜索新闻网(记者 郭莹)9月28日报道厚皮菜烧猪蹄,茶馆不打麻将这是李劼人笔下活色生香的老成都市井生活。28日,经过全新打造的“东门市井”正式亮相,该项目与李劼人故居“菱窠”比邻而建,灰墙、黛瓦、木梁的川西风格建筑让人再次回味老成都的烟火味。

李劼人微盘【李劼人微盘】围墙变绿植 李劼人故居换了新样貌

在成都市锦江区有一座菱窠,这里是成都著名作家李劼人的故居。满城银杏金黄的时节,这处充满文化气息的地方,也换了新样貌。有了空间感,更有文化更亲切了!12月13日,位于锦江区狮子山街道李劼人故居前,别具一格的川西民居跳入眼帘。

推荐阅读
李劼人微盘【李劼人微盘】围墙变绿植 李劼人故居换了新样貌
李劼人全集pdf【李劼人全集pdf】章夫读史|上世纪六十年代 李劼人的8封家书
黄舒骏她以为她很美丽黄舒骏她以为她很美丽 黄舒骏:周杰伦和罗大佑“平起平坐”(附图)
东方朔为何经常娶妻东方朔为何经常娶妻 为啥东方朔的薪水都花在了娶妻换妻上?
许冠文搞笑电影许冠文搞笑电影 冷面笑匠的喜剧世界——许冠文的电影作品
万物生萨顶顶万物生萨顶顶 万物生 中文版 萨顶顶
户部巷一定要吃的东西【户部巷一定要吃的东西】户部巷——个吃货必须去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