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家海顿的作品 海顿[古典音乐家]

2019-03-26 - 海顿

1732年3月31日,弗朗茨·约瑟夫·海顿出生于奥地利和匈牙利边境的一个贫穷的车匠家庭。   海顿的父亲是一个马车制造匠,以修造马车为生,母亲是个厨娘。尽管父母亲都是普通的劳动者,却都热爱音乐,这使海顿从小有机会受到音乐的熏陶。

音乐家海顿的作品 海顿[古典音乐家]
音乐家海顿的作品 海顿[古典音乐家]

1738年,海顿六岁时就离开了父母到维也纳,被送到Hainbur gander Donau附近的亲戚家,在那里接受教堂唱诗班的训练。   被选入童声合唱团。  

1740年,海顿八岁时被维也纳圣斯蒂大教堂接纳为唱诗班歌童。   在当时维也纳的斯蒂芬大教堂音乐总监Georgvon Reutter下乡选苗子的时候海顿被相中。Reutter把海顿带到了维也纳,在其后的九年里,海顿一直在儿童合唱团唱歌。

音乐家海顿的作品 海顿[古典音乐家]
音乐家海顿的作品 海顿[古典音乐家]

在最后的四年是和他的弟弟Michael在一起。其间海顿学习唱歌、钢琴和小提琴。Reutter修改了海顿的第一首作曲,但并未对他正规教授作曲课。尽管如此,海顿还是学到了很多——主要是通过自学,另外他很小就开始享受维也纳音乐环境的熏陶,这对一个音乐家来讲是至关重要的。

音乐家海顿的作品 海顿[古典音乐家]
音乐家海顿的作品 海顿[古典音乐家]

1748年,从16岁起他甜美的歌喉开始不幸地逐渐沙哑。

签名

1749年,海顿身体已经成熟,已经无法唱出儿童合唱团要求的童声,加上一些变故最终是退出了合唱团。据说他在公园长凳上过了一夜,但随后被朋友收留,开始了他的自由音乐人的生涯。在这之后十年的艰难岁月里,海顿做过很多不同的工作,当过意大利作曲家Niccola Antonio Porpora的随从。

音乐家海顿的作品 海顿[古典音乐家]

他努力学习,以填补自己专业上的不足之处。并写出了他的第一首四重奏和第一部歌剧。在这期间,海顿的专业造诣逐渐提高,羽翼渐丰。

1754年,海顿开始担任维也纳出生的当时10岁的Marianna Martines的钢琴教师。在他开始教她的时候,Marianna Martines已经弹得很好了。海顿住在学生家,不收学费以抵房费。

1757年,海顿得到了他的第一个重要职位,即担任在Pilsen的Lukavec城堡的公爵KarlvonMorzin的乐长。

1759年,27岁时完成了第一首交响曲。   他成为波希米亚伯爵莫辛的小教堂唱诗班的音乐指导。作为乐长他指挥一个小乐队,并为之写出他的第一首交响乐、弦乐三重奏、卡萨欣(Cassationen)、弦乐四重奏。这些曲谱多为手写,并没有印刷。

Morzin公爵不久出现财政困难,于是不得不解散乐队。但很快海顿就于1761年在Esterházy家族找到了一个类似的副乐长职位。Esterházy家族在当时的奥匈帝国地位显赫。后来乐队的老乐长Gregor Werner于1766年去世,海顿升任正职。

海顿

1761年,海顿被匈牙利最有权势的保罗·安东·埃斯特哈齐王子任命为宫廷副乐长,在此,他度过了长达30年之久的音乐仆役生活。   受雇于人的滋味是辛酸的:上班时必须穿上绣金花背心,白色长统裤袜,头戴假发或梳辫子,脸上搽香粉。

每天午餐前后,要恭候在客厅里,等待主人有关当天音乐活动的安排指示。在创作上,必须在规定的日期内按主人的命题或要求,准时写成音乐作品。此外,还要监督乐队的纪律,看管好每件乐器,给新歌手上课,提高乐队水平等等。

海顿曾悲哀地写道:“我坐在我的荒野里,几乎没有人类和我在一起,我是很痛苦的......最近几天我也不知道我是乐长还是剧场验票员......要知道经常作奴隶是很可悲的......”。

尽管有时宫廷生活强加给他的种种约束惹他生气,他还是居住在这样一个世界中。这个世界既不怀疑王公的至高无上,也不怀疑穿制服的伟大艺术家的天才。关于他在埃斯特哈齐家中的地位,他自己的最后评价认为有利条件超过了不利条件。

“亲王总是对我的作品感到满意。我不仅经常受到鼓励,而且作为一个乐队的指挥,我可以进行实验,观察什么产生了效果、什么减弱了效果,我可以改进、替换、作一些增删,可以大胆地按我喜欢的那样去做,我与世隔绝,没有人来扰乱或折磨我,我被迫成为‘独创才’。”

大约在1770作为身穿制服并拥有官衔的宫廷乐长,海顿跟随这个家族住过三个地方:大约离维也纳50公里的艾森施塔特·维也纳冬宫,以及一个叫做Eszterháza的新城堡。这座城堡于1760年在匈牙利地界修建。

海顿当时的职责主要是作曲,领导合唱团,为宫廷成员演奏室内乐,以及组织歌剧创作。尽管众多职责在身,海顿感觉很充实和快乐。Esterházy的王公们(先是保罗二世-PaulAnton,然后尼古拉一世-NikolausI.)都很懂音乐,欣赏海顿的工作并给他创造必要条件以使他的才能得以发挥。他们每天都去听合唱团的演出。

海顿

1780年,在拥有一份稳定乐长工作后,海顿与Maria Anna Keller结婚,但婚后感情不好。Maria Anna不生育,这让海顿很失望。有传闻他与同是Esterházy乐团的歌唱演员Luigia Polzelli有染,并是她的儿子Anton的生父。

海顿在Esterházy三十多年担任乐长期间,不但创作出大量音乐作品,风格也不断有所创新,而且名声在外。逐渐地开始不但为雇主,也为公众写作。

1781年,海顿和莫扎特成为好朋友,并从那时起对他以后的作品有了很深的影响。两人经常喜欢一起演奏弦乐四重奏。众所周知,海顿在那时已经停止创作歌剧和交响乐,而这正是莫扎特的强项。莫扎特为此特意写了首四重奏,以配合海顿刚刚完成的Op.33系列。莫扎特将这首作品献给了海顿。

1785年2月11日,海顿加入共济会所ZurwahrenEintracht。莫扎特未能参加他的入会仪式,因为当天他必须出席他父亲列奥波德·莫扎特的音乐会。莫扎特也是该组织的成员。正是这种关系更加加深了海顿和莫扎特之间的深厚友情。

1790年,Nikolaus大公去世,他的继承人没有丝毫的音乐品位,因此解散了宫廷乐队并让海顿退休。海顿随后接受了德国音乐经理人Johann Peter Salomon的邀请前往伦敦,加入他新组建的交响乐团及合唱团。

这两次出行(分别于1791—1792年和1794—1795年)取得了极大成功。听众为看海顿的演出蜂拥而来,使海顿名利双收。在伦敦期间,海顿还完成了一些重要作品,如交响乐鼓声,军队,伦敦,骑士四重奏和吉普赛人三重奏。

海顿

1791年,海顿去伦敦,一年中写了歌剧一部、交响曲6部和其它作品20部,他的音乐备受欢迎。他出席威斯敏斯特的亨德尔音乐节,成为牛津大学名誉音乐博士。   海顿曾经考虑加入英国籍并在那里长期生活,但未能如愿。

他回到维也纳,盖了新房,并改变其作曲风格,开始写气势宏大的合唱和交响乐作品。他完成了清唱剧“创世纪”和“四季”的创作,并为Esterházy家族写了六首教堂乐作品。Esterházy家族那时的王子很喜欢音乐。

海顿还完成了他的弦乐四重奏系列的最后九首,如皇帝四重奏,五度四重奏和日出。尽管海顿已经不年轻,他还是对未来充满憧憬。在一封信中他写道:“在这美妙的艺术中还有那么多要做啊!”。

Thaler Wien所做雕像:1800年年近70的海顿

1802年,海顿感觉到一种多年困扰他的疾病开始恶化,以至于他身体上已经不能继续作曲创作。这对海顿来讲无疑是一次重创:正如他自己所说,有如此多的新鲜的音乐创意,如潮水般源源涌来,等着他去完成。尽管海顿在最后的几年里被仆人精心照顾,经常有人登门造访,并得到了许多荣誉,但这绝不是他最快乐的时光。在生病期间,他经常靠弹奏奥地利国王颂来寻找精神安慰。这首曲子是他1797年以一个爱国者的热情创作的。

海顿

1809年5月31日,海顿在拿破仑攻陷维也纳不久后病逝于维也纳。享年77岁。   他最后的遗言,竟是在邻居遭到炮轰后他安慰仆人们不要害怕。海顿被葬在Hundsturmer墓地(海顿公园,维也纳Meidling)。

而Esterhazy家族对此竟然不闻不问。直到后来vonCambridge公爵和NikolausII大公说起,才华横溢的海顿曾在他家做过多年的乐长,他在1820年决定把海顿的坟迁到Eisenstadt的海顿教堂。

当海顿的棺材被打开时,人们发现头颅不见了。后来调查发现,Esterhazy大公的秘书——JosephCarlRosenbaum,是当时头骨学者FranzJosephGall的崇拜者。他买通了监狱管理人和其他两个公务员,在海顿下葬八天后,把棺材打开,偷走了头颅。

因为当时找不到被盗的头骨,人们只能将无头的遗体运到Eisenstadt下葬。后来监狱管理人JohannPeter交给警察一个所谓的海顿头骨,但真的头骨在秘书Rosenbaum那里。

他让好友Peter将头骨转交音乐学院。但直到Peter死也没有完成这个任务。Peter的遗孀还是没有做到。头骨后来经过多人的手,直到1895年被维也纳音乐家之友协会收藏在它的博物馆里直到1953年。又几经周折,终于在1954年头骨从维也纳被运到Eisenstadt与身体合为一体。经历了145年,海顿总算是有了全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