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君豪跟张国荣好像啊 “腊肉男神”谢君豪 谦卑得像邻家哥哥

2018-09-30 - 谢君豪

电视剧《锦绣缘》中“霸道总裁”向寒川的形象,让谢君豪多了一个封号——腊肉男神。其实在荧屏之外,说起谢君豪,人们印象至深的是由他演绎的“南海十三郎”,无论是当年击败张国荣拿到金马影帝的电影,还是在香港舞台演了23年不衰的话剧,其经典的演绎被认为无人能出其右。

谢君豪跟张国荣好像啊 “腊肉男神”谢君豪 谦卑得像邻家哥哥
谢君豪跟张国荣好像啊 “腊肉男神”谢君豪 谦卑得像邻家哥哥

某种程度上,谢君豪身上有着与“十三郎”相似的一种痴狂,他说演戏是自己表达对世界看法的方式,还说为了接近角色,他可以“不择手段”。而在演艺之外,生活中的谢君豪多年来过着“零绯闻”的低调生活,已到天命之年的他将人生视作一场修行,更将这些切身感悟注入到角色中,让角色与他一同成长。

谢君豪跟张国荣好像啊 “腊肉男神”谢君豪 谦卑得像邻家哥哥
谢君豪跟张国荣好像啊 “腊肉男神”谢君豪 谦卑得像邻家哥哥

痴恋戏剧: 舞台艺术是手工制造

8月5~7日,舞台剧《南海十三郎》将首次来到广州上演,这也是谢君豪在广州舞台少有的亮相。但是在香港,谢君豪几乎未曾离开过舞台,被封“戏剧狂人”的他,迄今已演出2000多场话剧、塑造了近60个角色。喜欢他的“谢粉”,为此常要特地赶去香港捧场他的演出。

谢君豪跟张国荣好像啊 “腊肉男神”谢君豪 谦卑得像邻家哥哥
谢君豪跟张国荣好像啊 “腊肉男神”谢君豪 谦卑得像邻家哥哥

谢君豪也是香港最早一批由香港演艺学院科班毕业的演员。在成为演员以前,家境并不富裕的他,中学毕业以后就参加工作,当过推销员、售货员,还做过实习生护士,“都是跟人打交道的行业,尤其当护士学生,每天碰见很多不同的病人、家属,要处理去世的病人,给尸体打包,迎接新生的小孩,生老病死都看到了”。

谢君豪跟张国荣好像啊 “腊肉男神”谢君豪 谦卑得像邻家哥哥

这些经历,为他日后成为一名优秀的演员打下了很好的基础,“演员就是经历,你经历得越多,得到的越多”,谢君豪说,“有时候你见到某个人,(他的)某个动作,某个眼神,不经意间可能就进入你脑子了,可能某一天你就会把它拿出来。”

不过,演技出色的他却不是一名合格的推销员,“我只卖出过一支唇膏,呵呵。我不懂产品,(那时候)中学刚一毕业,哪懂什么口红、减肥膏。你一敲门,‘你好,介绍给你一个减肥膏’,减肥膏怎么减,你试过吗?有什么手法?你完全没经验。”

如果不是后来报考了香港演艺学院戏剧系,也许他这辈子的工作也不会跟演员沾边。1985年,香港演艺学院戏剧学院首届招生,早在中学时就当过话剧男主角的谢君豪兴冲冲的跑去报考,但却名落孙山。谢君豪呵呵一笑,回顾说:“第一次没考上我非常生气,觉得他们不识货:年轻人嘛,就是感觉自己挺有才华。

你不理我,我也不理你。我不看戏,不再接触这个事了!”于是跑去医院当实习生护士,但是做了半年,他就按捺不住,跑去看戏了。结果一看戏就没忍住。这次报考他很慎重,认认真真地做了准备,也转变了策略,“第一次我自认很有搞笑天分,演了一出喜剧片段,结果被人家out出来了。所以第二次不搞笑了,正正经经的演戏,结果考上了”。

演艺学院毕业以后,谢君豪进入香港话剧团工作,很快凭借外形和演技成为最年轻的首席演员,自此就与舞台接下了深厚缘分。20多年来,虽然出演过很多的影视剧,但话剧演员一直是他的本色。曾经问过不少话剧演员为何对舞台情有独钟,谢君豪的回答有他独到的观察:“舞台不能量产,它等于是hand-made,手工的,产品量很少,但每件产品是独一无二的,不可复制。

每一场不能复制,每一个瞬间也不能复制,我感觉这就是可贵的地方。

”在谢君豪看来,舞台上每一分钟的互动都非常过瘾。“我跟对手互动、跟观众也互动,就在那一瞬间,包括台前幕后,所有观众,不管在白天你有多少烦恼,多少好事、破事、坏事,一进剧院,所有人的都集中在一件事——看戏,都投入在里面。人会变得很纯粹。我感觉在现在的社会里面,有那样的一个瞬间,真的难能可贵。”

被问到舞台上看观众席黑乎乎一片,怎么跟观众沟通和互动,谢君豪说:“虽然我看不到你,但是你有没有集中精神看我,我感觉到你的,感觉到你的能量的。你看我呢,我会很嗨,你没看我,我没心机了。这是一个很有趣的互动过程,不知为什么,整个剧场都是一个整体。”

磨练演技: 为接近角色“不择手段”

出道至今,“南海十三郎”成为谢君豪挥之不去的一个标签。“红绡夜盗寒江雪,痴人正是十三郎”,杜国威的经典剧本成就了谢君豪,而谢君豪有如十三郎附体的表演,也成就了这部戏。1997年,谢君豪凭借“南海十三郎”一角,击败《霸王别姬》中的虞姬扮演者张国荣,拿到金马影帝。提及这一往事,谢君豪却说:“这事就不用提,因为‘哥哥’去世了,这是表示对他的尊敬。击败不击败不重要,我只把它当做一个难得的额外的奖赏。”

在《南海十三郎》之外,与梁家辉、刘嘉玲合作的《杜老志》也是谢君豪难忘的作品之一。剧中,谢君豪生动演绎了上世纪70年代末的香港表面风光无限实则是个空架子的股坛大鳄邹世昌。与梁家辉、刘嘉玲两位大明星同台飙戏,谢君豪感觉十分过瘾,“他们也演过舞台剧,但毕竟没演过那么多,反而给我一种很新鲜的感觉,让我又有新的灵感。”

荧屏上,今年热播的《锦绣缘》中,谢君豪演绎的向寒川内敛儒雅而又霸气深情形象让迷妹们痴心不已,最后为情而死也是令人扼腕,让网友直呼“抗议”。“我要是编剧,我就不写死他,我写个续集。”听到网友们的反响,谢君豪呵呵笑道。在小鲜肉、花样美男当道的荧屏,举手投足散发着成熟魅力的谢君豪愣是杀出一条血路,被封为“腊肉男神”,对此他笑言:“谢谢!腊肉有味道啊!”

谈到挑戏有什么标准,谢君豪的回答可谓是大实话:“看那时候有没有钱,有钱我就挑。”但他也表示,无论接演任何角色,只要他接了本子,就一定会能找到让他心动的地方。而且他也会对丰富角色的形象提出很多建议,“不会做无谓的改动,但肯定会把自己的想法放进去。每一个演员都独一无二,所以应该给演员一个空间,在不影响整体的情况下,把他独特的东西发挥出来。”

对于如何塑造角色,“戏痴”级别的谢君豪称自己会“不择手段”。“要接近一个角色,你得用很多不同的方法。所谓接近,一方面是向外的,去寻找资料、去体验生活,了解这个人物的职业。另一方面往内在去,就是寻找你自己有什么特点,跟这个角色是相似的。

从自己内在的感受出发,看这个人物有什么点可以让你心动。”谢君豪说,其实每一次用到的方法都不一样,“有时候可能你弄半天弄不明白一件事,但是突然间某一天你在路边碰到一个人——你不认识的,头脑就像通了电一样,碰了一下,所有你之前积累的东西都打通过来了。”

至于曾经有过什么角色让他觉得很难挑战,谢君豪说:“早年演的一些翻译剧挺难的。一开始感觉还行啊,但后来看看,演得有多好呢?莎士比亚的戏,你多好也比不上英国剧团演得好啊。相对来讲,比如我演《南海十三郎》、《杜老志》,或者演自身文化的戏,感觉这个我才有发言权,才是我自己的东西。”

如果不当演员会从事什么职业呢?作家?出过两本书的谢君豪直摇头:“偶尔写写可以,每天老写,一天写几千字,像你们这样,我挺佩服的!暂时来讲,我感觉演戏是我表达自己对世界的看法,表达自己的一种方式。除非我找到另一种方法给我表达,暂时演戏来讲是最好的表达。”

看淡人生: 曾为救人险毁容却不声张

在百度知道上曾有人问,像谢君豪这样演技出色,外形条件也好的演员,为何不能像梁朝伟那么出名呢?谢君豪听了说:“哦?这个不能比较,这个世界的烦恼就是来自于比较,我得哈哈一笑就算了。你要比有名,没有办法跟好莱坞的明星比。

要比钱,当你有100块钱的时候,你不满意,想要一千,当你有了一千又想要一万。那哪行啊?既然你现在那么幸运,有自己的兴趣,能做这个职业,而且你的工作也被赋予了一定的意义,内心也充实了,你还不说谢谢,还比较什么呀?挺好的!”

处世低调的谢君豪身上并不缺乏闪光点,放在别的明星身上,有些事情可能就会被大书特书,但落到他身上,就变成了知足常乐,岁月静好。2009年在内地拍摄电视剧《杨贵妃秘史》时,剧组操作不当导致现场爆炸,谢君豪为救出同剧组小演员险些毁容。

事后谢君豪低调养伤,时隔几年这事才被在同组演员黄秋生爆出。提及这件事,谢君豪只是笑笑直说自己“好运很快恢复了”,反复询问他才道出当时情景,“就是意外,火把爆了,我被烧到了,好疼,突然间旁边有人在惨叫,小女孩(扮演她女儿的杨栩)就在我旁边,我就给她拍灭火焰。”只顾给杨栩灭火的谢君豪因此脸上皮肤被灼伤。但他却说:“好运,真的好运!基本上几个月就能开工了。”

生活中谢君豪异常低调,几乎是绯闻绝缘体。他与妻子戚婉仪恩爱有加,如今女儿采湳15岁了,一家三口其乐融融,只有透过他写女儿《采湳》的书籍,和偶尔更新的微博,外界能够一窥他的家庭生活。在外拍戏,他会经常接妻子女儿前去探班;休闲时光,他会携妻女到元朗种菜,玩农家乐。

谈起种菜心得,他颇为得意,“夏天的时候冬瓜和节瓜长得特别大,挺好吃的。看见它们从小苗一点点成长,哇这么大了,特别高兴。”对于怎样可以多年一直保持“零绯闻”,他说:“基本上没想什么绯闻不绯闻,我就演戏嘛,仅此而已。炒作,没想,也没人找我炒作。”

谢君豪觉得:“人的可贵在于你有选择权,你可以选择光明,也可以选择黑暗。你选择黑暗的人生态度,可以的,没错的,你行臭吧。你选择光明,正面,对你有好处,你活得高兴一点,容易一点。为什么不选?”

五十而知天命,已经年过五旬的谢君豪称,自己心态的变化和感悟都放在“南海十三郎”这个角色里面了。譬如20多年前刚刚出演这个角色时,他和很多人一样,会为“南海十三郎”的怀才不遇抱不平。

但现在,谢君豪说,“我不会以一句‘怀才不遇’去总结他一生。他的一生就是一个修行的过程。前后半生是一种巨大反差,前半生什么都有,呼风唤雨,才情横溢,拥有全世界。后半生潦倒,神经有问题,流浪街头。前后半生是两度轮回,前半生遇到的人和事,后半生同样遇到,不过,物是人非,让他感觉到人生无常。

当他最风光最亮丽,也是最执着的时候。后半生,我们看他潦倒,可能给了他一个空间、时间,学习把自己一件一件执着的东西,放下,把最后的执着都放下的时候,才能出入自如,才能说出‘上山容易,下山有何难?上山下山都可以’这个体会。”(记者 谢奕娟)

采访手记

谦卑得像邻家哥哥

专访谢君豪前,我也带着跟许多“谢粉”同样的问题,为何他的知名度和实力完全不成正比?在见到谢君豪以后,终于找到了答案。与许许多多采访的明星相比,谢君豪的身上少了几分星味,多了几分谦卑、实在、毫无架子的平民气质。

那一天在发布会前主办方为他安排了车轮战式的媒体群访、专访,中间的时间紧张得他连去个厕所都要小跑,但他全程毫无怨言,哪怕面对很多重复的提问也是客客气气,语调柔和。如此谦卑、低调的形象,在喧嚣无比的娱乐圈,又怎能博关注,抢头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