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伟恽之玮】中国留学生恽之玮、张伟证明了函数域中的高阶Gan

2019-10-28 - 恽之玮

北京时间2017年12月4日,2018年度科学突破奖在美国硅谷揭晓。恽之玮、张伟因为发现证明了函数域中的高阶Gan-Gross-Prasad猜想而获得了数学新视野奖。也许这两个名字对我们而言似乎有些陌生,但在数学界却早已是传奇般的存在。今天主页君带你走进他们的故事。

【张伟恽之玮】中国留学生恽之玮、张伟证明了函数域中的高阶Gan
【张伟恽之玮】中国留学生恽之玮、张伟证明了函数域中的高阶Gan

每年的12月都会有这样一天,一群平时看似木讷寡言的科学家们聚集在硅谷NASA艾姆斯研究中心,在镁光灯下举办一场盛大的颁奖礼,盛况丝毫不逊奥斯卡,当然今年也不例外。

这是一年一度的美国“科学突破奖”,被誉为科学界的“奥斯卡”,同时也是全球奖金额最高的科学奖。由Google联合创始人谢尔盖·布林、Facebook CEO马克·扎克伯格、硅谷著名投资人、与霍金合作开启「突破摄星」计划的尤里·米尔纳,以及来自中国的马云和马化腾等人共同捐赠组成。

【张伟恽之玮】中国留学生恽之玮、张伟证明了函数域中的高阶Gan
【张伟恽之玮】中国留学生恽之玮、张伟证明了函数域中的高阶Gan

倘若能拿下此奖,不仅是对自己学术成就的肯定,更可以获得高达300万美元的奖金,相当于是诺贝尔奖单项奖金的三倍。

今年,来自中国的80后科学家恽之玮、张伟就拿到了这个奖项。然而这几日频频登上微博热搜榜的却是同样出现在科学界“奥斯卡”现场的奶茶妹妹和欧阳娜娜,她们本次亮相的穿着及才艺被吃瓜群众们热议。

【张伟恽之玮】中国留学生恽之玮、张伟证明了函数域中的高阶Gan
【张伟恽之玮】中国留学生恽之玮、张伟证明了函数域中的高阶Gan

但主页君想说,今天,请大家把更多的目光给到这两个80后中国小伙恽之玮、张伟,他们才是这场颁奖典礼最应该被关注的人。

也许这两个名字对我们而言似乎有些陌生,但在数学界却早已是传奇般的存在。

【张伟恽之玮】中国留学生恽之玮、张伟证明了函数域中的高阶Gan

左为恽之玮,右为张伟

北京时间2017年12月4日,2018年度科学突破奖(Breakthrough Prize)在美国硅谷揭晓。恽之玮、张伟因为发现证明了函数域中的高阶Gan-Gross-Prasad猜想而获得了数学新视野奖(New Horizons in Mathematics Prize)。

他们分别从表示论和数论的方向,在所谓的函数域的情形将Gross和Zagier的公式扩展到了高阶导数,几乎打破了这一领域30年来的毫无进展。

他们对于数学的热爱其实早就在学生时期显现出来了....真是让人不禁感慨“优秀是一种习惯”啊。

►我一直生活在“恽神”的阴影之下

恽之玮高中毕业于江苏省常州高级中学,因为成绩优异,大家都喜欢称他为“恽神”,甚至更有学生时期的“竞争对手”坦言“自己的初中、高中都生活在他的阴影之下”,'他真的很聪明,世界上没有能难倒他的数学题”。

同样,他也凭借着满分获得第四十一届国际数学奥林匹克金牌,保送到了无数学子梦寐以求的北京大学。

步入大学的恽之玮,没有想象中的“泯然众人矣”,反倒是继续延续了自己在高中时期的辉煌。在本科期间,数学专业课19门100分,7门99分,其中不乏大一时便已修过的高级课程。主页君不免要感慨一句,这样的成绩,我只在小学一年级的时候考过。

当别人还忙着在球场上挥洒汗水,被社团活动缠身或者约会谈恋爱,恽之玮每日只是默默的收拾好书去图书馆,一坐就是一天,每天研究10小时以上的数学乐此不疲。

正因为他的专注,大一上学期他就顺利修完挂了无数高年级学长学姐的抽象代数,大三读完了哈茨霍恩的《代数几何》,看理论书籍津津有味的样子,就像在阅读小说。

旁人看起来如此枯燥乏味的大学生活,竟被他用“快乐”二字定义,“因为我可以用所有的时间来学数学,而且是向深度学习。”

在网上甚至有人发文讨论“恽之玮究竟有多强?”,文章一开始就这么说道:“其实YUN神有多强这个问题,从大学起一直都在折磨着我和其他很多人,每次有了一些结论的时候,都会被不断地发现的evidence推翻,导致每次我们都发现又低估了YUN神”。

而谈及自己在大学时期的“种种成就”,恽之玮似乎淡定得很,他说,“我喜欢数学,兴趣才是我走上这条路最大的动力”。

2004年,北大毕业后,恽之玮到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攻读博士学位,2009年获博士学位。2012年因在“表示论、代数几何和数论等方向诸多基本性的贡献”获得SASTRA拉马努金奖,现任美国耶鲁大学教授,并即将于2018年任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教授。

►他只是个“普通”的农村娃

相对恽之玮那般万众瞩目的存在,张伟则显得“低调”得多,他的朋友说道,“张伟更像是厚积薄发,他一直有着很好的眼光,对未来的发展也始终有着自己的规划”。

张伟是四川达州人,出生在大竹县农村。当时奥数还不流行,当然也更不普及,数学老师也只是在课余给班上数学成绩比较好的学生一些参考资料,包括韩信点兵、哥尼斯堡七桥问题等趣味数学,以满足少数人的求知欲。而张伟便是这少数人之一。

他觉得数学世界仿佛是一座藏满奇珍异宝的宝库,每一个数字背后都有着巨大的秘密。从一开始只是对数学故事的简单兴趣,到后来的痴迷,张伟在数学的海洋里越陷越深。

因为数学竞赛成绩优秀,张伟还被成都最好的中学录取了。

上了高中的他并没有被封“神”,因为大竹方言和成都话有着很大的区别,同学们经常听不懂他在说些什么,张伟只好每日坐在座位上,不停的演算,偶尔从书堆里抬起头来,望望周围的同学,然后很快便又埋下头沉溺在自己的世界里。

一次偶然的机会,邻座的同学向张伟询问一道题的做法,张伟耐心并且极其细致地为他讲解了这道题的正确做法,因为讲得比老师还透彻,张伟的数学天赋很快在同学之间传开了,于是每个星期专门设有一堂课,讲台固定是属于“伟哥”的——为同学解答数学疑难。

高中毕业那年,张伟作为四川省代表队的一员参加了全国数学冬令营,由此获得了保送北大数学系的资格。

上了大学后的他,格外的珍惜这一宝贵的机会,能够在全国最高学府修读简直是他从未曾想过的梦想。“我只是个普通的农村娃,但我也想做出不一样的成就”。

不同于恽之玮的“图书馆一待待一天”,张伟的兴趣则显得比较广泛,他认为做数学要张驰有度,不能一直神经紧绷着,做数学是需要休息的。

2004年同样在北大毕业的他,选择了进入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学习,2009年获博士学位。2010年因其在“数论、自守形式、L函数、迹公式、表示论和代数几何等数学的广泛领域的贡献”获得SASTRA拉马努金奖。

2011年起在美国哥伦比亚大学任教,2017年任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教授。要知道哥伦比亚大学、麻省理工学院这样的世界名校,年纪轻轻便登上终身教授之位,没有一定量级的研究成果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张伟的数学天赋和背后付出的努力可想而知。

让主页君意料之外的是,在学术研究上取得如此大成就的二人,竟然没有微信,也不用智能手机,在接受采访的时候,恽之玮还从口袋中掏出了一款诺基亚的直板手机来表示自己可没有“撒谎”。

他说道,“现在是科技的时代,但我的期望却是反方向的,我觉得我们不能过多的依赖电子产品,特别是手机。因为手机会让我们分心,它严重影响了我们的思考,尤其是对于事业处在上升期的人来说,手机还会影响他们的思维方式。”

而张伟则坦言,自己非常怀念在没网的火车上静静思考的时光,“你会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眼前,没有任何人、任何事能够干扰到你,那时候的你是坦然和幸福的”。

他们认为正是数学研究,才能让自己时刻保持着对世界的客观思考。“其实很多乍一听很有道理的话,其实稍微用点数学和计算证明,就发现是荒谬的。”

“比如,小时候很多人会听说,从中国往地心打个洞,就能到美国,你们也都相信了吧。但你仔细一想其实是错误的,因为两个国家都在北半球。”恽之玮说。

相较于恽之玮说话的沉稳而谨慎,张伟则显得“活泼”些,他表示更爱在办公室以外的空闲时光,尤其是“突然上不了网、没事可做”的场合思考,“做学术是一件专注的事情,但同样也是一件快乐的事情。”

虽说,恽之玮和张伟在北大读书的时候选的课程比较接近,但到了博士时,研究的领域却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方向。张伟很早就选择了数论作为主攻方向,而恽之玮表示自己一直“有点怕数论,觉得这是个很难的学科”,最后选择代数几何作为切入点。

张伟以为他们不太可能再有共同的研究课题了,但随着更多的交流,他发现数论和代数几何,只是使用了两种不同的数学语言,数论翻译成恽之玮熟悉的代数几何“语言”后,在数学本质上的距离并不远。

张伟这么比喻:“可能跟爬山一样,我们俩选择了不同的路,但是好像在某一个岔路口相遇了。”而恽之玮也兴奋得回应道:“我一下子觉得能欣赏数学更多领域的东西,数论的报告也是越听越多。”

这篇获奖的论文,是恽之玮和张伟直接合作的首个发表成果,在颁奖典礼上,恽之玮称'对他们而言,这还只是个起点,能引申出很多的问题,以后的部分会越来越困难,但至少我们有事情可以做。”

而张伟的颁奖感言则引发了现场的几阵笑声:“我很感谢我的父母,他们一直支持我的研究,也很放心,因为他们觉得我完全和数字打交道,不会错。但我没告诉他们,其实我只是在和想象中的数字打交道。”

而谈及自己被誉为北大数学的黄金一代时,张伟则笑了笑,“可能是因为我们当时比较傻,都选了数学”,嘴上是调侃,可眼睛里却流露出的却是坚定,没有丝毫的后悔。

的确,他们是新一代科学家的代表,正如一缕阳光,正透着窗照进来,终将点亮整个学术殿堂。未来的他们想要去更广阔的世界看看,“可这并不代表着我们不会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