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一介我们三代人 汤一介我们三代人 从《我们三代人》看汤用彤如何影响汤一介

汤用彤先生、汤一介先生父子两代人均为现当代学界的巨擘,桃李遍天下,这样的现象在学界并不多见。传奇的形成自有偶然的原因,但其背后也有一定的必然性。汤一介先生遗著《我们三代人》颇能透露其中些许细节。此书书题“三代人”。

我的哲学之路汤一介 我的哲学之路汤一介9787501173921新华出版社

北京节能补贴是由北京市商委及相关部门推出的节能减排促消费政策。具有北京身份证明的居民可在苏宁门店或易购网页,选购符合节能补贴的商品、送货地址为北京市,申请参加北京节能补贴政策并提交相应的身份信息,经过政府审核通过后。

汤用彤汤一介 汤用彤汤一介 汤一介:我与父亲汤用彤有很大不同

本文摘自《我们三代人》,汤一介著,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2016年1月出版,有删节津报力荐mdashmdash推荐理由本书是汤一介先生的遗稿,经整理后首次出版。全书以三个部分分别叙述了作者的祖父、父亲。

汤一介儒藏 汤一介儒藏 汤一介先生与《儒藏》

9月9日晚,北京大学资深教授、《儒藏》工程首席专家、总编纂汤一介先生辞世。汤一介先生生前主持的几项学术文化工作大多已完成或正在顺利进行,唯独他生前最为关心的重大学术项目“《儒藏》的编纂与研究”虽然取得了很多阶段性成果。

汤一介集汤一介 汤一介集汤一介 《汤一介集》:20分钟回顾三十年哲学思考

“我想继续再写文章,讲我自己的感受,讲我对人类社会的理解,讲我对天人关系的理解。作为一个哲学家或哲学工作者,最主要的特点是思考问题、提出问题,供大家参考,而解决问题则需要靠大家一起努力。我应该继续努力把我想的问题提出供大家讨论。

乐黛云汤一介子女 乐黛云汤一介子女 汤一介遗体告别 夫人乐黛云悲题挽联

摘要9月15日上午,国学泰斗汤一介遗体告别仪式在北京八宝山举行。夫人乐黛云出现在仪式上,接受吊唁群众劝慰。9月15日上午,国学泰斗汤一介遗体告别仪式在北京八宝山举行。夫人乐黛云出现在仪式上,接受吊唁群众劝慰。

汤一介年谱 汤一介年谱 明师引路——深切缅怀恩师汤一介先生(图)

汤师以耄耋之年主持国家重大项目《儒藏》工程,有40多所高校和海内外数百学者需要经常联系,并解决相关问题。他还身兼北大儒学院院长、中华孔子学会会长、中央文史馆馆员等公务,休息时间很少。但他百忙中依然亲自动手整理先父文稿。

汤一介的论文 汤一介的论文 汤一介对中国哲学的思考

《汤一介集》(10卷本) 汤一介 著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汤一介先生审读《儒藏》(2008年)汤一介我这一生可以说是在读书、教书、写书、编书中度过的。年轻时我喜欢读中外文学著作。由于读了一些名著,我对人生、社会产生了许多问题。

汤一介著作 汤一介著作 国学泰斗汤一介驾鹤西去 盘点先生生前著作

人民网北京9月12日电 (易潇)北大哲学系终身教授、《儒藏》总编纂汤一介先生于9日晚8时56分因病去世,享年87岁。先生的离去,不仅是北京大学的损失、哲学界的损失,也是整个中国思想界与社会科学界的损失。

汤一介书法 汤一介书法 汤一介遗体告别仪式举行 欧阳中石用书法悼念

昨天,国学大师汤一介的遗体告别仪式在八宝山殡仪馆举行,千余师生及社会各界人士前往送先生最后一程。“阐旧邦入佛道修儒典三教乐地奈何哲人已去,辅新命通中西人极明四海同心信哉德业长存”。灵堂门口的长幅挽联概括了汤一介一生的成就与贡献。

汤一介三代学人 汤一介三代学人 读汤一介《我们三代人》

这是一部家族史书,记述了汤氏祖孙三代的身世经历这是一部学术史书,浓缩了中国学人在百年动荡变迁中的学术操守及其对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承守望这是一部自传,作者以平实、中性的笔法还原了许多历史真相,讲述了个人的悲欢得失及学术生涯。

佛教与中国文化汤一介 佛教与中国文化汤一介 汤一介:“文化”因不同更精彩

人们在观看相同的图片时会知觉到不同的东西,很大程度是受到所处文化的影响。你第一眼看到的是鸭子还是兔子?网上的解释是女人看到兔子男人看到鸭子,另一种更靠谱的解释是,这取决于你所在的文化的阅读方向。如果你的阅读习惯是从左往右。

汤一介学术文化随笔 汤一介学术文化随笔 【景海峰】《儒藏》编纂在汤一介学术生涯中的意义

《儒藏》编纂在汤一介学术生涯中的意义作者景海峰(深圳大学文学院院长、国学研究所所长、哲学系教授)来源《中华读书报》时间孔子二五六七年岁次丙申八月廿八癸未 耶稣2016年9月10日汤一介汤一介先生是当代的大儒。

汤一介乐黛云 汤一介乐黛云 乐黛云与汤一介:非一般市井夫妻

84岁的乐黛云先生已经不怎么在未名湖边散步了,腿脚不好,即使走也只是在未名湖畔的居所朗润园附近走一走。而在汤一介先生还在世的日子里,两人一起散步的身影是北大学子们记忆深处的美好。汤一介曾写过《同行在未名湖畔的两只小鸟》。

汤一介的女儿汤丹 汤一介的女儿汤丹 汤一介弟弟洒泪追忆:他对每个人都那么好

“二哥比我整整大十岁,我们兄弟姐妹七人,大哥大姐都英年早逝,到了最后,就剩下我和二哥俩人了。”,汤一介兄弟姐妹中排行第四,汤一玄排行第七。汤一玄晚年和二哥相伴,住在北大燕南园58号,邻居燕南园57号之前是冯友兰的旧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