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梦麟子女蒋梦麟子女 走进余姚 蒋梦麟回家

看过《无问西东》,忽然想到,十年之前,2007年冬日,为吉林卫视拍摄《回家》节目,找到了蒋梦麟先生的后人,拍摄他们的回家之行。走进武昌徐东大街361号的电力试验研究院,我见到蒋梦麟先生的小儿子蒋仁浩,这一年。

蒋梦麟徐贤乐蒋梦麟徐贤乐 北大在位时间最长的校长蒋梦麟为何自称“功狗”

蒋梦麟(18861964)字兆贤,号孟邻,浙江余姚人。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育学博士,曾任国民政府第一任教育部长、行政院秘书长,长期担任北京大学校长。对本校校史素有研究的北大教授陈平原说“在历史学家笔下。

张伯苓梅贻琦蒋梦麟张伯苓梅贻琦蒋梦麟 蒋梦麟晚年的再婚风波

1958年5月14日,蒋梦麟夫人陶曾谷病逝。陶曾谷是蒋梦麟在南京国民政府担任教育部部长时的秘书,原是他的同事、北大教育系教授高仁山的妻子。高仁山因反对北洋政府而遭枪决,蒋梦麟宣称要尽朋友的义务,要爱他爱过的人。

蒋梦麟和蒋介石的关系蒋梦麟和蒋介石的关系 蒋梦麟的为与不为

蒋梦麟在北大的“为”,把握了北大的航向,为西南联大的成功奠定了基石。而他在西南联大的“不为”,则成就了三校九年的“强强联合”,是中国近现代知识分子精神合作的一个缩影。蒋梦麟,从1919年代蔡元培掌印北大。

蒋梦麟的妻子蒋梦麟的妻子 赶潮的人蒋梦麟:娶亡友妻 胡适跳窗去证婚

蒋梦麟的第一段婚姻太平凡了,也太寂寞了,于是他在第二段、第三段婚姻中演绎了惊天动地的大新闻,在某种程度上说,蒋梦麟真的像中国“最后一个情种”,比徐志摩还浪漫,关键还是那么坦诚,那么真诚。蒋梦麟第二段婚姻的主角陶曾谷原本是蒋梦麟莫逆之交高仁山的未亡人。

蒋梦麟与新教育蒋梦麟与新教育 蒋梦麟先生:和平与教育

和平非不战之谓也,和平亦非不战可得而几也。战争之战仗武力,和平之战仗正义。正义存乎世,则真正之和平始可得而保。若夫武人专权,正义扫地,虽无战争,非和平也,苟安耳。国民各怀苟安之心,而犹自诩其爱和平,游鱼嬉釜。

蒋梦麟名言蒋梦麟名言 蒋梦麟的一见钟情与一世悔恨

在民国时期,蒋梦麟曾任北大校长,对北大早期的发展做出了突出的贡献。然而,他的晚景并不美好,因为他娶了一位名叫徐贤乐的女子。1958年,蒋梦麟妻子陶曾谷去世,他时年72岁。因身边需要有人照顾,续弦就成了许多人关心的事情。

蒋梦麟陶曾谷蒋梦麟陶曾谷 蒋梦麟晚年的不幸婚姻(图)

蒋梦麟,原名梦熊,字兆贤,号孟邻,是我国现代史上著名的教育家、社会活动家。他获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哲学及教育学博士学位,任北京大学代理校长、校长达17年之久,任国民政府第一任教育部部长、行政院秘书长等职。蒋梦麟一生有过三次婚姻。

蒋梦麟评价蒋梦麟评价 蒋梦麟:北京大学的守望者

蒋梦麟曾是北京大学历史上任职时间最长的一位校长,但也是一位被刻意淡化或遗忘的校长。蒋梦麟对于北京大学的历史贡献和影响力之所以被严重低估,甚至被有意的模糊或边缘化,不外乎是出于意识形态上的考量,因为其曾出任过国民政府教育部长和行政院秘书长等职。

蒋梦麟个人生活蒋梦麟个人生活 蒋梦麟:好的教育就是教出活泼的人

哥伦比亚大学博士,中国现代史上著名的教育家,中国第一位现代意义上的教育部长,也是北京大学历史上任职时间最长的校长。前排左三为蒋梦麟先生本文节选自蒋梦麟先生20世纪20年代在上海的一次讲演。将近一个世纪后读来。

蒋梦麟语录蒋梦麟语录 北大总务长蒋梦麟:“三子”立一生

33岁时,蒋梦麟迎来人生的第一次重大挑战。那是1919年,五四运动爆发后,大批学生被捕。北大校长蔡元培多方奔走,将学生保释后,出人意料地宣布辞职,次日即离开北京,并留下一句话“我倦矣!杀君马者道旁儿。

蒋梦麟的子女蒋梦麟的子女 蒋梦麟:教育的目的是以人的发展为根本

为了进一步说明如何才能推动学术进步,他还用经商和做人 作比 夫对于金钱不忠实,不可以为商。对于行为不忠实,不可以为人。对于知识不忠实,其可以言学术乎?因此,欲求学术之发达,必先养成知识的忠实。养成 对知识的忠实。

蒋梦麟女儿蒋燕华蒋梦麟女儿蒋燕华 蒋梦麟的黄昏恋(组图)

这事在他们亲友中有“赞成”与“反对”两派,而在北大同学会的师友中,几乎都是不赞成,就连胡适也持反对意见。当时胡适在因病住院,还在调养身体之际,提笔给好友蒋梦麟写了一封长信。信中,胡适表达了自己的意见,絮絮叨叨。

蒋梦麟夫人蒋梦麟夫人 蒋梦麟娶亡友妻:爱他 所以爱他爱过的人

1936年,时任北京大学校长的蒋梦麟迎娶陶曾谷女士,在北平举办婚礼,邀请胡适之博士做证婚人。在此之前,胡适曾为好友赵元任、杨步伟夫妇做过证婚人,为好友任鸿隽、陈衡哲夫妇做过证婚人,还为徐志摩和陆小曼做媒人。

蒋梦麟从船长到船长蒋梦麟从船长到船长 [民国学者往事]“北大功狗”蒋梦麟

蒋梦麟的自传《西潮》,不是一个学者单纯自传,而是一所大学和一个时代的见证。蒋梦麟任北京大学校长长达17年,他和傅斯年是“北大功狗”。蒋梦麟自己说“从民国19年到民国26年的7年内,我一直把握着北大之舵一度曾是革命活动和学生运动漩涡的北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