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师潘光旦大师潘光旦 没有右腿的右派:大师潘光旦含冤死在学生怀中

核心提示没过多长时间,潘先生被划为右派分子,是人类学、民族学界著名五大右派之一。他的主要罪名竟然是破坏民族关系。文革中让他劳动,一个人在菜园里除草,他一条腿没办法站,只能搬一个板凳来坐,但板凳也不让他坐。

自由之路潘光旦自由之路潘光旦 摘潘光旦《自由之路》之 说有为有守(一九四三)

这一篇文字里的话是专为近年大学毕业生说的。有为有守是一个做人做事的大原则,谁都应当认识清楚的,特别是行将参加实际的社会生活的大学毕业生为也是任何时地的人应当认识清楚的,特别是在目前时代与环境里的大学毕业生。

潘光旦夫人潘光旦夫人 温柔敦厚的潘光旦先生

潘光旦先生(1899年8月13日1967年6月10日),江苏宝山县人氏。先生一生与清华的缘分,用梅贻琦校长“生斯长斯,吾爱吾庐”来形容,亦很恰当。潘光旦诞生于风雨飘摇的晚清,十二岁遭逢鼎革,历史大变局的洗礼。

潘光旦文集潘光旦潘光旦文集潘光旦 追寻名师潘光旦先生的人文教育思想

潘光旦( 18991967) ,原名光亶,字仲昂,江苏宝山县人,中国著名的社会学家、优生学家、民族学家和教育学家。他治学严谨,学贯中西,在性心理学、社会思想史、家庭制度、优生学、人才学、家谱学、民族史、教育思想等众多领域都有很深造诣。

潘光旦子女潘光旦子女 潘光旦|最好的教育就是给人以自由

“听话才是好孩子”,几乎是每一个中国家长的口头禅,但是读了《赫胥黎自由教育论》之后,很可能会动摇这一观念。比如在该书第二小节“童年后期的教育”中,作者首先提出一个非常有趣的问题婴儿对粪便的认识及其性格的形成有什么关系呢?为了回答这个问题。

潘光旦女儿现状潘光旦女儿现状 潘光旦与《中国之家庭问题》

潘光旦作为我国早期社会学家,毕生从事教育和研究,专长于生物进化与遗传、社会思想史、家族制度史、优生学、性心理学、民族学等学科的教学和研究。其对优生学、家谱学等有特殊的贡献,并将其同社会问题结合起来,探讨中国社会的现状与出路。

潘光旦老鼠潘光旦老鼠 潘光旦趣事:迁居昆明曾吃鼠肉

曾任清华大学、西南联大教务长的潘光旦,是我国著名优生学家、社会学家、民族学家和教育家。潘光旦一生趣事多多,其中不乏幽默,也不乏忧伤有时令人开怀,有时令人沉思有些可以励志,有些甚至可以醒世。14岁入清华学堂。

潘光旦的腿潘光旦的腿 潘光旦简介 潘光旦的腿是怎么残的

潘光旦(1899年8月13日mdash1967年6月10日),字仲昂,原名光亶(后以亶字笔画多,取其下半改为光旦),又名保同,笔名光旦,西名Quentin pan。是我国社会学家、优生学家、民族学家。

对潘光旦的评价对潘光旦的评价 怎么评价潘光旦先生为《生育制度》一书做的序?

首先引用费孝通先生自己的话来直接回答题主的问题“我这本《生育制度》是在1946年和潘光旦先生一起住在乡间时完成的,他最先看到我的稿纸,而且看出了我这个社会学的思路,和他所主张的优生强种的生物观点格格不入。

潘光旦照片潘光旦照片 潘光旦先生纪念图片展举行

潘光旦先生纪念图片展日前在他的家乡宝山区罗店镇拉开帷幕。展览将图片、文字、视频和潘氏遗物与再造场景巧妙地融为一体,向世人展示了潘光旦的生平事迹。潘光旦出生于罗店镇,14岁离家赴京,后留学美国,曾在清华大学、西南联大、复旦大学等多所大学任教。

潘光旦名言潘光旦名言 《潘光旦的人文情怀》阅读答案

《潘光旦的人文情怀》阅读答案(2) 文章来自学优网现代文人物传记阅读潘光旦的人文情怀潘光旦一生的为人处世、做学问都充满着传统士大夫的人文情怀,他的一生“是旧时代一个学者的狷介、真诚、浪漫而又坎坷的一生。

潘光旦的腿是怎么残的潘光旦的腿是怎么残的 潘光旦:中国人真的迷信吗?

近来天气亢旱,各地方祷神求雨一类的行为,几乎日有所闻。行政院长汪精卫氏为此曾电嘱苏、浙、沪省市当局当农民求雨的时候,虽不便过分干涉,然于事前事后,应注意到常识的启发,务使大家能破除迷信而积极的增加人事上的努力。

潘光旦性心理学潘光旦性心理学 杨心恒:潘光旦的位育论

如今学习社会学的青年人,知道潘光旦(18991967)的人不多,知道他的“位育论”的人更少。其实潘光旦是中国著名社会学家,1934年至1952年,他先后在清华大学和西南联大任社会学教授共19年,讲授优生学、西洋社会思想史、中国儒家社会思想、人才论等课程。

潘光旦图传潘光旦图传 人文齐鲁|81年前 “双拐教授”潘光旦的齐鲁行

“回首藐躬亦数奇,童年颠沛壮流离青春欲度夔肢阙,黑发未斑鹙顶夷。”这是著名社会学家潘光旦《四十三岁生朝》中的诗句。“夔肢阙”是指其右腿缺失。夔是古代传说中一种奇异的动物,形如龙,一足。潘光旦在清华读书时爱好运动。

潘光旦文集潘光旦文集 潘光旦论教育:最好的教育就是给人以自由

抗战期间,著名社会学家潘光旦先生读到阿尔杜斯middot赫胥黎(Aldous Huxley,18941963,今译阿道司.赫胥黎)的著作《目的与手段》,其中有一章专门谈论教育问题,便把它翻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