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徒雷登是谁司徒雷登是谁 司徒雷登旧藏 德师簋铭文真伪考辨

西泠印社 2017 年秋季拍卖会“中国历代青铜器专场”中有一件珍贵的拍品德师盂,系民国时期驻华大使司徒雷登旧藏。青铜盂平唇口沿,深腹,近底内敛,下有高圈足外撇。颈部有高浮雕龙首,双角折卷,占整个头部一半。

司徒雷登墓地司徒雷登墓地 《文史参考》:难于评价的司徒雷登

五十年前,司徒雷登在美国华盛顿逝世。作为燕京大学无可争议的创办者和灵魂人物,他在中美两国的外交史和教育史上都刻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值得我们今天再来认真思考和总结。不过,司徒雷登在国内之所以妇孺皆知,却不完全是因为他创办燕京大学的经历。

司徒雷登的悲哀司徒雷登的悲哀 从司徒雷登大使的悲剧看美国对华政策的失败

摘要司徒雷登曾参与了中国五十多年历史的进程,他的成功和辉煌在一定程度上赢得过中国人民的尊敬,而他最后的无奈、失败和被时代抛弃又似乎成为一种历史的必然,其功其过后人褒贬不一。司徒雷登大使的“悲剧”从一个侧面揭示了战后美国对华政策的失败。

走近司徒雷登走近司徒雷登 重读《别了 司徒雷登》①

美国侵略政策的对象,有好几个部分欧洲部分、亚洲部分、美洲部分,这3个是主要的部分。中国是亚洲的重心,是一个具有475000000人口的大国,夺取了中国,整个亚洲都是它的了。美帝国主义的亚洲战线巩固了。

司徒雷登黄华司徒雷登黄华 黄华回忆1949年司徒雷登与中共的接触

刚解放的南京,情况复杂,市面冷落。由刘伯承、邓小平进驻和领导的南京军管会的工作万分繁忙。我作为中共南京市委委员,参加了邓小平同志主持的市委会会议,汇报了北平的情况和周恩来同志关于外事方面的指示,市委对南京的外事工作进行了研究。

纪念司徒雷登纪念司徒雷登 司徒雷登:我所接触到中国权贵!

司徒雷登(18761962)自1919年起任燕京大学校长、校务长,1946年任美国驻华大使,1949年8月离开中国。他在《在华五十年司徒雷登回忆录》中特辟一章,点评民国的显贵们我到北京之后,即开始主动拜访中国官员。

司徒雷登评价司徒雷登评价 难于评价的司徒雷登

就与西方世界的关系而言,自首批传教士来华,上个世纪上半叶的中国,与外界处于一系列紧张的冲突之中,其一是种族和文化观念的冲突,其二又有民族冲突和国际冲突,在中共建政之后,意识形态方面的冲突又成为首要的问题。

司徒雷登日记司徒雷登日记 《司徒雷登日记》

《司徒雷登日记美国调停国共争持期间前后》详实记录了具有多重身份的司徒雷登,在担任美国驻华大使任上的所见、所闻、所历、所感。这位了解中国、热爱中国文化的美国人的叙述,帮助我们从另一个侧面接近着历史的真相。

司徒雷登回忆录司徒雷登回忆录 司徒雷登回来了

司徒雷登大概是中国人最耳熟能详的美国人之一。然而这是个熟悉的陌生人。撰稿汪伟(记者)司徒雷登又回来了。2008年11月17日,在杭州北部的一座公墓里,举行了司徒雷登的骨灰安葬仪式。参与仪式的有美国驻华大使和杭州市副市长。

司徒雷登走了司徒雷登走了 骆家辉来了

62年前,在国民党反动派纷崩离析之际,美国住华大使司徒雷登走了。为此,毛泽东同志发表了“别了,司徒雷登”的著名文章。62年后,在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遭遇新一轮经济危机之时,美国新任住华大使骆家辉来了。惊动了世界140多家媒体的关注。

司徒雷登的妻子司徒雷登的妻子 别了中国之后的司徒雷登

1949年8月18日,毛泽东的一篇《别了,司徒雷登》让司徒雷登在中国成为家喻户晓的人物。这位美国前驻华大使1876年生于杭州的一个传教士家庭,1905年开始在中国传教。1919年创办燕京大学并任校长,抗战期间曾坐过日本人的监狱。

司徒雷登的后人司徒雷登的后人 真实的司徒雷登 他曾是燕京大学的灵魂

真实的司徒雷登 他曾是燕京大学的灵魂北大人物北大人物司徒雷登,1919年担任新成立的燕京大学(现北京大学)的校长,燕京大学的创始人和主要领导者。由于毛泽东那篇著名的《别了,司徒雷登》的文章,出生于中国、时常以中国人自居的美国人司徒雷登成为某种政治较量下的惨败化身。

对司徒雷登的公正评价对司徒雷登的公正评价 如何评价司徒雷登?

五十年前,司徒雷登在美国华盛顿逝世。作为燕京大学无可争议的创办者和灵魂人物,他在中美两国的外交史和教育史上都刻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值得我们今天再来认真思考和总结。不过,司徒雷登在国内之所以妇孺皆知,却不完全是因为他创办燕京大学的经历。

《别了,司徒雷登》全文《别了,司徒雷登》全文 毛泽东为什么要写《别了 司徒雷登》等评论?

《别了,司徒雷登》一文,是毛泽东当年为批驳美国政府发表的中美关系白皮书,为新华社撰写的五篇评论文章中的第二篇。白皮书到底是怎样的一部“书”呢?这还要从白皮书出台的经过说起。1949年8月5日,就在司徒雷登一行抵达美国太平洋舰队司令部所在地珍珠港的当天。

北大你愧对司徒雷登北大你愧对司徒雷登 司徒雷登 中国最对不起的外国人!

在司徒雷登的提议下,新大学命名为燕京大学。接着,他开始为大学寻找新的校址。在他的回忆录中,司徒雷登记载了他寻找校址的过程“我们靠步行,或骑毛驴,或骑自行车转遍了北京四郊也未能找到一块适宜的地产。一天我应一些朋友之约到了清华大学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