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着就是王道于娟活着就是王道于娟 于娟:活着就是王道-平凡人不平凡的故事

在与癌症顽强抗争一年零三个月后,于娟还是永远走了。她的32岁年轻生命终止一刻,是4月19日凌晨三时,正是草木勃发、万物生长的美好春天于娟,祖籍山东济宁,挪威海归,生前任复旦大学社会发展与公共政策学院教师。

复旦大学于娟复旦大学于娟 于娟用生命写成的忠告:活着就是王道

4月19日,复旦大学海归博士、抗癌教师于娟的生命终结了。她在患病15个月的时间内,在病榻上陆续写下了生命日记“我想告诉大家,什么是我拿命试过,此路不通。”这些用最后的生命写成的忠告,是非常值得大家,特别是值得白领们一读的。

于娟杨蕙兰于娟杨蕙兰 于娟:首次“触电”处女作 杨蕙兰我没有演好

本报讯在央视8套热播的电视剧《武林外传》中,杨蕙兰虽然只是配角,但是她那句媚人的“大嘴哥哥”却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而李大嘴在旁边再来一句“你好我也好,大家好才是真的好”,更为杨蕙兰增色不少。昨日,记者电话采访杨蕙兰的扮演者于娟时意外获知。

于娟为啥是我得癌症于娟为啥是我得癌症 《为啥是我得癌症?》于娟 被乳腺癌带走的年轻生命

于娟,2009年12月被确诊患上了乳腺癌,2010年1月2日于娟被进一步确诊乳腺癌晚期,2011年4月19日凌晨三时许,于娟辞世。于娟离世已经数年,但她留下的《为啥是我得癌症?》给世人敲响了警钟,她的博客写到若天有定数。

于娟老公再婚于娟老公再婚 于娟老公 不离不弃的陪伴者

于娟老公在于娟因为被发现乳腺癌而住院治疗期间一直陪伴在她身边,那么于娟老公是谁?他和于娟之间有怎么样的故事呢,他们给世人留下了什么,今天就让我们一起了解下他们的故事吧!于娟的癌症现代生活每个人的生活压力都很大。

于娟老公再婚照片于娟老公再婚照片 武林外传杨蕙兰的扮演者于娟个人资料现状

十年前的《武林外传》捧红了一大票主演,但也有很多在其中饰演配角的演员们到现在仍然是默默无闻,这部剧中除了亮眼的客栈六主演之外,还有很多和这些主演们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演员,其中饰演杨蕙兰的于娟就因为当时的美貌受到关注。

武林外传于娟个人资料武林外传于娟个人资料 于娟《此生未完成》经典语录

1、 生与死,前者的路对我来说,犹如残风蚕丝而死却是太过简单的事。不仅简单,而且痛快舒畅,不用承受日夜蚀骨之痛。但是死,却是让这个世界上我最爱的亲人们承受幼年丧母、中年丧妻和老年丧子之痛。虽然能不能苟活。

于娟的老公于娟的老公 于娟和她的“抗癌日记”

健康真的很重要。在生死临界点的时候,你会发现,任何的加班,给自己太多的压力,买房买车的需求,这些都是浮云。如果有时间,好好陪陪你的孩子,把买车的钱给父母亲买双鞋子,不要拼命去换什么大房子,和相爱的人在一起。

复旦于娟老公再婚复旦于娟老公再婚 抗癌女教师于娟离世 癌症日记将出版

于娟的朋友也通过微博记录了她生命的最后几天。2011年4月13日,于娟进行了又一次胸腔积液抽取手术,“能吃一点流食,没力气说话。”4月17日,于娟病情急转,“常规的方法已经无从下手,或只能寄希望在赫赛汀上。

于娟为什么是我得癌症于娟为什么是我得癌症 于娟日记:为什么得癌人是我

作者简介于娟出生于1978年,上海复旦大学青年教师,2009年12月确诊患乳腺癌后,写下一年多病中日记,在日记中反思生活细节,并发出“买车买房买不来健康”的感叹,引起网友关注和热议。2011年4月19日凌晨三时许。

于娟生命日记于娟生命日记 《于娟生命日记(又名此生未完成)》读后感

第一次听到于娟的名字是看央视新闻,不过新闻里的人物来来往往,那时也没放在心上,只知道她生病了,应该是来做一个正能量宣传对抗病魔的。第二次则是领导开会组织大家学习于娟的事迹,曾经听闻一个笑话,如何毁掉一首歌。

于娟日记经典句子于娟日记经典句子 于娟小说《此生未完成》经典语录

《此生未完成》是于娟写下一年多病中日记,在日记中反思生活细节。《此生未完成》一书中她乐观、豁达的人生观深深感动了无数人。以下是小编为大家整理推荐关于《此生未完成》的经典语录,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1、 许是太苍老。

于娟的癌症日记全文于娟的癌症日记全文 癌症日记:于娟《活着就是王道》

在生死临界点的时候,你会发现,任何的加班(长期熬夜等于慢性自杀),给自己太多的压力,买房买车的需求,这些都是浮云。如果有时间,好好陪陪你的孩子,把买车的钱给父母亲买双鞋子,不要拼命去换什么大房子,和相爱的人在一起。

于娟的忠告于娟的忠告 【读后感】读于娟忠告的感悟

于娟,女,32岁,祖籍山东济宁,海归,博士,复旦大学优秀青年教师,一个两岁孩子的母亲,乳腺癌晚期患者。 2009年12月被确诊患上了乳腺癌,2010年1月2日于娟被进一步确诊乳腺癌晚期, 2011年4月19日凌晨三时许。

于娟的生命日记全文于娟的生命日记全文 生命的宽度和深度—读于娟《此生未完成》有感

朋友推荐于娟的遗著《此生未完成》时,我正陷入6岁的儿子突患脑瘤的无边绝望之中,我曾设想过无数次永远陪着儿子,保护他,无论在或者不在。“我们要用多大的代价,才能认清活着的意义”书的封面上,这句朴实的话刺痛了我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