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妖小红娘夏天岛 夏天岛事件 姚非拉真情流露:这10年一笔勾销了吗

2018-11-20 - 夏天岛

浙江在线12月27日讯(钱江晚报记者 郑琳 实习生 王磊俐)2016年底,国漫圈一场空前的微博大战,烽烟四起。

夏达发布长微博炮轰姚非拉,紧接着夏天岛的诸多签约作者群起而攻之。处在漩涡中心的夏天岛CEO姚非拉,于12月18日和20日凌晨发布两条长微博反击,但依然被网络舆论攻击。

狐妖小红娘夏天岛 夏天岛事件 姚非拉真情流露:这10年一笔勾销了吗
狐妖小红娘夏天岛 夏天岛事件 姚非拉真情流露:这10年一笔勾销了吗

回想起当年,钱江晚报连载夏达《子不语》的时候,姚非拉和夏达在报社大院里和我们一起吃饭,如今两人却站到了对立面,记者感慨万千。

10天前,钱报记者走访夏天岛工作室的时候,发现夏天岛周边被拆迁,作者们哭诉,感觉风雨飘摇,而老板姚非拉不在。(详见钱报12月15日报道《夏天岛变荒岛》)

狐妖小红娘夏天岛 夏天岛事件 姚非拉真情流露:这10年一笔勾销了吗
狐妖小红娘夏天岛 夏天岛事件 姚非拉真情流露:这10年一笔勾销了吗

几天之后,姚非拉回来了,同意接受钱报专访。

当钱报记者再次走进夏天岛,他第一句话是,“你们上次的报道对我打击很大啊。”

这开场倒是真有点尴尬。然而接下来,记者也没有想到,姚非拉一聊就聊了两个多小时,细数这10年夏天岛的种种,与漫画家的合作,对网络上舆论的回应,自己的心声……

狐妖小红娘夏天岛 夏天岛事件 姚非拉真情流露:这10年一笔勾销了吗
狐妖小红娘夏天岛 夏天岛事件 姚非拉真情流露:这10年一笔勾销了吗

说到最后,姚非拉眼圈红了,“作者们最后都实现了梦想,有自己的作品,夏达画出了《长歌行》,小新有《狐妖》,而我的作品就是夏天岛的这十年。然而,我这个十年的作品,现在被彻底打碎了。”

记者(以下简称记):姚老师,您和夏达合作了10年,看到夏达以及其他作者在微博中的描述,您是什么感觉?

狐妖小红娘夏天岛 夏天岛事件 姚非拉真情流露:这10年一笔勾销了吗

姚非拉(以下简称姚):我们的合作模式从10年前就确立了,我们也取得了很好的成绩。如果签约以后短时间内发现问题是可能的。10年后才意识到合作是不公平的,这从逻辑上讲不通。

这10年我们全力以赴地帮助夏达成功,现在作者突然告诉我这个合作模式不行,这个成绩和夏天岛也没有关系,夏天岛没有权力来经营这些作品,我觉得很难接受,这10年一笔勾销了吗?

记:从网上曝出的合约部分内容来看,对作者的确挺不利的,您觉得这个合约是否合理呢?

姚:网上爆出的那份是给“第三方”的作者声明函,解释的是与夏天岛合作的第三方和作者之间的关系,并不是什么作者合约。漫画公司拥有版权是行业的普遍模式,如果作者画完了就带着作品走了,那公司不就成了旅馆?夏天岛签作者一直是把版权签到公司的,我们签约的时候作者大多是新人。如果纯粹是版权经纪公司的话,我就应该直接签成功的作者来运作他们现成的版权,我也不需要给作者提供这样大的一个创作环境,以及招募编辑和助理了。

夏天岛首先是一个创作型的内容公司,我们从策划到画第一笔开始,都是一起生产出作品,然后通过版权经营获取收益,所以,夏天岛需要持有这些作品的版权,但收益是永久和作者分成的。

记:您可以具体说一下夏天岛对作者的贡献吗?

姚:夏天岛最核心的理念,是所有的业务都以作者为核心来运转,这是我们能打造出那么多成功作者的根本原因。我们会配合作者的创作思路去找资源,让资源给作者配套。

比如,晓晨画了一个《剩女无敌》,当时杂志上没有地方刊登这种绘本,于是我们专门找一个出版社去出绘本,总共印了不到一万本,公司能分多少版税呢?不到一万块。我们折腾几个月去做这个项目,光策划会议都开了不知道多少回,公司并不能盈利,但作者获得了宝贵的出道经验和机会。

再比如夏达的《子不语》,这个作品和国内当时流行的漫画是有很大区别的,很小众。当时我们通过自己的渠道,刊登在日本集英社的青年漫画杂志上,再反过来到国内宣传,光宣传稿就写了一大堆。假如当时她不上日本的杂志,假如我们不努力让她上春晚,她可能就一直是一个小众的作者,没有那么高的知名度。

假如我就和腾讯、漫友合作,只生产适合他们平台的产品,对公司来说性价比是最高的,但这样就只能培养出同质化的流水线作者了。

小新和晓晨当年在夏天岛训练营里也并不是最出色的,现在,他们早已把同期的漫画家甩到身后去了,为什么?因为夏天岛付出了大量的劳动,也放弃了大量眼前的利益。现在大家看到这些漫画家仿佛一出道就那么厉害,却忽略了背后夏天岛长时间的付出。

记:这种方式确实比较吃力,为什么要这样运作呢?

姚:因为我自己就是创作者出身,我希望能建立一个真心帮助作者的工作室。所以我的公司最基本的规定,是所有创作者都有创作自由,我不干涉,而是努力配合作者。但这样一种氛围也导致作者有时候挺任性。例如《长安督武司》当年市场反响很好,无论怎么劝,第年秒就是不想画,公司也不能逼他。

记:但是许多作者在长微博中提过,他们想画的作品被姚老师否决了,说作品“不行”,受到了打击,但他们坚持画下去,最后作品火了。所以他们觉得,姚老师非但没有帮助他们,还阻挠了作品的发展?

姚:首先,夏天岛的基本原则就是,公司没有权力否定作者的项目。只要你的作品创作出来,有平台愿意要,我不可能阻止他们。

而他们说的“姚老师说不行”,我觉得,我对作者的帮助,就是给作品提意见。如果我们开个作品讨论会,我说的都是你的作品多好,有什么意义呢?

举个例子,晓晨离开夏天岛以后做的第一个作品,搞了如此大的声势,做动态漫画等等,一个月挂了。为什么?因为没有人跟她说最明显的问题就急着上线了。如果是在夏天岛,我就会跟她说,不行。然后她可能会恨我,但是就像她自己说的,会为了证明自己,努力做得更好。

现在作者们把我们这个打磨作品的过程,简单定义为“姚老师说这个不行”,然后又把作品后来的成功,定义为姚老师眼光出错了,我觉得有问题。

记:感觉您是扮了个黑脸,是不是姚老师和作者们沟通的方式有些问题?

姚:我也希望自己能像马云那样,一边说你的问题,一边又让你对我爱得不行。确实我是没这个能力,但我只有在想帮你的时候才会说你的问题,如果和我没有关系,我赞你就行了。

记:从前我采访过集英社的编辑,那些大神作者能上作品之前,也是被一次次打回去的,是日本的漫画家更适应这种文化吗?

姚:可能我身份不同吧。编辑提意见的时候姿态都是比较低的,往往是从读者的角度去提,也许更好接受。我本身就是一个作者,提的意见肯定更尖锐,这样对方就会觉得,你的意思是你比我画得好喽?情绪上就比较容易对立。早些年还好,我的作者光环还在,现在大家都成名成家了,就会更抵触。这个问题我们都清楚,也讨论过,但是并不能解决。所以渐渐地这几年我也较少提意见了。

通过这个事情我也认识到,除了漫画专业以外,对合作关系的理解是更重要的。

以什么规则合作,为什么这样设计规则,可能遇到什么问题,当未来产生价值的时候如何摆正心态?10年前大家在一起单纯地画画,很开心,在公司有人罩着你,能省心。但10年后大家的想法不同了,怎么去沟通?这是漫画专业以外的职业素养,作者也是需要具备的。

假如作者过度放任自己,只是看中自己的创作能力,我对我的“孩子”付出了很多,只要做到这一步,我就应该被大家理解和呵护。但是实际上并不是这样。如果作者无法很好地去跟别人合作,作品最后会出问题。

记:也有人提出,漫画经纪公司其实并不需要存在。因为现在国内已经有腾讯、有妖气这样的大平台,做运营的话他们更专业。您觉得呢?

姚:漫画公司和这些平台不冲突,我们能够更好地帮助他们去使用这些平台。在外部资源好的情况下,打法就越来越重要,有一个好的团队帮助漫画家去把这些资源进行研究,调动起来,对于作者来说是更好的。实际上随着行业越来越火爆,只能说竞争更加激烈,个人的能力更容易被淹没,整合资源更加重要。

记:接下来您打算如何处理和作者的关系呢?许多作者还是在签约期内的,你们是否会谈到新的合作模式?

姚:我个人还是希望能够有个平台让作者当家作主,我希望经营者和作者能够互相信任、互相合作。这个模式也许太理想化了,成本会很高。但是夏天岛有几十个签约作者,现在也有了投资人,相信公司未来是有很多发展空间的。但对我个人来说,目前最大的问题是,舆论的伤害太大了。

记:会有不想做下去的念头吗?

姚:如果只是为了赚钱,我有很多选择,为什么不去做IT或炒房呢?我做漫画,做夏天岛的时候,真是不知道漫画能够赚钱的。如果行业没有那么多利益引进,我可能会更开心。

夏天岛被称为中国漫画“梦之队”,我们的梦想是能和一群优秀的人实实在在地相互合作,一起在中国动漫的历史上留下一些痕迹。我需要的回报,只是一个回忆,是对这十年的付出和追求本身的意义的认可。

我原以为大家能够给我一个中肯的评价,结果是他们用最大的程度去否定,摧毁了我做这件事情的价值。我的感觉就是被骗了。这十年来,我没有休假,也没有私人生活。作者们最后都实现了梦想,有自己的作品,夏达画出了《长歌行》,小新有《狐妖》,而我的作品就是夏天岛的这十年。

然而,我的这个十年的作品现在被彻底打碎了。你可以说我做得不够好,但是不能彻底把事情的性质都改变了,从合作变成了骗取信任、骗取版权等等。我是本着善意去做的,但是都被否定了,从我做这件事的出发点来说,就是失败了。

我不知道怎么去自处,怎么给自己解答,找不到这个答案,我也很难再思考怎么做下一步。这个行业对于我来说,就看不到它的价值了,这十年的努力被淹没在一堆口水里。

记:您觉得这个事件对动漫行业会有怎样的影响?

姚:我觉得这会给整个行业带来很大的冲击,平台和作者之间的信任会被打破。

现在大家看到很多网络平台在烧钱,作者得到机遇和帮助似乎很容易。但我认为这个繁荣只是表面的,烧的是投资人的钱,作者创作依然是漫长且不确定的,需要长期专业的帮助和扶持,需要有人承担风险和在幕后劳动。假如大家发现,培养作者可能没有好的下场,我相信对作者尤其是新人会是沉重的打击。至少我看到的行业群里,大家都说,从此不再有人真正地去培养作者了。